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三章 收获(七)

“我不要你的赏赐!”潘美闻听,立刻高高地把头抬起。顺势,就把眼泪给吸进了鼻腔里头,没有让一颗流到脸上被人看见。“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至少,不比大人您小很多。”
“潘小妹儿?”宁子明微微一愣,目光顺着陶三春的手指迅速远眺。
只可惜,他这个当哥哥的,从小在妹妹面前就没任何威望可言。呵斥的话音刚落,耳畔就又传来了陶三春泼辣的反击声,“什么叫瞎说?我看你才没长眼睛!呼延老贼安排过来的这五千多人,青壮占了一大半儿,剩下的一小半儿则都是些八九岁的顽童,老弱屈指可数,吃奶的孩子根本找不到半个!这哪里是一支下山垦荒的流民?这分明是一支伏兵!老的德高望重,刚好可以做村长里正,管着下面所有人。过上个三五年,半大孩子也能拿得起刀枪,若是有人敢欺负他们,或者呼延老贼一声令下……”
“不是多疑,是仔细。明明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却疑神疑鬼,才是多疑。”宁子明笑了笑,低声补充。
他长得虽然魁梧,但年龄的确不大,所以在潘美面前,充不起什么老大哥。而潘美,此刻心中最纠结的,也正是他的年龄。
“你是潘,潘美?”宁子明直勾勾和*图*书地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如同人参娃娃般的少年,不知为何,惊愕写了满脸。
“行了,你们两个,合伙收拾一个小孩子很过瘾不是?”宁子明在旁边看得好笑,摆摆手,大声喝止。
陶大春和李顺儿两个,得理儿不饶人。先后瞪圆了双眼厉声质问。
“想要抢夺农田?我看是他是想得美。那呼延老贼头手底下的人,岂是肯随便被他拿捏的?姓孙的若是给人家一条活路,大伙儿也就安安分分做个平头百姓。姓孙的若是欺负人家是外来户,哼哼,自然会有人登高一呼!届时,他的脑袋能不能保住都得两说!”还没等宁子明相处一条合适的对策,窗子外,忽然传来了陶三春略显尖利的声音。
“潘小妹儿,你又卖酸?”李顺儿和陶大春两个却看不惯对方的傲慢,异口同声地叫着此人的绰号数落。“就算你眼神儿比我们大家伙都好使,也不用把尾巴翘到天上去吧?况且这十里八乡能耐人多了去了,没有你潘小妹儿,过几天别人也会提醒巡检大人,用得着你如此显摆?”
“你发现问题不向大人汇报,到底有何居心?”
自家妹子喜欢上了巡检大人,这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的事实!但喜欢归hetushu.com喜欢,男人没有遣媒婆求亲,女孩子家怎么可以主动送货上门?况且巡检衙门也不是郑子明的私宅,一个女孩子家在男人们议事时跑来听墙根儿,传扬出去,陶家会被人笑话没家教不说,对郑巡检的官声也没什么好影响。
“春妹子,你别瞎说!”陶大春立刻窘了个满脸通红,快步走到窗子旁,冲着外边低声呵斥。
“没事儿,你可以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出来,都可以过来找我。或者去找春妹……找你的小春姐!”仿佛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般,宁子明见潘美好半晌都昂着头不搭理自己,又笑了笑,低声交代。
“我,我……”听出了宁子明话语里的夸赞之意,陶三春的脸色更红。喃喃半晌,猛地将手指伸向了背后,“不,不是我自己看出来的,是潘,潘小妹儿最先看出来的。他偷偷提醒了我,我才开始留意那批人的年龄!”
