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二章 风云(一)

前往定州李家寨的道路年久失修,秋老虎肆虐的天气,对赶路的人也是极大的折磨。然而,杨重贵一行人却走得日以继夜,不到精疲力竭时候,绝不肯停下来耽搁分毫。
“据我所知,呼延兄做绿林大当家,只是子承父业。”杨重贵第三次笑着摇头,快速打断,“并且正因为有了统一约束,太行群贼的行径,才变得不像其他山贼草寇那样疯狂。”
她不想提那个“神医”的名字,也不认为此人真的是个“神医”,能“生死人而肉白骨”。有些事情,明知道做了对大家伙都没好处,就不该固执地去做。无论是出于骄傲,还是出于骨子里的善良。
放眼大汉国内,敢偷偷派遣死士袭击郭、赵二人的,恐怕不下百家。至于敢调动正规军去进攻郭荣和赵匡胤所藏身的山寨者,估计一个巴掌都能数得出来。而这一巴掌数的地方诸侯,轻易还不会跟郭威结仇。如果结,就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不死不休,连带着将辽国和汉国,也一道拖进战场!
“大哥……”折赛花咬了咬牙,丹凤眼里闪烁着几丝恼怒。自家丈夫哪里都好,就是脾气太执拗了,认定的事情就会一条道坚持到黑,哪怕碰得鼻青脸肿也不知道后悔。
对于刚刚建立不久的和-图-书大汉国而言,这绝对是能影响到国运的大难。所以,真正有长远眼光的人,于公于私,都不会允许这种惨祸发生。所以,身为大汉第一重臣的史弘肇,专门将前来汴梁觐见皇帝的杨重贵,请到了自己府上。亲手将一道迎接郭荣和赵匡胤两人平安返回汴梁的密令,交到了他手中。
对于世家子弟,最不该具备的品质,也许就是善良。更不该为了心中的一丝闪念,就失去了权衡轻重的能力。为了救呼延琮便将这么大因果惹上身,在折赛花看来非常不值。哪怕呼延琮被救活之后,真的能被杨家所用,杨重贵也一样做的是赔钱买卖,所承担的风险和所收获的回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养子不是亲生,可柴荣的这个养子对其养父郭威来说,地位却非同一般。多少年来,正因为有他不计辛劳的侧身商旅,才令郭威有能力洁身自好,有能力招揽幕宾,有能力周济并拉拢同僚。如果他稀里糊涂死在了外头,等同于给了郭威当胸一刀。
对于夫妻两个,只是值得不值得给自己和身后的家族招惹因果的问题。而对于呼延琮,却是生和死的区别。虽然以他目前的情况,未必能活着坚持到李家寨。即便能坚持到,也未必就能真和-图-书的被石小胖子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李家寨他必须去,不仅仅是为了救呼延琮一条命,他这次要接的人,此刻也蛰伏在那里。如果此人有个闪失,好不容易才安稳了几天的中原大地,肯定又要刮起一阵血雨腥风。
他知道对方的想法,正如折赛花能看出此时他内心深处的忧虑一样,夫妻二人,从初次见面那一刻起,就早已心有灵犀。
“你真的认为,那小胖子此刻在李家寨?”见自家丈夫一路上都忧心忡忡,折赛花想替他分担一些,策马凑上前,故意压低了声音询问。
一个枢密副使和养子,一个护圣军都指挥使的长子,已经够份量了。再加上一个前朝帝王血脉,这三个人走在一起,想不引人注目忒不容易!夫妻俩如果不想卷进朝堂内外那些看不见的漩涡,最好的选择,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像史弘肇那样,直接忽略某个人的存在。而不是将原本早就该死掉的呼延琮送过去,帮着某个人自证身份!
