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三章 父子(五)

“唉!可不是么?幽州人不要咱们,族长原本还想像乌介诸部那样,带着大伙迁入中原呢!这下,也没指望了!”(注1)
大约百余年前,回纥分裂,此后日渐衰落。大部分回鹘人受契丹、沙陀族的挤压,向西迁徙。一小部分汉化最彻底的,则向东南进入了幽州和并州,托庇在各地藩镇的保护下,苟延残喘。
古人云,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柴荣南来北往贩货多年,脚下所行道路,又何止万里?而赵匡胤既然为了救韩晶一命,连单身翻越燕山的旅途都敢冒死一试,又怎会畏惧去一个临近的陌生部落或者村寨求医?当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跳上坐骑,抱着韩晶掉头朝正北而去。
柴荣留在原地,又朝老药师行了个礼,放下了一锭银子为谢,然后才快步追了上去。直到与赵匡胤并肩走出老远,身背后,还不断有感慨声传入耳朵,“可惜,那个汉子一看就是个痴情的,真是可惜了!”
众人在蓟州与商队分别之时,便是一人双骑。半路上又杀掉了一伙打草谷的部落武士,抢了三十几匹良驹。因此在危急关头,根本不需要考虑节省坐骑的体力。只管不断更换着胯下战马疯狂赶路,才连续跑了大约一个半多时辰,就在某条刚刚解冻的大河畔,看到了连绵的帐篷。
“多谢哥哥指点!”柴荣和赵匡胤两个也不客气,双双下了马,大步前行。临路过小校身侧,迅速从怀里掏出一锭足足有二两沉的金子,压在了对方手中。“给弟兄们买杯酒水驱寒。后边四个人也是我们一起的同伴,请让他们一并进寨!”
赵匡胤哪里有心情观赏这街市的繁华?横抱着早已昏迷多时的韩晶,大步流星直奔药师所在的帐篷。一路花钱加塞儿,很快,就将自己从队伍末尾移动到了队伍最前方,进而被两个药材童子领进了帐门。
回鹘人出自铁勒,原本为突厥人的附庸。在大唐天宝年间,干翻留在葱岭以东的最后一个突厥汗国自立,国号回纥。后又多次出兵帮助大唐平定叛乱,顺路在唐肃宗李亨的默许下,抢掠长安、洛阳等地工匠、女子、郎中、农夫数十万人西去。因此,其国迅速汉化,到了唐末,除了说突厥语,无论贵http://m•hetushu•com胄还是贫民都信摩尼教这两点之外,其余各项典章制度,风俗习惯,已经与中原相差无几。
他怀中的韩晶,已经烧得不省人事。感觉到了脸上的水渍,还以为天降甘霖。忽然张开嘴剃舔了几下,迷迷糊糊地唱道,“哥哥呀,我是你梦中的金莲。站在高山之巅,静静地为你一个人绽放……”
“你?也好!你肯定比他们三个老粗仔细!”柴荣只以为自家三弟年少贪玩儿,想了想,轻轻点头。
注1:乌介诸部,回鹘大族之一。回鹘亡国后,该族十三部在乌介可汗带领治下归顺大唐。被安置于大同一带。后又试图谋反,乌介可汗被杀。但麾下部众,都融入了地方,很快就成为了中原人。
“你——?”柴荣,赵匡胤,还有四下里的无数回鹘人,诧异的扭头。
他说的,乃是在中原摩尼教的基本构架。以明尊为主,下设四大光明使者传播教义。而使者之下,则还有力、财、药、礼、工、法等八师十六堂,负责管理信徒,救助贫弱,惩办叛教者,以及对外发动战争等俗务。
“拎不清,真是拎不清。药师本是一番好心。将那女子带到大光明寺中,焚去残躯,好歹还能求个解脱。真的拖延到病症发作,简直是生不如死。那汉子,唉,可真是糊涂透顶!”
“唉——!”四下里的回鹘人,也摇头长叹,一个个,满脸同情。俊男美女,在大伙眼中,理当是天作之合。今日偏偏有一个要中途回归神国,剩下另外一个孤独终老,这次第,只能说,造化弄人,世事难料!
