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六章 绸缪(六)

“你,你这狗贼,白日做梦!”姐妹俩中年纪看上去稍大的那个,性子极为刚烈,一边晃动肩膀努力挣脱绳索,一边破口大骂,“老天爷会打雷劈了你!你这狗贼注定断子绝孙!想让姑奶奶给你生孩子,我呸!姑奶奶还不如去养头猪!”
即便遭遇大队敌军,五百骑兵,也能跑回几十个报信的来。因此蔡公亮便不再多嘴,拱了拱手,笑着附和:“足够了,五百骑兵,已经足够给那小子面子了。其实末将也知道这样安排纯属画蛇添足。但末将,末将心里头,总觉得那小子能然郭允明吃大亏,必然不会太简单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一阵闷雷迅速从帐外滚过,闪电刺破窗户纸,将他的脸照得惨白无比。
“可不是么!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孩子,还能翻上天去?不过咱们也不差这五百弟兄,大不了明天开战时,让他们留守老营,不必上再上马杀敌就是!”
众武将都是人精,感觉到中军帐的气氛不太好,立刻开口给两位将军打圆场。
“这倒不急!”蔡公亮想了想,很是认真地分析,“韩重赟那小子,把常克功的谨慎,也学了个十足十。每天只肯走四十里路,唯恐累坏他麾下的那些新兵。照他那走法,至少得明天傍晚,才有可能抵达沁阳!”
老天爷真的开眼了,无数道闪电,从营门口疾飞而至。将沿途所遇到的帐篷尽数劈烂,将睡梦中的匪徒们,全部“劈”得粉身碎骨!
行军打仗,将斥候www.hetushu.com向外撒出二十里,是最大极限。再远了,即便探明敌情,以当下的传讯手段,也没办法及时向主帅示警。因此,于远离沁阳城二十里处,虎翼军的必经之路上设伏,肯定能打韩重赟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咱们也不能轻敌,韩重赟那小子虽然是个雏儿,可数月前连郭允明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笑够之后,光头周将军擦擦眼泪,正色告诫。
略作迟疑,他抬起头看了看外边已经西坠的斜阳,低声问道:“以公亮兄之见,虎翼军还有多久能赶到这边?此刻天色将晚,如果现在就调兵遣将的话,周某担心没等弟兄们走到地方,天就已经黑了。”
而往返虎翼军这些天来,他却连只母苍蝇都没敢碰。因此早就憋得欲火上头,这会儿听周健良说有大家闺秀留给自己,心里的芥蒂瞬间烟消云散。深施一礼,大声道谢,“还是好哥哥知道我。兄弟别的都不在乎,但这里,必须喂饱了,才有精神上马杀敌。哥哥您慢慢调兵遣将,兄弟我先去驰骋一番,明天早晨,再过来点卯道谢!”
“嗯?”蔡公亮并不太赞同对方的决定,然而,他又不愿当着许多人的面损害主将的权威。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出言反对,“周将军说得是,弟兄们出来这么久,也的确该好好休息一下。但我等此刻毕竟在别人家的地头上,山贼身份又是假冒。所以也不能掉以轻心。周兄最好,最好派遣一支靠m.hetushu.com得住的弟兄,现在就出发,向东北方二十里外单独立营。万一韩重赟那小子忽然改了性子,连夜赶了过来,咱们好歹也有人能提前挡他一挡,不至于打了一辈子鹰,最后却被麻雀是啄瞎了眼睛!”
人地两生的情况下,虎翼军的斥候即便再卖力,没见到沁阳城墙之前,也发现不了求援信使乃是“山贼”假扮。而当他们发现上当受骗,再想折返回去给自家数将报信的时候,虎翼军已经泥潭深陷,根本没有逃离生天的可能。
“可不是么……”
“是!”众将领齐声答应,嘻嘻哈哈地各自散去。
“健良兄所言极是!”蔡公亮也迅速收起笑容,叫着光头将军的名字拱手,“这几天我暗中留意姓韩那小子的一举一动,发现他无论是行军,扎营,还是安抚士卒,都得了常思老儿几分真传。所以接下来这仗,咱们还真不能太大意了。最好提前做些安排,把陷阱设在东北面二十里之外,通往沁阳城的必经之路上。如此,韩重赟那小子即便心思再仔细,麾下斥候没抵达沁阳城外之前,也发现不了什么端倪!”
