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四章 虎雏(二)

※※※
“闭嘴,不得胡说!”韩重赟眉头迅速上挑,阴云立刻布了满脸。迅速朝周围看了看,他发现宁子明距离自己很远,才稍稍又将脸色放缓了些,压低了声音呵斥,“同僚之间,岂可随意侮辱。况且他只是头上受过重击,绝不是个傻子。你看见过哪个傻子,能一语道破赵延寿地位不稳的事实?你以后还是小心着点儿,不要总是口无遮拦。他如果真的是个无能之辈,师父,节度大人又怎么可能派他与你我同行?!”
“行了,你都跟在大人鞍前马后多少年了,他才从军几天?”韩重赟听得好生烦躁,扭过头,狠狠瞪了杨光义一眼,怒形于色。“好歹你也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没经验,他急于求成,你就不会主动帮一帮他?!”
“你……”韩重赟身体微微一颤,满肚子的话都被卡在了嗓子眼儿。
“我看你现在就离成神不远了!”韩重赟被气得直翻白眼儿,朝地上啐了一口,低声数落。“既然你还知道咱们是师兄弟,就麻烦多少给了我留点儿脸面。好歹我也是一军之主,如果说出来的话连你都不听,我还能约束得了谁?”
“帮,我怎么帮,他还得听我的才成!”杨光义无端吃了挂落,心里头非常不服气,梗着脖子回应,“用辽马换漠北马,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我怎么好插手?我总不能直接下令,谁都不许跟他交换吧?我是指挥使,他是都将,表面上虽说彼此差了一级。但手头的兵马却一样多,我怎么能有底气跟他发号施令?”
“那只是你说!况且天生会勾心斗角,算哪门子本事http://m.hetushu.com!”杨光义明知道对方说的乃是事实,却拒绝相信。又快速耸了耸肩膀,不屑地回应,“至于他是个二傻子,眼下军中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说。不信你私下里去打听打听,他最近些日子,所干的那些事情有几件是常人能干出来的?”
有股又冷又浓的怒意,瞬间直冲韩重赟的头顶。一时间,让他脸色铁青,手指僵在半空中,微微颤抖。这是欺生,抱着团欺生!针对的不止是宁子明,同时还在针对他这个新任的都指挥使。谁让他韩重赟同样也是个外来户,同样是仰仗着“女人”,才一步登天?
“你胡说!”杨光义脸上的桀骜,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尴尬与无奈。“你别瞎猜,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而已,跟小师妹,跟任何人都无关。况且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石延宝,连大师妹最初见到他时,都不太确定。还得等到小师妹亲口证实了,才只好跟着人云亦云。”
一直到了日落时分,杨光义才玩尽了兴,带着本都两百骑兵,提着大量的狍子、野猪、梅花鹿等猎物赶了回来,丢给隋军司仓杨环,说是给所有弟兄打牙祭。刹那间,整个队伍欢声雷动,人人望着杨指挥满脸感激。弄得韩重赟想责怪此人几句,一时也不便说出口了。只能先下令队伍扎营立寨,收拾晚饭,然后再寻找其他机会。
契丹人不讲究军容军纪,作战时也很少排什么阵势。但同样数量的契丹骑兵遇到中原骑兵,却可以瞬间将后者摧枯拉朽。
注1:后唐在庄宗未hetushu.com被叛军杀害之前,军队战斗力对契丹和后梁一直有绝对优势。导致后梁和契丹相互勾结起来,一道对抗后唐。即便如此,唐军在两线作战的情况下,依旧能屡战屡胜,打得耶律阿保机两度南侵都铩羽而归。
轻轻撇撇嘴,他继续冷笑着补充,“早晚把他自己害死,还要拉上一大堆人跟着倒霉!”
何尝只是契丹骑兵?即便幽燕骑兵,在同等数量的情况下,也照样将中原骑兵虐得毫无还手之力。所以每次与辽军作战,汉军都得拿出对手三到四倍兵力才有把握,这一点,他在武英军时曾经亲眼目睹,想否认,都没有脸面信口胡柴。
“他到底干了什么事情?”韩重赟闻听,心中的石头缓缓下落。用削尖了的树枝从烤肉架子上戳起一只冒着油的野兔,低声询问。
“我知道你跟他相交莫逆!”见到韩重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杨光义又抹了抹油嘴,笑着提议,“但阿斗就是阿斗,把诸葛亮累死,也扶他不起。你要是真替他着想,等完成了这次任务,就跟大人说说,给他安排个待遇优渥的闲职吧,写写算算,管管账本儿,也许他还能对付得来。像这样勉强塞入军中,不是我说……”
在宁子明未出现之前,他的确是常婉莹的众多倾慕者之一。并且无论受常思赏识程度,还是能力、声望,都在诸多倾慕者当中名列前茅。然而,宁小肥的突然出现,却令他的所有少年春梦都成了泡影。
“他如果不是石延宝,就不会对朝堂上的诸多倾轧手段了如指掌。”韩重赟当然清楚杨光义的小心思,却也不http://m•hetushu.com戳破。笑了笑,继续低声强调。“这些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是经过长时间耳濡目染,早就刻进了骨子里的本事,想忘都忘不掉。就像郎中的儿子天生就会看药方,木匠的儿子随手就能拉墨鱼,根本不用人教!”
