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三章 收获(二)

啰哩啰唆说了一大堆,内容却可以直接归结成两句话。要钱?没有!要人,人早就归了麟州杨家,也没有!
“这个,这个……”呼延琮用力活动了几下胳膊和大腿儿,借以掩饰此刻自家心内的尴尬,“去年去追杀你,是因为山寨收了别人的好处,并非,并非某家真的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说着话,将早就准备好的药方拿出来,双手递到了呼延琮面前。
“某,某此番回去之后,肯定要带着麾下弟兄去投奔杨将军。绿林大当家,是永远不会再做了!”呼延琮又搔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脸红得愈发厉害,“但,但山寨之中,肯定,肯定会有许多人,不,不想去麟州那么远的地方过活。某,某看你有留在此处,落地生根的念头,就想,就想问你一句,可不可以替某收留一部分人?某保证,他们都是普通百姓,只要下了山,永远不会重操旧业!”
“二,宁,宁兄弟,你且听某把话说完!”被看得额头上汗珠乱冒,呼延琮将自己的眼睛努力挪到一边,大声补充。“某家不是那没良心之辈,欠了www.hetushu.com你的人情还要再赖上你。某家,某家真的只是想给山中的一部分人找条活路。你甭听外边传言说,某家坐拥太行山弟兄好几十万,那,那都是虚的。事实上,山中大部分人也靠种地过活,跟外边没什么两样。若是按照朝廷的规矩整编,能当兵吃饭的,也就是几千人。剩下的,要么去麟州那边种地开荒,要么就得自生自灭。某家想着,反正都是开荒种地,在哪种不都是一样?这定县周围,也到处都是无主荒田。他们来了,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你需要付出的,只是给他们一个正经百姓的名分而已。”
有人出钱给太行山,呼延琮就接了对方的单子去砍自己的脑袋。对黑道和绿林来说,这是司空见惯的交易,算不上什么大错。但是对于自己这个被交易的对象而言,却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死劫。所以自己可以承诺不会报复,却绝对不会原谅。
“某,某……”被宁子明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淡然,弄得心里有点儿发虚,呼延琮抬手搔了搔自己许久未洗过的脑袋,继续讪www.hetushu.com讪地补充,“某虽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但回去后绝对不会乱说。从今往后,再提起你来,就是宁公子,或者郑子明。绝不会再涉及前朝!”
※※※
宁子明也不计较此人的失礼,冲着呼延琮拱了拱手,也转身离开。才向回走了三五步,却又听见呼延琮在身后大声喊道:“且,且慢。二皇,宁公子,某还有几句话想跟你当面交代清楚。”
“这……”光算计着不能让宁子明拿救命之恩来要挟自己,却没算计到对方会直接下逐客令,呼延琮愣了愣,脸上一片滚烫。“那某家多谢二皇,宁兄弟费心了。小乙,你帮我把药方收起来。然后跟老刀他们一起去收拾行礼。咱们这次出来的时间的确够长了,该回去跟孟老二他们打个招呼了!”
注1:巡检,五代地方武职。最早设立于后唐庄宗时期。掌管一县或者数县的地方武装,级别不固定,视所掌握的兵员人数而异。水浒传中,关胜在最初的职位便是巡检。明代后,巡检成为县令之下的固定官职,低于县尉,类似于现在的派http://m•hetushu.com出所长。
“哦?”宁子明眉头微微一皱,停住脚步,转过身,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大当家有话尽管直说,宁某洗耳恭听。”
“多谢了!”宁子明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了几分温度,轻轻颔首。
“人情就算了,你既然是跟杨大哥一起来的,宁某就没理由,看着你去死!”宁子明被说得发怒也不是,不发怒也不是,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直来直去,“如今既然大当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太行山那边也有一大堆事务等着你。所以宁某就开了几个调养的方子,免费送给大家。您老只管拿回去后抓了药,慢慢喝。不用一直憋在医馆里,这对您的身体和心神都不好!”
“这——,大当家这是什么意思?”宁子明脸上的笑容,迅速被困惑给取代。看着呼延琮的眼睛,眉头紧锁。
然而这些都是弟兄们之间的事情,与呼延琮和太行山群贼有什么关系?双方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凭什么要替他接手被麟州淘汰下来的老弱病残?
“诊金就算了!”宁子明又笑着摆了摆手,感觉到自己后脑勺处有头发http://www.hetushu•com微微竖起。
“那某家就多谢了!”呼延琮明明能看出对方眼睛里的头的郁闷,反而愈发将“盾牌和盔甲”使得密不透风。“某家在太行山上,光是嫡系部曲和他们的家眷,有两三万人呢。虽然说今后陆续都会搬去麟州,可想要在麟州重新安顿下来,恐怕开销不会太小。所以就不打肿脸冲胖子了!这份人情,且容某家今后再找机会回报!”
至于‘日后找机会回报救命之恩’云云,那也得找得到才成。如果找不到,那就只能一辈子都欠着,谁也不能说咱呼延大当家赖账。
“我早就知道了!呼延大当家还有别的事情么?”宁子明笑了笑,嘴角微微上翘。
后面几句话,完全是跟他自己的心腹亲卫说的。名字唤做“小乙”的亲卫大声回应了一句“是!”,走上前,劈手从宁子明手里拿过药方,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他的确准备暂时留在李家寨,而不是跟柴荣、赵匡胤二人一道返回汴梁。这个想法,他曾经跟杨重贵明说过,也已经取得了柴荣和赵匡胤两人的赞同。前者非常遗憾无法请他去麟州做客,柴大哥和赵http://m.hetushu.com二哥,则是出于不能将联庄会再便宜了孙氏一族的由头,对他的想法表示了支持。
跟呼延琮这种人,根本甭指望能以正常方式交流。别人都以粗鄙蛮横为耻,而呼延琮这个表面看似粗豪,事实上却无比精明的绿林大当家,却把江湖人身上常见的粗鄙与蛮横,当成了盾牌和盔甲,使得出神入化。一遇到风吹草动,就摆出幅我就是个不知道好歹的粗胚,我就是个不讲道理的无赖,你能把我怎么着的模样。让对手根本无从下口。
有这么一根钉子在,义武军节度使孙方谏,在定州就做不到只手遮天。而将来郭威如果有意整顿河北,位于太行山脚下,临近拒马河李家寨,便会成为摆在河北众多诸侯背后的一步妙棋。至于联庄会和李家寨的存在,符合不符合朝廷规矩,那对于枢密副使郭威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只要他稍微动动嘴,自然会有人上赶着将联庄会从一支民间结寨自保力量,直接升格成军寨。届时,履历清白,数月之前又曾经在易县建立过杀贼之功的刀客郑子明,顺理成章就会被委任为一方巡检,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