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五章 黄雀(一)

又一支内营骑兵被其统领逼迫着横上前拼命,也没被等抵达,便被溃兵卷走了一大半儿。剩下的勉强支应了几下,发觉情况不妙,果断拨转了马头,落荒而逃。
“杀贼——!”“杀贼——!”“杀贼——!”已经完全被战场狂热所笼罩的弟兄们,扯开嗓子大声重复。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家方阵中的弟兄数量,已经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二!损失三成必导致崩溃,那是对僵持状态中的敌我双方而言。像今晚这种酣畅淋漓的作战,即便周围的袍泽倒下去一大半儿,剩下的幸存者们,依旧会百死而不旋踵!
枪折,马倒,整具的尸体与破碎的残肢上下翻滚,拦路的重甲步卒枪阵四分五裂!
没等那支骑兵冲到近前,督战队就被溃兵杀散了。独眼狼孟凡润清楚地看见,执行督战命令最果断的几个亲信,被溃兵们乱刀剁成了肉泥。随即,他又看见自己所倚重的刘祖德,放弃阻拦溃兵,逆着人流朝前冲去。踉踉跄跄,踉踉跄跄,背影就像汪洋中的一只孤舟。
数匹失去主人的坐骑,在破碎的步卒方阵中左冲右突,将转身逃命的重甲长枪兵一个个踩得鬼哭狼嚎!
自己这边人多,此乃他最后的精神支撑。拥挤在帅旗附近,此刻至少还有一千多弟兄,周围还有无数乱哄哄的营头,而对面冲过来的,不过是区区百余骑!只要有人肯做出牺牲,只要有人肯舍命让那支骑兵的速度慢下来,大伙未必没有重新翻盘的可能!
一支原本被派往侧翼的太行内营喽啰匆匆忙忙被调过来阻拦,还没等抵和图书达,就被自家溃兵冲散了近半儿。剩下的被骑枪方阵一扫,立刻如风卷残云般消失不见。
“杀回去,跟着我冲。咱们人多!”身边顿时一空,他扯开嗓子大喊。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回应。所有溃退下来的残兵,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然后继续绕路而走。
“呼——!”一匹高头大马,忽然从溃兵中横穿而至,掠过他的身侧。马背上的骑手猛地一弯腰,拉住他的绊甲丝绦,然后抢在骑枪方阵追上来前,如飞遁去。
没有人顾及方阵的两侧,尽管两侧全都是敌军。他们的目标很明确,跟着自家宁将军,直扑对方帅旗。只要将土匪们的帅旗砍翻,大伙便彻底锁定了胜局。失去了指挥中枢并且士气濒临崩溃的土匪们,即便人数再多,也只是一群没头的苍蝇。要么乱哄哄地逃走,要么留下来准备被大伙全部杀死!
结果就是,重甲长枪阵碎,而骑枪方阵,被崩去了一大块后,却依旧保持着完整。阵列完整的骑兵借着惯性高速冲进了枪阵后边的太行神射营,万钧巨石砸上了一堆鸡蛋……
没人相信他还能力挽狂澜,大势已去,逃命才是第一要务。什么二当家,什么绿林第几把交椅,此刻皆比不上一双快腿。“你们都看着,老子自己去死,老子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孟凡润大喊一嗓子,放弃追杀逃兵,掉头迎向滚滚而来的骑枪方阵。独眼中,血水混着泪水淅淅沥沥,淌了满脸满身。
几名溃兵被当场砸倒,还有几名被砸得踉踉跄跄。没等倒地m.hetushu.com者爬起来重新迈开双腿,左二都的骑兵们已经从背后追上。数杆骑枪呼啸而过,将这几个倒霉的家伙,接二连三地挑起来,甩出去,变成一具具尸骸。
然而,眼睛里头看见的现实,却是如此的冷酷无情!
“拼命个屁!”一个熟悉而又令人畏惧的声音,在他耳畔忽然响起。北方绿林总瓢把子,大当家呼延琮狠狠将他朝一匹空着鞍子的战马背上一丢,喘息声仿佛无数碎瓷片在摩擦,“常思带着人马早已经围上来了,你拼光了对方,结果照样是全军覆没!”
