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三章 父子(十一)

“轰!”宁子明如遭雷击,一步步后退。直到被两名身上带着骚味的壮汉用手扶住,才勉强站稳的身形,惨白着脸咧嘴,“抱歉,我好像又想起了一些东西。非常奇怪的东西!你猜的没错,同样的手段,的确可以清掉背痈中的毒脓。你赶紧准备吧,把患者扶起来,找个支架绑紧,露出背痈。喂完了麻沸散之后,就让无关的人出去!”
柴大哥不会害我,直觉告诉宁子明这一点。
更令他冷汗直流的是,在这三段突然出现的记忆里,他自己,完全成了的旁观者。就在旁边一眼不眨地看着,无动于衷。或者,他自己根本就不曾存在!
他不再胡思乱想,指挥着老药师温抹和他的两个徒孙,立刻开始施救。
“也不能说,长老们个个都是有家无国,但其中绝大多数,恐怕早就找好了退路,万一部落被灭,自己就能躲起来做个富家翁。当然,温抹药师可能是个例外,不过……”柴荣咧了下嘴,笑容隐隐有些发苦,“不过,他也独木难支。并且你有空不妨问问,那四个女娃,保证个个都是庶出!”
“暂且还没到那地步!”柴荣却又将赵匡胤推开到一旁,继续低声指点,“你二哥说得是最坏情况。据我看,温抹药师如今,在部落里还有很大威望。你又传授给了他一项可救无数人性命的绝技,他说出来的话,便又多了些份量。最近这段时间,你我兄弟多帮他一些,他就多几分底气,能压制住部落里的其他长老,避免整个部落朝邪路上走。至于将来,你我兄弟离开之后,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毕竟人不自强,神仙下凡也救不得!”
“不是这句,前面,前面的部分!快点儿!”
“这……”宁子明眉头紧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是背痈。”老药师温抹知道自家少年师父脑袋受过伤,记忆残缺。又拱了下手,小心翼翼地解释,“在左侧肩胛骨下,初起时只有米粒大小,但疼得非常厉hetushu.com害。后来就结了块,周围又红又紫,渐渐大如鸡蛋……”(注1)
老药师温抹见宁子明的脸色瞬息万变,犹豫了一下,加倍小心地解释,“弟子曾经亲眼见到,师父清理干净了晶娘伤口处的脓毒,所以,所以斗胆推断,这背痈,背痈中的毒血,也可以用同样手段放出。只是,只是弟子学艺未经,而,而教主她,她的病情又不能再继续耽搁……”
那是三段极其模糊而又残破的记忆,模糊到宁子明根本无法将其整理清楚,甚至无法确定,那到底是记忆,还是自己思虑过度而产生的梦魇。
“也不是这句!”
“这个人,只是添头,真正的需要让你施救的,恐怕是下一个,或者下下一个!”当前来感谢活命之恩的勇士离开后,柴荣走到宁子明身边,小心地提醒。
他越是将架子端得足,温抹药师和在场众人,越对他有信心。又磕了个头,起身撩开大帐中的隔帘儿,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少女侧脸。
“嗯!大哥,二哥,我听你们的!”宁子明又轻轻叹了口气,拱手答应。
“背花又是什么东西?”宁子明听着耳朵生,继续询问。
宁子明心里早有准备,也不多问,命人带着相关药材和器具,直接上了马车。不多时,就来到以个金碧辉煌的大帐旁,被七八个明显身上带着浓郁臊味儿的男人,众星捧月般接了进去。
想到此节,再看看临时街道两旁那一座座光鲜的毡帐,他忽然觉得,整个密羯部落,是无比的肮脏。
“交易……?”宁子明闻听,更是满头雾水。“我已经答应他们倾囊相授了?况且昨天老药师求我传艺的时候,周围还有好几个看热闹的长老,都是金银满身。他们如果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帮忙,直接开口就是。我又没说过,我嫌弃铜臭?!”
