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一章 传说(九)

杨重贵是成了名的将军,怎么好意思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气力。将砸出去的拳头迅速收回,跺了跺脚,咬着牙骂道:“孬种!你这孬种也好意思自称名医?你等着,要是一会儿找来的那三位,跟你的说辞对不上,老子定要你的好看!”
“这,这个……”四名亲卫心里不服,张开了嘴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驳。现实中大伙没见过刮骨疗毒,但华佗给关公治伤的故事,却流传已久。你无法验证其为真,同样也无法验证其伪。信与不信,全都在个人的一念之间,谁也甭想说服另外一方。
刮骨疗毒,别人只认为是传说,他去年却曾经亲眼看见,有个人畜无害的小胖子,用此神技将韩重赟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而据私底下谣传,小胖子石延宝数月前,恰是跟自己这回要接的人一起去了塞外。谁又能保证,他们三个并没有一道回来?
“消息什么时候传开的?”杨重贵和*图*书闻听,眼神又是陡然一亮,将宝一帖给举高了些,继续大声追问。
“定州那边,定州那边有个李家寨,有人,有人最近在那里刮骨疗毒!”就在他回忆着一段前尘往事的当口,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宝一帖”,忽然张开通红的嘴巴,大声叫嚷。“小人,小人没有蒙骗你们。你们可以随便找大夫查访,杏林当中,此事早已传播的沸沸扬扬。既然,既然那人连刮骨疗毒都做得,贵友,贵友的伤势,自然不在其话下!”
“敢叫将军大人知晓,并非小人的帖子不灵光!”宝一帖感觉到危险渐渐离远去,立刻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又抹了一把鼻子和嘴里流出来的淤血,大声卖弄,“贵友被人一箭贯穿了右胸,肺部肯定受了重伤。还不知道多少血流淤在胸腔里头。此刻除了华佗转世,寻常郎中谁也没本事给他开胸放血。而血液不放出来,就会臭在胸和-图-书膛里头。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膏肓之毒,扁鹊祖师当年都束手无策。我的帖子以往虽然包治百病,却怎么可能抢得了祖师爷的风头?”
“我谅你也不敢!”杨重贵将拳头挥了挥,转头走出门外。
“宝一帖”能顶着“神医”的名头招摇撞骗多年,所擅长的本事当然不只是到处乱发帖子。听出杨重贵居然相信了自己的话,抬起手擦了一把嘴角处的鲜血,尽可能有理有据地给出更多答案。“半,半个月之前。有从定州那边贩卖药材的同行亲口说的。当时城里生药铺子的老贾,专治跌打损伤的老马,还有专门看女人毛病的老扁,都在场。您老可以现在就派人去核实!”
而此时此刻,四名呼延琮的亲卫也对自家判断失去了信心,愣在一旁,呆呆地想到:‘莫非真有刮骨疗毒之事?如果传说为真,这里距离定州虽然有些远,多带几辆空马车沿途不停地倒换,大当家说和-图-书不定就命不该绝……’
然而四名暴怒的亲卫,却是谁也没有料到。四品将军杨重贵听了“宝一帖”的话,居然两眼开始放光。伸出胳膊,三下两下将他们几个划拉到一边,从地上扯起已经濒临昏迷的宝一帖,用力摇晃了几下,大声催促:“醒来,你不想被活活打死,就赶紧醒来给老子说清楚。定州那边,是谁在刮骨疗毒?你是从哪里听说的,传闻是否当得了真!”
“小的恭送将军!”“宝一帖”在地上打了个滚,由躺变趴,冲着杨重贵的身影高呼。心里头,却暗自偷笑道:“能跟老子一起喝花酒的,自然不会是你这种莽夫!你派人去把他们找来对质,不是等同于让他们替老子圆谎么?”
笑够了,又哆哆嗦嗦地爬起。从药材厨子拿出买回来的丸药和粉末,内服的内服,外敷的外敷,忙了个不亦乐乎。至于他自己那些包治百病的帖子,却都准备“大公无私”地发出去和_图_书给患者专享,一帖都不肯往自己身上“浪费”。
“没什么这个那个,有一分希望,总比没有的强!”杨重贵又瞪了他们四人一眼,声调稍稍放缓。
“杨将军不要上当,这厮分明是想把咱们骗走!”四名太行山上下来的亲卫昨晚和今早亲眼看到杨重贵将价值百金的极品老山参,如同萝卜般熬了汤喂给自家寨主,心中非常感激。不愿当着众多外人的面儿跟‘恩公’起冲突,在旁边扯开嗓子大声提醒。
也不怪他们出离愤怒,关云长刮骨疗毒,华佗开颅谋操,这些都是折子戏里才有的荒唐说法,现实中,谁人曾经亲眼所见?大伙真要不舍昼夜地把呼延琮运到定州,恐怕遇到的,又是另外一个像“宝一帖”这样的江湖骗子,届时后悔都来不及。
“不敢,不敢,小的所言句句属实,句句属实!”缩卷在地上如同死狗般的“宝一帖”,将嘴巴从胳膊缝隙中露出来小小的一部分,大声哭和图书喊。
镇子只有两条横街和一条竖路,寻找几个有名有姓的郎中,根本费不了多大功夫。杨重贵相信他不敢跟自己顺嘴扯谎,立刻吩咐麾下弟兄,骑着马去寻找“宝一帖”刚刚提到的那三个“证人”。
“去你娘的开颅取虫,去你娘的刮骨疗毒,老子这就把你的狗脑壳打开,看看里有多少虫子在里头!”四名亲卫不听则已,一听宝一帖信口胡说八道,拳头和飞脚打下来更为用力,转眼间,就打得此人的鼻子和嘴巴同时喷出了鲜血。
“去你娘的包治百病!”这回,不用四名亲卫出手,杨重贵就被恶心得头晕脑胀,将“宝一帖”朝地上狠狠一掼,挥拳便砸。
“冤枉,冤枉,将军,小人刚才可是一直在跟您说实话!”“宝一帖”立刻再度双手抱头,将身体在地上缩卷成一团,任凭杨重贵作践。
“闭嘴,你们没看到过,怎么知道其有无?”杨重贵忽然暴怒,扭过头,冲着四个人大声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