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二章 蓬篙(五)

注1:气象,景色,景象之意思。与后世的天气预报无关。参见唐代阎宽《晓入宜都渚》诗:“回眺佳气象,远怀得山林。”
也没用他等得太久,就在柳元直将预先准备好的戏词,重复说到第三遍的时候,泽潞节度使常思,终于带着五百亲信姗姗而至。到了之后也不客气,直接派韩重赟和杨光义两个从团练队伍中央分出一条通道,信马由缰地走到了队伍最前。
“不敢当你方大团练的礼,老朽福薄,怕是承受不起啊!”山羊胡子身后不远处一个四人抬的滑竿上,迅速响起几句低沉的回应。沙哑无力,就像死去多年的僵尸忽然还了魂儿。
“两位哥哥,麻烦给带个话,都乡里乡亲的,我们也不容易!”其他三名武将,也一块儿摇尾乞怜。明明距离山羊胡子只有几丈远,却根本鼓不起勇气直接跟对方交涉。只管央求两名家将代为通禀。
只见此人颤颤巍巍,颤颤巍巍,举起一只胳膊,用手指朝着潞州团练使方峥比比划划,好像随时都可能断气一般,偏偏就是不肯驾鹤归西,“我说小三娃子啊,你可是咱们几家老人亲眼看着长大的。虽然做了朝廷的官,可也不能帮着某些混账把乡亲们往死路上逼啊!这泥人都得有份土性,万一把乡亲们都逼急了,生出些乱子来。难道你这个大团练使,就能加官晋爵了不成?”
“末将不敢!”团练使方峥,心里头立刻打了冷战,有股不详的预感迅速笼罩头顶。“末将也曾好言劝说,但眼下群情激奋,末将实在阻拦不住。”
“狗屁,我说张都头,你不会忘了自己是吃哪口井水长大的吧?”被唤作朱爷的家将撇了撇嘴,吐沫星子四下飞溅,“我家庄主爷给刺史大人面子,刺史大人给我家庄主爷面子了么?你们几个拍着胸脯想一想,平素潞南各家庄子,什么时候给你家刺史添过麻烦来着。你家大人怎不能看着我等温顺,就专门拿我等当软柿子捏吧!”
潞州刺史王怒,其实早就跟朱四爷等人有过联络,知道他们近期会弄出点动静来向节度使常思示威。只是没想到,对方所弄出来的动静会如此大而已。此刻见既然木已成舟,干脆放弃了当和事佬打算,把双手朝官袍袖子里头一缩,静等看常思如平息乡贤们怒火。
身为一方大员,刺史王怒当m.hetushu.com然多少得要点儿面皮,不能亲自上前与众乡贤们见礼。然而他也不敢摆什么刺史架子,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立刻将自己的长史柳元直派了过去,装模作样地询问大伙聚集在一起,堵塞官道的缘由。
“……”
“误会,误会啊,节度使大人!”倒是刺史王怒,不愧地方父母官。眼看着乡贤们就要被打个措手不及,连忙扯开嗓子叫嚷着朝常思身边冲去。
他必须想办法拦住常思,至少,得阻挡后者片刻,给乡贤及其爪牙们,争取将长兵器重新捡起来的时间。否则,五百骑兵策马一冲,正对着他们的庄丁肯定会立刻崩溃。而两军交战,最怕的就是这种局部崩溃情况发生。一旦出现,就必然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大,直到最后彻底无法收拾!
“打冤家去,打冤家去!不打冤家不长记性!”
看到节度使大人形象如此不堪,众乡贤们愈发气焰高涨。没待刺史王怒和团练使方峥两个代为陈情,就扯开嗓子,乱哄哄地叫喊道:“我等去打冤家,从这里路过!不小心惊扰了节度使大人,还请大人恕罪,恕罪!”
刘老大和朱四爷等人,没想到常思过来连话都不跟自己说,就直接翻脸。更没想到常思只带着五百骑兵,就敢主动向近万庄丁发起挑衅。顿时,预先准备好的所有犀利说辞,全都用不上了。预先设想的几套周旋方案,也全都落到了空处。一个个大眼瞪着小眼儿,短时间内,居然不知所措。
也不怪他们丢人现眼,整个潞州上下,从刺史、团练使到各位参军、指挥、都头,有谁没从地方豪绅和乡贤们手里拿过好处?细算下来,他们每年得到的“礼敬”,比朝廷实发俸禄的三倍还多。而团练队伍中的各级将校们,更是大多数都出身于周围的庄子和堡寨。万一他们不小心得罪了刘老大这位乡贤头领,按季供给的“礼敬”立刻会被掐断不说,他们自己和家人,弄不好都有性命危险。
“怎么回事儿?!”常思本人大腹便便,胯下的坐骑也肥头硕耳。一人一马气喘吁吁在官道正中央站立,就像上下摞起的两个肉团。
只可惜,这套把戏,吓唬寻常百姓可以,对山羊胡子等见多识广的豪杰乡贤们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只见http://m.hetushu.com刘老大把眉头微微一皱,立刻有两名身穿明光铠的家将持枪飞奔出列,转眼间冲到重甲武将面前半丈内,猛地一带马头,大声断喝:“放屁,你别信口雌黄!我家刘庄主只是从带领乡亲们从城外路过,怎么就成了聚众了?滚回去找个会说人话的过来,再啰嗦,别怪庄主爷对你们不客气!”
