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七章 尘缘(一)

“是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柴荣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点头。
“那可不行!大哥,你还答应将我和子明两个引荐给郭枢密呢!”
乱世到来,倒霉的可不止是平头百姓。上到凤子龙孙,下到贩夫走卒,每个人都很难独善其身。而国家的衰落,受影响的也不止是皇帝和王公大臣,所有子民,无论贫富贵贱,都将成为敌国潜在的欺凌目标。
既然他自己坚持要去赔罪,赵匡胤和柴荣两个,也不能拦着。先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便主动出起了主意,“春妹子我们没看见,但是既然她家在这儿,咱们去找陶老丈问一声,肯定就能知道她回来没有。”
“那是,那是!”赵匡胤立刻意识到,不止自己一个人的表现怪异。愣了愣,笑呵呵地点头。
结果一直睡到第二天将近正午,才勉强从昏昏沉沉状态中醒了过来。刚要翻身下床,忽然间,又发现两腿之间又凉又黏。内外各层衣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湿了个通透。
“总,总不能让她心里一直误会着,把我当成个登徒子看待!”宁子明仿佛没听出他话语里的调侃之意,笑了笑,非常认真地补充。
猛然间像偷鸡被抓了现形般,他向后缩了缩身体,用辈子盖住自己的大腿根儿。赵匡胤却手疾眼快,一把将被子扯开,大笑着奚落,“哈!我说你刚才怎么凶得如同疯狗一般呢,原来是要杀人灭口!老三,可真有你的,大伙都累得半死不活,你居然还有精力去做春梦!”
外边的阳光很毒,但山风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清凉之意。兄弟两个一边在阴凉地里吹着山风,一边举目四望。入眼的,除了连绵的远山,就是茂密的树林,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心旷神怡。
宁子明只是善良地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茬,“走吧,吃饭去吧,吃饱了肚子好继续赶路!”
“嗯,赔礼的时候,最好陶老丈和陶大春两个都在场。这样的话,那女人即便还想揍你,当着自家父亲和哥哥的面儿,也不好下死手!”
“五柳先生的后人居住的地方www.hetushu.com,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说实话,也就是我心中牵挂太多,否则,都想在此地隐居了!”
“我,我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宁子明觉得自己脑袋里乱糟糟的,如同一锅粥在熬。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变化不定。
就赵匡胤本人的遭遇来说,如果此刻大汉国有当年的大唐一半儿强盛,幽州韩氏恐怕巴不得跟大汉国的将门结成姻亲。韩匡嗣根本不会死乞白赖将晶娘嫁给一个比他大了将近二十岁的契丹胡虏,更不会为了向辽皇展示忠心,而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得了吧你!糊弄我?你嫩着呢!我跟大哥可都是过来人,不像你这个童子鸡!”赵匡胤乐不可支,松开被子,极尽夸张之能事,“这年头,像你这么大年纪,居然还是童子鸡的,可真不多见。你当皇子的时候,难道就没个,没个贴身宫女么?不对啊,即便大户人家,在,在你这个年纪,也早就该安排通房丫头,手把手教导男女之事了!唉,可怜,可怜……”
“这……”二牛瞪圆了眼睛看着宁子明,满脸惊诧。
“喂!子明,你怎么了?!”赵匡胤武艺高强,瞬间就觉察到了危险。立刻收住脚步,上身后倾,双手同时交叉护住了自己的裆部和小腹。“莫非睡魔症了?我是你二哥!”
“元朗,你别乱说!”柴荣在旁边听不下去,皱了皱眉,小声喝止,“咱们三兄弟怎么开玩笑都可以,别牵扯他人。毕竟像你所说,人家还待字闺中。若是因为你的几句玩笑话损了名声,你我日后良心何安?”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名叫二牛的后生,急匆匆跑了过来。远远地看到三兄弟,此人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停住脚步,喘息着说道:“三位公子,三位公子勿怪,非我大爷爷故意慢待你们。他现在有事情脱不开身,特地命我回家来给三位传口信儿。桌上的酒宴是专门给三位公子预备的,您三个尽管先凑合着用一些。等他安排好了手头的事情,就立刻派人http://www.hetushu.com送你们离开!”
