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二章 风云(九)

心里头有了准主意,众乡亲们就又开始往门口凑。不料这回,守门的庄丁却端起了架子,任其好说歹说,就是不准踏过门槛儿半步。最后被大伙的言语给挤兑急了,就竖起眼睛,低声喝道:“三当家是在里边给人续命!续命你们懂不懂?万一你们身上带着邪气,破了他的法,你们当中哪个敢用自己的命来赔?”
“那,那咱们怎么办啊?”有人立刻苦了脸,不知道该不该掉头就走。
一番好意,没换来任何感激,反而惹得一众来自太行山的亲卫们怒目而视。光是看年龄、相貌和那小山般魁梧的身材,他们当中,谁也不可能将宁子明和“可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医联系在一处。
今天宁子明带队操练,不能出诊。几个从远道赶来求医的乡间大户却因为事先不知情,而扑了一空。随后他们又不愿意多往返一趟,就在医馆的大门口跟庄丁泡起了蘑菇。负责看守医馆的庄丁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好脾气,也不动手驱赶,只管跟父老乡亲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家常。
在医馆里碰见死人,是非常晦气的预兆。通常没有两三个月的缓冲时间,或者请道士和尚做法事驱除赃物,患者就不宜登门。
然而大老远跑来了,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打道回府,却又让他们心里好生不甘。因此不待看门的庄丁前来传话,就抢先互相商量道:“他叔,三,三当家怎么生得如此脸嫩?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他是个隐姓埋名的世外高人呢。所以,所以才顶着大太阳跑了三天的路……”
和图书“你们几个,不想里边的人死,就全给我站住!”对于腰间别着兵器,明显做绿林打扮的亲卫,庄丁们可不像先前对着老乡一样有耐心。将手中长枪在门前交叉一挡,大声呵斥,“既然已经伤到了这个份上,就该各安天命。能治好,那是我们三当家医术高明,若是万一治不好,也是他命数该绝。你们这样咋咋呼呼地跑进去,除了让我们三当家分心之外,能起什么鸟用?!”
“姓石的,就算大当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杨大哥不必劝我,医者从无让人死在眼前却不施以援手的心肠!”宁子明点了点头,迈步走向寨子大门。“杨大哥请抱着他随我来!”
“怎么死不了?那分明就已经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你们没闻见尸臭么?简直能熏死苍蝇!”
他刚才收兵归来之时,刚好听到呼延琮说要把自己的一条命和太行山中部分力量,交给杨重贵。所以无论是从回报杨重贵去年的救援之恩角度,还是从替太行山两侧百姓减少一伙灾星的角度,都不可能让呼延琮死在自己面前。况且在他本人的内心深处,也期待着通过不停地救治伤患,刺激自己,将失去的记忆多找回来一些。哪怕只是一些零星的碎片,至少能让自己更多地接近于真相,而不是永远在身后背负着迷雾一团。
“闭嘴,都闭嘴。要哭丧去远去哭去,别扰乱我们三当家施术!”众庄丁素来瞧不起这种提着刀子杀别人时英勇无比,轮到自己这边挨刀子就哭天跄地的http://www.hetushu.com孬种,倒竖起双眉,继续大声呵斥!“既然吃的是江湖饭,就得有横死的觉悟。怎么着也不能只准许你们杀人,却不准你们挨刀!若有此等好事儿,老天爷也太不长眼睛!”
“你已经把大当家给气吐血了,还想怎么样?”
“既然来了,总不能啥都不干就掉头回去。咱们不妨在这里多瞅上上几眼,万一他把那狗熊给救活了呢!”也有人胆子大,决定先观望一番再做决断。
大伙的命看起来怎么着都比那个狗熊般模样的汉子金贵许多,稀里糊涂就赔了出去,实在过于可惜。众乡老懂得惜身,入内围观的话头,就不敢再提。却又舍不得立刻离开,眼巴巴地围在门口,等着看那名狗熊般的壮汉能不能活着从里边走出来!
你一句,我一句,大家伙七嘴八舌,很快,就商量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对策。不看年龄,只看疗效。只要被抱进去那头狗熊般强壮的家伙没有被生生治死,有关“神医”的传说就可认为八成是真。大伙就豁出去性命让他给诊治一回!
正聊得热闹的时候,忽然间看到宁子明匆匆忙忙的走回,众庄丁赶紧站直身体,同时热心地提醒,“三寨主回来了,你们想要求医,就赶紧在门口排好队。我家三寨主最烦别人不讲秩序,一窝蜂地堵在这儿,他肯定会生气!赶紧,想要看病就别耽误工夫!”
