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三章 抉择(四)

“你以后得记得多敲打敲打他,否则,等回到汴梁,站在朝堂上。他再这样胡闹下去,早晚引祸上身!”郑仁诲也不跟他争论,继续认真地补充。
“大兄这是什么话?”郭威手上微微加了几分力气,摇头反驳,“今天要不是你在,秀峰还不知道跟我使性子使到什么时候去!我可没心思,跟他胡搅蛮缠一晚上!好了,你们不用跟过来,我自己跟大兄出去透透气!”
“愿为大人赴汤蹈火!!”众文武起立躬身,齐声回应,然后纷纷快步离去。
现在,无疑是他们两个对目标最接近的时候,只可惜,刘知远这个天子,恐怕时日无多了。而刘知远的继承者,又不似个有道明君。
“当然是去找你!”王秀峰又狠狠喘息了几口气,双目当中,射出两道阴冷的光芒,“我有一计,定能让赵延寿那厮,死无葬身之地!”
九窍童子,是魏仁浦读书时,在家乡获得的绰号。寻常人,即便是神童,也只有七窍。而他比别人多了两窍,所以看问题更为精准,出谋划策也每言必中。
“嗤”王峻鼻孔里喷出一股冷气,质问的声音宛若连珠响箭,“纸上谈兵当然容易,战场上的真实情况,怎么可能尽如你所臆想?万一留出来的兵马没有及时摆开阵势呢?万一他们顶不住北军的反扑呢?万一……”
※※※
“这……?”魏仁浦被问得心口发堵,却不得不再次出言补充,“我军两翼向中央合拢之时,自然会留出足够的兵力去顶住另外一部分北军。而后……”
“老魏,你来大人这里是来对了。若是还留在汴梁,肯定没机会一展所长!”
“大兄所言,即是我心中所想!”郭威对郑仁诲极为尊敬,点点头,笑着表态。
“秀峰兄,你这是要去哪?”郭威乃百战之将,年龄虽然已经大了,反应却依旧比很多青壮还要敏捷。迅速腾出一只手,抓住了黑影的手腕,大声问道。
“明公,你,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用耳朵判断出郭威的亲卫们距离自己很远,郑仁诲却忽然换了话题,低下头,以只有二人才能听见的幅度追问。
“这个主意很够味道。”
后半句话,是对亲信们说得。众侍卫不敢违背,纷纷停住脚步,让开道路。直到郭威搀扶着郑仁诲走至三十步外,才又悄悄在后边尾随。
“杀得好,明天让赵延寿亲眼看看,出卖祖宗者会落个什么下场!”
“别扯这些没用的!直接说该怎么打?大人不是将http://www.hetushu.com辽使给宰了么?明天挂在阵前去,赵延寿等人无论如何,都得有所表示!”护圣左第六军都校、领郢州刺史郭崇皱了皱眉,很不客气地提醒。
“莫非中原真的气数已尽,五胡乱华惨祸又要重来?”猛然间想起大唐之前某一段历史,郑仁诲心中好生悲凉。正准备再努力一次,劝说郭威好好权衡一下轻重。忽然间,对面冲过来一道黑影,风一般与二人擦肩而过。
“我家将军跟皇上是把兄弟,岂是尔等所能离间……”
“得令!”向训素来不喜欢婆婆妈妈,答应一声,快步离开。须臾之后,便用筐子装了一大堆血淋淋的人头带了回来。
的确,既然使者及其随从已经尽数杀光了,大伙也就不用考虑杀得该不该了。于是乎,开始全心全意,探讨起了第二天的作战方案来。
“都监大人提醒得甚是!”魏仁浦无论职位还是资历,都比不上王峻,所以也不敢计较对方的态度是否失礼。讪笑着拱了拱手,低声解释,“这个计策,肯定骗不了赵延寿等人太久。但我军此战的目地,也不是将北军一举全歼。只要把握好尺度,便可收到奇效。此外,赵延寿麾下的骑兵动作迅捷,而越是动作迅捷,留给赵延寿发觉中计的时间就越短。当其明白自己受骗,急着吹角收拢兵马时。骑兵突入已深,我军左右两翼,已经可以向中央合围!”
