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七章 尘缘(九)

“狗呜——!”床榻上传来一声模糊的喝骂,紧跟着,又是“呯”地一声,有重物落下,砸得床身摇摇晃晃。
“大爷爷英明!”李顺低低拍了一声马屁,转身飞奔而去。
“我真是来救你的!”宁子明用只有彼此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快速解释了一句。随即,躲开对方踢过来的长腿,继续去解绳子。没等他来得及去接触另外一只脚踝,耳畔却又听见“呼”地一声,碗口大的膝盖直接撞向了他的软肋。
“宁子明啊宁子明,你以后可少干点儿类似的事情。你根本不是这块料,如果不是赵匡胤兜得好,你有多少条命,今晚都不够往外搭!”背靠着门板呆坐了一会儿之后,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化名为“赵光义”的宁子明低声嘟囔。
“这样也省事儿!等两位赵统领走了,老子就把残花败柳还给陶家庄,看那老陶正会不会活活气死!”将目光从他的背影上收回,李有德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的冷笑。“想跟老子拼个鱼死网破是吧?老子偏偏不让你们如愿!老子祸水西引,有种你们去找呼延琮讨还公道?老子就不信,你们陶家庄的人,在呼延琮的家门口,也敢如此嚣张!”
“应该的,应该的!唉,穷乡僻壤拿不出太好的东西来!只能尽最大努力了!如果两位对礼物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更换!属下让顺子在西跨院候着。您二位尽管让婢女www.hetushu.com过来招呼他!”唯恐对方感觉不到自己的“诚意”,李有德又小心翼翼地补充。
“有劳李寨主了!”另外一位赵统领依旧如先前一样高傲,淡然朝李有德拱了下手,转身走向正房。
一顿饭,直吃到了下半夜,才终于宣告结束。联庄会的乡贤和李家寨的精英们,都不胜酒力,踉跄着退去。赵元朗和“赵光义”哥俩,则在仆人和歌姬的簇拥下,被领到后寨的一个单独院落歇息。
呼延琮的令牌应该是真的,方圆几百里内,也的确找不到大赵和小赵统领这样的倜傥人物。但二人的身份来历,却并非一点儿需要推敲的地方都没有。只是两位赵统领指定的交接物资地点的确在太行群贼的势力范围之内,而那太行孟二当家又是出了名的疑心病重,令人不敢在使者的身份问题上过多纠缠而已。
打着呼延琮的旗号,混入李家寨,取得李有德的信任,是行动的第一步。找到陶三春,将其带到安全处藏起来,则是行动的第二步。如果能偷偷在李家寨放起一把大火,令全寨老少陷入混乱,则更好不过。见到火光之后,山顶上的那群疑兵就会立刻变成正兵,趁着李家寨起火的机会一扑而下,彻底拔掉这个伙无恶不作的乡间豪强!
这一下如果抽实了,宁子明肯定会当场断颈而死。好在他去年曾经在战场上与人厮杀数月,对某些危险情www.hetushu.com况的处理方式,在身体中已经成为了本能。两眼之间位置只是微微一麻,腰部就快速挑起,身体后仰,双腿同时交替向下发力,整个人如一根蓄满了力的竹篾般向后弹开。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去远,背靠着门板的“赵光义”长长吐了口气,腿一软,缓缓坐在了地上。
“那我们哥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赵元朗轻轻推了“赵光义”一把,眼睛中露出了几分迫不及待。
想到这儿,李有德有迅速朝周围看了看,抢在赵元朗如厕返回之前,低声向李顺吩咐,“行,就按你说的去办!记住,不要给她吃饭,光喂水就行了。如果她还挣扎得厉害,就在水里头加一些蒙汗药!”
第一步到现在已走得非常成功,李家寨从上到下,都已经相信了两兄弟是来自太行山。而第二步,宁子明心里头却觉得有点儿悬。虽然在酒席宴间,他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按照赵匡胤的要求,装成一个风流公子。可“实战经验”方面差得太多,明眼人应该一望便知。
“那,那怎么好意思?我们哥俩已经给您添了许多麻烦!”赵匡胤心领神会,淫笑着客套。
李有德等人在院门口看到了,愈发觉得小赵将军的身份和地位非比寻常,今晚无论花多少代价讨好他,从长远角度看,都有赚无赔。
陶家小娘子的确是个少见的美人胚子,可那脾气和身手,寻常人绝对无福消受和图书。昨夜李家派出的死士以三十打一,还被她硬生生给弄残了四个。若是不小心把“小赵统领”给伤到,惹得呼延大当家领兵前来报复,联庄会虽然实力不俗,却未必经得起人家一巴掌。
太危险了,今晚的行动,简直就是在悬崖边上耍拳脚,稍不小心,就得摔下去粉身碎骨!好在赵二哥江湖经验丰富,临来前已经做足了准备。也好在李家寨众人目光短浅,居然把自己的拙劣表现当成了心高气傲!