这下,可是犯了众怒。周围摩尼教的信徒,护教的兵卒,还有曾经受过药师好处或者等着药师治疗的百姓们,“呼啦!”一下围拢过来,将赵匡胤兄妹二人周围,堵了个水泄不通。
“什么人,赶紧停下,否则,弓箭伺候!”把守在部落大门附近的回鹘武士,早已看到了战马的临近。立刻绷紧数条绊马索,同时纷纷举起了角弓。
“求诊?你从哪里听说我族有药师坐镇的?”当值的武士小校听赵匡胤说得急切,皱了皱眉头,沉声追问。
“啊——!”赵匡胤听得泪如雨下,仰起头发出一声和-图-书野兽般的咆哮,抱着韩晶,就朝顶端画着营地正中央,火焰的帐篷冲去。
赵匡胤自幼生长于河北保州,当然跟回鹘人有过接触。知道后者的风俗习惯和基本情况。顿时精神大振,冲着柴荣用力点点头,双腿狠狠磕打马肚子,风一般直奔木栅栏正南方留出来的临时大门。
“美得你吧!不看看自己长那模样,就跟个狗熊一般……”
“二弟,二弟……唉!”柴荣连拉了两把,未能拉住。只好停下脚步,仰天发出一声长叹。摩尼教里的药师专门以医术吸引信众,收集供奉,因此个个都堪称国手。如果连他们都对韩晶的病症束手无策,早点儿结束痛苦,恐怕就是最佳选择。
他长得白白净净,一表人才。又打扮得雍容华贵,通晓明教礼节。周围的信众们见了,胸中的怒火立刻就减弱了三分。又听他说愿意向大光明神献祭,火头就又十去其四。待看清楚了赵匡胤悲痛欲绝的表情和其怀里早已经气息奄奄的韩晶,最后三分怒火也化成了余烬,纷纷侧开身体,让出一条道路,由着二人踉跄离去。
“诺!”三名郭家死士拱了下手,迅速消失于人群当中。宁子明则继续跟柴荣两个,在原地耐心等待。不多时,死士们又结伴而回,手里拿着一串明晃晃的铁牌,呈给柴荣仔细验看,“禀东家,帐篷已经租到。就在往动数第三个路口,一共是四座花帐,正好彼此乡邻,属于同一家主人。里边床榻桌椅,锅碗瓢盆,一应俱全。”
“好!如果有什么其他可添置的,你们三个也去添置一些。看情形,咱们至少得在此地逗留小半个月!”柴荣想了想,又低声吩咐。
只是,中原的摩尼教,早在一百多年前已经被彻底禁绝。如今还能张口就说出其基本架构的人,要么是摩尼教的隐秘信徒,要么跟摩尼教曾经有过密切往来。故而,守门小校听罢,顿时心中戒备尽去,赶紧命令麾下弟兄们放下角弓,松开绊马索。然后退开半步,侧转身形,左手托在右手之上做了个火焰状,高声说道:“原来是我教的贵客,失敬,失敬。温抹药师今日刚好开坛传播光明,几位将战马留在这儿,直接进入营地,在中央大帐右侧的第四个m.hetushu•com帐篷,就能找到他!”
朦胧的泪眼中,他们看到有个魁梧白净的少年,肩膀上扛着一大包药材和七八样稀奇古怪的银器,狂奔而至。从头到脚,浑身上下,都洒满了温暖的阳光。
“糊涂,糊涂……”
※※※
“救命,救命,我妹妹途中被马贼砍伤了,特地赶来求医问药!若能救得他逃离生天,今日身上所有,愿全献于大光明神面前!”赵匡胤听到对方居然说得是中原话,愈发喜不自胜。伸出左手迅速拉紧战马缰绳,用右臂紧抱着韩晶大声求告。
说话间,宁子明和其余三位郭家的死士也赶到了。按照柴荣的指点,纷纷下了坐骑,把战马交给守门的回鹘武士代为照管。然后背起随身的包裹和兵器,徒步走进了营地。
注2:金疮痉,古代对于破伤风,以及其他一系列受伤后化脓,肿胀症状的统称。死亡率极高,基本上除了消炎化瘀之外,没有太好的处置办法。
“你听说了吗?中原又换皇帝啦!”
正烦躁间,忽然听到“嘭!”地一声巨响。随即,就看到赵匡胤双臂托着韩晶,大步流星地冲出了帐篷。在其身后,则有一名花白胡须,年龄看上去足足有七十开外的老者,一边追,一边高声喊道:“兀那汉子,你别傻了!金疮痉过了七日,神仙难救。你与其带着她东奔西跑,让她继续受罪。还不如将她托付给大光明神,焚去残躯和前世今生罪孽,早日进入天国!”(注2)
“你们几个也别干等着,赶紧去租几个彼此乡邻的帐篷。等一会儿药师给晶娘开了方子,咱们也好有个地方去熬药休息!”柴荣行事素来周到,回头看了看,冲着自己的心腹随从们吩咐。
有新鲜牛粪和马粪,就意味着不久前刚刚有人从此处经过。
为了拉拢行商们前来交易,在靠近中央大帐的位置,还特地设了数座缝着彩色丝绦的“花帐”,要么充当酒肆,要么充当旅馆。甚至连中原集市不可或缺的赌场和妓院,都给原封不动照搬了过来。耳朵上挂着明晃晃的珠环,脚腕上系着铃铛的粟特歌姬,就站在赌场和妓院的门口儿,对着过客不停地搔首弄姿。
“换得越快,老百姓就越是没好日子过。就像咱们当年,要www.hetushu•com不是几个皇子和公主瞎折腾……”
“你这个庸医治不得,未必天下就无人能治!”赵匡胤双目尽赤,扭头冲着光明教的药师大吼。
“我也跟着去看看吧,大哥。”这回,没等三个郭家的死士回应,宁子明抢先拱手请示。
“唉!如果我死之时,我那当家的,有那汉子一半儿痴情,我就知足了!”
