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八章 三生(八)

“你,你……”用钢刀撑住身体,他将头艰难地转向县令孙山,“你,你在茶里头下,下毒?”
“可,可以学他们,冒充是太行山下来的强盗,把联庄会拔起来,鸡犬不留!”刘省被问得微微一愣,随即握紧拳头,狠狠砸在面前的石制桌案上。“反正那联庄会,一直就想跟大人您掰手腕,这次正好彻底解决了麻烦!”
“光瞒住了县令大人?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刘省再度倒吸了口冷气,手指师爷,满脸不解。“我,那我又成了什么?”
“嗯,幽州韩家算是满意了,咱们自己却得不偿失!”
刘省原本就是个急脾气,见一个外来的师爷也敢说自己的不是,顿时火冒三丈。蹲下身,一把揪住对方脖领子,厉声咆哮:“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这穷酸倒是说个行的办法出来?赶紧着,否则就别怪爷爷的拳头硬!”
“嘶——!”刘省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满脸怒容的县令孙山和老神在在的师爷,低声追问,“找替死鬼?找谁做替死鬼?在这定县城里,谁还有本事将县令和我一起瞒住?”
“怎地没关系,咱们今后还得指望幽州韩家啊!”刘省急得直跺脚,“如果您不把事情办利索了,就同时得罪了郭家雀和幽州韩家。哪天郭家雀动手报复,咱们少不得还要倒向北边,届时,韩家又怎么http://m.hetushu•com可能替咱们出头?”
“这……”县尉刘省被问得语塞,擦着脑门上的汗水,满脸灰败。
“效果还不一定好。”
“你,你,你……”小腹中痛得宛若刀绞,刘省用左手指着自己曾经的结义兄弟,定县令孙山,身体前后摇摇晃晃,“你,你居然下毒?你,你怎么如此狠的心?你,你,你……”
“卸磨杀驴,哪那么容易的事情?”县令孙山笑了笑,信手端起面前的茶盏,学做斯文人的模样,细饮慢品,“从这里到沧州,多少地方官员都跟咱们当初一样的出身?朝廷难道一口气把大伙全给当驴子给宰了?真那么干的话,他就不怕地方上一窝蜂全都倒向辽国那边去?”
自打跟着孙方谏兄弟两个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之后,他的日子就没一天自在过。原本明火执仗的事情轻易不能再做不算,连说话的声音大小和方式,都受了很多限制。若不是心里头还念着大当家孙方谏的好处,他早就脱了身上的九品狗皮,独自上山逍遥去了。反正这里距离辽国没多远,即便是官兵前来征剿,大伙只要朝拒马河北边一躲,立刻就逃离生天。即便借给官兵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冒着与辽国开战的风险越境追杀。
“县令大人说得对,太复杂了,风险也太大。那郭m.hetushu.com荣、赵匡胤两个,可是都有将门虎子。乡勇们未必拿他们得下!”
“唉吆,唉吆!”师爷被摔了个屁股敦,慢吞吞地爬起来,呲牙咧嘴地呻吟,“县尉大人,您着什么急啊。不就是怕郭威知道后追究么?多简单的事情,找个替死鬼一刀砍掉,说是他瞒着县令大人做得好事,不就成了。至于幽州那边,他韩家自己派来的人本事不济,怎么有脸怪在咱们头上?”
“嗯,你说得未必没道理!”孙山闻听,不由得轻轻点头。随即,又看了一眼被刘省喝得空空的茶盏,继续询问:“可眼下咱们该怎么办呢?那郭荣兄弟三个身边没有任何爪牙之时,咱们偷偷派人帮助契丹细作去对付他,勉强还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如今他们三个把联庄会给抓在了手里,咱们若是还想帮韩家的忙,得派多少弟兄出马才成?一旦动静弄得太大了,就已经跟扯旗造反差不多,过后除了弃官逃亡之外,哪里还有其他活路在?”
“话虽然是这么说——”刘省闻听,立刻梗起脖子,大声反驳,“但事实上,大汉朝廷,几曾把咱们当作过自己人?眼下辽强汉弱,朝廷无力向北用兵,所以不惜代价拉拢咱们,好让咱们替他看守地方。等大汉国缓过这口元气来,肯定会卸磨杀驴!”
“办法,办法有,有,有现成www.hetushu•com的!”师爷被勒得喘不过来气,满脸通红,“刘爷,刘爷您放手,放手我就说给你听!”