“好,好!”宁子明一番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哭笑不得地点头。
同样都是十六七岁,对方被一群庄主堡主前呼后拥,而潘某人,却总被大家伙都当成小孩子看待。对方又是力克群贼,又是奉旨巡检三州,跺跺脚十里八乡都得闹地震。而潘某人,却被一群七大姑,和-图-书八大姨扯住胳膊嘘寒问暖,轻易出不了家门。对方被小春姐第一眼看到,就当成了盖世英雄。而潘某人,在小春姐眼睛里,却永远都是那个拖着鼻涕,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无赖顽童……
“那就更不对了,难道出了乱子,你还能落下好处不成?”
先前大家伙光顾想着,如何尽快将五千多流民们安顿下来,避免有人被活活冻死。却谁也没自己去数,这五千多流民当中,有青壮几何?老人和孩子又是几何?而正常过日子的百姓家里头,怎么可能光有青壮没有老弱?又怎么可能整整一个村子的孩子都差不多是相同大小,连续数年没有新生的婴儿?
“兔子还知道多打几个洞呢,呼延琮突然决定接受招安,怎么可能不给自己多留几条活路?”就在大家伙心中惊骇不已的时候,郑(宁)子明忽然笑了笑,摇着头说道。“春妹子,多谢你帮我留意这些细节,如果不是你今天指出来,我估计会永远被蒙在鼓里。但是你也不用把呼延琮想得太坏,他半辈子都在阴谋中打滚儿,已经习惯了留后手。但是只要别人不故意害他,他这些后手,想必也不会轻易发动。”
这呼延琮大当家,原来与县令孙山一样,也是坑死人不和图书偿命的主儿!每走一步,都会留上两、到三步后手。寻常人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他挖好的陷阱里头,说不定还会自己给自己埋上土!
“我,我没有显摆?我的尾巴,我也没有尾巴!”潘美被二人数落得面红耳赤,手捂着屁股,大声反驳。“是,是小春姐愣把我给拉过来的,我,我先前连过来都没想!”
即便没有记忆中那些碎片的存在,他对陶三春也产生不了任何恶感。这个少女单纯、善良、胆大、心细,且干脆利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阳光和风的味道。跟她相处,你永远不用去猜测她的心思,也不用绕着弯子说话,更不用费尽心力去掩饰些什么。彼此之间,都可以直来直去,轻松而又自然。
“我,我,我不是,不是!”那潘美看上去,顶多只有十四、五岁模样,虽然天生一身傲气,嘴巴却远不如两个成年人灵光。被问得接不上话儿,很快,眼睛里头便有了泪光。
三十步远的柳树下,有个略显单弱的身影先是向树后藏去,随即,又无可奈何地自己走了出来。小跑着上前,冲着宁子明抱拳施礼,“巡检大人在上,草民潘美,久闻巡检大人威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之幸。”
随即,又向窗外探出半个身子,像和*图*书哄孩子般柔声安慰:“潘公子,请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两个,是,是看你年纪小,故意逗着你玩儿!你既然看出别人包藏祸心,能不能帮我想个应对办法出来?如果能的话,这个忙,本巡检绝对不让你白帮!”
“嗯!你,你说得对。我,我,我的确可能是多疑了!”说来也怪,先前跟着自家哥哥张牙舞爪的陶三春,面对着宁子明,立刻变成了温柔少女。低下头,红着脸,死活没勇气跟对方目光相接。
“嘶——!”屋子里的众官吏们,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话说得无比客气,腰俯得也足够低,但浑身上下,却有一股子无法掩饰的傲然之意蓬勃而出。
“潘小妹儿,你不要躲,赶紧给我滚过来!”陶大春的反应比他还快,扯开嗓子,迫不及待地将大伙的注意力往别人身上引。
“这有何难?亏你还是个五品高官!”潘美立刻就像被蝎子给蜇了般,一跳老高,“别人想要抢河边的田产,你就老老实实要他抢?别人想要布置伏兵,你就假装的当睁眼儿瞎子?左右不过是驱虎吞狼,或者驱狼逐虎而已。只要借力打力用得巧妙,你就可以永远稳坐钓鱼台。甚至把狼豺虎豹,尽数收归自己所用,让他们半分都逃不出你之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