见他态度还算孝顺,许四老爷歪脖子撇嘴斟酌了片刻,冷笑着答应,“行,就给你点面子,咱们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大刘,让孩儿们把长矛先都放在脚下头。弩弓也多少往身后藏一藏。至于队伍,大路朝天,还能不让人走了?谁觉得咱们碍眼,谁亲自过来跟老夫说!”
“随便挑,鸡蛋里甭说没骨头,若是有,照样扎得他满手是血!”白胡子许四老爷一伸脖子,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这四下里那么多土匪,你们官府管都不敢管,还好意思让我们不准使用长兵器和弩弓?你让他亲自来跟老夫说,看老夫会不会啐他一脸!”
反正他这个刺史,要资历有资历,要人脉有人脉,即便在潞州做不下去,也可以换个更富庶的地方,继续替天子牧守群氓。而常思如果不能及时安抚住汹涌的“民情”,恐怕节度使就此就做到头了。用不了多久,便要卷铺盖回老家!
没等他靠近常思身边,韩重赟已经一巴掌抡了过去,将他头上的官帽直接抽飞到半空中。紧跟着,早有准备的杨光义也靠了过来,与韩重赟两个一左一右,夹着刺史大人策马冲下了官道。而常思的左手第三根手指恰恰弯曲下来,计数完毕。双腿狠狠一夹坐骑,如同一块滚动的岩石般,“轰隆隆”朝对面碾压过去。
团练使方峥听了,额头上油汗更多。却不敢再提其他“过分”要求,硬着头皮又跟许四老爷寒暄了几句,策动坐骑回去找刺史王怒覆命。
“阻拦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仿佛听到平生最好笑的笑话般,节度使常思仰起头,狂笑不止。“阻拦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脸说你是团练使?朝廷的武官?你手下这些人都是泥塑的么?还是他们手里拿的兵器都是纸糊的?”
骑在马背上的庄丁家将们,立刻迅速分开一条道路。让滑竿缓缓被抬到了整个队伍前。直到此刻,躲在和_图_书树冠上的宁小肥,才忽然发现,刘老大等人身后,居然还藏着这样一头老狐狸。
“您老当然啦,您老也是做过一任太守的人。当然有资格教训晚辈。可,可这不是互相给个面子么?您老高抬贵手,就当帮晚辈一个忙,就请帮晚辈一个忙。以后逢年过节,晚辈肯定登门去探望您老,绝不敢虚情假意错过!”团练使方峥被吓得向后躲了躲,继续拱起手来软语相求。
“这,这……”四名重甲武将的身形,顿时就矮下去了大半截。期期艾艾嘟囔了好一阵,才有其中一个人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完整话来,“别,别闹了。朱爷,魏爷,你们两个跟刘庄主说说,多少给点儿面子。眼下节度使新官上任,我家刺史大人也被烧得很为难。要不这么着,你们先稍微把队伍分散些,顺带着把长兵器也都藏起来。等会儿我家刺史和团练使到了,双方好歹也有个说头!”
“啪!”回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能呢,哪能呢?这不,这不今年情况特殊么?我家刺史大人,也知道众乡老们很仗义。可,可朝廷刚刚新换了天子,怎么着也得对付一些新气象出来。”张姓武将佝偻着腰,像被打断了脊梁的哈巴狗一样不停地作揖,“两位,两位哥哥,麻烦给刘老爷带个话,就说,就说我家大人日后必有补报!”(注1)
烦躁,厌恶,乃至痛恨,一瞬间,各种各样的灰暗情绪交缠着从宁小肥胸口涌起,令他简直恨不得立刻从树上一跃而下,挥刀砍飞山羊胡子的首级。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硬着头皮,才敢说完整。闭上嘴巴的同时,立刻垂下头,不敢跟常思的目光想接。上下起伏的肚皮里,却把刺史王怒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你个缺了八辈子德的王矮子!三寸丁!老子怎么得罪你了,居然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让老子跳?你说常思已经是没牙的老虎,你他娘的见过这样的没牙老虎么?他根本不用动嘴,随便伸伸爪子,都得把你老子拍得筋断骨折!”
