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八章 三生(二)

“我只是想提醒你,时候不早了!”陶三春心中好生慌乱,转过头对着窗帘,快速说道。
自打从昏迷中醒来之后,还是第一次长时间地做一件原本很无聊的事情。虽然此刻身在虎穴。看着看着,宁子明的心神就变得安宁了起来,隐隐约约,竟有了几分“归去来兮”之意。觉得这辈子找个小山村隐居,从此不管外边风雨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宁子明微微一愣,旋即笑着回应,“外边还有一盘子点心,两盘子水果。我去拿过来,咱们慢慢吃。总得到周围的人都睡下,才好放手施为!”
宁子明整晚上都在心情紧张地装落魄王孙,根本没顾上吃多少菜。此刻听陶三春越吃越香,忍不住也向前走了几步,抓起一块点心丢在了口里,狼吞虎咽。
“官府么,还不是一直都这样?欺软怕硬,能少一事儿就少一事儿!”宁子明也紧跟着朝窗帘方向看了几眼,顺口回应。
仿佛跟盘子里的点心有仇一般,陶三春一块接一块的大吃特吃,连水都顾不上再多喝一口。
“也许吧!”宁子明心中微微一紧,有股淡淡的痛楚,瞬间涌遍全身,“我不知道,忘了告诉了,我不是做生意的,也不是刀客。所谓生意,只是个幌子。我前一段时间去辽东找我的父亲,所以才把自己装扮成刀客模样!”
“前朝皇帝?”这个消息实在有些惊人,陶三春的声音陡然转高。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用极m.hetushu.com低的声音继续追问,“你是皇子?你弄清楚了吗?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前朝皇子,你还不如卖油呢!”
“抱歉,我忘了这件事!”
忽然冲着夜空笑了笑,少女强行赶走心中的遗憾,“你将来还,你将来还会再到我家做客么?我是说,你以后做生意路过这儿的时候?”
二人此刻都藏着重重的心事,偏偏谁也没有说出来的欲望。相对着笑了笑,干脆抓起点心和水果,吃了个争先恐后。
“你们三个原来不是做大生意的么,怎么落魄到如此地步?”敏锐地察觉到宁子明的呼吸沉重,陶三春起身倒了两杯茶。一杯摆在对方手边,一杯自己端着,笑呵呵地岔开话题。
“瞧你那点儿出息!”陶三春横了他一眼,不屑地数落。随即,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歪着头,低声追问,“谁那么缺德,居然连续三天都不给你东西吃?”
话音落下,屋子里头又一片寂静。陶三春觉得自己不该揭别人的疮疤,宁子明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不约而同,而将目光都落在了窗帘上。帘外,萤火虫却越来越多了,成双成对,翩翩飞舞。
“没事儿,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的!”陶三春用手迅速盖住整个托盘,抬起红红的眼睛看着她,低声抗议。
看着他干净英俊的笑脸,陶三春心中又是微微一黯。想了想,强笑着奚落:“就知道吃,也不怕撑死www.hetushu.com!昨天晚上偷西瓜,今天夜里偷点心,亏得我阿爷还说你是个英雄!”
“从辽国回来的时候,招惹了契丹人,不得不与商队分开了!”宁子明端起茶水,用力喝了一大口,低声解释。
直到四个托盘里头的食物都见了底儿,陶三春才又想起自己的淑女形象。红着脸偷偷看了宁子明一眼,讪讪地解释道:“李家寨的人很坏,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一直没给我吃饭。所以,所以我才……”
“一个姓郭的家伙!”宁子明笑了笑,眼前迅速闪过郭允明的身影。时隔年余,他至今还经常在噩梦中看到郭允明那张白净秀气的面孔。每次,都让他汗流浃背地醒来,痛苦异常。
听着身侧平静悠长的呼吸声,感觉着从那个魁梧伟岸的身躯上传过来的热度,陶三春也心中也是一片平安喜乐。仿佛自己跟对方真的认识了很久一般,彼此都放心对方的存在。哪怕是孤男寡女相处于黑暗中的陋室,彼此间也不会有任何伤害。
这,又是昏迷中醒来之后的第一次。他却没有意识到丝毫不妥。仿佛原本就该告诉对方知道一般,或者潜意识里觉得对方应该知道。
“发现官府在给契丹人帮忙之后,我们三个就不敢再走大路,绕着……”宁子明自己的往事也即将说完,忽然感觉到了手腕处的温润,身体僵了僵,快速退开。
“辽国人的细作,也跟着过来了。地方上的有些文武官员,跟辽和*图*书国那边却不清不楚!”宁子明对着她,总不愿意说瞎话,想了想,低声补充。
“你呢,你们老家在哪?也有萤火虫么?”陶三春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看少年棱角分明的面孔,信口追问。
“我的确记不得了,但别人说,我可能是前朝皇帝的儿子!”宁子明咧了下嘴,脸上涌起了一丝无奈地苦笑,“我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就跑去辽东找他!”
