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六章 破茧(九)

“三春,估计是你刚才在树上睡着了,没听见他们的喊声。算了,算了,让他们赔钱走人算了!”
“嗯,我倒是要看看,到底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敢欺负到我家女儿头上?!”来人之中的老年男子被青年男子搀扶着,气哼哼地分开人群,大步来到陶三春面前,“三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不是偷,我们在田边上喊了,问是谁的瓜。但是没人答应!”赵匡胤是个富贵公子哥儿,无论如何也不肯顶上一个偷窃的罪名,高举着双手,大声反驳。“没人答应,我们才摘了一个瓜吃。原本就打算给钱的,她,她根本没给我们解释的机会!”
“我,我……”到了此时此刻,陶三春哪怕有勇气说出真相,也会被当成胡乱攀诬。一下子被憋得七窍冒烟,红着脸,放声大哭,“他们就是故意的,你们刚才都没看见。他们,他们不但糟蹋西瓜,并且还合伙欺负我!他们,他们三个都无耻的很,满嘴没一句实话。”
“小妹,别哭,哥来了,阿爷也来了!”另外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话里话外,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
“大春,你怎么如此胡闹?里正大叔刚刚病好,这节骨眼上最怕风吹!”
……
“他们,他们三个,偷我的瓜!”看瓜女子陶三春又羞由气,偏偏还无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有人抓了自己的胸。两只眼睛流着泪,不停http://www.hetushu•com地咬牙跺脚。
柴荣巴不得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瓜地里,而不是当众说出被宁子明碰了身体上不能碰的部位,立刻又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快速解释道:“姑娘你真的误会了,我那三弟没下过地,所以摘瓜时,才一不小心把自己闪了个跟头,压坏了周围寒瓜和瓜秧。无论如何,此事错在我们哥仨。你先去数数到损失到底有多大,我们一定分文不少地赔偿!”
不是柴荣和赵匡胤两个不仗义,而是二人此刻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要让看瓜女停止对宁子明的追杀,唯一的办法就是双双冲上去将她放倒。而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妙龄少女,传扬开来实在有些太难听。更何况被惊醒的村民们已经举着灯笼火把越跑越近,一旦被他们亲眼看到自家妹子被三个外来的男人围着打,兄弟三人恐怕个个都长着一百张嘴,也无法将误会解释清楚。
“别拦我,我要杀了他,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看瓜女哪肯善罢干休?隔着人群,冲宁子明张牙舞爪。
“您老,您老千万别这么说。我们,我们哥仨刚才的确有错在先!”柴荣和赵匡胤哪肯让老人继续向自己跪拜,死死拉住陶正的胳膊,绝不松手。
众乡民早就看到了他和赵匡胤两个一直在袖手旁观,而宁子明一直光逃命不还手的场景,心中便先入为主,没把哥三个当成十恶和图书不赦的歹人。然而看到种瓜女子那不死不休的模样,却又产生了几分怀疑。努力用身体将双方隔开,七嘴八舌地询问:“春妹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三个怎么招惹你了!”
终究是个妙龄少女,即便性子再粗豪,在如此多的人面前,也说不出受了对方轻薄的话来。
众乡亲闻听,愈发相信先前发生的是一场误会。顿时心中的敌意消失得干干净净,围在看瓜女子陶三春的四周,主动做起了和事佬,“春妹子,几个瓜的事情,让他们赔些钱算了。犯不着弄这么大动静!”
看瓜女子陶三春见状,急得两眼通红,转过身,指着柴荣的鼻子骂道:“你胡说,你们事先根本就没问。我就在树上,一睁眼睛,就看到你们三个在偷瓜。不但偷,还连吃带糟蹋!”
“老丈,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柴荣赶紧横枪在身前,大声辩解。
“你居然还敢跟我阿爷动手?!”陶三春的哥哥陶大春暴怒,举起一根铁棍,就准备给欺负自家妹妹者以教训。谁料身体刚刚一动,却又被自家父亲用柴禾叉子给拦了回来。
众乡亲听了,立刻纷纷侧身打招呼,“里正大叔,您老怎么也起来了!”
柴荣和赵匡胤两个吓了一大跳,赶紧侧开身子闪避,随即抢步上前,一左一右,搀扶住老人的两条胳膊,“折杀了,折杀了,您老人家快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他的话音刚落m.hetushu.com,柴荣立刻拱手朝四周行礼。“各位乡亲,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们哥仨有错在先。无论打碎了多少瓜,你们估个价,我们三个想办法赔偿就是!”
