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七章 尘缘(七)

“赵统领饶命!”
“两位统领大恩大德,我等没齿……”
“不可!”
“是,属下想错了,想错了!”李有德被数落得面红耳赤,汗水再度淌了满脸。
他不吹嘘,李有德也早就认定了,这位大爷是曾经阔过的公子哥儿。这种情况一点儿都不罕见,特别是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公卿将相一死一大堆,家中的后代为了活命,少不得会隐姓埋名,四处漂流。而他们通常又没有什么谋生技能,加入某个山寨变成打家劫舍的强盗头目,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只是清一色用开元通宝抵账,难度却依旧有些大。毕竟大唐已经正式宣告灭亡四十余年,开元通宝因为成色好,份量足,在市面上日益稀缺。仓促之间,李家寨即便派出所有人手,找遍易、定两州,恐怕也很难如期兑换到一万贯之巨额。
眼下虽然是乱世,但夏收刚过,粮价正贱。一石粟只能折合四百文铜钱,麦子比粟略贵,市价也不过卖到五百文。至于豆子,则每石通常在一贯上下浮动,短时间内无法攀得太高。以李家寨目前的实力,虽然会伤筋动骨,却未必因为凑不出这批铜钱,惹来被太行山土匪m.hetushu.com灭门的惨祸。
说到这儿,他故意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李有德,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然而飘飘欲仙归飘飘欲仙,关于用货物顶军粮的事情,两位赵统领却都将嘴巴闭得严严实实。即便李有德命人借着鉴赏的名义,向他们手里硬塞了宝石珠翠之类,二人也只是粗略把玩了一下,就又被鉴赏物放回了桌面上,目光一点儿都不多做流连。
“要足色开元通宝,不要后梁和后唐的劣钱!”赵元朗阻拦不及,皱着眉头快速补充。
既然承担不起杀人灭口的后果,李家寨的人只好继续奴颜婢膝。围着赵元朗和“赵光义”二人面前苦苦哀求,请对方不要动怒,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想办法。
“饶命……”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李有德再度躬身,小声说道:“敢叫两位统领知晓,河北民间向来疲敝,开元通宝在市面上很少见。若是能用金银珠玉……”
这些实例,都是些江湖传闻,历史上未必曾经有过真人。然而越是这样,对读过书的公子哥来说,可能就越具吸引力。听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http://www.hetushu.com,非但赵元朗满眼桃花,始终淡然自若的“赵光义”,也开始目醉神迷,“真的,有空一定去城里见识一番。唉,山中什么都好,就是,就是太缺女人了。再这样下去,看到只母猴子,在大伙眼里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
“谢两位统领开恩!”
“谢什么谢,几句话的事情。你听说过山寨缺乏过金银细软!往外低价脱手还脱不尽呢,怎么可能再收。但是其他货物么,缺的可就多了。”赵元朗挥挥手,笑呵呵地给出半个答案。
“真的?”赵元朗精神大振,眼睛里瞬间冒出了两道炙热的光芒。“我还以为,燕赵自古只出荆轲、高渐离之类的豪杰呢!”
“无妨,不知者不罪!”赵元朗却又做起了好人,微笑着轻轻摆手,“你明白我们兄弟俩刚才已经尽力在帮忙就行了。至于你们李家寨的难处,也不是彻底没办法解决……”
“谢两位统领开恩!”
土匪每次下山打劫,肯定是捡贵重得往回拿。可回到山中之后,这些贵重物品,却换不来生活必须物资。所以,道理很简单,明白人和不明白人,就隔着一层窗户纸而已。
李有hetushu.com德瞬间心领神会,做了揖,大声道:“请两位统领不吝指点,李家寨上下,过后必有重谢!”
李家寨的豪杰们如蒙大赦,立刻纷纷躬身行礼。
假冒太行山强盗的赵匡胤,却不知宁子明手里的一根钢鞭,在关键时刻能起到事先谁也未曾预料的威慑效果。见李家寨的豪杰们主动服软,笑了笑,冷冷地反问:“尔等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觉得呼延大当家的要求是强人所难么?不如这样好了,我们兄弟俩这就回去,跟大当家和孟军师两个汇报,你们手中没有余粮。他们两个大人大量,想必也不会跟尔等一般见识!”
“两位大人高抬贵手!”
“具体哪些货物,还请赵统领示下!”李有德大喜,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赵元朗却不肯再继续指点,打了个哈欠,满脸疲惫,“那么多货物,一时半会儿哪里说得清楚。况且哪种货物多,哪种货物少,我们哥俩也得商量一下才能给出具体数量。改天再说吧,今天太晚了,我们兄弟俩接连赶了好几天的路,连顿热乎饭都没顾得上吃,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
“你这人怎么踩着鼻子上脸呢!如今山里头,最不缺的,便是金银和图书珠玉。”赵元朗把眼睛一瞪,大声打断,“那些玩意看着值钱,却既没法直接花出去,又不能掰碎了打赏给弟兄们。价格还老是变来变去。我们兄弟两个如果今天敢答应了你,回到山中,即便大当家和军师不怪罪,也得被弟兄们当成傻子笑话!”
“英雄豪杰身边,怎么能缺了美人儿相伴。不瞒您说,传闻中的罗敷,便出自此处。还有红拂、红线,亦曾经在附近留有遗迹!”李有德想都不想,笑着给出一个个实例。
“小老儿,小老儿太心急了,抱歉,抱歉!”李有德肚子内,早把赵元朗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表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幅热情模样,躬着身子发出邀请,“二位贵客远道而来,李家寨屏荜生辉。小老儿特地命人准备了一桌酒水,还请两位统领赏光!”
“两位大人,请给我等一条活路。我等,我等万万不敢,质疑呼延大当家的决定!”
“那就叨扰李寨主了!”赵元朗眉开眼笑,终于起身给他还了个半礼。“唉,赵某入山之前,也曾经锦衣玉食过一阵子。这口腹之欲啊,在山里可真难满足。”
然而他却坚信,天下不可能有拒绝收受贿赂之人。自己碰壁的原和-图-书因,只是贿赂不够份量,或者不能投其所好而已。举着酒杯偷偷观察了一会儿,想到两位贵客的年龄,忽然灵机一动,站起身,笑着说道:“两位统领在山中跟着呼延大当家,想必是逍遥快活得很。但是山外,却也有山外的好处。别的方面小老儿不敢夸口,咱们燕赵旧地,可是自古以来就出美人儿。”
“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根本不拿些许珠宝当一回事儿!”李有德心中好生佩服,忍不住悄悄点头。
那手持钢鞭的“赵光义”果然比赵元朗权力更大,见众人说得可怜,竟然有些于心不忍。皱着眉头想了想,无奈地摆手,“行了,不要说了,你们的意思我们哥俩听清楚了。不就是一时半会儿凑不齐两万二千石粮食么?好办,粮食和豆子,你们都按照先前说的三成交,自己派人押到老鸦岭,沿途损耗自负。剩下的七成,你们可以按照眼下定州的时价,用铜钱顶账!”
而落魄公子,心中最放不下的,恐怕就是昔日那种前呼后拥的滋味。李有德自问早已洞彻人心,故而在酒宴间,使出了全部伺候人本事,带领家族中的翘楚,不停地敬酒,恭维,马屁滚滚,将两位赵统领,都捧得飘飘欲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