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五章 黄雀(七)

“请大人明示!草民等……”
“大人,求求您高抬贵手。不是草民有意抗命,是,是倾家荡产也凑不出这么多钱财啊!”
“大人饶命。今晚之事,我等绝不敢走漏半句风声,否则,必遭天打雷劈!”
“大人,我等原来也没想着拖欠啊。是,是刺史王德那断子绝孙的狗贼,他说要先拖一拖,给大人制造点儿麻烦!”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能在乱世中为一家一姓谋取最大利益者,谁都不是省油的灯。众乡贤和豪强们迅速表示屈服,并且转身跟常思站到了一起,共同往死人身上大泼脏水!
“六,六年?大人饶命!”众豪强和乡贤们先是本能地重复,随即,又纷纷瘫在了尿窝里头,放声嚎啕!
“大人,草民等即便刮地三尺,也拿不出六年所欠税赋啊!”
“是!”众亲兵齐声答应,手按刀柄,目光直接往豪强和乡贤们的脖子后瞄。
“那刺史王德,早就跟太行群盗有勾结。这些和-图-书年来,我泽州百姓被他祸害得好惨啊!亏得老天爷开眼,派了大人前来……”
他长得肥肥胖胖,慈眉善目。然而此刻发作起来,却比地狱里的阎罗王还凶残十倍。登时,众豪强乡贤们一个个吓得拜伏于地,大气儿都不敢多出。唯恐喘息声重了,受到特别关注,然后被送去跟刺史大人做伴儿。
“大人说送到哪,草民就送到哪,绝不敢再拖欠一文!”
“饶命啊——!”众豪强和乡贤魂飞天外,趴在尿窝里头,头如捣蒜,“大人,我等,我等再也不敢了!我等可真没跟您做对的胆子!都是,都是王刺史,他,他把我等给骗来的!”
“大人明鉴,我等,我等也是受了那断子绝孙家伙的蒙蔽,才稀里糊涂行此下策啊!”
“唉,不好,不好!万一走漏消息,对老夫清誉有损!”常思原本也不需要人回答,摇摇头,自言自语。“得想个办法,杀人灭口,千万不能将真相泄漏出去hetushu.com。唉!没办法,只好委屈你们了!来人——!”
“老夫向来言出必践!”常思心如铁石,无论众人哭声再凄凉,也只是继续摇头冷笑,“不过呢,老夫也不逼着尔等倾家荡产。老夫这里有一条路,尔等可以仔细斟酌!”
“大人……”
虽然连续若干年来,他们根本没向官府缴纳过一文钱,一粒米的赋税。然而毕竟还要花钱买通地方,并且还要拿出不少钱财来供养山贼草寇。所以一下子补齐三年所欠,家族已经是大伤元气。如果再翻倍到六年,则少不得有人要卖牲口卖田产,彻底万劫不复了!
一句句,一声声,喊得好不凄凉。武胜军节度使常思听了后,好像心中忽然又发了软。笑了笑,柔声询问:“怎么,诸位后悔了?不想再联合起来逼迫老夫了?”
“愿缴,愿缴,三年钱粮,回去之后草民立刻派人给大人送来!”
“后悔了,后悔了!大人饶命,这都是王刺史的www.hetushu.com主意,草民等,草民等只是奉命行事,奉命行事啊!”
“大人开恩!”“大人,饶命啊!”“我等即便卖儿卖女,也出不起这些啊!”“大人……”众豪强和乡贤们不敢狡辩,只是趴在尿窝里不断地磕头。很快,有人的脑门儿上就磕出了血,与眼泪一道,淌得满脸满身。
众豪强和乡贤如同溺水之人攀上了一棵稻草般,立刻张开嘴巴表态。迫不及待地将主谋身份,安到了已经被常思砍了脑袋的泽州刺史王德身上。
“大人饶命!我等知错了,知错了。求大人给草民一个改过之机!”
须臾之后,随着一串渗人的脚步声响,亲兵们用托盘送回来一颗血淋淋的脑袋。那常思却还嫌自己的形象不够残暴,亲手拎起人头检视了一番,然后一边替死者合拢圆睁的眼皮,一边摇头感慨:“这个蠢货,居然以为跟国舅攀上了亲戚,就可以威胁老夫。却不知道老夫也正嫌他碍手碍脚,把不得找个机www.hetushu.com会做了他。你们说,老夫要是以遭遇山贼,力战而亡的由头替他请功,国舅爷们是捏着鼻子认了呢,还是冒着把老夫逼反的风险,非要让朝廷派人来仔仔细细查个明白?”
没有人敢回答他的话,众豪强和乡贤们全都瘫软成了烂泥。其中有几个胆子特别小的,甚至已经当场尿了裤子,屁股底下湿漉漉一大片。
“我等愿意!愿意!”
“常某的族人经营了一家当铺。平素也放些印子钱,算是给族中晚辈谋个生计。”常思瞬间,又笑成了一个弥勒佛模样。看着众人的后脖颈,以商量般的语气说道,“你们要是一时手头拿不出那么多钱粮呢,可以跟老夫举债。房产、土地,甚至古玩字画,都可以抵押。实在没有东西,找几个靠得住的乡老,替尔等担保,也可以商量!不过,咱们事先说好了,三分利,滚着算!铁轱辘债,只认借据不认人,人死债不烂!”
明知道这帮家伙在说谎,常思也不戳破,又笑了笑,和-图-书声音变得愈发柔和,“那尔等拖欠的钱粮……”
“大人,我等亲眼看到王刺史杀入贼人当中,血战而死。我等,我等愿意出钱出力,在此处给王刺史立一座庙,缅怀其神勇!”
“大人说怎么办,草民就怎么办!”
到了此刻,众豪强乡贤们,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哪里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要常思肯松口,哪怕前方横着万丈深渊,都会争先恐后往下跳,不敢表现出丝毫迟疑。
“六年,绝对不能少。老夫当初已经发下了告示,逾期翻倍。人无信不立,老夫身为一方节度,岂能出尔反尔?”常思却根本不为众人的乞怜声所动,摇摇头,冷笑着点明众人的下场乃是咎由自取。
正说得痛快间,却忽然看到常思把脸一板,大声打断:“且慢,尔等先听清楚了,不是三年,是六年积欠!还有,老夫此番出兵所有消耗,也必须着落在尔等头上。尔等若是不服,尽管回去自己想办法。十天之内,老夫会派人上门去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