‘原来是一群太监,怪不得身上带着一股子浓重的骚味儿。而所谓教主,想必是明教的最高首领。只是www.hetushu.com没料到居然如此年青,看面孔,还是一个尚未到豆蔻年华的小女孩儿。’宁子明笑了笑,心中了然。
第二天上午结束了授课,温抹药师果然期期艾艾地请求宁子明帮忙,救治部落里一个小腿处伤口溃烂的勇士。宁子明心中记着自家大哥的话,就笑呵呵地答应了下来。
还没等宁子明看清楚周围环境,老药师温抹和他的两个徒孙,以及一众身上带着骚味儿的男人,已经“噗通”跪倒,一边磕头一边苦苦哀求。
明知道此去辽东艰险重重,柴荣依旧愿意仗义援手;明知道他的身份是个大麻烦,柴荣依旧许诺要保护他一生平安。如果这样的人,依旧会背后捅他一刀,少年人宁愿闭上眼睛,永远离开这片冷酷的天地。
他不提双方的年龄差距,老药师问温抹还不觉得自己的多礼有什么问题。一提起此茬,立刻发现了症结所在,讪讪笑了,带着管家鼠窜而去。
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整个部落都被别人给吞并了,牧人们自然沦为奴隶,长老们的结局,又能好道哪里去?还不是一样低下头来,任由征服者宰割?
“师父若能救得此人,我密羯部上下男女一万七千众,从此任由调遣!!”
有了这三个懂行的助手,整个施术过程进行得极快。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开始创口缝合。但这次留出了更多的空隙,每个空隙,都塞进了棉布条儿,以便新的脓血能被棉布条儿及时吸出来。
“能救我就救,好歹也是一条性命!”宁子明笑了笑,低声回应。心中很是期待,温抹药师到底想让自己救什么人,居然如此遮遮掩掩。
不多时,勇士被温抹的徒子徒孙们抬到。病情与韩晶当日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男人的身体更为强壮,伤口又位于血管较少的小腿骨侧面,所以此人多拖延了数日,至今还没有被同族送进神庙里头求死。
※※※
“我先看看病人吧!我和-图-书不是神医,刮骨疗毒之术,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宁子明摆了摆手,非常冷静地回应。言谈之间,竟真的有了几分大国手的姿态。
“你是说,你是说,那些长老们,舍不得把自家的钱拿出来替部落谋福!”宁子明听得心中一震,眼睛瞬间睁得老大。
他过于关心患者的安危,解释得唯恐不细。宁子明听在耳朵里,却如同阵阵惊雷。背痈,背痈,这个词他好生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准备将其当作误会驱逐出脑海,但偏偏记忆中,又有什么东西隐隐约约,呼之欲出。
“嗯!唉——!”宁子明点了点头,低声长叹。
果然,又过了一日,温抹药师再度红着脸求救。这回,却是请宁子明去他的一个挚友家出诊。
“嗯,好!既然我大哥已经发了话,药师,你就将这四个女子留在二嫂身边吧!”宁子明先是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松口。
“呃!”宁子明心中又是一寒,浑身上下紧跟着也是一片冰冷。怪不得大哥说,再不收下几个女孩子,三天之内部落里就会死人呢!原来整个部族,已经沦落要用女人的身体来跟外客做交易的地步!而那些义正词严拿让别人家的女儿为整个部族做牺牲的长老们,却一个个吃得大腹便便,满嘴流油……
“你说什么?”宁子明忽然一把抓住了他,大声命令,“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老药师温抹知道他是顾忌男女大妨,连连点头。屋子里的太监们,亲眼看到了奇迹的诞生,一个个千恩万谢。宁子明自己,却一刻都不想多逗留。又冲着大伙笑了笑,快步离开了金帐。
“教主她的病情……”
但是大哥柴荣却没猜到,自己所获得的报酬,不止是那四个婢女。
“那温抹药师如果最近两天还有别的事情求你,能帮的地方,你就尽量帮一帮!”赵匡胤迅速接过话头,低声补充,“趁着他们还有东西跟你做交易,折点儿本钱咱m.hetushu.com们也认了。怕是他们最后连女人都拿不出来,到那时,就该跟咱们途中遇到的契丹部落一样,直接用刀子付账了!”
