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四章 虎雏(十一)

“老噶哒,你的骑兵呢,别留着下崽子,绕,绕远些,绕到侧面和背后去攻击他们!”
“给贼人点颜色看看!”
“杨斌,杨斌,你带神箭营跟在重甲营身后,羽箭阻敌。敢回冲本阵者,给我一并射杀!”
沿途的山贼流寇们,则叫苦连天。刚刚被骑枪方阵给碾过一遍,自家同伙临死前的悲鸣声,还在耳畔萦绕不去。忽然间,又遇到两群信心十足的生力军,谁还有什么心思去以死相搏?随便应付了几下,便纷纷向更远处避开。唯恐损失太大,折光了自家本钱!
如此一来,真正肯挡在韩重赟和杨光义等人面前的敌军,竟然十不存一。连同那些好不容易才绕到骑兵方阵侧后,准备实施反击的绿林好手,也再度纷纷拨转坐骑,避免玉石俱焚。
还有更甚者,干脆连应付都不应付。直接将自家队伍拉开。反正避一次也是避,避两次也是避,避一百步和避五百步也没太大差别。自己这边战斗力最强的太行老八营还没出手,等老八营出手之后,大伙再相http://m.hetushu.com机而动,也不为迟。
“杀贼,杀贼!”
……
……
而他韩重赟,就是这个奇迹的预见者和见证者。是创造奇迹之人的刎颈之交。并且可以与此人相伴而行,并驾齐驱,甚至能领先半步,傲视九霄!
无论骑着马的绿林好汉,还是结着队的山寨豪杰,都对这突然出现的怪异骑枪方阵束手无策。最初,还陆陆续续有不甘心者,冲上去试图力挽狂澜。然而,很快,他们的尸体,就挂在了骑枪上。随着方阵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倒在方阵前的“好汉”越来越多,敢于再冲上去阻路的英雄,就变得寥寥无几。到后来,几乎所有绿林好汉和“英雄豪杰”们,都不再试图螳臂挡车,有的甚至干脆抢先一步给方阵让开去路,以免因为动作太慢,周围人群过于拥挤而被骑枪方阵活活碾死。
若论短途冲刺,辽东马能将漠北马甩得看不见影子。可若是论负重能力和长途快步行走,则漠北马无疑是天下第一。此外,漠北马和*图*书还有笨拙、反应迟钝和对危险敏感度不高等诸多缺点,刚好用来适应战场上血腥与嘈杂。
他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即便失去了二皇子这个扎眼的身份,宁小肥也不会变成池中之物。他一定会振翅而飞,一飞冲霄,一鸣惊人。
眼睁睁看着那个从汉军营门口冲出来的骑兵方阵越跑越快,越跑越稳,越跑越迫近自己的本阵。北方绿林道第二号人物孟凡润,仅剩下的那只眼睛变得通红。挥舞着门板宽的一把钢刀,在帅旗附近来回奔跑,将压箱底的力量,接二连三地派了出去。
兴奋地挥舞着胳膊,年少的小韩将军豪情万丈,“其他人,跟着本将护住宁将军右翼。咱们杀出去,给那些山贼一个点颜色看看!”
“孙大头,你带着重甲营上。堵住他们!”
“他总是这样!”韩重赟则在马背上,昂首挺胸,满脸自豪。“我就知道他不是不懂辽马的宝贵!谁把他看成傻子,谁才是真正的傻子!”
“怪不得他当初要换漠北马!”杨光义的眼睛迅速眯m.hetushu•com缝成一条细线,盯着渐行渐远的左二都骑兵方阵,浮想联翩。
很快,韩、杨二人所带的队伍,沿着方阵所留下的通道两侧,再度拓出两条直线。三路大军遥遥呼应,呈品字形,朝敌军的帅旗方向碾过去,碾过去,碾过去,无可阻挡。
“刘祖德,你给我带队督战。不准任何退过那棵老榆树。退过者,当场格杀勿论!”
然而,在可视范围有限的夜间,对手又为未曾受过任何严格训练的土匪,彼此之间也不齐心的情况下,它却是一记无法抵抗的杀招!漠北马跑得再慢,也比人的两条腿快。漠北马再矮,马背也比普通人的肩膀高。两百匹战马排着整齐的方阵隆隆而来,光是气势,已经令挡在路上的山贼草寇们个个腿脚发软,更何况马背上,还有一排正在滴着血的骑枪?
“小宁将军,我们来啦!”
三千对数万,大伙原本以为今晚即便侥幸不死,至少也要损兵折将。而现在,却可能杀出生天,甚至创造一个以少胜多的奇迹。试问,作为一名武夫,和图书谁人会不感到精神振奋?谁人不会士气百倍?
他不能输,否则,最近趁着呼延琮倒霉,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权力,就不得不再度交出。他也不能退,绿林不是军队,没有避实就虚这一说。打顺风仗时,大伙个个争先恐后。可万一落了下风,帅旗动摇,则大伙肯定是争相逃命,各不相顾。唯恐逃跑的时候落在别人后边!
当者披靡!
“杨光义,带上你的左一都,连同右一,右二两营,出击!护住宁子明的左翼。不准任何敌军干扰他!”正在众将看得如醉如痴的时候,韩重赟忽然大吼了一嗓子,将所有人的目光硬生生从前方拉回中军。
“快,趁山贼们还没反应过来,咱们护着宁子明,直冲其中军!”唯恐麾下将士不明白自己的想法,韩重赟连传令兵都不用了,自己挥舞着令旗在营地内来回跑动。“快,咱们今晚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能把握住,此后在泽州就能横着走。无论是那些山大王,还是结寨自保的土豪大户,见了咱们,都会主动退避三舍!”
他没看错人m.hetushu.com,宁小肥绝不是别人的累赘!只要你能给他足够的信任,他就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刻,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末将明白!”“属下遵命!”“知道啦,啰嗦!赶紧让人竖起你的帅旗。全军出击!”“给贼人点颜色看看!”众将士七嘴八舌地答应着,该上马的上马,该整理队伍的着手整队。很快,就一波波地从营地正门冲了出去,沿着骑枪方阵留下的血路,呐喊而前:
那不是骑兵,稍微懂得一点儿骑战的人,都知道方阵理念与传统骑兵的精髓背道而驰。那也算不上什么神来之笔,如果换了对手是汉军精锐,或者相对正规一些的地方团练,在场诸将,至少能找到二十种以上方法,遏制住骑枪方阵的攻势,然后将其彻底埋葬。
最后一句话,打击面儿可就有点儿广了。令他身边的几个指挥,纷纷红着脸摇头。然而,大家却谁也没心思跟韩重赟较真儿,所有目光,都紧紧盯在左二都的将旗下,盯在那个缓缓移动的骑枪方阵上。唯恐稍一分神,就与和百世罕见的奇景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