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五章 逝水(三)

待大伙将战马收拢完毕,老太监冯思安给地面上的尸体补完了刀。双手捧着几面明晃晃的金牌,满脸媚笑走到了宁子明面前献宝,“少主,这下咱们可省心了。拿着它,沿途关卡都畅通无阻!”
宁子明心神激荡,哪里有什么理性可言?然而,发觉几个好朋友都一眼不眨地看着自己,立刻意识到此刻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想了想,沉声问道:“你是几时做上我父亲贴身秉笔的?跟了他多少年了?!”
对方的话,跟父亲在酒宴上跟他自己说的话,倒也能对得上号。让他从里边挑不出任何毛病。然而,老太监杀人时那娴熟狠辣的动作,却让他心里暗生警觉。本着被拖累几个好朋友的想法,沉吟了一下,他继续问道:“那你可知道,我外祖家是谁?我有几个舅舅,他们可否还在人间?”
“把你的爪子松开,退后!”韩晶也猛然想起,石重贵曾经亲口说过,他身边的亲信早就被别人杀光了。立刻收起了眼泪,用短剑指向老太监的眉心。
冯思安慌忙丢下金牌,拔刀抵抗。手臂才举到一半儿,“喀嚓”一声,脑门儿已经被打了个粉碎!
“嗯!”宁子明皱了皱眉头,低声沉吟。
就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瞬间,从死尸堆儿里突然蹦出来的老太监却干净利落地从马脖子上拔下了解刀,不理睬随时会刺在自己身上的长枪和短剑,反手一刀,割断了耶律扎古的喉咙。
“老奴是陛下的贴身秉笔!”老http://m.hetushu•com太监冯思安的哭声戛然而止,先用汉语回答了一句,随即,主动又换成了契丹语,“老奴是被他们逼着来认人的。他们说,他们说你们四个里边,肯定有一个是陛下的亲人。所以,所以才把老奴给抓了过来,以免认错!老奴,老奴是被逼无奈啊,殿下,老奴先前根本不知道会遇到您!”
一边哭,他一边断断续续的说,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忽然看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柴荣、赵匡胤和韩晶虽然对此人依旧非常不放心,但毕竟其属于宁子明的家奴。本着打狗也得看主人的顾忌,不想干涉太多。所以互相看了看,迅速去收拢山谷内尚且能用的战马。
父亲,父亲他果然是在故意骗我?他果然是为了让我早些离开,才故意说我不是他的亲生!刹那间,先前的怀疑迅速找到了答案,每一个字都令他痛彻心扉。
“包括带人来追杀我么?”宁子明上前一步,钢鞭高高地举起,“长兴四年我祖父既然尚未登基,家中怎么可能敢用太监?!更何况我父亲只是他的养子,私下蓄养太监在家,即便不被后唐皇帝抄家灭族,也得被我祖父大义灭亲!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老奴,老奴是!殿下,您终于认出老奴来了!老奴,老奴……”老太监冯思安膝行数步,张开双手去抱宁子明的大腿。“老奴做梦也想不到,还能再见到您。老奴过了今晚,和图书就是死,死也瞑目了!”
“当然,当然是跟着殿下您!殿下,老奴,老奴会说契丹话,还认识回中原的路。老奴,老奴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冯思安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过了关,心中一阵狂喜。用力磕了个头,大声回应。
“好多年了,老奴,老奴也记不太清楚。但,但做了陛下秉笔的事情,却是,却是陛下北狩之后,之后才有的事情。”冯思安的心脏偷偷打了个哆嗦,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又惊又喜的表情,快速回应。“按说,按说原本轮不到老奴这笨手笨脚的,可,可机灵一点儿的,要么被契丹人给杀光了,要么半路上自己逃了。老奴,老奴就被临时提拔了起来!”
这话,倒也严丝合缝。柴荣、赵匡胤和韩晶满脸疑惑,却不方便继续越俎代庖,纷纷将目光转向宁子明,等他做最后的决定。
“唏吁吁吁——”可怜的战马悲鸣着曲起前腿卧倒,拼着最后一丝力气,避免了自家主人被摔得筋断骨折的下场。
“噗——”血光飞溅,一心逃命的耶律扎古终究未能如愿以偿,圆睁着双眼缓缓栽下马鞍。持解刀的老者迅速将刀朝血泊里一插,转过头,朝着已经追到近前的宁子明屈膝跪倒,“少主,老奴冯思安,老奴冯思安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人老成精,唯恐留下活口。因此每走过一具尸体,都毫不犹豫地在其喉咙处割上一刀。然后才开始掏空尸体上的所有衣袋,挑选对和*图*书南行有用的东西。
“你——?”柴荣猛地停住了脚步,宁子明高举过头的钢鞭也再也落不下去。愣愣地看着老太监,满脸困惑。
“你,你是父亲身边的太监?!”宁子明的身体晃了晃,手中钢鞭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也好,正巧我们缺一个向导!”宁子明深吸一口气,很高兴地点头。“你起来吧,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咱们立刻动身!”