“应该不会,顶多骂上几句。子明,你如果诚心道歉的话,就一言不发听着。她自己骂够了,火气自然就消了!”
“应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柴荣又侧着耳朵听了听动静,随即对形势做出判断。“有可能是村子里的人遇到了麻烦,身为里正和乡老,陶老丈他们必须出面!”
“不妨事!”二人齐齐摆手,随即眼神俱是一亮。
“嗯!”少年人一下子就又坐了回去,面红耳赤。
“看不出来,漏油还有这种功效!”赵匡胤牙尖嘴利,随即笑着调侃。
“嘿!你这人挨打挨上瘾了不是?”闻听此言,赵匡胤立刻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上下打量了宁子明几眼,促狭地质问。
赵匡胤的攻击,全都落在了空处,心里顿时觉得好生无聊。斜着眼睛扫了宁子明几下,继续笑着调侃,“这就想走?不给人家陶姑娘一个交代?人家可是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被你昨晚抱在怀里……”
“我只是那么一说,哪能真的这一辈子光阴都消耗在山水之间?况且这里眼下看似宁静,一旦辽人再度南侵,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模样呢!五柳先生虽然志向高洁,其所作所为,于国于民,终究是没有任何益处!”
“我记下了,谢谢两位哥哥!”无论是好主意,还是坏主意,宁子明都笑呵呵地照单全收。丝毫不以向一个女人当面赔罪为耻。相反,内心深处,他还隐隐有几分期待。仿佛非常希望能再看上对方一眼,看昨天跟自己打得难解难分的陶家小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中英豪!
“没事儿,二哥,这附近没外人!”宁子明笑了笑,非常大气的拱手还礼。“我刚才,不也差点儿给了一记窝心脚么?咱们就算扯平了,谁也别怪谁!”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边走边说。不多时,就又来到了陶家招待贵客的正堂。然而,出人预料的是,不但陶大春、陶三春兄妹都不在,就连一向对他们礼敬有加的陶正老丈,也不在家。隔着窗子望去,此刻空荡荡和*图*书的正堂内,只摆着一张巨大的方桌。上面放满的践行的酒菜,而此间主人和昨晚陪客的乡老,却都不知去向。
“别是,别是那个春妹子出了事情吧?黑灯瞎火的四处乱跑!”赵匡胤张开乌鸦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宁子明这一年多来膂力始终在增加,寻常兵器用起来不顺手。跟在赵匡胤身后四处张望了一番,很快,也从院墙下的石锁旁,捡起了一把专门用来打熬力气的大关刀,倒拎在手里,快速返回。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赵匡胤想了想,脸色忽然带上了几分认真,“以前总觉得孟老夫子的说法过愚,天下怎么样,关我赵某人屁事儿!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才是无知者无畏。”
“我,我大爷爷不让说!”二牛被扯了一个趔趄,眼睛立刻开始发红,“小春姑姑被李家寨的人抓去了,大春叔叔也被他们给打伤了。他们,他们前些日子在集市上,还打伤了大爷爷。他们看上了我们陶家村前头那一大片水浇地,非要两村合二为一……”
在将羽箭射向自家女儿的刹那,韩匡嗣彻底割断了其家族与中原的关联。此后幽州韩氏将永远不再是汉家儿女,而是契丹人最忠实的鹰犬。作为家主,韩匡嗣相信,即便给契丹人做鹰犬,其家族的未来,也远比做中原王朝的柱石光明!
这一夜剩下的时间里,宁子明发觉自己一直都在做梦。
“西厢房边上有个兵器架子,我记得这家人平素都喜欢练武!”赵匡胤对危险的警惕性也不差,小声叫嚷着跑向厢房,从背阴的位置找到兵器架子,先抽出一根齐眉铁棍,随即又挑了杆步朔,远远地掷到了柴荣手中。
“行了,元朗,子明脸嫩,哪像你,老早就是汴梁城内有名的多情公子!”关键时刻,还是柴荣有做哥哥的范儿,不愿让宁子明继续尴尬下去,笑着上前仗义执言。
身上的衣服是昨天陶老汉给凑的,从里到外就这么一套。想要换都没有备用品可换。而光天化日之下,外袍上那个湿漉漉的痕迹也忒地明显,只要有人m.hetushu•com面对面经过,肯定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地方不错,山好,水好,人也好!”