“的确,诸君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一眼就能看出魏某的所图!”魏仁浦笑着四下拱拱手,带着几分奉承的意味回应。“赵延寿虽然是辽人的鹰犬,但是辽人也未必完全对他放心。之所以委以重任,乃是因为他手下兵强马壮。如果我们能吃掉其一小部分,赵延寿与其他几个贼子担心自家军力减弱后被辽人抛弃,接下来肯定会消极避战。届时,我军是转身去与陛下围攻邺都,还是迈开大步直插贝州,就从容得多了!”
注1:郭威的父亲名叫郭简,曾为顺州刺史,死于士兵叛乱。威此时仅几岁大小,随母王氏逃难潞州,母亲在路途中辞世。幸亏姨母韩氏收留了他,他才得已长大成人。
“遵命!”
“杀,明天把赵延寿那厮也一并杀了,给死在契丹人刀下的父老乡亲报仇!”
“那是自然!”郑仁诲想了想,郑重点头。随即,四下看了看,继续用极低的声音补充,“明公有拯救万民之心,某自当全力追随。但我观陛下的最和*图*书近言谈举止,总觉得他,他已经心力憔悴。万一哪天他忽然驾鹤而去,太子最近也缠绵病榻,朝政,这大汉江山,恐怕就得交到二皇子承佑手上。到那时,明公多做些准备,才是上上之策!”
“你是说诈败,然后两翼包抄,瓮中捉鳖?!”一句话没等说完,又被郭崇大声打断。众武将们闻听此言,眼睛俱是一亮,齐齐将头转向魏仁浦,等着他做进一步补充。
“所以魏某的意思是,咱们不妨设个圈套,在战斗之初,将中军向后稍稍挪动一些。两翼在不知不觉间前突……”魏仁浦知道他就是这种急性子,笑了笑,非常耐心地补充。
“行了,秀峰兄,具体细节如何实施,是咱们这些老行伍的事情,你别过分难为他!”眼看着魏仁浦被问得额头上汗珠滚滚,面红耳赤,左路汉军主帅郭威,不得不出言打断。
“就是,将军若是有当皇帝……”
“秀峰这厮啊,可真令我没办法!”远离了侍卫和手下人,郭威神态和心情都开始放松。笑着摇摇头,继续先前的话题,“大兄你能留在我身边,好歹还能替我制住他。哪天你要是真的回家颐养天年了,光是他,就得把我这里搅得一团糟!”
“刺客,刺客又不会飞,还能跑到军营里头来?”郭威松开手,笑着摇头。“秀峰兄,你这是要去哪?急匆匆的,连路都顾不上看?”
“啊——!”兵马都监王峻嘴里发出一声惊叫,踉跄了几下,才重新站稳身形。看着郭威和郑仁诲,气喘吁吁地叫喊,“是你们,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老郭,你怎么身边连个亲卫都不带,万一辽人派了刺客怎么办?老郑,你也真是,也不劝阻一下他!”
文职和武将们,很自然地分成两波,先后回应。
“那姓赵的就不会将计就计么?你只想着把北军切成两段,赵延寿就不会全军压上,与被围者里应外合?”王峻依旧不服气,正八字眉皱在额头中央,就像一团化不开的墨汁。
“那就按照这个方略用兵。明天早晨,老夫亲自在中军诱敌,大兄,秀峰兄,你们两个去左右两翼。第一,第二、第七军跟着老夫,第三、第四、第五军,跟着大兄。剩下的三个军,归秀峰兄指挥。”郭威也不多啰嗦,直接开始调兵遣将。“明天一早,咱们给赵延寿来一记狠的,让他今后见到左军的旗子,就拨马绕着走!!诸君,请回去做好准备,明日与郭某同心协力!”
