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三章 抉择(七)

※※※
这一下,地方上那些乡贤和豪强们,是彻底麻了爪。想要明扛,想想数日前一万人马被常思五百骑兵就给击溃的事实,就腿软脚软。想要继续耍弄手段阳奉阴违,却瞒不过刘老大这个“内行”,于是乎,大多数堡寨都在常思给定的第一个期限内,主动输诚,向就近的县城缴足了连续三年的拖欠,并且以最快速度解散了私自募集的庄丁家将,以示再无反抗之意。
“多谢叔祖父!”张永德闻听,喜出望外,赶紧站稳了身体,长揖而拜。
现在好了,郭威的一封亲笔信和短短几句叮嘱,立刻让常思看到了一条“明路”。不出兵没关系,反正自己手中的兵马本来也没多少,战斗力更是不值得一提。但派爪牙混入商队去大辽国捣乱,总不会让人往谋逆方面想吧?至于一番折腾所需的开销,则根本不用考虑。眼下常思最不缺的就是钱,背后有家族几代人的积累在支撑,手边儿上,还有陆续从治下各堡寨村落追回来的大笔陈年积欠。
想要融入常思麾下这个军人圈子,当然不能只靠着脸皮厚。故而刘老大干脆一不和图书做二不休,将乡贤们勾结贪官污吏,一边拼命搜刮百姓,一边截留赋税自肥诸多手段,全都给端了出来。并且主动请缨,到有司协助催缴。
当然,也有一些靠近山区的庄子和堡寨,依旧在咬着牙死撑。对此,常思也不着急,只是派出麾下爱将王政忠领着兵马,由近到远,一个接一个前去催讨。遇到主动开门投降的庄子,则按照常思先前所说,把三年拖欠再加一倍征收。遇到胆敢勾结山贼草寇负隅顽抗者,则先将前来支援的山贼和死守堡寨的庄丁一并干掉,然后再将堡寨的主人以通匪罪就地正法,家产全部抄没充公,名下土地直接分给了参战的团练将士,以嘉其忠勇。
注1:耶律阮的父亲耶律倍之在内部争斗中失败,逃往中原避祸。所以耶律阮最初在契丹国算是罪臣之子,很不受待见,诸多叔叔伯伯中,只有耶律德光对他比较和善。耶律德光病死后,他在镇州为南征诸将所拥即帝位。并且很快击败了耶律李胡,肃清了李胡和太后余党,坐稳了皇位。
“这个郭家雀,就会给老夫找麻烦!”和-图-书泽潞节度使行辕,常思冲着郭威的信使张永德摆了摆手,大声抱怨。肥肥圆圆的老脸上,却写满了开心的笑容。
随着大笔积年拖欠的赋税陆续入库和贪官污吏们的自我收敛,潞州地方的各级官府,终于开始了正常运转。市井间的生机,也开始慢慢地恢复。而凭借入库的赋税和抄没所得,常思也终于能放手去吞并、整顿地方兵马,并从民间招募壮士,大肆扩充实力。泽潞节度使也不再是一个只有五百私兵的丧家犬,而是渐渐成为了真正的一方诸侯!
如此只端了四五个堡寨,那些以为可利用山贼给自己撑腰的堡主寨主们,就彻底落了胆儿。没等王政忠带领兵马杀到家门前,便主动脱光了上衣,背着荆条恭迎出十里之外。认打认罚,只求对方给自己全家上下留一条活路。
“叔祖父这里如果有什么难处,不妨直接示下。晚辈凡是可以替我家大人做主的,保证绝不推脱!”见常思一笑之后,就闭口不言,郭威的信使张永德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补充。
而无圣旨擅自出兵,则属于最大的逆鳞之一http://m•hetushu.com。特别是在刘知远疑心病日重的情况下,哪怕他只派出几百步卒翻越太行,也难免不被以谋逆罪论处。昔日二人同生共死的交情,此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说起积欠,就不得夸一下此刻正站在武将队列末尾的刘老大。当日虽然逃过了一场死劫,此人却因为出面指证许言吾,而彻底得罪狠了地方乡老。所以有家不敢回,干脆彻底投靠了常思,做了后者麾下的一名步军百人将。
“这……?”张永德和周围的众文武闻听,心思立刻就有点跟不上趟。与常思一样,大伙平时把精力都放在用兵打仗和治理地方上了,对于如何栽赃构陷,如何搬弄是非等内部倾轧手段,实在是陌生得很,一时半会儿还真拿不出太好的方略来。
“那就看,契丹那边,有没有人在盯着知南枢密院事的位置了!”正在大伙苦思冥想之际,有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忽然从武将队伍尾部响了起来。“如果有,何必咱们的人去主动栽赃。把钱财和把柄送到他手里,他自己就会拿着去四处活动。即便契丹国主察觉到什么,顶多也是他们内部m•hetushu.com在勾心斗角而已,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咱们头上。”
常思闻听,又是微微一笑,冲着张永德摆了下手,低声道:“有什么为难的?不过是背后给人捅刀子的勾当而已。我以前不去做,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把这些手段用到自己人身上。如今去算计赵延寿,当然就百无禁忌!”
对于这些迷途知返者,王政忠也不过分逼迫。先让对方把庄子最近三年来拖欠的税赋翻一倍交齐,然后再勒令对方出一笔“出征费”劳军。如此一来,那些乡贤豪强们,虽然保住了性命和田产,也彻底伤筋动骨。想要再恢复往日的实力,恐怕没有十年八年的卧薪尝胆,是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他是郭威的女婿,而郭威在未成名前,一直称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常思为常叔。所以细论下来,他就比常思小了两辈儿,只能称对方为叔祖。
一场关系到大汉国运的恶战,却没他常某人什么事情。曾经的百战之将,如今却天天蹲在潞州城内跟四下的乡贤土豪们泡蘑菇。最近一个多月,甭提常思心里头有多腻歪了。可腻歪归腻歪,没有刘知远的圣旨,他却不敢将爪牙探和_图_书过巍巍太行。龙皆有逆鳞,几个月前为了保住石小肥一条命,他已经触过了一次,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再触第二次。
“不必多礼!”常思又冲着他摆摆手,沉吟着道,“忻州和代州,一直是与塞上往来的要地。契丹人未攻取渤海国之前,那些土酋显贵们所需丝绸茶叶,各项红货,大多是由商户们经这两地运出。咱们河东所需的战马,也是从这两地运进。如今契丹人刚刚换了皇帝,一朝天子一朝臣,肯定会有许多新晋贵胄乘风扶摇而上。以他们那张扬的性格,恐怕各类上等面料和珠宝首饰,缺额不是一般的大。找几个心思灵活,能说会道的兄弟塞进商队里,接触到那些契丹新贵不难。问题关键在于,除了丧师辱国这条罪名之外,还有其他罪状可以往赵延寿头上安?并且怎么做,才不会被人怀疑到是咱们在挑拨离间?要知道,那耶律阮,可不是个糊涂鬼。他能以罪臣之子的身份,力压耶律德光的弟弟李胡和长子耶律璟,夺取契丹国主之位,想必精明得很。如果咱们这边做得手段太过明显,非但放不倒赵延寿,反而会帮了他的大忙?”(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