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二章 风云(三)

“大,大哥,您,您别动。伤,伤还没好利索!”亲卫们赶紧用手扶住他,顺势在他脑袋底下塞了一个稍微高一些的枕头。
“呼延兄,其实,其实你真的不必如此!”杨重贵的反应速度向来不比别人慢,瞬间就理解了呼延琮的意思。愣了愣,劝告的话脱口而出。
“做人他肯定不行,但做官么,他却是块料子!”呼延琮又笑了笑,满脸得意,“不信我跟你打赌,此人十年后,必然位列大汉国的朝堂,除非大汉国已经不存在了,天下又换了人来做。”
正尴尬间,眼前却又出现了杨重贵那张白净英俊的面孔,带着几分冷傲,但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切:“你醒了?老天爷保佑,我还以为你要死在路上呢!醒了就好,杨某这就派人去定州找间房子将你安顿下来,免得你再拖着病体忍受那山路颠簸之苦。”
“对,对,这位,这位壮士,受伤这么重,原本就应该去李家寨求医。”没等杨重贵再度表示拒绝,县令孙山已经扑将过来,连声附和,“从县城http://www•hetushu.com到李家寨,有一大半儿是山路。无论骑马还是坐车,都非常费力气。下官专门预备了滑竿儿,正好能派上用场。杨将军,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下官保管让他一路上走得舒舒服服!”
“呼延兄何必如此客气!”杨重贵立刻俯身下去,按住了他的肩膀,“你重伤未愈,切莫多谢想多动。日后的事情,咱们日后再说。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去定县城,来人……”
“呼延兄请讲!”杨重贵眉头轻皱,微笑着点头。
“大,大哥,你活过来了?”几名来自太行山的亲卫比杨重贵的反应还快,一个箭步窜到高车前,掀起车帘,冲着里边又哭又笑。
“且慢!”一句话没等说完,呼延琮已经焦急地打断。“杨将军,某还有个不情之请。”
看一个朝廷有没有气数,其实根本不用去看皇帝是否英明、将相们是否忠诚勤勉。单从普通官吏身上,便可看得清清楚楚。如果全天下的县令,都如孙山这边贪婪无耻,则说明朝http://m.hetushu.com廷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头,纵使唐太宗和汉武帝在世,恐怕也无力回天了。毕竟,唐太宗和汉武帝不可能亲自去治理一城一县,亲自去面对小户小民。而任何政令,最后却不得不经由孙山等辈之手。即便其初衷再善,落到实处恐怕也要与初衷南辕北辙!
“你杨重贵,说不定还要向他行下官之礼呢。咱们就赌一吊钱,如何?”呼延琮越说越来劲儿,晃晃脑袋,继续向杨重贵发出邀请。
“奶奶的,这个人情,老子可是欠大了!”呼延琮听闻之后,又是连连咧嘴,一瞬间脸上写满了懊恼。
就在几个呼吸时间之前,他还在出言讥讽大汉国的官员都没人样。却万万没想到,救了自己性命的,也是一个大汉国的高官。而救命之恩,对于江湖人来说最为沉重。除了也寻找机会救对方一命,或者直接将命还给对方之外,没有三种办法可供回报。
“带我去李家寨,顺便也带上刚才求你的那个家伙!”明显感觉到了杨重贵的不快,呼延琮却看着他的http://www.hetushu.com眼睛,认认真真地请求。
“这厮,倒是个会来事儿的。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呼延琮对县令孙山,则完全是另外一种观感。望着此人连滚带爬的背影笑了笑,低声点评。
“你刚才可是还在笑话他?”杨重贵心里头觉得别扭,回过头,低声抗议。
“多谢杨将军,多谢这位,这位大人。下官这就去叫人抬滑竿儿,这就叫人去抬滑竿儿!”唯恐杨重贵反悔,县令孙山迫不及待地敲砖钉角。
“好像是,也许是回光返照吧!”呼延琮故作轻松地回应了一句,想用手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却发现四肢都软绵绵地,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你还是想想,自己能不能活到十年后吧!”杨重贵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应。心里头,刹那间,却是百味杂陈。
“是,是杨将军救了您!”四名亲卫虽然恼恨杨重贵冷箭伤人,却也感激他事后仗义援手。想了想,用最简练的语言回应,“当日您昏倒后,杨将军就替您安排了郎中。但是郎中只拔出了那根破甲锥,却和*图*书没把握救您的命。随后杨将军就派人四下寻找真正的国手。找来找去,听闻定州李家寨这边,有个国手懂得刮骨疗毒。恰好他此行的目的也是那边,干脆就买了一辆高车,把您直接送了过来!”
“小声!刚缓过一口气来,你就找死!”杨重贵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大声喝止,迅速四下张望。
以大汉国四品将军的身份,救下一个绿林大当家。这件事令他已经背负了太多的麻烦。能到此为止,双方恩怨两清,永不相见,其实对彼此的未来都有好处。而继续交往下去,则意味着麻烦会成倍的增加,早晚会成为有心人攻击杨家和折家的借口。
“哼!”杨重贵看到对方那奴颜婢膝模样,就替他感到丢人。摆摆手,示意此人快滚。
自己是什么身份,他心里清清楚楚。放走并救下自己之后,杨重贵将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作为一名统御七十几个山寨,十数万喽啰及其家属的绿林大豪,他甚至能猜测出,杨重贵为何要半途将自己丢在定州。然而,正是因为能猜得hetushu.com清楚这些,他才必须跟杨重贵去李家寨走一趟。那件事与他有关,杨重贵的一身麻烦,也是因他而起,他有责任亲手了结这些因果。而不是把麻烦都丢给救命恩人,自己躲在一边看热闹。
“呼——!”呼延琮长出了一口气,同时又被疼得呲牙咧嘴,“行了,别忙乎了,江湖人没那么娇贵。是杨将军救了我?咱们这是去哪?怎么我刚才听见外边有人说什么太行山?还死乞白赖非要去李家寨?”
“杨将军,大恩,大恩不言谢。若是日后,若是日后有用得到某家的地方……”在救命恩人面前,呼延琮不敢露出丝毫懊恼。收起纷乱的思绪,艰难地将双手抱在一起向对方施礼。
“嗯——也罢!”既然孙山和呼延琮二人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杨重贵想拒绝也不成了,干脆顺水推舟。
“实话实说,我这次出来,一半儿原因就是这个李家寨!”呼延琮冲着他笑了笑,继续低声补充,“遇到杨将军,反而是个意外。所以你不带我去,我早晚也得找上门去,还不如少绕几个弯子,现在就跟你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