“嗯,http://www.hetushu.com你接着说!”郭威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笑着督促。
“明公有如此仁心,乃天下万民之福!”郑仁诲闻听,心中大为感动。退开半步,长揖及地。
“那倒是,君前失仪,可是容易被言官抓到把柄!”郭威对此,深表认同。想了想,低声答应。
众人叫着魏仁浦的绰号,七嘴八舌的称赞。
魏仁浦拱了下手,继续侃侃而谈,“那赵延寿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战胜我等,而是将整个左军拖在这里,让我等无法去帮助皇上把攻打邺都。所以他充分利用骑兵的优势,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见到便宜,就一拥而上。稍微吃亏,即策马远遁。我军即便取胜,也无法扩大战果。万一局部出现破绽,就要损失惨重。追杀得过远,还时刻得担心北军的骑兵迂回包抄,将我军前锋与后队拦腰切成两段。所以过去若干天来,无论将士们如何用命,收效都非常低微。”
“我……”郭威被问得手一哆嗦,差点就把郑仁诲当作兵器丢将出去。但是很快,他就又恢复了平素那沉稳大度模样,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大兄切莫再拿我说笑了。我就是个大头兵,连读书识字,都是在当了指挥使之后才有钱请了先生教的。如今已经位极人臣,怎么敢奢望太多?”(注1)
对于年龄比自己大了近二十岁的郑仁诲,王峻倒是不敢过于轻慢。想了想,笑着点头,“也罢,既然你老郑都这么说了,大伙就继续补充便是!王某刚才,刚才其实也是想替他弥补疏漏,而不是鸡蛋里挑骨头!”
“他啊,这毛病早晚给自己招灾!”郑仁诲对王峻的尖酸刻薄,也是非常头疼。叹了口气,低声道:“也就是你气量大,容得下他,若是换到别人麾下,恐怕没几天,就稀里糊涂死掉了。”
“到底还是老了!”郑仁诲愕然回头,见搀扶自己的是郭威本人,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摇摇头,低声道:“精神体力都大不如前,没能给明公帮上什么忙,反而快成了累赘!”
“那也未必,他的本事,大伙都能看得到!”郭威性子非常谦和,笑着否认。“顶多跟我一样,一边用他,一边抱怨罢了!”
“你我兄弟,何必如此多礼?”郭威侧身避开,然后探出双手搀扶,“这些话,咱们两个私下说说,出我口,入你耳就行了。没必要天天挂在嘴边上,让人觉得郭某好像个伪君子一般!”
“……”
“唉!”郑仁诲也觉得非常无奈,低声www•hetushu•com陪着郭威叹气。
“现在最大的麻烦是,赵延寿那边所部多是骑兵,来去飘忽。而我护圣左军却以步卒为主,骑兵只是少量。与北军相比,无论规模还是战斗力,都毫无优势。”掌书记魏仁浦曾经做过后晋的枢密院小吏,去年被俘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关在辽军当中做闲杂书办,所以对敌我双方的长处和短处,都了如指掌。
“嗯哼!”听众武将们越叫嚷,越管不住嘴巴。郭威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笑着提醒,“好了,人我已经杀了。现在什么多余想法大伙也不同想了。从现在起,集中精力,想想明天如何破敌!”
“不愧是九窍童子,出手就是一记狠招!”
“明公也不是完全偏袒私人,秀峰,你这个臭脾气,可真得好好改改!”在场众人当中,长史郑仁诲年龄最大,资历也最老。怕王峻的举动让魏仁浦寒了心。因此不待郭威再开口,主动站出来替双方打圆场,“既然是议事,就少不得群策群力。魏书记的谋划不算完整,大伙替他查缺补漏便是。何必一上来就要求他的谋划完美无缺?如果真能做的到,他也就不会留在大人身边了。早就一飞冲霄,被皇上提拔到了枢密使位置上!”