“对于呼延兄来说,这是唯一的希望!”杨重贵又对妻子笑了笑,也默契地没提“神医”的名字,却将“唯一”两个字,咬得极重。
他尊重呼延琮,并不仅仅是因为此人的武艺,而是尊重此人过往的某些行为。在和*图*书契丹人攻入汴梁,中原大地彻底失去秩序那段时间里,四下哀鸿遍野。太行山群贼的控制地区,反而相对显得安宁。群贼们并不比那时的地方官府更无法无天,比起某些士绅乡贤的行径,他们甚至算得上正直善良。
马车磷磷,行在路上的人挥汗如雨。
更有趣的是,这两个人拿下了李家寨之后,居然立刻取李有德而代之,将若干乡勇变成了自己的私兵!从此龟缩于寨子里,再也不肯向南移动半步!他们没事儿干招揽那么多私兵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敢继续向南走了?他们到底在提防着谁?谁又敢对枢密副使的养子和护圣军都指挥使的长子痛下杀手?他们痛下杀手的缘由又是什么?谁能从其中获取利益?谁又在梦中都……
一个人的养父是当今大汉国的军方柱石,跺一跺脚天下震动。另外一个人的父亲是新晋的护圣军都指挥使,在皇帝面前红得发紫。郭荣和赵匡胤这两兄弟,眼下无论走到那个州县,按理说都是地方官员争相巴结的对象。然而,他们两个却隐姓埋名,跑到了太行山脚下,李家寨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方!并且还带领几十名匆匆召集起来的乡民,与结寨自保的恶霸以性命相搏!这事儿如果谁还敢说正常,hetushu.com天下就不存在“诡异”二字!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会懂得刮骨疗毒。当初他如何给韩重赟治伤,可是你我亲眼所见!”杨重贵回头冲着妻子微微一笑,低声说道。
“当初韩重赟受伤,是立刻得到了救治。而呼延大当家的伤,却已经拖了四、五天!”仅凭借目光的交流,无法让丈夫做出正确选择。稍做沉默之后,折赛花又低声说道。
那对郭荣、对赵匡胤、对某个人自己,对夫妻俩,都没啥好处。唯一得到实惠的是呼延大当家,而后者,还是朝廷的通缉要犯!
“途经李家寨,会逢李氏强抢民女,乃纠集六十余义民攻之,一鼓破其寨,夺其兵,释其女婢,取其多年盘剥劫掠所得抚慰乡里……”在史弘肇给杨重贵的密令中,对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描述得非常简单。然而,杨重贵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短短几十个字后面所隐藏的刀光剑影。
“如果是比武之时我射死了他,我绝不会后悔!”抢在妻子组织起新的语言告诫自己之前,杨重贵又低声补充,“可他既然没有当场死掉,我就不能见死不救!至于别人的想法,如果他们敢明着来,我也许还会退避一二。可他们既然不敢把龌龊心思摆在明面儿上,我又何必为了迁就他和_图_书们的想法,让自己心里头不痛快!相信我,你们折家和我们杨家,能有今天,都不是躲出来的。有时候,咱们越是堂堂正正,别人就越不敢将歪斜心思,打到咱们头上!”
无数个疑问,每一个疑问如果深究其答案,恐怕都会人头滚滚。杨重贵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然而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此番去接郭荣和赵匡胤的任务,未必如表面上一样轻松。他更清楚的知道,如果大半个多月前,郭荣和赵匡胤二人不是果断收编的联庄会的私兵,形成了自己的一方势力的话,恐怕他们二人的脑袋,此刻早就摆在了拒马河北岸的某个供桌上!
郭威虽然绰号为“家雀儿”,却不是真的家雀儿,不会被人在胸口上戳了刀子,还忍气吞声。一旦听到噩耗,他肯定会立刻从前线回师,亲自去捉拿凶手。如此,李守贞等反贼就得到了喘息之机,东山再起。而那些有谋害郭荣嫌疑的人,无论来自哪个势力,都必将迎接郭威的雷霆一击。
毕竟,杀两个人和杀一千人,需要的力量和所造成的动静完全不一样。前者,即便郭荣和赵匡胤两人武艺再精熟,派遣四五十名死士也足够将其拿下了。而攻破总兵力近千,且有高墙保护的联庄会,恐怕就非出动正规军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