这场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令人忍不住就想拼命地眨眼睛。
……
续命?这种绝技属于传说中的仙术范畴,只和_图_书有姜子牙、诸葛亮等奇人才会施展。而破起法来,在传说中又出奇的简单。旁观者不小心掀一下门帘,踢翻一盏铜灯,或者用力咳嗽了几声,都可能闯祸。
“尸臭?”大家伙一起抽动鼻子,果然从空气中,分辨出一种非常古怪的臭味儿。虽然被药草味道给遮盖掉了大半儿,但剩下的这一小半儿,依旧令人烦恶欲呕。
李家寨的聚义厅附近,早就腾出了一套院落,作为专门的医馆。平素联庄会的庄丁作战受伤,或者十里八乡的父老生了病,都在此处诊治。柴荣、赵匡胤、宁子明三兄弟能如此快地掌握了联庄会,此医馆也居功至伟。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医”?前来求诊的乡老们,到此刻才终于确定,眼前这位看上去连十八岁都不到的年青后生,就是大伙要找之人。顿时,求诊的迫切心情就降低了一大半儿,皱着眉头,左顾右盼。
“我亲眼看到过他救人!”杨重贵推开众好汉,走到滑竿前,双手将呼延琮拦腰抱起。“石,宁公子,请切莫跟这群混账计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三当家,您回来了!”就在众乡亲以为自己被捉弄了的当口,守门的庄丁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一边从年青后生手里抢下兵器,一边满脸堆笑地大声讨好,“所有屋子都按照您的要求,开窗子通过风了。床单幔帐等物也派人洗干净了,在阳光下晒干了。小的们还专门把收购来的药材都归了类,就等着您查验过后,直接送到药房里头收仓呢!”
守门的庄丁们见众人http://www.hetushu.com终于消停了,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抬起衣袖来擦脸上的油汗。然而还没等将所有汗珠子擦干净,耳畔又忽然传来了几声哭嚎。却是呼延琮的亲卫,跌跌撞撞地追了过来,要与大当家生死相随。
“那,那哪里是人啊,分明是头狗熊。伤得再重,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哎!知道了,三寨主您放心!包在我等身上!”几个庄丁一边小鸡啄碎米般点头,一边抢先推开院门。
“你,你胡说!”
然而杨重贵却是曾经亲眼目睹过宁子明如何将韩重赟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见呼延琮的亲卫不知好歹,气得抡起手臂就给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亲卫一记大耳光,“滚开,一群没长眼睛的瞎子!如果连他也救不了呼延大当家,天底下便找不出第二个能救呼延兄的人!”
几名亲卫被训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哭得愈发绝望。不同于杨重贵和一众骑兵,他们追随呼延琮多年,早就知道自家大寨主曾经出尔反尔,曾经独自入山追杀过石延宝。如今大寨主身负重伤,偏偏又落在了石延宝这个大仇人手里,后者能不趁机往伤口处下毒,已经是难得的宽宏大度了,怎么可能会尽全力施救?
反正大不了拿了药方之后,再去县城找郎中重新看一遍。左右是跑一趟的事情,没必要太早就往回赶。
“他……”众太行山好汉都被那个突然而来的打耳光给抽懵了,无论挨打的还是没挨打的,愣愣地看着宁子明,满脸难以置信。
“好!”年青后生笑着点了点头,目光随即就落在前来求http://m.hetushu.com诊的乡老们身上。笑了笑,一边继续朝门口走,一边大声跟庄丁们交代:“今天我有个重伤号要救,估计腾不出功夫来看别人。你们等会跟大伙说一声,如果他们愿意等,就去村子里借宿,明天一早再来。如果不愿意等,就去看别的郎中。我这里专长是治疗战场红伤,并非所有症状都拿手!”
毕竟寨子里有一个“神医”在,庄丁们受伤后的“死亡率”会立竿见影地下降。而那些早就被酒色淘空了的老年“乡贤们”,也惊喜地发现,吃过几幅三当家给的汤药之后,自己的夜晚生活又重新充满了乐趣。
“我倒听人说起过,神医年龄不大。不过,这也太年少有为了些!”被叫做三叔的人揉揉自己的脑门儿,闷声闷气地回应,“啧,啧,这,这连胡子都没长。怎么可能看过太多的病人。这,这不是神医他老人家不想替大伙诊病,随便派个弟子出来应付差事吧!”
“哎!哎!”众乡老们答应着,退后数步,举头张望。只见一个身穿皮甲,白净面皮,器宇轩昂的年青后生,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门口。在其身后不远处,则跟着一个银甲白袍年青将军,英俊得令人想直接捉回家去做女婿。偏偏如此英俊的年青将军臂弯里,居然横抱着一名足足有两百余斤重,棕熊般高矮粗细的壮汉。走起路来,连个踉跄都不打。
“也倒是,如果他连那个马上就要死了的壮汉都能救活,别的病症肯定不在话下。年纪即便小点儿,咱们也认了!”其他人纷纷点头。
“不会吧,后边不还跟着一个马上要断气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