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四章 虎雏(六)

刚刚撤回营内的杨光义听了,却如同被打了无数个大耳光般,脸色红中透紫。咬着牙发愣半晌,才猛然朝地上啐了一口,低声诅咒:“妈的,傻人骑笨马!侥幸打了别人一个措手不及而已,看一会真正战起来,你还能得意几时?”
“啊——!”“稀嘘嘘——!”被砍伤的敌军骑兵和战马凄声惨叫,然后接连着倒下。紧跟着,第三柄短斧又飞掠而至,贴着杨光义的另外一只肩膀,将第四名试图围攻他的敌军骑兵砸了个脑袋开花。
战马周围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档,“别恋战,往回撤!”,有一个熟悉且讨厌的声音,在杨光义耳畔大声提醒。“用你救?”他本能地发出抗议,手臂却不由自主地拨转了马头,贴着来人的身侧,快速奔向自家营门。
“多谢宁二傻……”
被聪明人给带上了绝路,然后又被大伙平素看不起的一个傻子给救了。老天爷,这叫什么事儿?如果小宁将军根本就不是一个傻子,那么大伙以前私下里所说过的那些诋毁的话,还有那些明显带有敌意的小动作,岂不是都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四名冲过hetushu•com来敌军头目,没料到前一瞬间还勇不可挡的悍将,转眼就变成了占了便宜之后撒腿就跑的无胆鼠辈。一个个气得两眼喷烟冒火,争先恐后地追了过来,枪锋对着宁子明的后护心板画影儿!
漠北马的冲刺速度远不如辽东马,但是在耐力和对复杂地形的适应能力方面,远远过之,对周围嘈杂声响及忽明忽暗的火光,反应也相当迟钝。在昏暗的夜间,在复杂的山区战场,诸多缺点居然纷纷变成了优势。因此虽然是转头逃命,宁子明与追杀者之间的距离却被逐渐拉开。而追杀者们,却不断受到其自家同伴和突围而出的左一都骑兵干扰,不得不一次次垂下手臂,想方设法安抚催促坐骑。
“呜——”“呜——”“呜——”宁子明将长枪当作大棍,横扫竖砸,形如疯虎。扶摇子是个难得的明师,授业的时间虽然短,教给他的招数却是量体裁衣。充分发挥了他膂力大,身材足,且有些傻大胆儿的特点。
关键时刻发出飞斧救了他的是宁子明。如果肯能有选择的话,杨光义不知道自己是更希望战死,还是活和图书着突出重围。人情债最难还,受了对方三斧之恩,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很难再处处跟宁子明针锋相对。可如果不把宁子明尽快赶走,小师妹的幸福来,他自己的未来,就充满了各种无法预料的变故。
“无耻!”
“噢!”宁子明闷闷地答应了一声,举枪迎向一名追赶过来的敌将。对手个子很高,肩膀很宽,圆滚滚的肚子被护心镜盖住了一大半儿,左右两个胸口也护着坚硬和荷叶铁甲。唯一的破绽就在护肩与胸甲的衔接处,为了保持手臂的灵活,此处只有一层软牛皮。
“呼——!”没等杨光义从错愕中缓过心神,一柄淡青色的短斧贴着他的肩膀盘旋而过,砍中一匹敌军的胳膊,又从另外一匹敌方战马的前腿处削了过去,带起两团殷红的血雾。
“活着的男人才是男人!”宁子明心里头大声嘀咕,头也不回,继续策马狂奔。无论瓦岗寨的宁二叔,还是云风观的逍遥子陈抟,都没教过他死战不退。教授他飞斧之技的七当家余斯文,更是个战场上保命的绝顶高手。所以,在最初的冲动过去之后,他立刻想起了几位长http://m.hetushu.com辈们的告诫,“量力而行!”,“避实就虚!”,“打不过就逃,不丢人!”
左一都的骑兵们原本已经陷入绝望,忽然间又看到一线生机,兴奋得难以自已,感谢的话和他们私下里给宁子明取的绰号同时从嘴里喷涌而出。好在周围的马蹄声实在嘈杂,同伴们的反应也算及时,才没让救命恩人听见。但大伙的脸却都烫得厉害,心中一瞬间也是五味陈杂。
“呜——”没等他将身体的姿势摆正,宁子明的长枪带着风声横扫而至。手臂粗的枪杆化作一条大棍,狠狠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呯!”精铁护肩应声而碎,此人的身体歪了歪,惨叫着落于马下,随即便被无数狂奔而至的马蹄踩成了一团肉泥。
“多谢宁将军!”
“威武,威武——”
“别恋战,撤向营门!”扯开嗓子又高喊了一句,宁子明冲向一波被困在敌军中的弟兄。长矛挥舞,撕开一条血口,然后拨转坐骑,扑向下一个战团。
“小子,休走!”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宽阔的营门就已经近在咫尺。左二都的骑兵们,看到自家都将宁子明如此神勇,一个和*图*书个策马迎上,扬眉吐气,“噢,噢,宁将军,宁将军威武。”“宁将军,威武,威武——”
事实上,眼下战场上紧张的形势,也不允许他想太多。刚刚将第二个战团撕开一条口子,在眼角的余光中,他就看到四匹飞奔而来的高头大马。马背上,四杆精钢打造的枪锋寒气迸射,随时准备撕裂他的咽喉。
周围的各营步卒们,也将宁子明的精彩表现都看在了眼底。一个个跟着左二都的骑兵们,大声叫嚷,欢呼雀跃。
冲过来的敌军虽然作战经验丰富,但遇到这么一个又狠又愣外加不要命的对手,一时间竟难以适应。被他当头砸翻了三、两个,其余皆策马疾驰而过。
人家小宁将军根本不是听不懂,也不是没看见,而是顾全大局,不屑于计较而已。对比人家宁将军的睿智与宽容,自己这群聪明人,全都是心胸狭窄,鼠目寸光的白痴!
宁子明却没有想到,救人之举的背后,还能有这么多说道。他只是不想再让自己的同伴死在自己面前,凭借本性尽了一份微薄之力而已。虽然众人平素背地里诋毁他的话很难听,但再难听,也难听不过当年和*图*书他在瓦岗山白马寺中所听到的那些。瓦岗山白马寺的众山贼草寇当中,还有那么人在关键时刻宁可舍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他脱险,左一都的众多臭嘴巴,岂会个个都对他无半分袍泽之情?
“多……”
“是男人的放马一战!”
“宁将军,宁将军——”
“别恋战,撤向营门!”扯开嗓子对着大伙又高喊了一句,宁子明毫不犹豫地侧转马头,率先逃命。以一敌四,那是杨重贵才有的本事。他自问没拿着金刚钻,所以也不揽什么瓷器活儿。
所以,对他来说,傻子才会留在原地等着被人群殴。况且他冲上来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救杨光义等人一命,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大半儿,根本没任何理由,再留下来跟对方纠缠。
没功夫去想杨光义为什么不需要自己救,宁子明将长枪对准敌将的肩窝,双手紧握。对方的马很快,骑枪磨得寒光闪闪。但是心里头,却没做好与人以命换命的准备。看到宁子明居然连闪避动作都不懂,只管拿着长枪跟自己对冲。头皮立刻发乍,在最后关头将身体侧拧,手中骑枪同时也失去了准头,擦着目标的身体急掠而过。
“纳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