阵破了,由五百重甲长枪兵组成的拦路方阵,被撞破了!他们曾经拦下过楔形、箭矢、锥形……,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骑兵突击阵列,今天,去被同样的方阵,在毫无花巧的正面碰撞中,砸了个粉身碎骨。而左二都的骑枪方阵,却依旧剩下了大半截,继续“轰隆隆”发着雷声,朝后面的弓箭手碾压过去,人与战马身上,俱是鲜血淋漓。
“放下我,让给我去死,让我去死!我要跟他们拼命!”孟凡润像小鸡般被吊在半空中,双手双脚不停地挣扎。带着三万多弟兄伏击汉军三千,原本必胜之局,却被汉军用两百骑兵给杀得浮尸遍地。即便他能成功逃回山寨,大当家呼延琮,和山寨里的其他老人们也饶不了他。
“杀贼——!”“杀贼——!”“杀贼——!”他们高声大叫着,刺翻沿途遇到的所有敌人。他们一个个都变得勇冠三军。这一刻,恐惧与疲惫与他们彻底无关。他们武艺精熟得如同绝代宗师和图书,而胯下的坐骑,则从漠北驽马变成了风露紫和特勒骠。他们如同捕猎的狮子般彼此娴熟配合,结队扑向对手。而敌人则变成了逃命的野鹿和黄羊,被他们从后面追赶着,一个接一个杀死,根本没有勇气回过头来抵抗。
“呯!”宁子明斜压枪杆,刺中一名横在自己必经之路上的绿林好汉。锐利的枪锋借助巨大的惯性,像撕纸一样撕开了此人胸甲。白蜡杆削制的枪杆被来自的抢锋处反冲力挤压,瞬间弯成了一张巨弓。紧跟着,对手的尸体被高高地挑起,“巨弓”迅速弹开,将尸体像捶丸一样射向逃命者的头顶。
一波新的溃兵之潮涌来,刘祖德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后退者斩!”独眼狼孟凡润猛地发出一声哀嚎,拔出佩刀,朝着前方冲去。一名逃过来的溃兵被他迎头砍翻,另外一名愣了愣,本能绕路而走。孟凡润却不肯放过他,追上去,从背后将此人捅了个透心凉。
“杀回去,老子平素待你们不薄,你们不能……”孟凡润大喊大叫,挥舞着钢刀去抓人。却被溃兵们像避瘟疫般避开。
大部分血都是绿林好汉们的,只有一少部分,来源于他们自己的袍泽。漠北马对危险反应迟钝,高速奔行中即便看到如林长枪,也很难及时调转身形。而大多数拦路者却在两军相撞的最后关头,被飞奔而至的马群吓得失去了拼命的勇气。纷纷侧转身形,试图避开高速冲过来的马蹄和枪锋……
“老子不是救你,老子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弟兄被人杀!”正错愕间,耳畔又传来了呼延琮愤怒和-图-书的声音,很虚弱,却不容抗拒,“赶紧去给老子收拢弟兄们一道突围,否则,你百死莫孰!你以为就你聪明,知道勾结泽州豪强对付官军。就不想想,这当口,得有多少人等着拿咱们的脑袋献给常思做投名状?!”
不是没有好汉敢于停下来搏命,然而在自家溃兵的洪流当中,他们就像失去根基的烂木头一样,被冲得摇摇欲坠。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迎面正对上左二都骑兵冰冷的枪锋。挟着战马飞奔而产生的冲力,“呯!”地一声,就将拦路者连人带兵器撞得腾空而起,徒劳地留下漫天的血雨。
还没从自家重甲步卒方阵崩溃中缓过神来的绿林弓箭手们,几乎张大着嘴巴,就被骑枪给挑飞到天上。一具具尸体在半空中交替翻滚,血如暴雨般洒得到处都是。排成四行的横阵,转眼间就从正中央处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断面儿,先前不幸站在断面位置者,或者当场被杀,或者身负重伤,在血泊之中翻滚哀嚎。他们站在断面两侧侥幸没有被枪阵正面相撞的同伙却没有一个俯身施救,而是继续愣愣地站在原地,愣愣地握着手里的角弓,好半晌,才终于发出一记声嘶力竭的哀嚎,转过身,飞一般向两侧黑暗中远遁。
一名溃兵从侧面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得踉踉跄跄。“后退者斩!”孟凡润一个拧身斜劈,将这名溃兵砍去半个肩膀。随即,又来了一招夜战八方,钢刀横扫竖剁,将靠近自己的喽啰全都杀死。
“保持队形,继续杀贼!”宁子明挺直腰杆左右看了看,大声呼喝。先前跟敌军枪阵相撞m•hetushu.com的刹那,他左侧的亲兵重伤身死,右侧的亲兵肩膀上被捅出了个窟窿,此刻趴在马鞍上奄奄一息。然而,他本人却在亲兵们的全力保护之下,毫发无伤。将手中骑枪使得宛如蛟龙般,凡是遇到挡路者,皆一枪刺翻在地。
负责督战的刘祖德不是不尽心,督战队手中的钢刀,光是砍自己人,就已经砍得到处都是豁口。只可惜,溃兵没能的数量却一点儿都没减少,反而越砍越多,越砍越多。最开始,还有人肯绕路而去。到后来,溃兵们干脆高举起兵器,跟督战者厮杀在一起,以命换命。
第三支上前拦路的队伍崩得更快,几乎没等跟骑枪方阵接触,就自行溃散。大小喽啰们你推我,我搡你,争相逃命。像收割时的麦子一般,被自己人和追过来的战马一片片割倒。尸体被无数双逃命的大脚踩过,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堆血肉模糊的烂泥。
“啊——!”孟凡润被吓了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所有理智瞬间恢复。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张开独眼四下观望。果然,看到数不尽的灯球火把,正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他麾下的绿林豪杰们,无论先前被敌军击败的,还是躲在黑暗里做壁上观的,此刻全都成了惊弓之鸟。乱哄哄地顺着丘陵之间的空地,仓惶逃命。
“刘祖德,刘祖德,督战,督战!你倒是给我督战啊!”绿林好汉们的帅旗下,先前稳坐太行群豪第二把交椅的孟凡润,叫嚷声里已经带上了哭腔。“黑老二,黑老二,给我擂鼓,擂鼓,让所有人向中军靠拢,靠拢!咱们人多,咱们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