听周建良和蔡公亮两人说得认真,其他将领也纷纷出言附和。
“还不是仗着常思和他老爹韩朴的关系。否则,郭允明何必对他客气,直接拔出刀来剁了他便是,相信刘知远也不会觉得姓郭的滥杀无辜!”光头周健良心里不太痛快,耸耸肩,继续低声冷笑。
他是有名的色中恶鬼,从军这么多年来,也m.hetushu.com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但因为胆子大、武艺纯熟又颇通用兵之道,所以总能找到庇护他的主子,总能在地方诸侯麾下混得风生水起,从来没遭受过什么惩罚,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什么因果报应。
不仅仅是雷声,在滚滚闷雷之后,他隐约还听到另外一种熟悉的声音。无论是否为真,他都必须提前做好防范。
“狗贼,天杀的狗贼!”姐妹俩哭骂着躲避,终究没有练过武,胳膊又被绳子捆着,很快,就被蔡公亮双双按到了胯下,脸对脸绑做了一堆儿。
光头将军周健良又将目标转向蔡公亮,笑呵呵地拉拢,“公亮,你这趟也辛苦了。做哥哥的拿不出别的奖赏你,前几天在村子里抓来的女人,倒是还特地给你留了一对姐妹花。刚才已经着人给你送到寝帐中了,你今晚好生享用便是。保证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保证还是雏儿,哥哥我知道你辛苦,专门给你留到现在,保证没让任何人碰过她们!”
“姓韩的当然不配给周将军做对手,但蔡将军多留份心思,也不算错……”
“报应,报应来了!老天爷打雷了,老天爷来劈你了!!老天爷,您睁开眼睛吧!劈了这狗贼,我们俩愿意与他一起粉身碎骨!”两个姐妹花悲愤地大喊,努力将面孔转向窗子,目光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期盼。
“多谢周大哥!”蔡公亮的眼睛立刻开始放光,全身上下的疲惫感觉一扫而空。
这一晚,自然极尽荒淫之能事。把个可怜的姐妹俩折腾得死www.hetushu.com去活来,痛不欲生。蔡公亮却自觉如宋玉转世,潘安复生,跳下床,拿蜡烛照着自己满是疤痕的身躯,得意洋洋地炫耀,“你们姐俩别嫌我岁数大,这年头,能舞得动刀,杀得了人,才是好汉子。年青小伙子有个屁用,能护得你们姐妹安宁么?能让你们姐妹欲仙欲死么?好好伺候老子,给老子生俩儿子,老子保证,让你们姐妹一辈子吃香喝辣,使奴唤婢,到最后,搏个诰命夫人,也未必没有可能!”
“嗯,咱们辛苦点儿不打紧,别耽误了大帅的事情就好!”
“嗯,既然大伙都不辞辛劳,咱们就提前一步,去二十里外设伏!”光头将军周健良素来从善如流,稍稍皱了下眉头,便接受了蔡公亮的提议,“不过……”
“哈哈哈哈……”在场众将放声狂笑,每个人心中的都好生得意。杀光六千新兵菜鸟,神不知鬼不觉掠走前朝二皇子,既可以为自家大帅将来的图谋做准备,又能挑起刘知远与常思君臣之间剧烈冲突,稍带着还能予刚刚初具规模的武胜军以重创,真可谓一石数鸟。
然而,一切为时太晚。
有他们铺好了台阶,光头将军周健良当然不能再继续端着架子给蔡公亮脸色看。又干笑了几声,用力挥手,“奶奶的,好话坏话,都让你们给说了!我说过公亮兄仔细一些不对么?一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家伙。都给我滚下去准备,明天要是跑了石延宝,老子在被大帅斩首之前,就先砍了你们的脑袋。”
“嘿嘿,嘿嘿,和_图_书够味道,蔡某就喜欢这种够味道的女人!”蔡公亮是越挨骂越有征服的快意,看看距离天亮还早,兴致勃勃地又扑到了两个女人的身体上。
这一次,蔡公亮却没有做任何报复。找了件衣服套住光溜溜的身体,抓起佩刀,快速冲出了帐篷。
“你可真看得起他!”光头周健良撇了撇嘴,对蔡公亮的提议很是不以为然。但是念在对方跟自己搭档了多年,又刚刚亲探虎穴的份上,折衷了一下,冷笑着说道:“那就派五百骑兵过去,现在走,天黑之前好歹能立下营来。不过不能挡住大路,只能找个远离官道的僻静地方睡上一宿,明天一大早就立刻赶回来。免得留下什么痕迹,被那姓韩的小子发现,打草惊蛇。”
光头将军周健良闻听,立刻把心放回了肚子里,笑了笑,大声做出决定,“那就好,今晚咱们让弟兄们好好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明天也好使出十分力气杀敌!”
就在此时,他忽然查觉到床榻晃了晃,周围的烛火起伏不定。心中大吃一惊,有股寒意从顶门直奔尾闾,先前还硬如长矛的地方,瞬间就软成了一条小蚯蚓。
说罢,就像闻到腥味的绿头苍蝇般,飞奔而去。
“对,两位将军说得对。就冲他是常思的弟子份上,咱们也该高看他一眼!”
“嗯,仔细点儿也好,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
“小娘皮,没喂饱你是不是?!来,爷爷再跟你大战三百回合!”蔡公亮却早就听习惯了女人的诅咒,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大笑着扑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