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二章 重逢(六)

“是两伙强盗,刚刚在这里汇合。也许还有其他人,目前无法确定!”柴荣用手向距离溪流只有五十步远的位置指了指,低声跟大伙们商量,“郭仁在那边,我刚刚看到了他用铜镜子给我发出的信号。他,他建议咱们靠近之后,徒步发起攻击!”
目光透过刚刚开始返绿的荆棘,他们可以看清敌人的大致情况。差不多有四十余众,比先前的数量整整又多出了一倍。其中还有几名做女子打扮,连手上的血迹都没顾上洗掉,就从赃物中翻检出漂亮的绸缎,簪花、钗环等物,不分大小地一股脑朝自己身上堆。
“你说得没错,咱们越早动手越好。不过,从早晨走到现在,他们已经非常疲惫了。只要找到适合宿营的地方,肯定会先停下来吃干粮!”赵匡胤笑着回头,目光中充满了鼓励。
※※※
众人迅速开始分工,其中五个返回断壁后,牵马备战。宁子明和韩晶二人则取了弓箭和随身兵器,再度借着山坡上一簇簇荆棘的掩护,悄悄潜向了河滩。两个对四十余,稍有不慎,他们就会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但是,二人却咬紧牙关,谁也不肯回头,也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柴荣悄然回过头,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我刚才隐隐听到了水声,前面应该有一处山溪。这个季节,有水的地方,必然有刚长出来的青草。”
注1:霫族,消失在草原上的少数民族之一。其男女白净貌美,被称为白狄,白二狄和图书子。在盛唐到唐末,多被其他部落捕获后训练为奴隶床伴,贩卖给中原的大户。
仿佛响应他的话,战马开始低低的打起了响鼻。害得大伙不得不用将手搭在马嘴巴处,以免其暴露了所有人的行踪。
但是,谁都没有多做片刻停留。无论是断崖,还是雾海,都吸引不了他们的太多注意力。战马忙着去享受鲜嫩的草芽,人则在行进间,悄悄将兵器握紧。
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决策,一个理性的首领,不会因为途中遭遇的偶发事件,就忘记了自己初衷,更不会轻易带着所有同伴去冒险。然而,在场当中其余六男一女,却谁也没有出言反对。只是默默地收好了兵器,默默地走向了各自的战马。
“胡咧咧,乌啦啦,胡咧咧呵呵,赫赫拉呜咧咧,呜咧咧呜呜呜——!”怡然自得,淳朴粗犷。
接下来的路,已经不是人推着坐骑走。而是坐骑用缰绳拖着人,沿着狭窄崎岖的山路跌跌撞撞。有时山路的边缘,就是深谷,一脚踩空,便会摔成一堆肉泥。有时候山路的两侧,却又是烟斜雾横,人和马从中央穿过,滋味飘飘欲仙。
“刷——”一道笔直的光芒,射到了白色的雕尾巴上,清晰夺目。
“这是一个部落里的分头出来打草谷的,所以,咱们必须赶在他们跟大队人马汇合之前动手!”行路的劳累,让杨晶暂且忘记了心中的酸涩。擦了把汗水,小声提醒。
“镜子!”在距离溪流五十步处,宁子明果断停住了脚步,冲着自家斥候悄悄点手http://www.hetushu.com
“应该是个会说契丹话的通译。”心腹死士郭恕在旁边迅速给出答案,“他们抢劫之后,肯定需要找地方销赃。届时,汉人通译就能派上用场!”
对于吃了一冬天干草和精料的畜生来说,新冒出来的草芽,简直是顶级补品。有机会肯上一小口,就宁可冒着被狼群捕食的危险。而战马的嗅觉,灵敏度又是人类的数倍。哪怕隔着一座山,也能闻见空气里的草芽芬芳。
是那伙“打草谷”的强盗,当收获了足够的赃物之后,他们又变回了天真烂漫的牧人。蹲在距离大伙三四百多步远的山溪畔,一边用篝火烤着刚刚抓来的野兔和山鸡,一边放声长歌。
赵匡胤看得目光微微一滞,咽了口吐沫,喉咙轻轻涌动。但是很快,他就强压住了心中的欲念,把目光重新落回前方的山路上,低声补充:“一会动手时,你找个紧要位置,用弓箭射杀那些试图组织抵抗者。冲锋陷阵的勾当,交给我和三弟两个最好。我们两个用的都是粗笨兵刃,最适合硬碰硬。柴大哥带着其他人打第二轮。只要偷袭发起的足够突然,两轮过后,敌军必会仓惶逃命。根本顾不上想咱们这边到底有多少人!”
“不愧是常节度麾下的小宁将军!”柴荣兴奋地挥了下拳头,低声夸赞。
担当盯梢职责的郭仁早就看到了他们,两只眼睛因为惊诧而瞪得滚圆。随即,就领会到了宁子明的意图,果断站起身,干脆利落地将手中的铜镜子,转向了溪畔。
“地m.hetushu.com形复杂,对咱们来说不是坏事!”唯恐众人因为劳累而沮丧,一边推着坐骑的屁股在崎岖的山路上踉跄而行,赵匡胤一边帮柴荣鼓舞士气。“咱们人数远少于对手,只能利用地形的掩护攻其不备。在燕山里杀了人,过后也容易平安脱身!”
