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二章 蓬篙(二)

而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常思非但领兵从大汉二皇子刘承佑的刀下救走眼前这个小胖子,并且还主动给此人改换了名字,安排了新的身份。接下来更是冒着被刘知远派兵讨伐的危险,从被处决的俘虏中找了颗看上去年龄和模样比较接近的人头,直接给送到了汴梁。
“哦!多谢杨将军指点!”宁子明终于摸到了一点边际,拱手行礼,做朝闻夕死状。“这我就懂了,常公刚才的意思是,当皇帝多疑点儿没什么错,但一定要用对人。让主帅和将领彼此能互相牵制,同时还能把精力放在敌方身上。这,这好像很难啊?明知道你对我不放心,派个人在我身边时刻盯着我,我为哈还要卖力气?甩手不干不得了么?让当皇帝的彻底放了心,自己也乐得逍遥!”
说罢,他又笑着冲所有人摇摇头。侧转身,一个人蹒跚离开。重重绿荫下,原本魁梧的身影,竟显得有些弱不经风。
“那,那……”宁子明依旧不开窍,揉着脑袋,满脸茫然。
“笨,当然是前车之鉴,后车之辙!”常思卷起胖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宁子明的圆圆的额头上狠狠来了一下。“你以为你是谁啊,什么东西都可以无师自通?大伙领兵打仗也好,治国安邦也罢,哪一样不是跟着前人的经验学来的?即便是书,也是前人所写,前人所著,又怎么可能是凭空而生?”
步军指挥使刘庆义,侍和图书卫亲军指挥使王政忠,还有周围的其他一众兄弟闻听,顿时皆脸色大变,齐齐将目光转向脚下地面,个个三缄其口。
“我说过他不该放人在高行周身边么?你哪一只耳朵听我说过?”见他居然还敢顶嘴,常思原本就不太痛快的心情,瞬间变得更糟。皱着眉头,两个眼睛里小刀子乱往外射,“我是说,他不该放慕容彦超去,那人就是个直肠子,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除了让高行周心生疑虑之外,啥作用都起不到。高行周若是真的想跟杜重威勾结,反过手来就能做了他。更何况此刻他身上还有旧伤未愈!”
这下,一众门生亲信可全炸了锅,纷纷对着宁小肥这个罪魁祸首怒目而视。特别是骑兵指挥杨光义,简直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不开窍的家伙直接踢出门外。猛地向前走了几步,低声咆哮:“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师父他老人家在拿实际例子点拨我们呢,你不认真听,老是跟他抬杠做什么?显你本事啊!显本事轮得到你么?汉王,陛下不放心高行周,当然该派郭枢密或者史枢密做主帅,以高行周副之。而不是现在用高行周为帅,却搭上一个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慕容将军?”
总之,一句话,所有麻烦,都是这小胖子带来的。这小胖子简直就是衰神转世,扫把星下凡,无论谁沾上碰上,都会噩运当头。
韩重赟见状,赶紧侧了一下身和图书,挡在了二人之间。然后托着杨光义高举在半空中的胳膊,低声劝阻,“你想干什么,还嫌师父他老人家不够烦么?肚子里有气,就骑着马去外边跑几圈。别往自家兄弟身上发,那算什么本事?!”
事实上,非但杨光远一个人看着宁小胖子不顺眼,他们也实在弄不明白,自家将主常思,到底为什么不惜被皇帝冷落,也要救下眼前这个不相干的废物。
论公义,常思当初留在汴梁,肩负的就是替河东方面上下打点的使命,根本算不得是石家的臣子,大晋朝前后两任皇帝,石敬瑭和石重贵,也没给过常思什么特别的封赏。
而泽潞两州,东、南依太行、王屋,西接中条,北连丹朱、金泉。自打唐末以来,就是个著名的土匪窝。四周的崇山峻岭当中,不服王化的悍匪巨盗数都数不清。即便是在平原之上,凡是稍微有点儿规模的寨子,哪个没藏着千八百私兵?
“啊,我呸!”杨光义先是目瞪口呆,随即,低下头,冲着地上猛啐。“高行周是天雄军节度使,临清王,偌大荣华富贵,怎么舍得说放弃就放弃。这天底下……”
接连说了遍,宁子明才终于还了魂。咧开嘴,微微一笑,低声道:“他说得都是实话而已,我有什么资格计较?我的命的确是常公所救,大家伙的麻烦,也的确是因为我而起。只是,只是我这个人一直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www.hetushu•com对大伙有所补偿!”
