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二章 蓬篙(八)

而宁小肥无论如何是不能死的,至少不能马上就死。不仅仅是因为常家二小姐跟他还有余情未了,还因为他本身所代表的价值!
“我是骑都将宁子明!奉命在这里抓活口!”实在有点儿不忍心这么多人在自己脚下被杀死,宁小肥从树冠中探出个头,冲着刚刚从主阵中分出,随时准备冲向树干两侧的精骑们大声叫嚷。
“我是奉命出城捉活口,与这些人不期而遇!所以干脆就在敌将身边潜伏了下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宁子明当然不能暴露常思幕府的内部矛盾,说自己是因为受了杨光义等人的奚落,才跑出城外发泄的。所以抢在对方产生更多怀疑之前,硬着头皮信口开河,“树底下那个金甲白袍的,诨号叫做刘老大,是潞南一带各庄子公推出来的总头目,这周围都是他的心腹。你帮我把这些家伙绑起来,活着献给常节度,肯定比割了他们的脑袋更有用!”
“宁子明?”刚刚奉命从军阵中分离出来清理路边残敌的骑都将郝孝恭愣了愣,将漆枪迅速抬高,同时尽力放缓了马速。
“宁子明,你怎么会在这儿!”骑都将郝孝恭却没心情再搭理地面上这群残兵,抬http://www•hetushu•com着头,满脸困惑。
当然,郝孝恭相信他的顶头上司常思并没有反意。可这年头君臣之间也从没讲过什么恩德。麻杆秸打狼,两头害怕,才是朝廷与藩镇之间最稳妥的相处之道。想当年,刘知远与后晋朝廷之间便是如此。再往前,石敬瑭跟后唐朝廷,也同样是如此。
说罢,飞身跳下坐骑。抓起腰间横刀连鞘当皮鞭,冲着许四老爷劈头盖脸就是一堆臭揍。把个许四老爷打得口鼻出血,倒在地上连连翻滚,嘴里兀自不停地念叨:“你,你折辱斯文。读,读书人的事情,能,能用寻常眼光评之么?啊呀,别打脸,别打脸,老夫,可是有头有脸之人。非同一般……哎呀,老夫这辈子跟你没完!”
※※※
“唏嘘嘘——!”跟在他身后的四十余匹战马同时放缓速度,高高扬起前蹄,大声长嘶,就像一群吃肉未能吃尽兴的老虎。盛夏的日光从树叶的缝隙间落于战马身上,五色斑斓,杀气萦绕。
“冯可道?”宁子明微微一愣,隐约觉得这个名字好生耳熟。然而,没等他从记忆中找到想关碎片,郝孝恭已经大声冷笑,“我当是hetushu.com仗了谁的势呢,原来是冯道那老杂种。他要是一朝丞相,郝某人说不定还会敬他几分。吃着庄宗的俸禄,却跑丢了鞋子去恭迎明宗。做了大唐的丞相,却转头又拜在大晋的丹陛之下。这种不要脸的老而不死的王八蛋软骨头,老子听见他的名字就恶心。至于招灾惹祸,老子就折辱你了,看谁能把老子怎么着?!”
注1:冯可道,即冯道。五代名臣,精通政务,人品几近于无。原本是唐庄宗李存勖的中书舍人,守孝期间,李嗣源造反成功,李存勖被杀,冯道紧忙奔赴洛阳投奔新主,不久被封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潞王李从珂叛乱成功,冯道恭迎其登基。石敬瑭灭唐,冯道转侍石敬瑭,为相。晋灭,侍契丹。契丹退,归汉,为相。后汉灭,为后周太师。柴荣北伐,冯道力加劝阻,认为契丹肯定会出版干涉,周军必败。柴荣凯旋而归,冯道病死。
对付朝廷那边,一个活着的宁小肥,远比比死掉的更有威胁力。虽然眼下朝廷和泽潞这边,表面上都认可了二皇子的死讯,并且彼此间心照不宣。
“多谢子明都头提醒!”郝孝恭闻听,精神顿时为之一振。立刻http://m.hetushu.com又派了人手去,沿着路边大树和草坑反复搜寻。
“愿招,愿招,小的知罪了。大人无论问什么,小的都愿意招!”话音刚落,树底下立刻又响起了刘老大那特有的公鸭嗓。哭哭啼啼,悔过之意十足。
“不敢,不敢!”刘老大等人闻听,如蒙大赦。主动将双手背在身后,等着对方来生擒活捉。唯恐动作稍微慢了,惹得眼前这群杀星不耐烦,再度策马前推。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根本无法压过马蹄踏出的轰鸣。但刘老大等人,却立刻牢牢地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骑都将宁子明在此,骑都将宁子明奉命在此抓活口!救命,宁大人救命——!”