军帐之内,立刻被浓烈的血腥气息填满。文官们屏住呼吸,纷纷皱眉。武将们却好像吃了醇酒般,一个个醺醺然,大呼小叫了起来,“杀得好!对于这些认贼做父的王八蛋,就该一刀了账!”
郑仁诲年纪稍大,腿脚乏力,所以走在了最后。郭威见他步履蹒跚,便站起身,绕过帅案,快速追上,用双手托住了他的胳膊。
“哼!你就是喜欢提携新人,也不看他是否值得你提携!”王峻转头瞟了郭威一眼,不甘心地耸肩。
“正该如此!”
但是兵马都监王峻,却对众人追捧魏仁浦的行为,非常不满。猛然间咳嗽了几声,耷拉着一双八字眉插嘴,“这个计谋看似不错,却是太一厢情愿了些。赵延寿也同样是沙场老将,诸位能一眼看出来的圈套,他岂能看不出?弄不好,大伙明早偷鸡不成,反倒会蚀一把米!”
“不错!”
“嗯……”郭威最近,也察觉刘知远的身体、精神和性格,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所以并不认为郑仁诲是在危言耸听。沉吟了片刻,用同样低的声音回应,“届时,届时再说吧。实在不行,我就自请出镇地方,走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便是。二皇子虽然性情狂悖,只要郭某不碍他的眼,倒也不至于把我这http://www.hetushu.com个叔叔辈怎么样。唉,老天爷真不长眼睛,好不容易,乱世才出现了点结束的迹象,却又,却又,唉——!”
众文武听了,齐齐松了口气。然后振作精神,开始围绕着魏仁浦所提出的谋划框架,商讨具体执行细节。大伙都是亲自上过战场的,经验、见识和胆略俱样样不缺。因此,很快,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就摆在了郭威面前。
与郭威一样,他心中一直也存着某种期待,期待乱世早点结束,期待汉唐重归,四夷宾服。期待像自己一样的人能过上安居乐业,读书识字做官,不用整天琢磨着杀人便可以谋取功名。
他比郭威大了两岁,平素交情颇深,再加上颇受刘知远信任。所以郭威无论于公开还是私下里,都称他为兄。而王峻虽然气量偏狭,为人狂狷,平素所作所为,却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对得起郭威的尊敬。看问题的角度,也多是站在郭威这边,很少替自己个人利益而谋。
修身、齐家、治国、安天下。真正读书人的理想,不应该就是这些么?能跟在郭威这样一个心怀万民的将军身后结束乱世,自己即便马革裹尸,此生又有何憾?
而契丹人,却已经不是当年的契丹人。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朝廷,自己的固定军队,自己官吏体系和律法条文。趁着中原内乱,再度借助燕云的地势策马南下……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万一刘知远仙去,继任者不知轻重,胡作非为。恐怕刚刚才安定了没几天的中原,又要陷入混乱动荡之中。
“杀,哪有那么多狗屁说道,刀子底下才是真章!”
唯恐郑仁诲继续同一个话题,他摆了摆手,幽幽地补充,“况且从黄巢入长安到现在,这都多少年了,天天打仗,你我乱世不够长么?想当年,郭某也算是宦门之后,却都差点活活饿死。那底下的平头百姓,这些年来,得多少人横尸沟渠?所以这些年来,郭某想想自己饿肚皮时的光景,就巴不得早点儿将乱世终结。甭说主公待某亲若兄弟,即便他待某只是如一般儿郎,就冲着他能让乱世现出终结的迹象,郭某也不敢再为了一己之私,而令千万人横死荒野!”
“你王秀峰什么样子,大伙心里头当然都清楚。所谓撅嘴骡子,卖不出个驴价钱,便是如此!”郑仁诲见他肯给自己面子,赶紧大声开了一句玩笑,然后迅速将话头拉回正题,“如果明公觉得魏书记的计策有可取之处,接下来大伙不妨就按照这个思路,一起来补充完善。明公,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