但再往前呢?当年的魏搏银枪军,当年的后唐黑甲军,几曾将契丹骑兵当做过同等对手?李嗣源带兵三千,就敢迎战契丹大军十万,并且打得对方一溃百余里。沙河一战,唐军更是大发神威,先是李存勖亲领五千大军迎敌,让万余契丹骑兵落荒而逃。随后,李嗣昭引三百骑直冲耶律阿保机本阵,李存审、李嗣源等将分引本部兵马梯次而进,打得契丹人争相亡命,尸体塞得沙河几欲断流……(注1)
骑兵冲杀时所凭,一为马急,一为手快。可以说,战斗力的一大半,都在坐骑身上。而辽马高大机灵,最适合冲锋陷阵。漠北马矮小愚笨,通常只能用来驮辎重!宁子明放着队伍里百金难求的辽马不要,却为了追究军容齐整,将良驹全都换成了驽马,就难怪被杨光义笑掉了大牙!
注2: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出自《孙子兵法虚实篇》
任何头脑稍稍正常的人,恐怕都做不出同样的事情!军中那些久经战阵的老兵痞们,恐怕心里一个比一个都清楚宁都头是在胡闹。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对宁子明进行劝阻,更没有任何人把这件事上报。若不是今天杨光义说漏了嘴,韩重赟真的很怀疑,自己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知道你处处针对他,是为了婉莹!”韩重赟又迅速朝周围看了看,趁着没和图书有外人靠近,语重心长地开解,“可这种事情,真的强求不来。他们两个算是青梅竹马,相识原本就在你拜师之前。而师父也没说过,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婉莹嫁给他!”
待火堆架起,猎物被烤得滋滋冒油之后,韩重赟心里头,却愈发更没底气。倒是杨光义自己,大咧咧的又送上门来,一边啃着小半条鹿腿儿,一边吱吱唔唔地说道:“生气了,别,咱们现在不是没打仗么?你放心,我自己肚子里头有谱。咱们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我怎么着还能扯你的后腿?况且孙子也有云过,‘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而制胜者,谓之神’”(注2)
“谁说我不听你的话了?”杨光义用手抹了一下油汪汪的嘴巴,低声喊冤,“除了像训练步卒一样训练骑兵这条之外,我什么时候违抗过你的命令来着?况且你让我跟谁学不行,非得学宁子明那个二傻子……”
“他把第二都的辽东马,都换成了漠北马,你听说了么?”杨光义也卖够了关子,冷笑着回应,“我只知道古人赛马,会‘以自己是上驷,敌别人的中驷’。却打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放着一等一的辽马不要,要那些腿脚慢的漠北肉驴图的是哪般?”
“他误打误撞蒙准了呗,未必就是看得比别人清楚!瞎子射箭偶尔还能正中靶心一次呢,况且他背后还站着个老谋深算的宁采臣?”杨光义继续撇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他又干了什么?你怎么没跟我提起过?”韩重赟听得心里猛地打了个突,两只眼睛一瞬间瞪了个滚圆。“你可别拿大人布置的任务当儿戏。虽然和_图_书地方上乃是一群乌合之众,可谁知道暗地里还有谁的手会突然插进来?”
“啊——?”韩重赟的嘴巴张得老大,半晌,都没朝手中的兔子肉上啃过一口。一路上,他千小心万小心,唯恐有人像杨光义这样不分轻重,故意欺负自己的好朋友宁子明。却万万没想到,不用别人欺负上门,宁子明自己就给他自己挖起了大坑。
“我知道,我知道!”杨光义不耐烦地将手中的鹿骨头丢进火堆,溅起一团明亮的油花,“你看,我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么?他做的那些傻事,不影响大局,我才选择了听之任之。否则,即便不立刻汇报给你知晓,我也早就出手了,又怎么会由着他的性子折腾!”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韩重赟的眼神立刻又恢复了清明。然而,再举头寻找杨光义,却已经看不到对方的影子。只有两百匹战马狂奔时踏起的烟尘,沿着年久失修的官道两侧,纷纷扬扬。
只是,这些异常表现,并不完全都是刻意而为,他自己潜意识里,也不认为自己在刻意针对着谁。即便被人指出来,也每每能找到充足的理由去驳斥。
由此可见,中原骑兵敌不过契丹骑兵,并不是简简单单输在一个“野”字上。有纪律和军容的骑兵,也不是一定比混乱无序的骑兵差。杨光义刚才的话,肯定是偷换了概念。以契丹部落兵的散漫,为他的懒惰寻找借口!
因此,无论宁子明的表现,有多出色。在他眼里,都依旧是个傻子。军中议事之时,只要宁子明支持的东西,他本能地就会表示反对。而平素里,凡事宁子明所为,他十有八九,都会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