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二章 风云(二)

“那你们就整军备战便是,反正错不在你们!据杨某所知,郭枢密向来宽厚大度,既然郭公子毫发无伤,你们又专门派人澄清过了。日后,他想必也会一笑了之。绝对不可能,也没时间,故意跟你们为难!”听师爷说得实在过于理直气壮了些,杨重贵又笑了笑,淡然回应。
按照他们事先排练过多次的说辞,自然是郭荣、赵匡胤和郑子明三兄弟疑心病重,不肯主动跟官府亮明身份。而定县的县尉刘省,则把三兄弟当成普通江湖豪客。在幽州细作的重金贿赂之下,瞒着全县同僚,暗中配合细作对三兄弟展开了追杀。虽然县令孙山很快就查明了真相,抢在刘省酿成大祸之前,果断动手将其斩杀。但误会已生,郭荣三兄弟从此将定县全部官吏,乃至义武军全体将士,都当成了敌人。如今三兄弟在李家寨厉兵秣马,随时都准备杀入县城报仇。而身为大汉国的官员,县令孙山领兵抵抗则势必得罪枢密副使郭公,束手就擒则丢失了朝廷的颜面,生死两难!
“他那个县令是顶着义武军节度使孙方谏的名头赏下来的,要求人帮忙,照理也不应该绕过孙氏两兄弟。”杨重贵又皱了皱眉头,低声回应。
一边哭,他一边继续用力磕头。鼻涕、眼泪和额角上的血混在一起,蹭得到处都是。其余定县官员,则在大道上跪成了一整排,直接耍起了癞皮狗。如果杨重贵不肯帮忙,则宁愿被战马现在就踩死,也不想再和-图-书整天担惊受怕。
“你,你们这,这是什么样子?朝廷的颜面何在?”杨重贵平素结交的全是英雄豪杰,达官显贵,哪曾跟如此无赖之辈打过交道?被恶心得嗓子眼直发痒,皱着眉头,大声数落。
手握重兵的枢密副使,想收拾一个县令,绝对轻而易举。但在他看来,郭威根本没那闲功夫,也懒得做这种无聊之事,掉价,丢人,犯不着!定县官吏今天的举动,则完全是心里有鬼,自己吓唬自己。
心中想好了章程之后,接下来的会面就轻松了许多。孙山带着一干地方幕僚,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杨重贵和折赛花两个,则拿出世家儿女的祖传基本功,与对方礼尚往来,谈笑甚欢,令每一个地方官吏都如沐春风。然而对方想试探着将彼此间的关系再拉近几分,却立刻碰到了一堵看不见形状、颜色,却坚韧温暖的高墙。所有努力都被挡在了“墙”外头,并且一点儿脾气都发不出来!
眼看着如山瓜果,就要被骑兵们分吃殆尽。精心准备的菜肴、酒水、点心,也被杨重贵麾下的军官一扫而空。县令孙山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做官的斯文。抬起头朝周围瞅了瞅,忽然“噗通”一声,冲着杨重贵双膝跪倒,口中大叫:“杨将军开恩,请务必救下官一救。下官与我定州士绅,愿意从此为将军牵马坠镫!”
见丈夫已经铁了心要不惜代价救呼延琮一命,折赛花便笑了笑,不再劝他改弦hetushu.com易辙。而杨重贵,听了妻子的担忧之后,也开始在心里默默盘算,该如何做,才能把整件事情处理得更加圆润。如果才能在不违背自己本心的前提下,尽量少为杨、折两家招惹因果。
“杨将军救命。我等,不求,我等不求您替我等说情,只求,只求您给我们一个当面向郭公子澄清的机会!”县令孙山哪里肯放他离开?哭嚎着爬了几步,双手死死抱住他的大腿。“杨将军,开恩哪!我等虽然卑贱,可也是好几条人命呐!您只要把下官带进李家寨,剩下的事情自然由下官自己去做。即便郭公子不肯原谅孙某,孙某至少也死得瞑目了!”
“他们三个,至今还用太行山好汉的名号掩饰身份。县令大人几度派差役登门澄清,都被乡勇们给打了回来!”唯恐孙山的话不够份量,师爷在旁边快速补充。
※※※
“恐怕是有事求你帮忙吧!”折赛花见了杨重贵的表情,就知道自家丈夫看不起孙山这种由土匪转行来的地方官员,笑了笑,低声在旁边提醒。“俗话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么热的天气,他顶着酷暑在路边上迎你,恐怕需要帮的忙不会太小。”
夫妻两个达成了默契,继续带领着麾下兵马匆匆赶路。这一日,忽然间负责开路的斥候来报,有定州县令孙山,带着县里的官员和捕快,在前方不远处摆了时鲜瓜果和酒水,欲为宣威将军及麾下弟兄们接风洗尘。
望着他的背http://www•hetushu.com影,杨重贵耸耸肩,摇头冷笑:“我明白了,姓孙的哥俩心里有鬼,派这个孙山过来探路了。这俩孬种,早知道现在,当初又何必贪图幽州那边的人情!”
