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七章 仕途(五)

耶律德光也打心眼儿里头看不起这对父子,二话不说,将两人贬为了奴隶,押往塞外放马。数月之后,赵德钧在悔恨与贫病中一命呜呼。赵延寿则因为熟悉幽燕地形与民情,被耶律德光再度启用,成了契丹人帐下的一名走狗。
麾下将士不耻赵氏父子的行径,纷纷转身而去。所以跟契丹人初次交手,赵部兵马就损失了个七七八八。赵氏父子两个见大势已去,只好主动自缚了双臂,由亲信押着,前往耶律德光面前请降。
“至于消息真伪,末将先前说七成以上,是因为末将自己派往北方的细作尚未返回军营。但细作们通过各种途径传回的消息,以及商贩当中传播的流言,已经反复证实了赵延寿全家遭了灭门之祸。”稍稍停顿了一下,郭威非常自信地补充。
“杜重威不敢弃城。”郭威想了想,决定先从第二个假设说起,“导致赵延寿被杀的最重要原因,是此人麾下的兵马先前折损过半儿,对契丹人来说,已经并非不可替代。而杜重威如果失去了邺都,在契丹人那边,就彻底失去了立身之资,将来的下场恐怕还不如赵延寿!”
现在好了,赵延寿这条契丹人的忠犬,竟然被其主人给下了汤锅。消息传开之后,燕云十六州内,得有多少以其为楷模者,胆战心惊?那些一直鼓吹辽国乃天命所归,契丹人和汉人在大辽境内都会皇帝被一视同仁的北地大儒们,谁还好脸面继续信口雌黄?
此人原本姓刘,也算是官宦之后。幼年时便开始饱hetushu.com读儒学经典,素有神童之名,每次长辈出题考校,都是不假思索,下笔一挥而就。然而好景不长,没等小刘延寿长大成人,他的生父就被义昌节度使刘守文所杀,他与他的娘亲,一并落入刘部大将赵德钧之手。
“当真?你竟然如此有把握?!”刘知远依然不太想给杜重威投降机会,笑了笑,故意质疑。但是,还没等郭威做出解释和保证,他就立刻跳了起来,指着郭威的胸口大声狂笑,“朕明白了,是你干的。是你派人使了手段,弄死了赵延寿那狗杂种!哈哈哈哈哈,郭威啊郭威,刚才还说自己才能有限呢,连反间计你都能使得出来,这天底下,哪里还有你不懂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呼——”刘知远长长吐了口气,坐回胡床上,从头到脚,顿觉轻快了数十斤。
赵延寿出了大力,却没捞到应得的好处,心中难免有些委屈。但好狗就是好狗,绝不会记恨主人。契丹人被刘知远挤出中原之后,赵延寿很快就忘记了所有不快,再度战斗在了阻挡大汉兵马北上光复领土的第一线。
赵德钧见刘延寿聪明伶俐,长相英俊,又善解人意,便收了他做养子。从此带着他辗转效力于各路诸侯,不断改换门庭,官职像放风筝般快速高升。到了后唐清泰年间,做父亲的已经被封为北平王,做儿子的也当了徐州节度使。
“七成以上,末将已经加派了细作去核实。最迟三天之后,就能得到准m.hetushu•com信儿!”大将军郭威笑了笑,用力点头。
“正是!”郭威点点头,大声回应。“杜重威在邺都经营多年,城头上的防御设施非常齐全,其麾下爪牙也颇为忠心。而城中的契丹人和幽州军汉,也一直坚信辽酋一定会派更多的兵马前来争夺邺都!”
天福八年,儿皇帝石敬瑭郁郁而终,其养子石重贵即位。新皇帝依仗中原已经修养数年,生机渐复,拒绝继续向契丹称臣。赵延寿闻讯大怒,立刻带领幽州兵马南下,发誓要替自家主人讨还公道。
然而这父子俩却贪心不足,悄悄地打起了勾结契丹人自立的勾当。谁料想才谈到一半儿,却被更果断的石敬瑭抢了先,以割让烟云十六州的条件,引得契丹人大举入寇。
“末将斗胆,请陛下命令大军,重新开放邺都通往北方的道路。给城中百姓几天时间,出来砍柴和寻找吃食!”静静地等了一会儿,估计刘知远差不多已经将喜讯消化完,大汉枢密副使郭威小声提议。
前一段时间,汉军迟迟无法与杜重威之间分出高下,其中主要缘由,就是赵延寿带领幽州的兵马给杜重威助拳,并且不断向杜重威的老巢邺都输送粮草辎重。虽然后来郭威领兵将赵延寿再度打得落荒而去。但按照以往经验,只要此人没有死,早晚还会再咆哮着咬上门来。
若是把全天下他最忌惮的人放在一起拍个队,赵延寿肯定能名列前五。不是因为此人本能高强,骁勇善战,而是因为此人出奇的无耻。
在他http://m•hetushu.com,杜重威、张彦泽等人的齐心协力之下,契丹人终于攻入了汴梁,后晋灭亡,中原大地生灵涂炭。只是百万生灵的血,却未能给赵、杜等辈换来梦想中的荣华富贵。契丹国主耶律德光见中原繁华远超塞外,干脆宣布自己要做全天下人的大皇帝。原本许下的,在事成之后,将赵延寿扶植为儿皇帝的承诺,则直接吞回了肚子当中。
而辽国新任皇帝耶律阮,也从契丹人上次被迫退出中原的现实中,汲取了足够的教训。不再一味地想着武力征服,同时也从人心上开始下功夫。为了表明他不光是契丹人的皇帝,以前耶律德光开创的一些怀柔措施,都得到了成倍的加强。作为汉人中最忠于大辽的表率,赵延寿被赐予了大丞相、南院枢密使、燕王等一系列高官显爵,以图鼓励其他人效尤。
反复权衡良久,刘知远再度抬起头,试探着跟郭威商量,“你确信赵延寿被诛的消息属实么?万一,朕说万一,万一消息是契丹人故意放出来迷惑我等的,朕此刻下令停止攻城,岂不是又给了守军喘息之机?而即便消息属实,万一杜重威在我军放开北侧通道之时,果断弃城而走,朕岂不是放虎归山?!”
