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四章 答案(七)

“眼下西面叛了李守贞、王景崇,东面的符家也蠢蠢欲动。短时间内,朝廷少不了要四下用兵。而乱世最重军功,就凭你我兄弟的身手,升职不会太慢!”
“求人不如求己。郭枢密乃顾命重臣,断然不能派人马前往辽东!对不住,大哥,我不是说郭伯父不仗义,而是站在大汉国的枢密副使身份上,他没有理由这么做!”赵匡胤的观点跟柴荣差不多,只是将话说得更加直接,“所以你我兄弟想要救人,首先自己得积聚起足够的实力。即便不出将入相,至少救了伯父之后,其他人想找麻烦得先掂量一番!”
“那就想办法将他引下来!”赵匡胤红着脸大叫了一声,将上了一半弦的角弓抱在怀里,策马跟上队伍。
“咱们三个,今后兄弟同心,天下哪里还有过不去的坎儿!”赵匡胤伸手搭上宁子明的另外一只肩膀,挥动巴掌狠拍。
“多谢大哥,多谢二哥!”宁子明知道两位哥哥都是真心为了自己好,强打起精神施礼。
兄弟三个说得正高兴,冷不防,韩晶却突然插了一句,“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大哥,二哥,老三,赶紧骑上马过河!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
“他说得对,即便是军中的伏远弩,也奈何不了那畜生!”m.hetushu.com唯恐赵匡胤冲动,柴荣拉了他一把,快速补充,“那畜生双翼张开,足足有两步宽窄。此刻在你眼里却只有巴掌大小,你想想,它得飞到多高?”(注2)
“前面不远处有个峡谷!进山,咱们进山!”眼看着天越来越暗,柴荣举头四下看了看,大声招呼。
“海东青?”三兄弟又各自愣了愣,抬头张望。果然,在头顶正上方位置,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黄点儿,盘旋逡巡,虎视眈眈。(注1)
“你是说进山设埋伏?”赵匡胤眉头向上一跳,眼中冒出两道闪电。
“待到咱们三兄弟当中任何一人,能单独领兵的时候,差不多机会就来了!”
这下,谁也顾不上犹豫了,抖动缰绳,跟在韩晶身后策马狂奔。转眼跑出了十五、六里,终于找了个处水浅的位置,拉着战马的缰绳跋涉而过。待上了岸之后重新跳上坐骑,还没等抬头,耳畔猛然传来一声鹰唳,却是那海东青又轻松地追了上来。
他说得乃是实情,以其养父郭威的实力和地位,派一伙死士前往辽东救人,只能算是举手之劳。但是,如果被救目标为前朝皇帝,事情就完全不同了。非但难度会增加百倍,即便成功将人救回来之后,也无法面对大汉朝http://www.hetushu•com廷的天威。
“除此之外,没第二个办法可想!”柴荣笑了笑,年青的面孔上英气四射。“咱们跑了小半天困马乏,他们追了小半天,体力也好不到哪去。若是在平地相遇,你我兄弟纵使身手再好,也架不住对方乱刀齐下。可到了狭窄之处,人多就未必管用了!届时,月黑风高,咱们也做一回猎人!”
“的确如此,小弟先前,的确有些心急了!”宁子明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回应。
“此番回去之后,我便将商队交卸给别人,去姑父帐下效力。凭我先前积攒的功劳,军职不会太低。只要你我兄弟一起努力,十年之内,说出来的话就应该有了份量!到那时,为兄就是再陪你来一趟辽东又何妨?”见宁子明依旧闷闷不乐,柴荣想了想,低声承诺。
“海东青看不见人,但是猎犬却能。咱们几个想要活命,就不能光是骑着马逃!”柴荣看了他一眼,咬着牙回应。
“郭伯父乃当世之中数一数二的名将,挂帅印机会颇多。咱们到了他的帐下,不愁不能快速出人头地!”