话音刚落,却又迅速朝斥候挥手,“去告诉孙县令,就说杨某有劳了。马上就带领弟兄们过去,当面感谢他和定州父老的盛情!”
“是!”斥候在马背上叉手施礼,掉头匆匆而去。
“杨将军开恩!”闻听此言,县令孙山立刻扑倒在他战靴前,大声哭号。“卑职也知道,郭公他老人家大度,不会跟卑职计较。但,但自古以来,小鬼儿难缠啊。此事如果不解释清楚,郭公根本不用出手。自然有人,上赶着去替郭公子出气。卑职,卑职身败名裂不打紧,可郭公的清誉,也会别小人毁于一旦哪!”
夫妻之间的争执,向来不需要争出谁是百分之百正确。
“官呐!官样子呗!自古以来都是这般德行,有什么好奇怪的?”第一声回答,突然来自他的身后。有气无力,却令他的脸上,瞬间写满了狂喜。
“照这么说,你对他们三个受到追杀之事,半点儿都不知情喽?”杨重贵听得心中发笑,嘴唇微微上翘,低声询问。
“杨将军开恩,救我等一救!”众属吏也见样学样,伏地大哭。“我等断然不敢,跟郭公子兵戎相见。”
“我等自打效忠朝廷以来,感念皇恩浩荡,每时每刻,都兢兢业业,从无半点儿懈怠。然而偏偏造化弄人……”hetushu.com唯恐杨重贵拒绝,他们根本不待对方同意,立刻你一句,我一句地哭诉了起来,一句接着一句,按照事先多次的排练顺序,配合得娴熟无比。
白龙鱼服,被人捞了去下汤锅,就不能完全怪捕捞者不敬。你郭荣三兄弟事先没向地方官府亮出身份,被地方上的县尉当作普通百姓卖给了契丹细作,就不能怪地方官吏们存心挑衅枢密副使的威严。(注1)
他们心里头当然也明白,枢密使郭威的报复,绝对不会落在自己头上。郭荣在李家寨厉兵秣马,也只是为了自保,绝不会主动进攻县城。但眼下他们心里的苦处是,义武军节度使孙方谏,已经亲自派人传下了话来,要他们自己捅的窟窿自己去堵。万一他们不能让郭荣满意,恐怕根本不用别人去讨好郭威,孙方谏兄弟俩,就会亲自动手,拿他们当中某些人的脑袋来去郭威一个交代。
“这是什么话?”饶是杨重贵预先心里已经做了充足准确,依旧被孙山这没脸没皮的举动给吓了一大跳,皱起眉头,沉声问道;“你是大汉国的县令,平素自然有国法护着。若是犯了错,也得由你的上司先向吏部递了折子,然后才能按律处置。杨某不过是个过路的将军,怎么能插手地方上的行政和司法?孙县令,你恐怕求错人了吧?!”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都是刘省那厮弄的,都是刘省那厮搞的鬼!下官如果知道半点儿消息,天打雷劈!”县令孙山只求能脱灾,才不管杨重贵说话时和*图*书的语气如何。举起一只右手,做赌咒发誓状。
话音刚落,孙县令的师爷带着各科属吏,也纷纷跪倒于地,对着杨重贵叩首乞怜:“没求错,没求错,将军开恩,且听我等把事情经过说完!”
注1:白龙鱼服,原文为: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特指皇帝或者高官穿了普通人衣服,就会被当作普通人伤害。
俗语云,蛇有蛇道,鼠有鼠窟窿。县令孙山眼界和头脑都非常一般,处理政务也不十分在行。却于颠倒黑白,胡搅蛮缠方面,极为精通。抢在杨重贵不耐烦之前,就通过麾下的爪牙之口,将一件“误会”的来龙去脉,倒了个清清楚楚。
“县令孙山?”杨重贵眉头轻皱,低声说道:“这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跟他文武殊途,又非亲非故,他为我洗哪门子尘?”
打心眼儿里,他看不起孙方谏兄弟这种同时脚踏好几只船的家伙。然而,从杨、折两家的利益上考虑,他也没必要跟对方把关系弄得太僵。反正光天化日之下,孙氏兄弟如果不想立刻就叛去辽国,就不敢拿自己和身边这几百弟兄怎么样。而对方所求之事,他如果不想帮忙,也完全可以装作听不懂。
“诸位真的求错了人,杨某只是个四品将军,并且隶属于太原刘公麾下。平素根本见不到郭枢密。跟那郭公子,也只是区区数面之交,说出来的话,很难让他相信!”杨重贵被他们哭得心烦,向后接连退数步,转身从侍卫手里接过战马的缰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