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诉衷情

第十章 余韵(二)

“……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要么老实在道观里蹲着,要么就先弄清楚了人间规矩,再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插手!像这样胡乱搀和,早晚得把整个长生门上下所有人的性命全搭进去!”将道观这边前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尽数嘲讽了个够,常思又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背对着小肥说道:“这次算便宜了你们,汉王那边,自然由老夫去打官司!但以后,别指望还有其他便宜可占。还有,你以后请离婉儿远一些,否则,休怪老夫对你下狠手!”
但是,自己却不会永远都朝不保夕。自己可以努力去改变,努力去抗争,哪怕最后仍旧会失败,至少要让自己这辈子过得无悔无憾。至少要让常婉莹知道,她没看错人。她选择的男人,生来就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晚辈跟她承诺过,如果脱离此劫,今生永不相负。晚辈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但说出来的话,也绝不会再吞回肚子!”轻轻笑了笑,他继续补充。就像对方手中的刀根本不存在,周围也没存在着数百骑兵精锐。
“所以您老最后一个要求,请恕晚辈难以从命!”宁彦章说得很慢,但每个字,却清晰无比。常婉莹没在乎过自己会拖累她,常婉莹没在乎过自己几乎一无所有。既然如此,自己就没资格退缩,哪怕面对的是常婉莹的父亲,六军都虞侯常思。
“继续说啊,你不挺机灵的么?怎么没词了?!”那常思却不肯轻松让他过关,撇着m.hetushu.com嘴,不屑地数落。“你们长生门上下,就没有一个机灵的。光知道卖嘴,这年头,嘴巴再厉害还能强过刀去?”
的确,杀千把个无辜,血洗道观,对汉王刘知远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儿。这辈子,无论他,还是常思,郭威,史弘肇等,都没少杀了人。其中很多死者肯定也不完全是咎由自取。可扶摇子毕竟是一代道家宗师,门下称弟子者无数,根本不可能被斩尽杀绝。眼下九州分裂,称王称帝者也不止刘知远一家。万一被有心人拿此事大作文章,甚至暗中出钱出力支持道门复仇。今后刘知远就有的是时间头疼了。
“前辈当然敢!”宁彦章头皮一阵阵发麻,脸色却没丝毫变化。再度向常思拱了下手,非常礼貌地提醒,“无论是为了汉王,还是为了前辈自己,杀了晚辈,都可以减少许多麻烦。然而晚辈请前辈不要现在动手,更不要让婉儿看见。在她心中,前辈始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晚辈与令爱,已经有了白首之约!”宁彦章的目光与他相对,咬紧牙关,努力做到不闪不避。父母皆爱子女,常思的想法,他能理解。换了自己与此人易位而处,恐怕也不赞成把女儿嫁给一个朝不保夕的家伙。
“看见了又怎样?看见了,刚好让她死心!”常思鼓起满身的杀气,却无法令宁彦章后退半步。心中有些真的发了狠,笑了笑,握在刀柄上的右手和-图-书,青筋缓缓浮现。
“嗯,顺手的事情!不值得一提!”常思的身体微微一顿,脚步继续以原来的速度向前迈动。身后这个小家伙抗打击能力很强,若是寻常少年,被自己勒令不准接近婉莹,即便不变得失魂落魄,也会跳起来大闹一场。而此人,却先想到的是自己对长生门的活命之恩。就凭这一点,倒也不枉他生在帝王之家。
“正是!”宁彦章犹豫了一下,满脸戒备地点头,“但仅限于晚辈本人。道观那边,前辈还得去问问家师!”
“前辈既然来了,自然由前辈做主!”宁彦章被说得脸色微微一红,摇了摇头,轻轻拱手,“前辈刚才也说过,此刻刀并未握在晚辈手上!”
有股咸腥的味道,从胸口直冲嘴角。宁彦章咬紧牙关,尽量不让血从自己嘴里喷出来。踉踉跄跄向前追了几步,他俯身下去,拱手道谢。“多谢前辈仗义,救我长生门师徒!”
无论出门赏景,领兵行猎,还是到访大臣之家,凡离开皇宫,身边的防卫力量就必须得加强十倍。甚至求医问药,礼敬天地之时,都得多加十二分小心。稍不留神,恐怕就有荆轲、聂政、大铁锤之流突然跳出来,搏暴君于众目睽睽之下。
“嗯?”常思没想到小胖子学得这么快,眉头再度微微上跳,眼睛深处,难得地露出几分赞赏,“老夫怎么做主,你都不会抗拒么?”