“没,没有!”冯思安急于表现,大声回应着摇头,“他当时恼羞成怒,急于挽回面子,除了身边这几个人之外,根本没对其他任何人透漏说要去干什么。即便他送出了消息,殿下也不必害怕。辽东不比中原,地广人稀。除了有限了一两个关卡之外,其他险要,咱们都有办法绕过去!老奴知道路,老奴这一年多来,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才能平安返回中原!”
“老奴,老奴……”冰冷得剑锋,立刻刺激得老太监汗珠乱滚。赶紧松开抱着宁子明双腿的手,快速挪动膝盖拉开距离,“是陛下,是陛下见了你们之后,大醉酩酊。那个完颜遂就看出了情形不对,汇报给了耶律将军。耶律,耶律将军派人去追你们,却发现你们没有回营州,而是半路转向了南方。所以知道自己上了当,立刻亲自带兵追了下来!”
最后两句,他又自动切换成了汉语。前后两种语言之间,转换得毫无停滞。
“您,您当然是,是大,不,是二殿下!”冯思安脸色大变,倒退着hetushu.com叫嚷,“殿下,您怎么能怀疑老奴?老奴给你换过尿布,换过尿布哩。老奴对您,对陛下的忠心,天日可鉴!”
“噢,是这样!”宁子明闻听,脸上立刻露出了意动的表情,想了想,抛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你临行之前,可曾知道姓耶律的,是否把消息传了出去?”
“你是谁?”追过来赵匡胤没想到尸体堆中还藏着一个人,愣了愣,本能地将包铜大棍横在了胸前。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今后有何打算?”没等他把一段陈年往事说完,宁子明摆摆手,笑着打断。
“谢,谢殿下,谢殿下收留!”悬在嗓子眼儿的心脏终于落回了肚子内,冯思安恭恭敬敬地又给宁子明行了个全礼。从地上爬起来,捡回自己的解刀,开始挨个翻检地面上的尸骸。
“殿下的外祖父从训公乃本朝名臣,曾任后唐的宪、德二州刺使。殿下有两个舅舅,讳彦儒、彦斌,一个无意仕途,另外一个是高行周帐下的步军左厢都指挥使,甚得依仗。”冯思安心里一松,毫不迟疑地给出了答案。
“小心!”柴荣、宁子明和韩晶三人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惊呼着冲上前给赵匡胤提供保护。
话尽,鞭落!
“不敢,不敢!您是殿下,老奴伺候您还不应该么?”冯思安媚笑着将身体侧转,摇头晃脑。
韩晶在一旁,看得眼圈儿发红。赵匡胤举在手里的包铜大棍,也无奈的戳在了地上。只有柴荣,忽然皱了皱眉头,用略显生硬的契丹语和图书喝令:“住口!松开你的手,离他远一些!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跟这群契丹人在一起?!”
那契丹将领耶律亦舍虽然只带了二十名亲卫就匆匆来追,战马却带了足足六十余匹。此刻扣除受伤和死去的之外,能继续骑乘的,还剩下了五十挂零。再加上马背上驮的干粮、精料和水囊,足以让大伙沿途不用再做任何补给就直达幽州。
“有劳了!”宁子明轻轻摆了摆手,笑着道谢。
“少主,老奴是冯思安啊!您不认识老奴了么?”老太监抬头快速看了看,放声嚎啕,“您小的时候,老奴还给您换过尿布呐!老奴,老奴今天被他们押着前来认人,万万没想到,要认的人是您!”
“当然,当然知道!”老太监冯思安跪直身体,举着手大声汇报,“殿下您是长兴四年二月生,老奴当时就在院子里。亲眼看到,您诞辰当晚,红光满室。高祖当时还未登基,得知后龙颜大悦,说您是石家麒麟儿,必给家族带来鸿运。当年冬至月,高祖果然被加封为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河东节度使,另兼职大同、振武、彰国、威塞等地军队蕃汉马步军总管……”
“我刚才忘了问你一件事,我到底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宁子明又笑着点了点头,顺手将钢鞭抄了起来。
依旧跟宁子明自己掌握的东西扣得严丝合缝儿,令少年人无法找出任何破绽。想了想,苦笑着摇头,“你既然叫我一声少主,还给我换过尿布,那你可知道,我是何年何月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