进了门之后,大伙俱是眼前一亮。只见那回鹘部落营地内,居然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硬用石头碾子,压出纵横一路一街。无论是南北向的路,还是东西向的街,都足足有一丈半宽。中间还有七八条小路和小街,彼此交错相连。与大街和大路一起,将众多座帐篷分割得一群一簇,整整齐齐。
用的虽然是契丹语,令人只能听个大概。但婉转缠绵,眷恋难舍之意根本不需要任何言辞也能清楚地钻入人的心底。
那里是大光明神庙,也是回鹘人的顶级灵魂轮回所在。只有给部落立下过大功的勇士,或者部落中的贵族,以及被光明使或者上师们引荐给神灵的圣子圣女,才能在临死之前,被放到神庙的火焰祭坛上,喝下一杯毒酒,迅速解脱痛苦。然后焚烧掉残躯和前世今生罪孽,在大光明国里头,灵魂永生。
“唉——”
“是回鹘人,密羯部,早年曾经归降幽州。幽州被契丹吞并之后才与中原失去了联系!”柴荣一看到帐篷周围那一圈整齐的木栅栏和中央大帐上高高飘扬的镶金火焰旗,便喜出望外。追到赵匡胤身侧,大声介绍。
“上师请不要生气,各位兄弟,也请不要冲动!我等知罪,知罪!”好在柴荣见多识广,发觉情况不对,赶紧冲到赵匡胤身边,手打火焰状,朝着四周不断赔礼。“我这兄弟怀里抱的是他未过门儿的媳妇。求医不得,心智错乱,所以才对上师口出不敬之言。我等愿意向大光明神献祭,洗刷此罪。开请上师和诸位兄弟宽恕则个!”
这样的回鹘部落,除了武力比契丹、女真等族略逊之外,其余诸如医疗、百工、商贸、农牧等文明诸项,都远远过之。所以,在长城以北看到一支迁徙游牧的回鹘部落,已经与看到一个中原集镇无异。只要你能拿出足够的钱财,凡是在中原能买到的东西,基本在和*图*书这里都能买得到,差别只是价格往上翻了数倍而已。
沿着宽阔的主路和主街两侧,则有数十个充作商铺的纯白色帐篷。每座帐篷都在顶部开着一圈儿窗口,让阳光从天上直接射下来,将里边的各色商品,照得耀眼生花。
眼看着赵匡胤的双腿,就要踏入大光明神的庙门。忽然间,半空中响起一声霹雳,“且慢!二哥留步!晶娘姐姐还没死!不要进去,小弟有个办法,小弟我可以冒险一试!”
接下来的等待时间,就有些漫长了。周围嘤嘤嗡嗡的说话声,也变得异常噪呱。偏偏那些人说得大多数还都是中原话,虽然带着明显的云州口音,却一字不漏朝柴荣的耳朵里头钻。
“明尊之下,四使八师十六堂,广传‘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念,光明康乐,诸恶不侵!”柴荣紧跟着冲上前,与赵匡胤并辔而立。非常友善地冲着守门小校施了个拱手礼,然后喘息着回应。
“可不是么,三天两头换一个皇帝,就没个消停时候!”
“好说,好说,只要把马匹留下即可。放心,我们会喂最细的料,保证不用干草来对付。”小校是行家里手,感受到掌心处的温度和重量,就得知今日收获极丰。顿时笑容满面,没口子答应。
有很多新鲜的牛粪和马粪,则意味着在大伙追赶可及的距离内,存在着一个规模颇大的游牧部落,或者汉人村寨。
赵匡胤越听,心中越是绝望,不知不觉间,两行热泪就淌了下来,滴滴答答,落了怀中人满脸。
“迁回去又能怎么样,契丹兵马一南下,还不是被人家给撵了兔子?”
叹息声如刀,戳得柴荣的心脏好生难受。万方来朝,四夷宾服,乃是他在书中读到的,关于汉唐盛世的描述。如今,回鹘人已经走到了中原的边上,却因为看到了中原的混乱和孱弱,又迷茫地停住了脚步!
而重整河山,再现盛世,又何谈容易?自家义父郭威,为此眠沙卧雪数十年,到了半百之岁,依旧还看不见任何希望。各地诸侯、土匪,流寇、豪强,还有挟技自重的读书人,一个比一个目光短浅,一个比一个无耻下流,只看到自家门口那一亩三分地儿,却不知道,契丹人已经在塞外迅速崛起,辽蛮已经马上就要成为当世第一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