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三章 收获(八)

“大人言重了,潘某何德何能,敢指点大人?刚才那番话,您就当我是在吹牛便是!”潘美的目光立刻开始闪烁,下巴却依旧高高地翘着,仿佛被人欠了好几百贯一般。
“是郑某的错,没有管教好属下,还请先生勿怪。”宁子明强忍住笑,再度恭恭敬敬地给潘美行礼。
潘美吓得一缩脖子,赶紧跳开数步,躲入陶大春身后。“宁大人,要听潘某的主意,咱们进屋去说。只能是咱们俩,不能有第三双耳朵,不管是谁!”
“刚才的事情多亏了你!”正懊恼间,耳畔却又传来的郑子明的声音。猛回头,正看到对方向自己微笑着挑起了大拇指。“否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哄他。这小子人才难得,你能不能再想想办法,逼着他留下来给我当谋士?如果能,我改天请你吃定县城里的八珍楼!”
“潘小妹儿,给你脸不要是不是?你再端,你再端,信不信我拿大耳和图书刮子扇你?”陶三春单手扭着潘美的耳朵,宛若一名生擒敌酋的女将军般威风八面,“赶紧把具体方略,说给大人听!否则,我就是豁出去挨一顿家法,也绝不让你得到好果子吃!”
寥寥数语,声音里头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公鸭嗓,听在宁子明耳朵里,却犹如醍醐灌顶。
“你,你……”潘美踉跄数步站稳,用手揉着被拧得通红得耳朵,朝陶三春咬牙切齿。然而,当看到对方那满脸期待的模样,心脏登时又是一哆嗦,迅速将头转向宁子明,大声道:“帮你出主意也不是不可以,但主意不能白出。更不能站在这里出!”
“你……”陶三春气得两眼冒火,抬腿追了几步,最终却把双脚停在了门槛儿之外。里边是郑子明处理公务的地方,她可以不在乎众人的目光,却不能不在乎郑子明内心当中对自己的看法。
“成,成交!”陶三春又愣和-图-书了片刻,才终于做出了正确反应。对着少年人宽阔的背影,红着脸举起了手掌,缓缓虚击。
宁子明被他略带孩子气的行为逗得莞尔,也翻窗出了屋子,上前几步,笑着拱手:“潘先生之言,正合我意。还请先生不吝指点,这驱虎吞狼之策的具体实施方略!”
天地间的阳光,却一下子就变得潋滟起来。
潘美却既不在乎李顺儿的攻击,也不肯领陶大春的人情。板起一张细嫩的娃娃脸,嘴角上翘。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紧紧盯着宁子明,目光当中充满了挑衅之意。
“潘某,哎呀——!”娃娃脸潘美还想再拿捏一下,冷不防,耳朵处却传来了一阵剧痛,顿时忍不住尖叫出声。刹那间,好不容易端出来的世外高人形象被摔了个粉身碎骨。
“是啊,潘小妹儿,你好好想想,此计到底有没有准谱啊?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陶大春比他涵养好,和-图-书却也不相信麻烦能解决得如此轻松,飘身翻窗出外,笑呵呵地给双方搭台阶儿。
“你又皮痒了不是?”陶三春把眼睛一瞪,张牙舞爪。
“成交!”宁子明抬起手,虚虚地在半空中做拍打状,算是击掌为誓。随即,带着满脸的笑容转身入内。
“你……?”陶三春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容涌了满脸。“我要坐在二楼临窗雅间里吃,荤八珍素八珍一样一份!”
“三春,住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陶大春早已被窘得很不能找个地缝往里头钻,听潘美的叫声实在凄惨,只好扭过头来,红着脸向自家妹妹呵斥。
“嗯!郑巡检客气了。潘某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潘美的虚荣心,终于得到了几分满足。示威般朝着陶三春翘了翘下巴,赶在对方冲上来撕扯之前,快步逃进了议事厅正门。
“便宜了你!”陶三春终究还是女孩子家,冲动过后,也知道http://m.hetushu.com自己此举有损“温柔”形象,狠狠向下扯了一把,迅速松开手指,“你等着!今天你要是敢再装大头蒜,早晚有你好看!”
门关上了。
“好!”宁子明痛快地点头,抬手向潘美发出正式邀请,“先前闻潘公子一席话,令郑某茅塞顿开。奈何郑某悟性有限,其中诸多细节还不能领会。还请先生莫嫌郑某粗鄙,移步衙门之内,详细面授机宜!”
“哎呀,哎呀,你放手,快放手,疼,疼死我了!”潘美被拉得低头弯腰,双手上下乱挥,却始终没有勇气朝陶三春身上推。只能一边呼痛,一边大声求救,“表哥,表哥,你看到没有?你看到没有?小春表姐又在欺负我!小春表姐又欺负我了!”
身影起伏,每一个动作,都踩着惬意的节拍。
驱虎吞狼,主动挑起定县贪官污吏与太行山流民之间的冲突,而不是等到双方各自的阴谋开花结果之时才被动应对。只要控制好http://m.hetushu.com冲突的发生时间和激烈程度,巡检衙门就是稳赚不赔的旁观者,最后保证能坐收渔翁之利!
太精妙了!精妙到令人恨不能将潘美拉过来,掰开他的脑袋看看里边到底是长成了什么样的结构!如果此计真的能够施行,哪怕最终效果只达到预期的一半儿,巡检衙门的实力也能向上连跳三四个台阶儿。到那时,说不定大伙儿还真的可以大张旗鼓地去其他两个州“巡检”一番,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挂着个虚名!
收起手掌,陶三春跳跃着离开,宛若山林间奔跑着的小鹿。
“哼!说得好听!”没等宁子明从狂喜中回过神来,李顺儿已经迫不及待地跳着脚反驳,“牛皮好吹不好收!那边两家也不是傻子,你让他们怎么干他们就怎么干?真那样简单的话,咱们大人也不用在这里劳神了,直接派个兄弟传令下去,让他们双方在指定日子,指定地点,拉开架势开斗便是!咱们顺便还可以开局做坐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