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八章 麋鹿(二)

“肯定有古怪,肯定有古怪!”史洪杰骑在马背上,不停地在原地盘旋。在自封为节度使之前,他曾经被官府围剿多年,灵魂深处早就对危险形成了一种直觉。无论能否看见敌人,每当恶战来临,他的双眉之间都会有一个狭小的区域微微发麻。针刺般,反复提醒他切莫掉以轻心。
“说咱们投靠契丹出卖祖宗,我呸!那符彦卿、李守贞、高行周,哪个没受过大辽的封?”
“杀人放火受招安!”“杀人放火受招安!”众喽啰像发了癔症般,嘟嘟囔囔,一刻不停地的重复。不敢声音太高,以免引发雪崩。但每个人的精神头,都瞬间提高了数倍。
“大帅说得极是!”众头目们顶着冻得通红的鼻子头儿,七嘴八舌地响应,“咱们比那尼姑的儿子,又差到了哪去?凭什么他能高官得做,咱们却要被郭家雀赶进山里头?”
“鱼,鱼!”立刻有人大叫着冲入队伍,用长矛去刺杀水中的猎物。这一路上吃干粮吃得人两眼发红,弄点河鲜来,刚好能补补身体。
注1:穿紫衣,指代当大官儿。按照唐代规矩,只有三品以上才能穿紫色绫罗。孙方谏的事迹,见于《新五代史》,杂传三十七,与常思、皇甫晖等人同列。
有石敬瑭这儿皇帝珠玉在前,“天义军”上下任何人,都不觉得自己打起辽国的旗号祸害地方的行为是助纣为虐。况且这年头,曾经投靠过契丹人的豪杰又不是“天义军”一家、符家军、高家军、李家军,都整体像辽国表示过效忠。跟大伙的情况更相近一点儿,还有某个尼姑的干儿子,义武军节度使孙房谏最为典型hetushu.com。当初那孙某人不过是个画符烧纸的神棍,趁着契丹人入寇占据了一座土堡,就敢自封为节度使。然后一会儿投靠辽国,一会投靠刘汉,反复数次,最终官位越升越高,兄弟儿孙皆穿上了紫衣。(注1)
※※※
“弟兄们加把劲儿!顺着河沿走,用不了多远就是陵川!”大当家史洪杰精神猛地一振,在马背上回过头,放声高呼。
快到了,就快到了。
“咱们也就是倒霉站错了队,可当初,谁能想到杜重威如此软蛋?”
“就是,就是,前朝的开国皇帝,还是契丹人的干儿子呢……”
“大,大帅,您,您说什么?这,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敌人?”这下,非但是喽啰们觉得他草木皆兵了,队伍中的核心头目,也无法理解他的行为,结结巴巴地质疑。
脚下的路渐渐变宽,变平。远处的天空也一点点变亮,变大。峭壁逐渐向南北两侧后退,怪石嶙峋的山坡,也在大伙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空旷荒凉的田野。
“噢,噢!遵命!遵命!”众头目心里不屑一顾,嘴巴上却连声答应。纷纷退下去,懒洋洋地执行命令。
沿着河岸走,肯定就能到达目的地。按照大伙的印象,泽潞两州,官军根本不堪一击。也许用不了太大代价,就能打下一座城池来,再度过上那种明火执仗的日子。
河道中正在捉鱼的喽啰们全都直起了腰,不是因为听见了警讯,而是因为来自身边的变故。成群结队的鱼从水中跳了出来,此起彼落。脚下的冰面在摇晃,眼前的河水在摇晃,头顶上的蓝天白云,也仿佛受到了撞击般和-图-书,不停地摇摇摆摆。
“可不是么,那尼姑的儿子孙方谏,不也反复了好几次,最终才修成了正果?”
富贵莫过于当官!对于这句话,整个队伍,特别是队伍中那些身穿锦袍的大小头目们,个个深有体会。短暂的“大辽天义军”生涯,让他们充分体验到了当官的甜头。当土匪抢劫时要偷偷摸摸,当官儿,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当土匪会被家乡父老戳脊梁骨,死后入不得祖坟。当官儿,则有无数乡绅富户赶上门来拍马屁,族谱里会专门留出几页纸来将他做过的事情大书特书。当土匪打死了人,会被列榜通缉,官军追杀。当官儿打死了人,随便给死者安上一个罪名,哪怕是破绽百出,也能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半冻的河面最为危险,谁也不知道哪地方冰冻得厚,哪地方冰会单薄一些。万一出现大面积坍塌,馋嘴的喽啰们,恐怕有一小半儿要喂王八。
没人肯听他的,除了最早起家那几百老班底。其余九千多喽啰,根本没经过严格整训。此刻在鲜美的食物面前,彻底失去了自制力。除非拿了刀子去砍,否则对一切军令都置若罔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狂暴的鼓点,顺着河滩迅速横扫,震得众人耳朵发木,嘴唇发麻。
三卯不应,斩首示众!普通喽啰可以继续偷懒耍滑,那些当头目的,却知道自家大帅的杀伐果断!一个个不敢再做任何耽搁,提着被河水溅湿了的袍子角,跌跌撞撞朝帅旗下飞奔。
“要是遇到敌军就晚了!”史洪杰皱着扫帚眉,眯缝起三角眼,厉声呵斥。“别啰嗦m.hetushu•com,赶紧照老子说的办?老子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多。这附近肯定有古怪,肯定有!”