至于这些灰暗情绪因何而起,他自己也非常诧异。张嘴咬下一片树叶缓慢而又用力地咀嚼了片刻,才勉强将发自内心的冲动压制下去。避免自己被树下的人发现,乱刀砍成肉泥。
经他和四名武将来来回回这么一折腾,时间被浪费得飞快,双方大部队彼hetushu.com此之间的距离,也在不被人注意的时候迅速缩短。又过了差不多小半刻功夫,地方团练大军终于抵达。隔着三百余步,压住阵脚,乱哄哄地开始整理队形,一个个就像丢了脑袋的苍蝇。
“诺!”韩重赟、杨光义等人,与身后的五百弟兄们一道,齐声回应。气势不算宏大,却如同狂风般扫过对面的军阵,将乡贤、家将、庄丁们扫得,个个寒毛倒竖。
“野鸡岭那边的杨家寨,欠了我们的粮食不还。我等只好前去讨要,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那朱四爷,刘老大、尹老五等人,是铁了心要给常思一个下马威。因此无论柳元直怎么问,都众口一词地说是从潞州城外经过,对地方上没有丝毫恶意。并且还非常大度的表示,沿途踩坏的庄稼,他们回去后会主动派人前来赔偿,绝对不会让田主落得颗粒无收。
“放下兵器,下马受缚,否则,死!”下一个瞬间,常思的目光已经转向了山羊胡子刘老大。肥硕的右手中,有一个铁蒺藜骨朵被笔直地端起来,遥遥指向所有家将庄丁的面门。“老子数三个数,一——!”
“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当苦味刺激得舌头发麻,他的心态也彻底恢复了平和。弓着已经淌满了汗水的脊背,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如此痛恨这些人?他们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路过,路过。大人您尽管在城里安歇,不用管外边的事情!”
“好,都是乡里乡亲,不好意思下手。这话,老子信了!”节度使常思忽然收起了笑容,身体在马背上一挺,气沉山岳,“你们下不了手,老子下得了。弟兄们,举兵器!”
“他们,他们,他们都是本地人!”明明对着的是个脑满肠肥的大胖子,团练使方峥却感觉好像有一座山从半空中向自己压了下来。接连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身形,喃喃地补充,“况且,况且乡民们也没犯什么大错!都是乡里乡亲的,弟兄,弟兄们也,也不好意思下,下狠手!”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服软做小,朱、魏两个家将,就是不肯松口。四人求了又求,口干舌燥,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拨转坐骑,回去给自家上司报信。片刻之后,又是一阵凌乱的马蹄声,却是四位参军,陪同着地方军队的最高长官,潞州团练使方峥亲自跑过来了,隔着老远,就拱手向山羊胡m.hetushu.com子作揖,“哎呀,我还以为是哪位神仙过路呢,原来是刘庄主,尹寨主、薛堡主……哎呀,还有许四老爷。您这老寿星怎么也被惊动了,晚辈最近几天正琢磨着,登门给您拜个寿呢。哎呀,折杀了,折杀了,真是折杀了!”
“打冤家,那就是持械斗殴了?”常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将头扭向团练使方峥,满脸狐疑,“那我说你这个团练使大人是干什么吃的?上万规模的乡民械斗,你也不立刻出兵弹压?难道非要等到人死得尸横遍野了,再赶过去偏帮一方么?”
“那是!那是!四老爷您说的对。晚辈懂,这些道理晚辈都懂!”团练使方峥,像亲孙子般低着头,举起干枯的手掌不停地抹汗。“晚辈回头就去您那,负荆,负荆请罪。还请您老帮个忙,让大伙把队伍分散开些。那,那长矛和弩弓,也多少收拾一下。这,这自打大唐时起,就禁长不禁短,禁弩不禁弓。虽然,虽然眼下已经没那么多讲究了,可,可毕竟规矩还在那摆着,容易被人鸡蛋里挑骨头!”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近五百名骑兵紧随其后,长枪如林,刀光如雪,脚步没有丝毫迟疑。
皇家自有皇家的礼仪,哪怕骑马外出踏青,皇子身边都会有大队的侍卫们前呼后拥。任何普通百姓,无论是乡贤还是荣养的官员,都绝对不准靠近,以免他们粗鄙的言行扰了皇子殿下的雅兴!
“是咧!”山羊胡子拱了下手,转头派人去传达命令。很快,队伍中就响起了一片骂街声。众家将,庄丁们,一边将长兵器放倒,一边脏话如潮。仿佛刚刚遭受了什么奇耻大辱般。
说罢,四只粗壮的手掌按住刀柄,挺胸拔背,不怒自威。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官道上,忽然又响起了一串嘈杂的马蹄声。紧跟着,四匹高头大马并辔而至,马背上,两双身穿重甲的武将扯开嗓子大呼小叫,“何人在此聚众闹事?难道尔等眼睛里没有王法了么?识相者就速速散去,以免冲撞了刺史大人车驾,拿你等军法从事!!”
如是种种,诸多疑问纷扰而至,他却找不到任何答案。无论是在瓦岗山白马寺做山贼期间,还是在云风观做道士期间,他都未曾跟地方豪强们起过任何冲突。至于二皇子石延宝,如果他果真是前朝二皇子的话,更不可能跟这些人发生接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