心里头打着一石数鸟的算盘,酒宴的后半段,他吃得极为痛快。非但令两位赵统领觉得宾至如归,在场的乡贤和精英们,也觉得李大寨主今天的表现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里里外外透着一种陌生的大气。
“陶……,怎么是你?”宁子明又惊又喜,飞身蹿到床前,试图去解开绳索。谁料对方根本不肯领情,咬着牙,忍着痛,屈起膝盖上下乱踢,“滚呜呜,狗呜呜,呜呜,呜呜……”
“疯婆娘,你找死啊!”宁子明躲无可躲,右臂下垂,硬生生挡了一记膝锤,疼得眼前金星乱冒。不敢再给陶三春拼命机会,他身体快速下伏,用身体压住对方身体,大腿压住对方大腿,双手拉住绑在对方左手腕上的绳索,“别动,听话,我是来救你的,你再乱动,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儿!”
“可不就是么?咱们又没指望一辈子跟着他!”
两位艳婢受了冷遇,气得在门外咬牙切齿。然而和-图-书,终究没胆子继续进去纠缠。带着几分期盼又多等了片刻,最终还是怏怏去西跨院候命。
宁子明双手交叉护住身前,确定偷袭者没有追过来。定睛再看,才发现有个修身长腿的美丽少女,被人像长臂猿般捆在了床上。两只胳膊和半边身体因为先前用力过猛,已经拧成了麻花型,唯一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出来的左腿,却耷拉在床沿旁,痛苦地不断哆嗦。
整个宴会期间,他都没机会跟赵匡胤做仔细沟通,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涩,落在一众花丛老手眼睛里,居然被当成了高冷。一边想着今晚表现上的疏漏,一边心不在焉地朝卧室走。来到床边,信手扯开大红色的幔帐,耳畔忽然听到“嗖”地一声,有条长腿鞭子一样朝着脑袋抽将过来!
“装什么假正经,你要真是个正经人,又怎么会祸害人家黄花大闺女!”
“陶家小娘子?”李有德眉头紧锁,举棋不定。
“您老是担心陶家小娘子的身手么?”李顺素来懂得揣摩上意,稍做斟酌便猜出了自家寨主在为什么事情而担心。笑了笑,低声道:“饿了一整天的人了,哪还使得出什么力气。您老只要安排几个力气大的婆子,将她洗干净了往床头一捆。还怕小赵统领收拾不了她?况且那小赵统领毕竟是呼延琮的弟子,如果连一个捆着手脚的女人都搞不定,他又怎么配得上手里那条钢鞭?!”
而若是能以牺牲一个仇家的女儿和_图_书为代价,彻底辩明使者的真伪,这笔买卖无疑非常合算。况且那小赵将军号称阅尽人间绝色,临时搜罗到的风尘女子,未必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倒是像陶家小妹这样的山间幽草,说不定反倒正对了他的胃口。
正堂内,专门安排有两名姿色不俗的丫鬟负责伺候贵客。见小赵统领长得高大英俊,气宇轩昂,两名艳婢的眼睛里头立刻就秋波盈盈。只可惜无论她们如何投怀送抱,小赵头领都毫无反应。仅仅在她们的伺候下随便梳洗了一番,就挥挥手,将二人如同苍蝇般赶出了房子外。
“两位贵客远道而来,我们却李家寨地处偏僻,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招待,真是惭愧。除了今晚的酒水之外,在屋子里还有些小礼物,不成敬意,请二位统领笑纳!”先给二人分好了房子,李有德朝着正堂和东跨院儿各指了指,满脸神秘地说道。
“嗯?”李有德眉毛上挑,低声沉吟。
一步,两步,三步……,从院子门口一直走到正房门口,每一步,他都走得不疾不徐。丝毫不像自家同伴赵元朗那样,恨不得插翅飞进屋子里去,“检验”礼物的成色。
凭着七十几名未经过严格训练的陶家庄青壮,主动向李家寨发起进攻,无疑是飞蛾扑火。所以从一开始,柴荣和他们哥俩就没打算与李家寨正面交手。停在山坡上那群汉子,目的只是吸引李家寨上下的注意力。真正的救人重任,却压在了赵匡胤和他两个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