斥候出身的郭仁,第一个尾随了过去。又耐着性子等了小半炷香时间之后,柴荣带着大伙悄悄跟上。大伙沿着郭仁留下的记号,一路向北。很快,整个队伍就消失在崇山峻岭当中。
有蓝天,有白云,有抢来的财物,有漂亮的女人。这一刻,部族武士们都非常满足,满足得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凡是作恶,必然会遭到报应!
山谷里的契丹人带着战利品,迅速撤向了长城之外。辽国朝廷默许了他们打草谷,南院的汉官们对他们的行为装聋做哑,却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向辽国境内的堡寨和城镇发起进攻。大多数时候,他们在燕山南部的猎物,都仅限于北上贩货的行脚商人、出门探亲访友的远行客,以及躲在山中开荒种地不服辽国王化的农夫。这样,即便事后有人去报官,地方官府也可以将罪行直接推到马贼头上,以免在民愤的压力下,不得不去面对真凶。
作为农耕地区和草原地区的天然分界,燕然山系非常广袤。东西长度有近千里,南北跨度,即便是最狭窄处,也有六十余里。在如此辽阔的山地中,追踪一伙四处游荡劫掠的部族武士,其难度可想而知。有好几次,宁子明都怀疑大伙http://m.hetushu.com已经迷了路,拉着战马的缰绳大喘粗气。但是在下一个瞬间,柴荣却总能于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发现斥候留下个的联络暗号,然后带着大伙继续紧追不舍。
“一起上,先杀掉那个帽子下挂着两条白色貂尾巴的,那人是个头领!然后将他们尽量朝小溪里头压!”柴荣摇了下头,迅速否决。“等等,那边好像有个汉人,在替他们烤肉。他,他怎么没被杀掉!”
不得不承认,他们中的大多数,嗓子都很好。歌声里,也充满了阳光和对天空大地的依恋。然而,柴荣、赵匡胤和宁子明等人,却谁也没兴趣仔细欣赏。一个接一个,相继猫下了腰,弯着双腿绕过挡路的石壁,将身体藏在了附近的荆棘从中。
“谁——?”正在喝酒唱歌的部族将军猛然跳起,手搭凉棚,冲着铜镜子方向大声断喝。
“他说得对,战马太容易被发现了!咱们只能徒步!”赵匡胤迅速朝四下看了几眼,低声响应。“我和老三打头阵,大哥你……”
她身上带着一部分霫人,或者其他异族血脉,肤色远比中原女子浅。剧烈运动之后,面孔、耳朵和露在皮裘外边的脖颈,都呈现出了娇艳的嫩红色。被初升的朝阳一照,灿烂宛若盛夏时节的牡丹。(注1)
“等等,我还有个办法!”宁子明忽然轻轻推了他一下,急切地阻止,“他们不知道咱们一共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咱们有没有战马。如果由我和韩姐先出去,用弓箭把他们吸引过来……”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五十步,一百步,尖利的荆www.hetushu.com棘刺,扎得人脸上全是血丝。脚下的山坡上,泥土则软得如同面团儿。曾经有几个呼吸时间,宁子明觉得自己已经被敌人发现了。然而,没等他做出任何动作,对手却又将头转向了篝火,冲着满是油光的烤肉大声歌唱。
“嗖!嗖!”两支雕翎如飞而至。一支正中他的哽嗓咽喉,另外一支射入小腹,直没及羽。
部落中的男子,则都在忙碌着准备吃食,洗刷战马。不断还有人从冰冷的溪流中,捞出五颜六色的石子来,轻轻地丢向正在翻检赃物的女伴儿。而那些接到了石子的女人们,则来者不拒,每收到一块彩色石头,嘴里便发出一串“咯咯”的娇笑声。
“好兄弟,果真名不虚传!”赵匡胤先用目光征询了一下韩晶的意见,确定后者没有反对,随即也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
“那就一起干掉。这种为虎作伥的东西,留着肯定是个祸害!”柴荣闻听,迅速做出决断。“韩姑娘留在这儿,其余人都跟着我……”
“我一会儿跟着你们一起上!”感觉到了赵匡胤眼睛里的温情,韩晶心中一慌,飞快将头扭到一旁。“我,我家人虽然都住在幽都,却,却跟他们,跟他们不是一伙。如果,如果知道他们今早的恶行,肯,肯定……”
目的地不会太远了,斥候留下的记号,已经越来越密集。山风变得越来越凛冽料峭,人和马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沉重。在一块巨大的石壁后,柴荣忽然停住了脚步,将手臂迅速向后挥动。呼吸声和山风声都戛然而止,几句悠长的牧歌,迅速钻入所有人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