“你找死么?”常思猛地转过身,再度手按刀柄,双眉和-图-书倒竖,两眼圆睁,就像一头被激怒了的狮子。
“嗯,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常思终于如愿占据了上风,冷笑着停下了脚步,“你今日准备如何了结此事?自己想,别往道观那边看,别指望事事都找别人出主意!”
“死心和心死,是两回事。况且晚辈也不会束手待毙!”宁彦章笑着侧开身体,用脚从地上挑起一根被“匪徒”丢弃的长矛。接在手里,缓缓拉远与常思两人之间的距离。“前辈想要杀晚辈,有的是机会,不必急在一时。选择在今日,则只能令亲者痛,仇者快!”
宁彦章知道自己这边筹码不多,果断闭上嘴巴不多说一句废话。对方虽然声称只为了救女儿而来,但扶摇子却不仅仅是他宁彦章一个人的师父。于情于理,长生门一众道士以及被牵连进来的无辜百姓,都不会再有什么危险。至于自己,好像挣扎也罢,不挣扎也罢,结果都是一个样。身为刘知远的心腹爱将,常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自己离开。而自己即便离开了刘知远的地盘,外边还有符彦卿、李守贞、杜重威等若干人在等着,照样无法平安此生。
然而,接下来从身后传入耳朵中的话,却让他心头刚刚涌起了一丝欣赏荡然无存。“但晚辈必须把话说明白,晚辈与令爱,已经有了白首之约。”
“你倒是生了一张利口!”常思自知在跟刘知远讨价还价这件事上,无法多指责对方。缓缓将刀刃又压回鞘中。缓缓围http://www•hetushu•com着少年人踱步,“只可惜,生错了年代!这年头,空有一张利口没任何用,想要跟人说理,手中就必须握着刀把子!”
宁彦章笑了笑,继续做洗耳恭听状。一颗心,却早已飞到了天边上。谁握着刀谁就有理,胜者通吃,败者家破人亡。从唐末到现在,战火绵延数十年。人们早已习惯了杀戮与背叛,人们将弱肉强食,胜者王侯败者贼,早已奉为至理。
被人绕着圈子盯着看,自然不会太舒服。特别是被常思这种满身血腥气的人盯着看,那简直就像待宰羔羊面对屠夫。然而宁彦章偏偏无法躲避,只能笑了笑,故作淡然状,“前辈说得在理!可晚辈手中如今没刀,所以也只能先把该说的话尽量全说清楚!”
“轰——”仿佛当头又被人狠狠砸砸了一铁锏,宁彦章的身体晃了晃,眼前金星乱冒。以后请离婉儿远一些!离婉儿远一些!你有什么资格,跟婉儿在一起?!且莫说你这个前朝二皇子,根本就是别人指鹿为马。即便你是真的?在自家小命儿都随时不保的情况下,你有什么资格去靠近婉儿?
“你找死!”常思又低声骂了一句,抽刀出鞘,略带一点蓝色的眼睛里,杀机毕现。“莫非你以为,老夫真的不敢杀了你?”
想到这儿,常思咬着牙还刀入鞘,喘息着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如今自己能活多久不无法保证,又何必连累婉儿?她,她可是没有丝毫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石家!”
虽然已经hetushu.com是两股生肉,身手远不比当年。十招之内将眼前的小胖子砍翻,对他来说,却依旧没多大难度。只是对方刚才那句话却说得实在,真的现在就杀了这小子,常婉莹悲伤过度,肯定会心如死灰。这辈子甭说继续嫁人生子,恐怕能再活几天,都要成为疑问。而指使李洪濡前来劫持常婉莹,夺药杀人的二皇子刘承佑,却彻底摆脱了麻烦。对他父皇来说非但无过,反而立下了一等一的大功!
“那牛鼻子老道的意思有什么好问的?若不是你给婉儿出的主意,跟汉王讨价还价,此等馊招,就必然出于他这个老糊涂之手!”常思迅速朝道观方向看了一眼,冷笑着撇嘴。“常某救了他的命,不找他要报酬已经算是便宜了他,他还有怎么资格在常某面前指手画脚?”
“你个黑心肠的小王八蛋!”常思被气得两眼喷火,却始终无法将手中横刀举得更高。
壮士一怒,流血五步,乃是《战国策》里,唐雎对秦王说的话。拜郭允明这个“严师”所赐,比起当初在瓦岗寨,小肥的诡辩水平已经提高了十倍不止。非但典故用得精准,其中所涉及到的内容,也与今天隐隐相似。
可这并不正常。存在,却未必就合理。一个正常的世道,普通人应该不偷不抢不骗,也能活得下去。人和人之间应该彼此间有一定信任,而不是白首相知犹按剑。更不该每天睡觉时枕头底下都要藏着一把刀。天大地大,道理最大,而不是谁能杀人,谁就高高在上,出口成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