宁子明知道她有些害羞,就尽量顺着她的口风说道:“饿肚子的感觉的确很难受。我以前也饿过,才两天就头晕眼花。到了第三天,别人无论要求我干什么,我都愿意答应!”
秋天马上就要到了,窗外的夜色很浓。隔着窗帘,依旧可以看见,无数萤火虫提着小小的灯笼,在夜空中飞来飞去,就像一颗颗含羞的眼睛。
屋子里依旧非常黑暗,透过窗帘照进来的萤火虫微光,却将宁子明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的确很好看!”宁子明用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温柔。
她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冲动,走过去,将这个男人抱在自己怀里,从此于永远不放他离开。然而,少女的矜持和羞涩,却令她无法将自己的脚步挪动分毫。鼓了半天勇气,最终只是抬了下胳膊,将手掌轻轻抓在了宁子明的手腕上。
“饿着肚子,谁也英雄不起来!”宁子明笑着摇头,决定不跟女人一般见识。须臾之后,将外边所有招待客人的和_图_书食物全都搬了进来。
“是啊,不早了!”陶三春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笑了笑,抬起手,擦掉眼角的泪痕。银牙轻咬,目光如秋月般坚定。
然而,在很多时候,他却又觉得郭允明这个人很可怜。总是不遗余力地去讨好别人,总是过分依赖于别人的支持才能活得下去。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却丝毫不在乎。
“我也不想是!”宁子明继续苦笑着摇头,整理了一下思路,尽量简明扼要地将自己醒来后的经历慢慢述说。从头到尾,不做任何任何曲笔和隐瞒。
不知不觉间,陶三春就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其实很熟悉,熟悉他的长相,熟悉他的声音,熟悉他的跳动着的心脏和沸腾着的血脉!就像彼此在一起曾经生活过很久,熟悉对方的每一寸身体和灵魂。
“该死!”陶三春低低的骂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转向窗帘儿,“李家寨如此嚣张,也是当地官府给惯出来的。他们除了收税之外,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梦境的碎片里,郑子明和陶三春成亲之后的某一天晚上,也曾经相伴着看夜空里的萤火虫。只不过梦境里的郑子明和陶三春两个都无忧无虑,而此刻的他和陶三春却身在虎穴,随时都有性命危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又响起了细细的咀嚼声。
“你的父亲?你不是记不清自己是谁了么?”陶三春迅速回过头,眼睛与夜空中的萤火虫一样明亮。
虚握着的手瞬间落在了空处http://www•hetushu.com,陶三春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孔红涨得娇艳欲滴。宁子明却忽然又觉得自己这样做好生无礼,拱起手,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我,我没想到,想到你,你会拉我。我,我……”
“时候?哎呀,时候不早了,差不多可以走了!你稍等,我去找赵二哥!”宁子明如蒙大赦,转身飞奔而去。所过之处,夜风流动,将床头粉红色的幔帐吹得震颤不停。
“眼下已经进入了大汉国的境内啊?”陶三春不太明白他此时所遇到的情况,大眼睛在黑暗中忽闪忽闪。
“我不知道!”宁子明也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实话实说。“我只记得醒来之后的事情,醒来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陶三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我们家这边萤火虫很多,特别是夏天快结束的时候。飞得漫天都是!我晚上替我哥看瓜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树上,看萤火虫在天上飞,一闪一闪的,就像星星飘到了自己眼前。”
陶三春回过头,静静地听着,一双丹凤眼不知不觉间瞪得滚圆。天!居然还有如此离奇的事情。天!这个男人的身世真的很可怜!天!好在他还能遇到常婉莹!好在常家父女都还有良心!好在……
当听到契丹人在山区拿过往商贩和汉家农夫当作猎物,她忍不住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当听到晶娘在拒马河上,被她的父亲韩匡嗣亲手射死,她又忍不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