他叫得虽然凶,奈何本领太差。很快就被符彦卿给打了个大败,抱头鼠窜逃回了幽州。然而,契丹与后晋之间的恶战,却从此开启。之后连续四年,契丹人不断增兵,屡败屡战,誓要将后晋灭国。每一轮进攻开始,赵延寿都是开路先锋,从不肯“m.hetushu.com屈居”其他带路者之后。
刘知远不愧为马上皇帝,双目当中,顿时精光四射,“你是,你是劝朕利用混在百姓中的邺都细作,故意将赵延寿被卸磨杀驴的消息传入城内,乱杜重威等辈之心?”
眼下被汉军包围在邺都城内的,除了杜重威本部爪牙之外,还有一部分奉命从辽国南部赶来助阵的契丹将士,以及前一段时间被郭威击败后逃入城内避难的“燕军”。这些人都有家眷和亲朋在幽州,特别是几个燕军将领,原本就是赵延寿的心腹,与赵家人之间早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那是自然,胡虏何时讲过道义?他们看重的只有实力!”虽然本身出于沙陀族,却不妨碍刘知远以纯粹的中原人自居,将契丹人的禽兽行径嗤之以鼻。
“嗯——!”刘知远低声沉吟,神情好生犹豫。
按理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赵延寿即便无力给其养父报仇,也该想方设法逃回中原才对。然而,此子却立刻抖擞精神,全心全意为契丹人统治烟云献计献策。并且亲自出马,剿灭了地方上不肯屈服于契丹人的堡寨数十座,杀得燕云各州人头滚滚。于是乎,耶律德光龙颜大悦,干脆提拔他做了幽州节度使。
正如郭威所分析,邺都城内守军虽然已经彻底被打残了,却依旧没失去坚守到底的信心。契丹人两度攻入中原,先后灭掉后汉和后晋的“辉煌”战绩,令守军坚信,只要辽国的大队兵马一到,大汉国就会重蹈后唐与后晋的覆辙。而如果他们放弃抵抗投降大汉的话,非但hetushu.com留在燕云各地和塞外的家人会受到牵连,等下次契丹人南侵之时,他们本人也会在劫难逃。
后唐末帝李从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忙命令赵德钧、赵延寿父子出兵抵抗。然而赵氏父子却“汲取教训”,直接倒向了契丹人。并且派遣信使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表示,愿意全盘继承石敬瑭先前答应契丹的一切条件,另外加金银细软和适龄青壮人口若干,只求能取代石敬瑭,做带路的第一人。
但是,杀招归杀招,杜重威主动开城投降的结果,却非刘知远所乐见。俗话说,打虎不死必受其害。杜重威是石敬瑭的妹婿,后晋国曾经的柱石之臣。在军队和朝堂上,都有很多知交故旧。如果他主动派使者出城来请降,为了减少自己一方没必要的伤亡,就必须赦免他的死罪,并且授予他一个极高的官职。而万一今后他暗中再积聚起元气,拉拢起一伙门生故旧作乱,大汉国就又要遭受一次重创!
“真的?”刘知远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探,满脸期盼。心中的所有愤懑和失落,瞬间一扫而空。
耶律德光见信,喜出望外。一边派人跟赵氏父子虚与委蛇,一边联合石敬瑭快步向中原进发。未己,灭掉了后唐,随即回过头来,给了正在做“春秋大梦”赵氏父子当头一棒。
所以,将赵延寿被满门抄斩的消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传进城内,绝对是一记杀招。非但城内的“燕军”将士,会立刻陷入混乱。杜重威手下的那些铁杆心腹,也会豁然发现,跟着主将去投靠辽国,前程未必会有多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