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四章 答案(五)

认出了亲生儿子之后,还可以在众人面前装做若无其事;成为阶下囚之后,还可以为了亲生儿子的安全而主动拒绝营救;丧失了所有权力之后,还可以冷静地分析形势,命令家人放弃东山再起的梦想。这些,都绝非寻常人所能做到!就是换了三人自己跟石重贵易位而处,恐怕在极短的时间内,也难做得如此心平气和。
用筷子夹了一份菜,他轻轻地放在宁子明面前,然后继续叹息着低语,“所以冯道老儿前来跟为父商量,他想推为父登基,不执行高祖的遗命之时,为父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那老儿没什么好心眼儿,为父如果拒绝了他,转头,他就会跟石重睿去商量如何对付为父。为父当了皇帝,好歹看在高祖的份上,不会杀重睿。而重睿当了皇帝,日后咱们全家老小除了造反之外,却没有第二条生路可走!”
※※※
注1:郭崇韬,李存勖麾下的大将,文武双全。因为功劳太http://www.hetushu.com大,被李存勖怀疑,找借口杖毙。
宁子明不知道该怎样接口,只能低着头慢慢吃父亲给自己夹的菜。柴荣、赵匡胤和韩晶,心神却不知道忽然飞到了什么地方,一个个停住筷子,若有所思。
“另外!”迅速朝四下看了看,他加快说话的速度,“你并非我的亲生,当年我班师回汴梁途中,在一座没有人的破庙门口捡到的你。恰恰你娘亲给我又生了个儿子,未足月而夭。我便命人捡回了你抚养,以慰其心。”
石重贵的面孔猛地抽搐了一下,又迅速恢复的平静,“契丹人要斩草除根,我早就听说了!所以才庆幸,你我父子居然还能活着相见。至于你忘了前尘的事情,忘了也好。除了将你养大这一项外,石家没给你任何东西。你根本没必要记得太多!不说了,来人了!哈,众爱卿,举盏,饮盛!”
“此事你的两个舅舅张m.hetushu•com彦儒、彦斌也都知晓,他们二人一个致仕在家,一个于高行周帐下行走,此刻应该还活在世上。你若不信,自可私下里找他们去求证。”又快速看了一眼四周,石重贵抢在外人赶来之前做最后的补充。
“啊——!”宁子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望着石重贵,目瞪口呆。他不相信对方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对方之所以这样说,肯定是为了让他今天毫无负担地离开,让他今后毫无负担地活下去。而他,又怎么能如此硬得下心肠?
宁子明心里头,还有许多不甘,无数疑问,却再也没任何机会表达。只能陪着大伙举起酒盏,给越走越近的大伙计完颜遂和其背后的契丹将领做戏欣赏。
那大伙计完颜遂原本满脸焦灼,见了此景,全身上下顿时就是一松。其身后的契丹将军见到石重贵和几个客人饮酒作乐的模样,也悄悄松了口气。歪着脑袋朝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儿,随即故作严肃和图书地问道:“本将听闻,几位是从欧古妮部来的。不知道哪位是萧公子?可否把腰牌再给本将一看?”
“别引起他人注意,为父我说,你只管听着!”没等他将话说出口,石重贵轻轻皱了皱眉,低声打断,“逆贼安重荣当年有一句话,‘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那厮的话未必对,却是乱世中的至理。张彦泽狗贼引契丹兵攻破汴梁之时,将忠于为父的人和为父身边的亲近侍卫、太监,屠戮殆尽。你我父子如今都是无根之木,所以,做皇帝这件事就不用再想了!除非你活得不耐烦了,或者想弄个大笑话出来给人看。”
“晚辈定不负您老所托!”柴荣、赵匡胤、韩晶三个红着眼睛拱手,心中对石重贵这亡国之君除了同情之外,隐隐还涌起了几分佩服。
“为父今天跟你说这些,并非自我标榜,而是想告诉你,大晋国的江山社稷是否延续,跟你真的没多大关系。”认真地看了一眼儿和-图-书子的面容和吃菜时的模样,石重贵笑了笑,低声强调。“当皇帝这件事,其实很是无聊。表面上看一言九鼎,实际上,政令能出汴梁城,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嗯!”宁子明低低地答应一声,咬着牙落座。已经有人过来了,是先前安排酒席的大伙计,后边还跟着一名契丹将军。留给父子两个的说话时间已经非常少,他没有任何机会去争辩。
这话,倒也说得合情合理,闻听者,包括宁子明本人,都只能轻轻点头。然而,石重贵接下来的话,却令他们所有人如闻霹雳。
“即便为父当年,其实也未必就那么想当皇帝。但是,为父如果不当皇帝,用不了几年,为父恐怕就会落到跟郭崇韬一样的下场!你们兄弟两个,恐怕也难逃死劫!无他,为父当年手底下,可谓兵强马壮,又曾有大功与国。而高祖的亲生儿子石重睿,偏偏又年少暗弱,镇不住朝堂。他登基后想要立威,借咱们一家的头颅,最好用不过!http://m•hetushu.com
“饮盛!”柴荣、赵匡胤、韩晶三人迅速举起酒盏,做谈笑炎炎状。
“孩儿,孩儿脑袋上受了重击,虽然侥幸未死,却忘了很多事情。根本记不得两个舅舅长什么模样!”鬼使神差在,在心情几度激荡之余,宁子明竟忽然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低声回应。
“父皇,我,我……”宁子明自己,却无法像三位朋友一样冷静。他对当皇帝没啥兴趣,但他却无法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在苦难里煎熬。他记忆中也没有什么石家辉煌,可他却无法继续看着父亲为了一口吃食,像个下贱的戏子般,对着一群看客强颜欢笑。他即便现在无法救父亲离开,至少也要努力做一些事情,尽一份人子之责。他……
“你坐下,已经有人过来了!”石重贵的脸上,却不见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轻轻给他使了个眼色,低声提醒。“不想给为父和你招来祸端的话,就赶紧坐下。亲生也好,非亲生也罢,至少你是我养大这一条,无人能够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