“弟子亲眼看到,师父清理干净了晶娘……”
柴荣冲着老药师的背影摇了摇头,立刻叫来死士郭恕,吩咐其去寻找工匠,为新来的四个女子搭建花帐。待郭恕带着钱袋急匆匆地出了门,才将目光转向宁子明,笑着询问:“你刚才是不是感觉很奇怪,为兄我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无他,这已经是密羯部最后所能拿出来交易的东西了,你若还是坚持不收,三天之内,必出人命!”
当将丝线剪断之后,宁子明笑了笑,低声道:“接下来,就得由你这个老徒弟代劳了。我有点儿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会儿你派人去我那再拿一个方子,做日后的清理体内余毒之用。”
“那些金银,是长老们私人的,不是部落的。”柴荣四下看了看,继续笑着摇头。“穷庙富方丈,越是大厦将倾,越是如此。回鹘从万乘之国,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其实一点儿都不冤!如果密羯部落再不出个英明的族长的话,恐怕即便学会了你的刮骨疗毒绝技,早晚也是被灭的份儿!”
大哥柴荣说得没错,密羯部落,的确求自己帮了一个天大的忙。
而柴荣,却仿佛早已对一切司空见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低声说道:“世风如此,肉食者眼中有家无国。咱们中原,其实也没比人家回鹘好哪去,甚至更有不堪!只是你经历得少,没看到罢了。以后看得多了,就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请贵客出手,我密羯部愿付出任何代价!”
“他们,他们都是内侍!”老药师温抹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解释。
“弟子学艺未经,不敢……”
他还清晰地记得,昨天晚上,也是柴荣亲口所说,不能留下那几个女孩子,害得人家的今后无法抬着头做人。可今天,又是柴荣主动提议,叫他把四个女子留下。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和*图*书决策,令他非常的不适应,然而,他却依旧选择了遵从。
倒是老药师温抹,见“大师伯”一句话,就令自家师父彻底改变了主意,心中非常不适应。又发愣了好几个呼吸时间,才喜出望外地行礼:“谢师父,谢师伯,你们二老放心,这几个孩子都是我亲手教出来的,为人绝对靠得住!”
“行了,行了,你别再作揖了。你都八十四了,一口一个师父叫我,让我每次听到,都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白胡子老头儿!”宁子明看了他一眼,笑着摆手。
京娘,赵匡胤,背痈……
“求贵客施救,鄙教上下,二十万弟子……”
注1:背痈,背部皮肤金色葡萄球菌感染。现代基本不用手术,古代却经常致命。范曾,赵匡胤和徐达,举说全死于此病。
“贵客救救我家教主,我摩尼教东宗,今后必永传圣名!”
待重新看到了外边的天光,他整个人瞬间就又矮了下去。脸色苍白,步履蹒跚,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般,精疲力竭。
像是彼此关联,又好像各不相干。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亦相信人心没有那么坏。
宁子明见此,心神大定。直接命人将勇士抬进了自己寝帐中,按照当日救治韩晶的方式故技重施。这一回,他手法愈发娴熟,两种药方的剂量,也给得更为合理。伤口缝合后的当天晚上,病人就恢复了清醒。被抬回家后又休息了两天,竟已经能杵着拐杖,前来给他磕头。
“她,她得了什么病?”宁子明被少女身上的浓郁的药草味道,熏得倒退两步,皱紧了眉头,沉声询问。
“是,是背花,已经发作了好些时日了,弟子按照以前的方子用药,却始终不能见效。实在没办法,才想请师父冒险一试!”温抹药师拱了拱手,毕恭毕敬地回应。
“他们肯定还有别的要紧事情相求,但又拿不出足够的东西来跟你交易。所以,才一次次把女人往你帐篷里头塞!”赵匡胤比他年纪略长,阅历也更丰富,在旁边笑了笑,低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