县尉刘省匆匆忙忙地跑进县衙后花园,气急败坏地大声叫嚷:“大人,师爷,你们两个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下棋?姓郭的、姓赵的,还有那个姓郑的,大前天借着呼延琮的名号夺了李家寨。如今李家寨那个联庄会,彻底便宜了他们哥仨。韩家派过来的人,咱们的人,被联庄会的土匪们给一勺烩了,脑袋瓜子如今全都挂在了路边上!”
“当然是那个勾结辽国,吃里扒外的家伙!刘县尉,难道你有胆子做下如此勾当,却没胆子承认么?”师爷加快脚步后退,同时冷笑着大声反问。
“交代肯定得给,但是与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孙山听得眉头轻皱,说话的语气渐渐加重。
“这?这不一样啊,我的县太老爷!”县尉刘省被堵的气息一滞,紧皱着眉头,继续大声嚷嚷,“以前咱们干的是绿林行,无论死多少弟兄,都能想办法从流民和乞丐里头招揽。如今咱们是官儿,衙役、乡勇都算是吃皇粮的,一下子少了十几号,万一有人捅到上头……”
“这……”刘省说不过孙山,气得端起茶盏,一口给闷了干净。随即,用衣服袖子抹了抹嘴巴,大声补充:“当然不会一股脑全杀了!但想挑咱们的毛病,一个挨和_图_书一个慢慢收拾,还不简单?您就拿这次咱们帮幽州韩家追杀郭荣他们三个的事情来说吧,那郭家雀虽然不方便立刻报复,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万一哪天他领了兵马来河北坐镇,大当家岂能不给他个交代?”
三天后,定县。
“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老想着打打杀杀!”县令孙山亲手倒了一盏热茶,递给他,笑着开解,“以前世道太乱,咱们占山为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今汉辽两国各安一方,各路诸侯也被郭家雀和史熊两人逼得不敢轻举妄动,咱们这些人,也该替儿孙们谋条安稳出路了!”
“不是瞒住县令大人和您,而是瞒住了县令大人,私下与辽国韩家勾结!”师爷冷笑着看了他一眼,将身体迅速后挪。
“坐下吧,天塌不了!”看了一眼他气急败坏模样,县令孙山手指棋称旁边的石头墩子,笑呵呵地吩咐。
被联庄会给杀掉的衙役和乡勇,都是他原来的嫡系。这些人给辽国细作带路去追杀郭荣、赵匡胤和郑子明三兄弟,也是奉了他的密令。如今这些人都被杀掉了,他却连任何报仇的举动都没有,今后还有什么脸面去指挥其他弟兄?
“急什么,不就是损失了十几号人么?以前咱们跟着大大家占山为王时,哪一仗不比这儿死得人多?”县令孙山根本不为他的话语所动,放下棋子,用手指敲了敲棋称,http://m.hetushu.com笑着反问。
“上头?”县令孙山抬起头,翻起两颗白眼珠,“哪个上头?节度使是咱们原来的大当家,他会找咱们的麻烦?再往上,再往上就得去找高行周、或者到汴梁告御状,你说高姓周和汴梁城里头的皇上,会不会冒着把大当家逼到辽国那边去的风险,派人拉彻查几个衙役无缘无故消失的事情?”
“嗯,是啊!否则,谁来承担郭家雀的怒火?”县令孙山施施然在桌案边落座,点头承认。
“你,你这狗贼!”县令刘省的眼睛顿时彻底红透,抽出钢刀,就想将师爷当场砍死。谁料双腿刚刚先前迈动了两步,小腹处突然一疼,有股热辣辣的东西,顺着鼻子和嘴巴同时喷涌而出。
“唉——”刘省叹了口气,重重落座。一双血丝密布的眼睛里头,写满了不甘。
“哼!”县尉刘省用力将师爷朝地上一摔,站起身,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你说,爷爷听着。大人,我可不是针对您!”
“刘省,放肆!”县令孙三一拍桌案,大声呵斥。
“当贼,哪如做官?”县令孙山捏起一粒棋子,缓缓按在了棋称上。
石头桌案发出“咚”地一声,上面的木制棋称被震得高高跳起,白子黑子落得满地都是。县令孙山和师爷两个互相看了看,轻轻摇头。随即,相继俯下身,一边捡地上的棋子,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太复杂了,这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