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三章 收获(三)

“奶奶的,亏死了!谁叫某家欠了你一条命呢!”呼延琮怏怏地举手,与他的掌心半空相击。
“三百口钢刀,一千杆长枪,八百件皮甲。不能再多了,不能再多了,再多,某家真的要元气大伤了!”呼延琮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哭丧着脸,开始故意装可怜。
“不过什么?宁兄弟尽管说!”呼延琮的话头被拦,脸色微变,干笑着催问。
“这么急?”宁子明警觉地皱了下眉头,低声质疑。
“某家从来未曾怀疑过杨无敌的人品,但杨无敌是杨无敌,麟州是麟州!”呼延琮也将自己的目光藏起来,脸上的笑容隐隐有些发苦。
“你随时可以反悔!”缓缓收回目光,宁子明非常有风度的提醒。
然而,凭着对呼延大当家人品的认识,宁子明却不太敢相信自己有能耐从此人身上占到任何便宜,先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随即笑着拱手,“承蒙大当家如此看重,宁某感激不尽。然宁某毕竟刚刚于此地立足,人微言轻,很难插手和*图*书地方上的政务……”
宁子明又笑着摇了摇头,却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过身,快步离去。
“成交!”难得逼着对方说了句实话,宁子明不为己甚,迅速举起了右手,掌心与呼延琮遥遥相对。
只要一纸文告,证明来定州安置的男女都是良善百姓,就可以获得成千上万的丁口,并且这些丁口还自带安家费用,无须宁子明再操心分毫!这笔买卖,怎么看,怎么合适!
太行山是一处,定州是一处,麟州是第三处。
相击之后,两人相视而笑。仿佛一头老狐狸和一头小狐狸,都在对方的眼睛里头,看到了几分自家的影子。
万一他呼延琮哪天在麟州无法立足,立刻抽身而退,至少还有太行山和定州两处巢穴可选。无论回去当山大王,还是重新拉起一哨兵马到别的诸侯麾下谋出身,都进退从容!
“你……”呼延琮的眼睛里,寒光又是一闪,随即,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不去做生意,真是亏http://m•hetushu•com大了!两百口旧钢刀,八百杆旧长枪,六百件旧皮甲。只能这么多了,再多,某家只好让弟兄们去别的县安置!”
他最初本以为呼延琮真的只是为了就近安置太行山上的盗匪眷属,才求到了自己头上来。谁料现呼延琮表现得竟然如此迫不及待,仿佛一天时间就要把太行山搬空般。这让他心中陡生警惕,立刻就又多留了一个心眼。结果不推敲不知道,一推敲,却豁然发现,原来所谓安置眷属,只是呼延琮抛出来的一个幌子,其真实目的,却是狡兔三窟。
“其实,呼延大当家没有必要如此。杨将军向来出言必践!”宁子明不肯跟着他的思路走,没有直接讨价还价,而是不动声色地“点”了一句。
“不抓紧点儿时间,怎么赶得上明年春播!这摆弄土地的事情,向来最是严苛,春天时多耽搁三五日,秋天是往往就意味着少收两成的粮食!”呼延琮摆摆手,又开始信口开河。
跟这种人打交道和*图*书,你若是不时刻留着神,肯定会被他粗豪的外貌和举止所蒙骗。宁子明吃过亏,所以干脆选择直来直去。不管呼延琮把理由说得有多动听,都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只见他,猛然间把手一摆,大声打断:“既然如此,宁某届时就多花费一些心思盯在上面,尽量不辜负大当家所托便是。不过……”
“他们既然都已经金盆洗手了,昔日所用的铠甲兵器,就别留在身边了吧。宁某的联庄会刚好有几间仓库空着,可以先替他们保管起来,等哪天他们后悔了,还想去聚啸山林,再来找宁某领回便是!”宁子明笑了笑,和颜悦色地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如此恶劣的现实情况下,想要恢复市井繁荣,想要收取充足的税赋,吸引和安置流民就成了地方官府的唯一选择。朝廷方面从休生养息角度考虑,也把安置流民垦荒,当成了地方官员重要政绩审核目标。所以如果宁子明能出面担保,从太行山里头出来的百姓不再重操旧业,县令m.hetushu.com孙山就只会唯恐出来的人丁不够多,绝对不会因为这批人的出身问题,就硬将已经砸在自家脑门儿大功向外推!
既然摸不清对方的路数,就更不能被对方的话头带着跑。刚才的他,就差一点儿,因为顺口多聊了几句,而上了呼延琮的大当。
呼延琮立刻大喜,唯恐他反悔一般,迅速敲砖钉脚,“那咱们俩就说定了,墨家回去后就安排小乙带着人过来找你。咱们趁着入冬之前,先安置上一批。只要他们能顺利落下脚来,其余的在明年开春后,就好办多了!”
“那姓孙的已经把他自己送上门来了,你岂有不狠宰他的道理?”不待他把话说完,呼延琮腾地一下跳起来,大声打断。“况且他既然已经变成了文官,政绩就得摆在第一位。一年之内,全县丁口翻倍,如此泼天大的功劳,他,他恐怕做梦都会笑醒,怎么可能怪你多管闲事?!”
“如此,宁某倒可以勉强一试!”虽然不像呼延琮一样满肚子都是心机,宁子明悟性却不差,很快想和-图-书清楚了其中关翘,轻轻点头。
这话,可就与他呼延大当家的粗胚形象格格不入了。非但暴露出了他对太行山两侧民生情况的清晰把握,连他对官场规则的细致了解,也一并展示无疑。
“你……”呼延琮的两只眼睛里头,迅速寒光闪烁。然而,只是短短的一瞬,他就努力将寒光全都藏进了心底,“宁兄弟,你可真够精明的,连这点儿便宜都好意思占!”
定县因为距离汉国和辽国的临时边界太近,以往曾经多次遭受战火。每一次都是兵过如梳,匪过如篦。连续数年折腾下来,全县人口已经降到了不足唐末时的两成。并且剩下这两成人口,眼下还要么集中在县城附近,要么集中在太行山脚下。在县城和太行山之间,则是大片大片的无主荒地,一个又一个废弃的村寨。每每到了晚上,狼和野狗的号叫声不绝于野,鬼火绕着空无一人的村庄滚来滚去……
“不敢,不敢!”宁子明笑了笑,谦虚地拱手。“班门弄斧耳!大当家筑巢的本事,才是真正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