“左队二都!”常思在奔驰中稍作犹豫,迅速从亲兵手中拔出一根令旗,高高举起,左右摇晃。
“不必了,不必了,等会儿我自己去牵便是!”宁子明立刻涨红了脸,讪讪地摆手。随即,顺着树干快速下滑,不待双脚落地,又继续提醒:“还有一个坐着滑竿的老汉,姓许,应该也在附近。郝将军不妨派人去搜搜。此人以前做过地方官,是今天所有事情的主谋之一!”
且不说以宁小肥的本事,即便能在关键时刻给敌军主和-图-书将致命一击,过后他自己肯定也要玉石俱焚。即便宁小肥始终躲在暗处不出手,战场上也是刀箭无眼,万一哪根流矢射在他身上,同样会要了他的小命!
骑兵军阵缓缓裂开,主阵继续向前,从左侧一个边角分裂出来的一小支队伍,却由纵转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阵形,对准路边的成排大树。
刘老大等人再也站立不稳,顺着马蹄扬起的方向,仰面朝天栽倒。一个个浑身上下,再度抖若筛糠。
见他们态度如此“恭顺”,郝孝恭也不愿意再多杀人。先皱着眉头将漆枪挂在得胜钩上,然后仰起头跟宁子明寒暄,“子明都头是下来跟我一起去向常公缴令,还是仍有其他任务需要去执行?我看那边还有几匹无主的战马,要不要让兄弟们替你牵一匹过来!”
果然,在距离刘老大等人四十余步处的一簇蒿草丛后,弟兄们如愿抓获了猎物。然而许老四却比刘老大有种得多,被骑兵们用漆枪押到郝孝恭马前之后,也不跪地求饶。只是扬起沾满了泥巴的老脸,大声说道:“老夫许言吾,乃两朝宰相冯可道之同乡,与他私交甚笃。早年间未曾告老之前,在汴梁也曾与你家常将军有过数面之交。你赶紧www.hetushu.com派人把老夫送到常将军身边去,老夫自然有话跟他说。别只顾着折辱老夫,给你家常将军招灾惹祸!”(注1)
常思原本也没有给麾下将领们下令将对手斩尽杀绝,郝孝恭本人亦生了一身傲骨。听了宁子明的话,稍作权衡,便轻轻向身后摆手,“颜五、林秀,带着你们手下的弟兄,去把俘虏捆了。一会节度使大人那边,他们说不定还有些用场。其他人,跟我在马上监视。若有谁胆敢负隅顽抗,就格杀勿论!”
官道是盛唐时代所建,因为年久失修,所以坑坑洼洼,忽窄忽宽。但不知道什么年代就种在两侧的护路树,却因为无人问津,而长得颇为粗壮,并且一棵紧邻着一棵,数量众多。庄丁、家将们丢下兵器后往大树之间躲藏,立刻给列阵平推过来的骑兵造成了极大困扰。想要拨转坐骑斩尽杀绝,自己就会承受被树干或者树枝撞下马背的风险。若是目不斜视疾驰而过,则会留下数不清的漏网之鱼!
作为节度使常思的心腹,他对宁小肥的“真实”身份,以及此人跟常家之间的关系,都了如指掌。所以无论如何都弄不明白,自家顶头上司,怎么舍得把这个价值连城的宝贝疙瘩,放在凶险万分的战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