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八章 三生(一)

他眼下所能做的,就是将陶三春从李家寨救出去,还她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至于二人今后还会不会见面?还会不会像梦境里一样产生喜结良缘?平心而论,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去想,也没勇气去想。
“埋汰自己?你觉得你武艺比我高?还是娶了我很亏得慌?”陶三春的关注点,瞬间发生了巨大的跳跃。抬起头,愤怒地看着宁子明,满脸不屑。
“所以,无论梦里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必须把你救出去。”宁子明有点儿跟不上陶三春的跳跃思维,想了想,继续实话实说。
他今夜没说一句假话,然而,他也没说出事实的全部。
她原本幻想,能听到一些委婉斯文的暗示。如同戏文中唱得那样,王孙公子路遇采茶女,以花喻人,托物传情。谁料眼前这个大高个张口就来了一句,“我的梦里,曾经有你”。
“呀——!”陶三春发出一声低低的尖叫,唯恐惊动外人,自己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http://m.hetushu•com巴,双目圆睁,面红耳赤。
宁子明早就预料到自己的理由说不通,然而,他却不打算用谎言来欺骗对方。梦境中,涉及到他和陶三春二人的部分其实很少,只有短短两三个碎片。但是却好像曾经真实发生过一般,令他很是怀疑,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活在现实世界,还是活在梦中自己的梦中。
斥责和反驳,都没有任何意义。先前的话题,至此也完全变了味道。羞恼之余,陶三春霍然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极为荒唐古怪的圈套内。除了装聋作哑之外,无论说什么,都不是一个正确选择。
她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的脸,也知道对方刚才的话,应该属于真实。然而,她却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种闷闷地痛。
他自知理亏,打架时也下不去狠手,被梦境里的陶三春打得鼻青脸肿。陶三春的父亲陶正赶来,看上了他的爽直,于是,赵匡胤做媒,二人喜结良缘。
http://m.hetushu.com这种感觉,眼下他不方便对任何人说起。包括陶三春也是一样。
这种痛楚毫无来由,却令她不再想说话。伸出手去,从盘子里拿起另外一块绿豆糕,缓缓递向自己的嘴巴。却又发觉自己的嘴唇和牙齿都颤抖得厉害,好半晌,都无法将柔软的绿豆糕咬下分毫。
直白到无法再直白,简洁到了无法再简洁。却令人猝不及防,避无可避。
“我呸!”陶三春听得又羞又气,冲着地上轻轻啐了一口,低声打断,“你做梦,鬼才跟你两情相悦!”
语言有些凌乱,逻辑也未必顺畅。但是,他却尽最大努力,将梦中的所有细节描述清楚。
房间里,刹那间除了呼吸声,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嘈杂。
卧室里没点油灯,二人相隔的距离也有些远。宁子明看不见少女脸上的表情,又苦笑着咧了下嘴巴,低声回应,“嗯,所以我就来了。就这些,你可以不信。但我今夜无论如何都会救你离开m.hetushu.com!”
笑过之后,先前的羞恼也被抛弃到了九霄云外。歪着头上下打量宁子明的轮廓,用极低的声音调侃,“其实也对,你长得一点儿都不黑,武艺也还凑合。说你是卖油的黑大汉,的确有些埋汰了你。不过,你别以为你身手真的比我强。我昨天在树上睡得迷迷糊糊,血脉根本没活动开。如果准备好了之后各自凭真本事交手,还说不定真的能打你个鼻青脸肿!”
“哦!”陶三春在黑暗中,展颜而笑,如同一株静静的昙花。
“噗!”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孔,陶三春却能想像出他此刻的窘迫。被逗得忍耐不住,捂着嘴巴,肩膀上下乱颤。
他没有资格去撩拨人家,耽误人家一生。
“不,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宁子明被问了个猝不及防,退开数步,后背倚着墙壁连连摆手,“我是,我不是,我是,唉,我只是实话实说!不,不,不,我不是实话……,唉,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给你听!”
瞪圆和-图-书了眼睛,她试图让对方看到自己无声的抗议,然而宁子明却一点儿也不知道害羞,继续用目光锁着她,低低的补充,“我去年后脑勺上被契丹人用铁锏砸了个窟窿,侥幸活过来之后,身上就发生了许多怪异的事情。我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自己家住在哪,以前都干过什么。但是我却总是会梦到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其中一个,是昨晚才刚刚梦到的。里边有你,有我,有赵二哥和柴大哥。在梦里我被你捉住狠狠打了一顿,然后,然后就跟你两情相悦……”
话音落下,又快速捂住了自己的脸,转过身去对着墙壁,咬牙切齿。
“呸!想得美,你连我都打不过,我凭什么要嫁给你这窝囊废?”原本打定了主意不听,不看,不说。然而陶三春却再度被宁子明的“梦话”气得忍无可忍,转过头,红着脸朝着地上猛啐。
“我知道你不信,说实话,我也知道那些事情根本没发生过。可那种感觉,却跟真的一模一样。”
和*图*书梦里的事情不是真的,但梦里的那种相濡以沫、血脉相连的感觉,却始终留存在他心底,无比的真实。
对方的确是在做梦,对方事先已经说明过,两情相悦发生于梦中。那自己刚才的话还有什么意义?管天管地,谁还能管到别人梦见了什么?即便在睡梦里做了皇帝,现实中,谁又好意思去抄他的九族?
宁子明背靠着墙壁,手指在身体两侧曲曲伸伸。
“所以,你就来了?”陶三春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慢慢凝结。
宁子明却一点儿也不生气,摇摇头,苦笑着补充,“我也知道这很荒唐,但我保证,刚才说的不是瞎话。梦里的事情就是这样,如果编瞎话,我肯定不会如此埋汰自己!”
那个梦里,他是个卖油的黑大汉。大字不识几个,武艺也稀松平常。路过陶家的瓜园,偷瓜止渴,结果,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和昨晚的经过大致差不多……
毕竟对方还是个豆蔻少女,毕竟对方今后还要嫁人,生子,伺候父母公婆,与丈夫过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