可到底都梦到了什么,他却始终都记不住。
“嗯,大哥说的对。女人么,通常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晶娘的死,对他的打击,远比表面上显示出来的沉重。所以在不知不觉间,他的性子就变化了许多。最近总是采取这种颇具攻击性的方式,来缓解自己的内心的痛苦。
“大哥,二哥,让你们两个久等了!”宁子明的声音从屋门口传来,打断了柴荣和赵匡胤二人沉重的思绪。
见到此景,宁子明没来由地就是一阵心慌。又用力扯了此人一把,恶狠狠地逼问,“别撒谎,实话实说。春,陶家小妹是不是出事儿了?快说,趁着我们三个还能帮上些忙!否则我们三个一走,天塌下来,都得你们自己顶着!”
宁子明却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仿佛被吓到了一般,迅速将双手按在了床沿上,两条大腿一弓一提,随时都可以给靠近自己的人夺命一击。
“吃饭不着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陶,陶家小妹呢,昨晚可曾平安回家?”宁子明关心则乱,一把拉住二牛,大声追问。
正尴尬得手足无措之时,屋门“吱呀”一声被从外边推开。却是柴荣和赵匡胤两个在院子中的空地上练完了一轮拳脚,满头大汗地走了回来。
“你就是护小头!”赵匡胤笑着抱怨了一句,转过身,从对面的床上拿来两套全新的衣衫,用力丢在宁子明怀里,“不用害臊了,换上这套吧!人家陶老丈早就看出来咱们哥仨眼下身无分文,这不,连夜请村子里的大娘大婶儿们,把路上换的衣服也给缝制出来了。每人两套,不多不少。这两套是你的,我刚才看你睡得香,就先帮你收了起来!”
只是短短一夜时间,宁子明给他们感觉,却仿佛又长大了好几岁一般。让人无法再把他当成一个懵懂少年,而彻底视作了同龄人。
“二哥,你别闹,别闹!”宁子明一边用手努力往回抢被子,一边红着脸抗议,“我,我只是昨晚水,水喝得有点儿多www.hetushu.com而已。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谢谢二哥!”宁子明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给了赵匡胤一个友善的笑脸。
宁子明的脸上,却忽然再度浮起一抹微红,迅速四下看了看,试探着问道:“大哥,二哥,你们两个今天见到陶家,陶家那个春妹子了么?虽然,虽然昨天的事情出于无心,但,但我觉得,还是当面跟她赔个不是才好!”
“老三,你已经醒了!我和大哥刚才还商量,要不要叫你起床呢!”赵匡胤的精神恢复得不错,看到宁子明正坐在床边缘发呆,立刻大咧咧地凑上前打招呼。
“二哥?”宁子明如大梦初醒般抬起眼睛,双目布满了血丝。好一阵儿,才讪讪地笑了笑,全身上下紧绷起来的肌肉缓缓放松。“二哥,大哥,你们回来了?我……”
辽东一行,对二人的影响,不仅仅是眼界的拓宽和地形上的熟悉掌握。内在的精神层面,二人也被磨砺得趋近于成熟。考虑问题的角度,已经不再局限于家族利益得失和个人生死荣辱,而是对于国家和族群,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去死!欺人太甚!”话还没等说完,宁子明已经快步冲向了打谷场。手中大关刀倒拖在地上,“叮叮当当……”,溅出无数火星。
“你赶紧换衣服吧,我跟大哥到外边等你。换完了衣服,咱们去吃第二顿饭。早饭我们没让人给你留!”赵匡胤被他笑得心里发毛,摆摆手,转过身,与柴荣一道快步离开。
三兄弟都拿到了兵刃,心中的底气便又足了几分。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大门之外,再度举头四下张望,很快,就发现村子前头的打谷场上,好像有几十颗人头在涌动。
“大哥说的是,兄弟我鲁莽了!”赵匡胤本性并不差,反应也足够快。听了柴荣的话,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拱着手,低声致歉,“子明,你别往心里头去。我这几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说话做事都不走心!”
“出什么事儿了?”柴荣的反应非常敏锐,几乎本能地判断出情况不妙。转过头,迅速朝周围寻找可以用做兵器的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