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八章 三生(六)

“呀——!”最后一名没受伤的头陀不得已转身迎战,才斗了一个回合,宁子明的钢鞭却又呼啸而至。先一鞭砸烂了他手中的兵器,又一鞭砸在了他的肩胛骨上,将整个人砸得瞬间矮下去了一大截。
注1:五代时期,中原战乱不休。佛教各种流派趁机大肆扩张。而恰逢这一时期吐蕃严禁佛教传播,导致佛教一些野蛮分支,也窜入了中原。这些人抢占良田,装神弄鬼,高价卖符水行骗,将佛门弄得乌烟瘴气。直到周世宗柴荣即位后,强行整顿,才将这股歪风刹了下去。史载,“一年停废寺院三万零三百三十六所。还俗僧尼百万”
赵匡胤此刻距离门口最远,反应稍慢,按照先前跟宁子明两个商量好的策略,先将李有德从地上拎起来,丢在了金交椅上,让外边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才大声补充,“太行山豪杰办事,不想死的,就给老子躲远一些!”
“还我师父,还我师父——!”
“敢杀我们三爷寺的人,天下佛门跟你没完!”
按道理,即便李寨主没有立刻就答应将粮草如和图书数奉上,双方之间也不至于刀兵相向才对。更何况,李寨主在酒桌上给足了两位“赵统领”面子,过后,还专门安排了美女去替他们暖床?
“你们,你们为何要害寨主,他,他老人家整晚上都对你们毕恭毕敬!”
没等他扑到李有德身边,半空中,又是一道寒光劈落。假和尚果断地举起横刀去格挡,耳畔格却听见“当啷!”一声,手中的百炼横刀崩做了两段。而那道寒光却借着余势继续下劈,“噗”!正打在了他的天灵盖上,将光溜溜的大脑袋砸了个稀烂。
作为一名冲锋陷阵的武将,他不在乎杀死那两名头陀。然而,他却不明白赵匡胤所给出的杀人理由。在他看来,无论佛门还是道门,都应该属于出家人范畴。出家人大部分都应该与世无争才对,怎么会因为几个助纣为虐的逆徒,举派上下都跟自己纠缠不清?
“贼子,赶紧把我家寨主还来,否则,大伙就玉石俱焚!”
“不要留活口!”赵匡胤提着血淋淋的钢刀追出来,一刀一个,将两名滚地吐血的头陀送回了老家和图书,“这伙人是从大雪山上被赶下来的,性情最是恶毒。你今天若是手下留情,他们那一派的所有花和尚就会盯上你,不死不休!”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们只是误入歧途!”宁子明迅速转身,朝陶三春投去感激的一瞥。
无论他们内心里如何盘算,却是谁也没把两位“赵统领”的身份,往“假冒”二字上想。自家寨主今晚酒宴间奴颜婢膝的模样,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如果不是畏惧太行山群贼的威名,他们想不出这世间还有谁,能令自家寨主如此低三下四?
“赵,两位赵统领,粮草的事情,好说好商量。只要你们先把我家寨主送出来!”也有人转着眼珠子,打算先用言语将赵元朗和“赵光义”两人稳住,然后再徐徐图之。
最后一名头陀不敢救助同伴,惨叫着加速逃命。然而他的速度,却比不上提着刀追上来的陶三春。双腿才迈到第二个台阶,刀锋已经近在咫尺。
“嗯?”宁子明不明就里,看着赵匡胤,满脸困惑。
“大哥——!”三名头陀打扮的护卫这才和-图-书做出了反应,哭喊着上前欲替假和尚报仇。手持钢鞭的宁子明冷冷一笑,迈动双腿,挺身迎战。先是一记野马分鬃,将两把砍向自己的横刀磕歪到一边,紧跟着又是一记泰山压顶,将第三名头陀连人带兵器打得倒飞出去,趴在台阶上大口大口地吐血。
若是换做寻常江湖汉子,听了这两句狠话,肯定会犹豫是否该跟佛门结仇。然而对于曾经在两军阵前走过无数回的宁子明来说,这两句狠话连耳旁风都不顶。虎吼一声追了上去,抢在对方逃出议事堂大门之前,将其中一名头陀从背后打了个筋断骨折。
话音刚落,门外已经响起了一片喧嚣。却是先前李有德派出去传令的弟子们匆匆忙忙返回,看到台阶上的尸体,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高举着兵器在外边大声叫嚷。
两名兵器被磕歪的头陀自知遇到了硬茬儿,一边转身逃命,一边大声出言威胁。
“莫非,莫非是那两个暖床的美女暖出了麻烦?”有人目光独到,瞬间就认出了站在宁子明身侧的陶三春,顿时汗流浃背。
“全天下现在有七八万座http://www.hetushu.com寺院,其中大部分,干得是包娼庇赌,坑蒙拐骗的勾当。从上到下眼睛当中都只有钱,哪里认得什么佛经!”赵匡胤知道他对红尘俗世缺乏最根本的了解,一边转身返回议事堂内,一边快速解释。“他们这一派,所行尤甚。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干,包括下毒行刺,杀人放火!”(注1)
“有刺客!”四名护卫当中,以假和尚反应最为迅捷。丢下拖在手里的尸体,抽刀扑上。
“寨主,你们,你们把寨主怎么了?”
“小子,你有种就留下名姓!”
“还剩一口气!我没杀他,只是卸掉了他两条胳膊,割掉了他的舌头而已!”赵匡胤迅速接过话头,声音里带着几分自傲,“这个先不忙着补刀,留着他威慑其他人。若是死了,反而是个麻烦!”
议事堂外,哭喊声立刻响成了一片。李有德的弟子、心腹们跳着脚,挥舞着长枪短刀,却谁也不敢带头朝议事堂里闯。
今晚的酒宴,他们当中有一小半儿人都曾经在末座列席。虽然没资格当场向两位贵客敬酒,却从李有德和众位庄主们的嘴巴中,得知两位http://www.hetushu.com姓赵的贵客,是从太行山上下来的。是奉了呼延大当家和孟师爷的令,向李家寨索要粮草。
陶三春的脸孔顿时又涨得通红,慌乱地将目光避开,快步跑向议事堂内侧正中央的金交椅,“我,我也是道听途说,反正,打蛇不死,必受其害。我,我去看看,李有德死了没有!”
※※※
陶三春晃晃脑袋,迅速赶走心中的羞涩。拎着刀冲到了宁子明身侧,与他并肩而战。
“二哥说得没错,定县的前一任县令,就是被两个和尚当街刺杀的。原因不过是他上任之后,阻止了寺庙强买别人家的口粮田!”陶三春强压住心中的烦恶,低声替赵匡胤帮腔。
“奉呼延大当家令,捉拿叛逆李有德。闲杂人等切莫自误!”郑子明迅速转身,横钢鞭挡住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如果刚才赵匡胤动手再慢些,她就是拼着过后大吐特吐,也要替宁子明把两个头陀杀掉灭口。这种打着出家人旗号招摇撞骗的恶棍最为难缠,如果被他们记恨上了,宁子明这辈子就得活在噩梦当中,无论是居家还是外出,行走还是坐卧,无时无刻都得防着刺客的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