他原本想说,天底下根本不会有这等傻子。然而转念想到,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连皇子身份都说放就放了,高行周那个临清王,恐怕也真的算不上什么难舍的富贵。登时,就给憋得脸色发青,手指关节握得咯咯作响。
“宁子明——!”常婉淑拉了一把没拉住,气得在他身后连连跺脚。
这下好了,原本也许只是“薄惩”一下的泽潞节度使职位,常思算是彻底当定了。并且甭再指望能从朝廷那边得到任何兵马、粮草和武器辎重的支持。
“懒得理你这缺心眼儿的!”常婉淑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快速将面孔转向愣在当场,泥塑木雕般的宁小肥,“小宝!宁子明,你别跟他计较。他这个人就是嘴巴臭,你越拿他当回事,他越来样!喂,你倒是说句话啊!都给你说了,别跟他计较了。你这个人,你实在气不过,就冲过去打他一顿,我替你助拳便是!”
若是常思这个只带着六七百部下的节度使不想有所作为,大伙还能互相给个面子,睁一眼闭一眼继续糊弄着过。若是常思想在任上有所作为,恐怕立刻就是烽烟四起,最后到底谁剿了谁,都很难说!(注1)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杨光义只是年青气躁,肚子里藏不住话,却未必真的有什么坏心眼儿。被常婉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心里立刻开始后悔。红着脸,倒退http://m.hetushu.com着连连摆手。
“又怎么了,荣华富贵也得有命享受才成。”宁小肥却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只顾瞪着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继续“胡搅蛮缠”,“那个,那个大汉皇上,既然已经不相信他了。早晚会跟他势同水火。他若是不趁早舍了荣华富贵,难道等着刽子手登门么?”
常思看到他朽木难雕,愈发觉得心累。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朝书房走去。
“姓杨的,你今天吃错了药不成?”一片尴尬的沉寂当中,常婉淑的声音显得格外焦灼,“我阿爷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了?切莫说阿爷救他,是在出镇泽潞两州之前。即便是真的是因他而起,阿爷这样做,也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嫌耽误了自己前程,自管去投奔别人好了。脚在你自己腿上长着,这里又没谁拦着你!”
“小肥!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你别乱想!”韩重赟见事情越闹越大,推开杨光义,快步追上来,从身后拉住宁子明的一只衣袖。
这是他心里一直想说的话,先前原本已经憋得非常勉强,此刻被宁子明气得晕了头,干脆就不管不顾地喷了出来。
“哪个倒了八辈子霉,才跟他做兄弟!”杨光义没有韩重赟力气大,高举的胳膊砸不下去。狠狠瞪了宁子明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若不是他,师父怎么会被贬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不是他,你我兄弟怎么可能蹲在这里眼m•hetushu•com巴巴地看着别人建功立业?”
“那,那您老刚才为啥还感慨刘,感慨皇上疑心病重?他都疑心的有道理了,除了御驾亲征还能怎么办?怎不能既不放心高行周,偏偏又连一个监督的人都不往高行周身边放吧?”宁子明的额头上,立刻红了老大一块。抬起手揉了几下,小声嘀咕。
但是不满归不满,事实归事实,先前大伙却谁都没胆子把厌恶的态度摆在明面上。此刻被杨光义这个愣头青忽然将窗户纸给捅了个大窟窿,立刻把每个人的心思在阳光底下晒了个清清楚楚。让大伙跳起来掩饰也尴尬,点头承认也尴尬,只能眼睛盯着自家脚尖儿,装聋作哑。
“如果常公现在把我交出去,还来得及的话,你不妨劝劝他。没有必要,没有必要为了我一个人,耽误了这么多人的前程。”宁小肥却又猛地停住脚步,回过头,笑着补充。然后,缓缓掰开韩重赟苍白的手指踉跄而去。
“你,你这……”杨光义今年才二十出头,正是雄心勃勃时候。哪里接受得了如此颓废的话语。想要大声批驳几句,偏偏又找不到合适的词汇。直气得将拳头高高地举起来,就想先眼前这个死胖子打上一顿再说。
论私恩,石重贵做郑王时,跟常思之间的往来,也属于互相利用。彼此间不可能产生过命的交情,更不可能让常思豁出一切去保护他的后人。
※※※
注1:泽潞,泽州和潞州,即现在的山西省晋城、长治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