注2:雕类在不下冲扑食的时候,飞行高度通常都在千米之上,体形最大的康多兀鹫则喜欢在五千米高空巡航。所以射雕英雄,基本都是夸和图书张说法。
注1:海东青,一种大型雕类,现今已经绝迹。本草纲目,“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据《契丹国志》记载:“五国之东接大海出名鹰……”。契丹人素爱海东青,为索要此物逼反了完颜阿古打。所以后世有“辽金衅起海东青”之说。
这一路上,虽然有备用坐骑可供随时更换,但人的体力毕竟有限,若不在趁黑夜养足精神,第二天若是再被追兵赶上,恐怕连反抗的力气都剩不下。
“伯父临别前说,往己不谏,来者可追。应该就是告诉你莫纠缠于过去,多着眼于将来。”赵匡胤也凑上前,非常认真的开解,“你是谁的儿子,姓什么其实都不重要。你是什么样的人,将来过得快活不快活,才是真的。就像咱们兄弟初相遇那会儿,我和大哥看中的是你的作为和你的人品。至于你到底姓宁还是姓郑,说实话真的不是很在乎!”
兄弟两个你一言,我一语,谋划得都是将来如何发展,如何积聚力量,如何尽快帮助宁子明达成夙愿。短短时间内,就勾勒出了今后五到十年的努力方向。宁子明听了,原本有些冷的心,就又跳动了起来。咧了下嘴,低声道:“有劳两位哥哥了。今后如何,我唯哥哥们的马首是瞻!”
“夜里海东青和-图-书看不见人!没必要活活累死!”赵匡胤跑得汗流浃背,喘息着提醒。
※※※
“过河,赶紧找水浅的地方过河!”韩晶的脸色却愈发的凝重,猛地一抖缰绳,率先冲在了所有人前面。“跟着我,别走丢了。过了河之后立刻找树林往里头扎,头上,头上那只海东青是人养大的,军中最好的斥候也比不上它!”
“你们先走,我想办法做了了它!”赵匡胤咬牙发狠,从包裹里翻出藏好的弓臂,就要上弦。韩晶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八百步,你膂力再强,也不可能射到八百步高。跟我走,找树林,找到树林,咱们才有机会摆脱它!”
他是个将门公子哥,虽然品性甚佳,从小到大却没受过多少挫折。因此一路上,念念不忘要完成射雕大业。结果从下午一直跑到了傍晚,再从傍晚跑到了日薄西山,却始终没找到任何机会。无论他用美食引诱也罢,钻草丛躲藏也好,头顶上那只海东青,却好像在生死之间打过滚的老斥候一般,绝不进入角弓的射程之内。
“自家兄弟,不必这么多礼!”柴荣笑了笑,轻轻摇头。“若不是伯父身份实在过于特殊,回到中原后,我帮你借一支精兵,偷偷杀过来将他救走都是应该。而现在,既然知道他是前朝皇帝www.hetushu•com,咱们兄弟就不能指望别人了。咱们三个得自己先在中原立住了足,说话有了人肯听,才能再想办法救他老人家!”
“最好是能成为一地节镇,哪怕是弹丸之地,像孙氏兄弟那样麾下只有万把兵马。做任何事情,就都方便了!”
“对,我也是这么个意思!只要咱们实力足够,朝廷哪怕知道咱们干了什么,届时顶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敢派兵马登门前来要人!”赵匡胤笑了笑,大声补充。
而韩晶的钻树林对策,效果也乏善可陈。为了拉开与追兵之间的距离,大伙肯定不能蹲在树林里一动不动。只要人和马走到树木稀疏处,用不了半炷香时间,鹰唳声就又在耳畔响了起来。
“这就对了么?男子汉大丈夫,应有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气度!”柴荣哈哈大笑,拍着宁子明的肩膀鼓励。
“怎么?”柴荣等人大吃一惊,赶紧转身各自奔向坐骑。待都跳上了马背,举头四望,却只看见翠绿的旷野碧蓝的天空,根本没发现任何险情。
从一开始,他就没考虑过借助两位兄长背后的家族力量,更不会傻呼呼地把求肯的话直接说出来。柴荣和赵匡胤肯陪着他前来辽东冒险,已经足见义气。如果他一点儿不为对方着想,只顾着替自己索取的话,就未免太狼心狗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