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四章 答案(一)

“我知道你心里头难受。至亲不过父子!可越是这样,你越是要沉下心来,别让周围的契丹人看出任何破绽!”赵匡胤见他理智尚在,咬了咬牙,继续补充,“况且即便咱们兄弟现在把他救出去,回到中原之后,你们父子也找不到容身之地。反而等同于亲手害死了他!”
“哈哈哈!”赵匡胤装作心领神会模样,满脸猥亵。随即,拉着三弟宁子明,迫不及待地去开新罗荤。
待离开了酒楼,却又慢下了脚步,抬头朝四周看了看,以极低的声音开解,“老三,你别难过。至少令尊现在性命无忧。比起丢失性命,受些折辱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年勾践连吴王的粪便都吃过,到最后还不是一样灭了吴国?”
“这不还有您老么?卖给别人是一个价,您老如果肯接的话,价格当然还有的商量!”柴荣走南闯北十数年,对生意行的门道早就摸得一清二楚。立刻施展全身解术,与当地方商贩开始做进一步交流。
兄弟三人齐和*图*书心协力,很快,就想出了一个非常稳妥的办法。在将货物脱手之后,又于营州城内大肆采购了一番,让众回鹘壮士用来时的马车装着货物,先行离开。随即,装作有钱没地方花的土财主,晃晃悠悠,去晋王寨“开眼界”。
那是他名义上的父亲,也是中原曾经的帝王。如今,却像一个优伶般,被关在晋王寨里,依靠演示上朝,来替全家人谋取活命的口粮!
“对对对!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咱做生意,还讲究不养白吃饱呢!”赵匡胤欠身举起桌案上的酒盏,将宁子明的面孔挡在了阴影里。“多谢老哥指点,等把货物脱了手,我们就去开开眼界,晋,晋什么来着?”
“那就好,咱们兄弟现在便开始着手准备。十天之内,我和大哥两个,保证陪你走一趟晋王城!”赵匡胤点点头,抬手用力按住宁子明的肩膀。“别说你自己去的废话,已经走到了这儿,我们俩多走五十里,少http://www.hetushu.com走五十里,其实没任何区别!”
注1:新罗,此时统治朝鲜半岛的是王氏高丽。公元918年泰封弓裔部下起事,拥立王建(祖籍中国长淮大族)为王,935年灭新罗,936年灭后百济。新罗和百济遗族,大量被王氏高丽贩卖到辽东、蓟州等地。
前脚刚刚进了寨门,还没等找到地方安置好坐骑。就忽然听到一阵喧闹的锣鼓声,紧跟着,有位满脸肥肉的秣鞨商人,扯着嗓子大声招呼,“上朝啦,上朝啦,正午时分,皇帝陛下准时上朝。有想过一次宰相瘾的,想当三公九卿的,赶快去晋王府交钱啊!文武百官,明码标价。五品官一百文起,每一级只加二十文。您花钱越多,站得距离亡国之君越近。每级二十文,每级二十文,童叟无欺,童叟无欺啊!”
“我知道,冯吉当天想说的,也是同样的意思!”宁子明心里难受得犹如万剑攒刺,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小声回应。
“的确,和*图*书老哥你这么说,我就彻底明白了!大辽国肯留他一条性命,已经是开恩,怎么可能还白养着他全家?!”抢在所有人做出反应之前,柴荣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赞叹。
当地座商也正急着从三个“生瓜”身上榨油,巴不得柴荣身边少两个帮衬。笑呵呵地站起身,指着酒馆对面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街说道:“要去就去那儿,那是咱们营州最繁华的地方。天上地下,只要你说得出来的,基本上都能找到。甚至连新罗那边的女人,都能花钱买回家。就是模样差了些,一个个又矮又瘦,好像从生下来就没吃过饱饭一般,摸上去有点儿硌手!”(注1)
※※※
兄弟相交,贵在交心。宁子明知道赵二哥义薄云天,也知道赵二哥在谋略方面,远远超过自己。所以也不啰嗦,只是红着眼睛,单凭对方安排。
“嗯!”宁子明也早就知道,自己没太大可能现在就把石重贵救走。红着眼睛,继续用力点头。
赵匡胤怕他年青沉不住气,想了和-图-书想,继续补充,“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见到他,让他知道你还活着。让他有意志自己也坚持活下去。直到咱们兄弟积攒起足够的实力,救他脱离苦海!”
然而他现在,却无法做任何事情。连心中的愤怒,都得偷偷地藏在桌子之下。营州已经深入辽境千里,契丹人在此城周围,驻扎了至少三支精锐骑兵。如果他敢表现出丝毫的敌意,非但他自己,恐怕连柴荣、赵匡胤以及护送兄弟三人前来此处的回鹘壮士,都得粉身碎骨。
对于一个宁愿选择战争,也不肯继续给耶律德光当孙子的豪杰而言,这又是怎样的奇耻大辱?!
宁子明紧握的在解刀上的手指,缓缓松开,每一根,都早已握成了暗青色。虽然他根本想不起来,后晋皇帝石重贵是什么模样!
“晋王寨!”当地商贩同行已经喝得有些高了,拍着桌案提醒。“你们先前拿来的货样我已经看过了,虽然做工颇为精细,可价格也太离谱。想要尽快脱手,恐怕没那么容易!”
双方的注和-图-书意力,瞬间就从晋王寨,转移到了生意场上。讨价还价,你来我往,谈得不亦乐乎。
“哈——啊!”赵匡胤坐得距离宁子明最近,也最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家三弟努力压抑着的愤怒。忽然打了个哈欠,讪笑着起身,“大哥,这位老哥,生意上的事情,你们俩慢慢谈。我跟老三先走一步。好不容易来一趟营州,怎么着也得买点儿稀罕玩意。否则等回去的路上,我家那婆娘还指不定怎么唠叨呢!”
“尽管去,尽管去,注意别惹事儿!咱们兄弟毕竟出门在外,比不得家里!”柴荣立刻做出一幅不耐烦的模样,懒懒地挥手。
“嗯!”知道两位哥哥先前的一番做作,全是为了保护自己。宁子明心中感动,答应了一声,用力点头。
营州城原本为渤海国的大郡,数年前被契丹夺取之时,抵抗不十分激烈。因此州城附近的道路、桥梁和村庄,都基本保持了完整。大伙沿着事先打探清楚的道路,迤逦而行,只用了小半天时间,已经来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