修建城池必须解决水源。
“老二、老三,你们俩带领斥候,头前开路,发现情况立刻回报。老四,老五,你们俩去以最快速度把其余弟兄从河面上拉回来,就地整队。老六老七,你们两个各带二百弓箭手,以前面那几颗大柳树为界,任何陌生人敢靠近,立刻射杀!其他弟兄,马上回归本队,靠近帅旗列阵!”没等大小头目们到齐,史洪杰就迫不及待地发号施令。
“妈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更多的土匪冲向河道中央,拎着钢刀长枪,开始凿冰。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很快,水流就开始变宽,脚下的冰面迅速收窄。
依旧有朔风从北方呼啸而来,但是吹在人脸上,已经不再像刀割。卷在风中的雪粒子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冰冷湿润的水气,琼浆玉露般,滋润着人的鼻孔。
越往西,地势越平。
“都回来,都回来,尔等不要命啦!”史洪杰及急躁地大喊大叫,策动战马在河畔来回跑动。
“擂鼓,擂鼓聚将!”然而,大当家史洪杰的表现,却愈发不近人情。光吹响号角不算,还吩咐身边的亲信擂响了马背上的聚将鼓。
“来人,吹角整队!有不听号令者,杀无赦!”史洪杰拦了半天,没拦住几个。气得火冒三丈,举起马鞭,厉声咆哮。
骑兵,数不清的骑兵,忽然从不远处的地面冒了出来。列着严整的方阵,不疾不徐,宛若一座巨大的钢铁铧犁。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心腹亲卫奋力吹响和图书号角,将他的愤怒传遍全军。正在河道上凿冰抓鱼的喽啰们困惑地回过头,眼睛里写满了懊恼。连续走了小半个月的山路,人都快累成狗了,居然还不让喝上口鱼汤轻松一下?这不是还没当上官军呢么?即便当上官军,也不能不给大伙一口热乎饭吃?
“招安,咱们一定要招安!如果官府不肯答应,咱们就一座城池接一座城池地打。打到官府答应了为止!”
越往西,风越柔和,空气越湿润。
“打下陵川城,杀人放火受招安!”“打下陵川城,杀人放火受招安!”众喽啰们兴高采烈,高喊着心中的梦想,双腿快速迈动。沿着由峡谷演化出来的河道,迅速向西狂奔。
今天,双眉间的针刺感觉尤为剧烈。可敌人究竟从何而来?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泽潞两州是匪窝子,虽然据传朝廷已经派了常思前去治理。可常思即便是百战老将,短短几个月时间,也不可能将个乱了数十年的地方,整理成铁板一块。除非,除非他生了三头六臂。
“噗!”一条两尺多长的大鱼,忽然从河道中央跳起来,在半空中漂亮地翻起了筋斗。紧跟着,更多的鱼儿交替跃出水面,在阳光下尽情地舒展身体。正在一步三回头地朝河岸边走的喽啰们,目光立刻被鱼群的身姿吸引,嘴里齐齐发了一声喊,再度飞奔回去,拿刀枪朝着河水乱捅。大当家史洪杰却猛地抽出了佩刀,指着河岸正西方向,“整队迎战,整队迎战!敌袭,敌袭,大股的骑兵!”
在升官发财的美梦鼓励下,这支队伍日夜兼程地穿过了太行。虽然沿途中,不断有人摔得粉身碎骨,不断有人被和*图*书活活冻毙,但其中九成半以上,却咬着牙坚持到了最后。
“加把劲儿,加把劲儿。打下陵川城,一人发一个美女暖被窝!”其他大小头目们,齐齐扯开嗓子,鼓舞士气。
只可惜,他们的捕鱼本领实在不怎么样,河道中心处的水也太深。转眼,刚刚还在半空中翻滚的大小鱼儿就全都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暗黑色的水线,被两侧的冰面一映,显得格外幽深。
“敌袭,敌袭!”才走出没多远的斥候们,以比出发时快了五倍的速度飞奔而回。一边跑,一边拼命挥舞手中号旗,“敌袭,敌袭!骑兵,全都是骑兵!”
“出山之后,沿途尽量不要杀太多的人!”见麾下士气可用,大当家史洪杰压低嗓子,跟周围的头目们强调,“泽州那边原来就是匪窝子,没人会在乎咱们的过往。只要咱们多少做得比别人好看一些,很容易就闯出‘侠盗’的名头。到时候再出点钱儿买通几个读书人帮忙吹嘘一下,不愁官府不主动上门!”
峭壁逐渐被丘陵所取代,小河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结满了冰块的大河。在靠近河道中心处,隐隐已经有了流水的痕迹。一些处于半冬眠状态的鱼儿,被岸边的人喊马嘶惊醒,一个跳跃,蹦出冰面老高。莹润的鳞甲被阳光一晒,在半空中映射出无比诱惑的光芒。
空荡荡的旷野中,看不到任何人影。还不到下田的时候,农夫都躲在河东特有的土窑中猫冬,轻易不会出来活动身体。偶尔有饿了一个冬天的獐子、黄羊从队伍面前冲过,立刻引起一片欢呼。铺天盖地地羽箭射过去,将可怜的猎物直接射成筛子。随即乱刀其下,将尸体分而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