届时,想要摆脱麻烦,恐怕就只剩下了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
“恩公在上,请受陶正一拜!”老丈“噗通”一声跪倒于地,丢下火把,纳头便拜。
“……”七嘴八舌,谁也不愿意为了十几个寒瓜去喊打喊杀。
“小妹,小妹,你别哭啊,你倒是说啊!”
就在此刻,人群之外,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且浑厚的男声,“三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跟阿爷说。我就不信,在陶家村,咱们爷俩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闻听此言,老人立刻就丢下柴禾叉子。转身从乡邻手中抢了一只火把,高举着照亮赵匡胤的面孔,“你,你可是姓赵,还有你……”
陶三春见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憋在肚子里的委屈顿时化作眼泪滚烫而出,“他们,他们故意糟蹋咱们家的寒瓜,还,还死不承认。我想给他们个教训,他们,他们还,还跟我还手!”
哥俩身上的衣服虽然破破烂烂,脚上的靴子也早就露出了指头,可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气质,却绝非寻常流浪汉所有。众乡亲里头不乏“识货”者,顿时对误会的说法,又多相信了两三分。紧握在手里的长枪短刀,立刻就垂了下去。
“这个……”柴荣不知hetushu.com道此人是敌是友,沉吟了一下,手握着长枪回应,“老丈说得对,我们三个,数月前的确曾经路过易州。您老……?”
老丈陶正虽然也练过武艺,终究没年青人力气大。接连跪了几次没如愿跪下去,只好扭过头,冲着自家儿女招呼,“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过来叩谢恩公救命之恩。当日若不是他们三人联手赶走了山贼,你阿爷和你姑姑、姑丈全家,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他快速扭头,借助火光认清宁子明的面孔,“你姓郑,对不对?你,你们三个,春天时可曾路过易州?”
那老里正心思细腻,本能就察觉到自家女儿恐怕另有苦衷。单手从地上抄起柴禾叉子,冲着柴荣戟指,“狗贼,你们三个到底干了什么亏心事自己明白。今天如果不给老夫一个交代,休怪老夫……”
柴荣和赵匡胤都不姓曹,当然下不了把所有村民都杀光的狠心。所以哥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兄弟在柴禾叉子的威胁下狼奔豕突。除了哑着嗓子喊几声“误会”之外,任何有用的事情都做不了。
“嗯,正是!在下郭荣,见过老人家!”柴荣被盯得心里直发毛,后退半步,双手搭在枪杆中央朝老人行礼。
“别动!你老实呆着!”老里正横叉挡住了儿子,随即向前快走了几步,两眼死死顶住柴荣的面孔,“是你?这位小哥,敢问你可是姓郭?”
“恩公,小老儿刚才眼拙,没认出你们和图书,真是该打,该打!”老丈陶正一边挣扎着往下跪,一边拼了命自责,“如果知道三位恩公驾临,即便是把小老儿十几亩的寒瓜全都给吃光了,小老而也觉得心甘情愿。刚才真是,真是恩将仇报,真是,真是丧了良心!”
好在村民们来得速度足够快,赶在宁子明被穿在柴禾叉子上之前抵达了现场。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呼啦啦”一拥而上,将看瓜女子拉住,将三个陌生人分两组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春姐,三春姐,别哭,别哭。你先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陶家庄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外乡来的给欺负了!”
“决不——!”那陶三春万万没想到,自家阿爷和哥哥来了,居然依旧报不了仇。相反,看情况,非礼自己的小贼还要被全家人待做上宾。顿时一颗心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嘴里发出一声悲鸣,分开人群,瞬间逃了个无影无踪。
刚才她持着柴禾叉子追得宁子明满山跑的模样,大伙都看在了眼里,怎么可能相信“三个合伙欺负一个”的瞎话。顿时觉得尴尬异常,站在周围,管也不是,走也不是,进退两难。
“误会,这都是误会,大伙别生气,且听我从头解释!”唯恐双方发生重读,柴荣将长枪戳在身边,挥舞着手臂大喊。
“是啊,三春姐,我看他们不像是故意再糟蹋东西的人。”
“他叔,你先别生气!我们大伙这不都在么?只要三春占理,没人会胳膊肘往外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