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四章 饕餮(二)

“唉,也不知道还要忍耐多久!”刘承佑勉强笑了笑,继续摇头叹气。
“打完了李有贞,还有其他人啊!河北不消停,蜀中群丑一直在偷偷支持叛军,此仇不能不报。南面还有南唐,南楚!陛下,您的目标可是要重整九州。郭枢密怎么能刚刚建立些许战功,就忙着班师回朝?”不知道是因为太了解刘承佑这个人,还是反应速度足够灵敏,郭允明想都不想,迅速接口。
“李有贞等辈,哪里是郭威的对手?”刘承佑的想法,却总是天马行空。忽然间,就从朝堂跳到了平叛前线。“战报上说,郭威在河中筑了一道城墙,把李有贞给死死困在了里边。用不了太久,城内的军心就会彻底垮掉,届时,郭威几乎不用消耗一兵一卒,便可将李有贞等辈生擒活捉。”
“嗯,嗯,你说得对,仗多得打不完,郭威这等名将,朕岂忍心让他屁股上长出肥肉来?”刘承佑听得顺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媚。
这让他父亲刘知远生前的设想,彻底落在了空处。五大臣不分裂为势均力敌的两派,http://www.hetushu•com就不需要他这个皇帝来居中裁决。而不发挥局中裁决的作用,他这个皇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想要把父亲托孤时分出去的权柄再陆续收回来,就难比登天!
“陛下过奖了!”郭允明摇摇头,脸上却露出了几分无法掩饰的得意,“是先皇安排得好。微臣只不过是在揣摩先皇的心思而已。只要郭威和史弘肇两个,不同时入朝,或者同时在外,他们二人之间就会互相忌惮。而大汉国终究要南征北伐,一统四海。眼下仗多得打不完,哪有把郭威这等名将召回朝中闲置的道理?”
“终究还是委屈了你!”刘承佑叹了口气,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抱在郭允明肩头上的双臂,却愈发不舍得放开。
“嗯!”刘承佑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满脸苦涩。当皇帝当到这个份上,真令他感觉毫无生趣。
“本月,以陛下名义已经发出去了十二道圣旨,其中三道,乃陛下亲自做出的决策。还有一道,是顾命大臣所提,陛下做了重要补充!”郭允明和_图_书的声音继续从小腹处传来,让刘承佑脸上的苦涩,瞬间就崩解了大半儿。
从春天登基到现在,花费了整整大半年时间,他才终于将五顾命大臣中的苏逢吉拉拢到了自己这边。而其余四位顾命,史、郭、杨、王,却始终用同一个声音说话,雷打不动。
比起刘承佑的焦急,他在这件事情上,心态却稳重得多。看问题,当然也看得更加清楚。“上个月,以陛下名义发出去的圣旨,一共有十四道。其中三道,是陛下自己的意思,五位顾命大臣,除了领兵在外的郭威之外,其余四人都未能擎肘。而两个月之前,只有一道,还是无关紧要的郊外射猎!再往前两个月,则是一道都没有。无论陛下说什么,他们都当庭顶撞,根本不肯松口。”
“眼下郭威领兵在外,五大臣事实上能站在陛下面前说话的,只有四个。苏逢吉倒向了陛下,对方还剩下三个。只要陛下稍微动动心思,把杨邠和王章二人支开一个,剩下两个人,就很难再阻止陛下。陛下日削月夺,早晚有一天会滴水穿石!和-图-书”为了彻底化解刘承佑心中的冲动,郭允明是豁出去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招也都敢出。只求将双方冲突走向表面的时间向后拖上一拖,不要现在就变得无法收拾。
刘承佑顿时看得心如万针攒刺,弯腰抱住他,大声咆哮,“朕,朕这个皇帝,做得还有什么意思?朕,朕只不过,只不过想给你一份惊喜而已!这也不能,那也不能,让朕,让朕下次再见到你之时,于心何安?”
“快了,微臣估计,也就是三五年的事情!”郭允明笑了笑,柔声安慰。
“不委屈,不委屈,为了陛下,就算受些委屈也是值得!”郭允明用手抹了把眼泪,强笑着回应,“咱们两个年青,而他们都是垂垂老朽。即便什么都不做,熬上几年,他们也就该告老的告老,该归西的归西了。况且你我还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随时准备夺回权柄!”
“陛下,陛下心里记得这份承诺就行了。咱们,咱们不急在这一天!”郭允明心中且喜且悲,设身处地的替刘承佑谋划,“微臣在三司,眼下虽然只是副使之一。实际上m•hetushu•com权力却仅仅次于王章,而那王章,身体骨向来又不怎么结实。他生病期间,三司的事务,几乎都是微臣在做主,权力与正使已经没什么两样。”
“倒是!”刘承佑想了想,嘉许地点头,“爱卿真的是朕的诸葛孔明!”
“陛下若执意如此,微臣,微臣百死莫赎!”郭允明“噗通”一声跪倒于地,仰望着刘承佑的脸,大声劝阻。“那,那王章,是其余四个顾命大臣里头,性子最为软弱的一个。有他在,陛下只要继续拉拢苏逢吉,朝堂上偶尔就能做一次主。而若是将他一脚踢开,非但无法打击史、杨到等辈,苏逢吉也会物伤其类。届时,微臣即便做了三司使,也是有名无实,非但无法替陛下分忧,反而,反而要让陛下处处看别人脸色。微臣,微臣何德何能,敢,敢教陛下如此厚爱!”
任何事情都是几个顾命大臣们私底下一商量就做出决定,他这个皇帝只有用印的份儿,根本没力气驳回。而每每他想决定什么事情,几个顾命大臣则搬出千百条理由来反对,让他的声音,几乎出不了皇宫。
和_图_书啊!已经是三道半了,差一点儿就四道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几个月之前,他恐怕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偶尔还能说得算一次!更是做梦也没想到,几个顾命大臣决策过的事情,居然还有可能根据自己这个皇帝的意见做出调整!
“谁,你说啊,难道有人对朕的威胁,会比五位顾命还大?”刘承佑注意力果然被他引偏,皱了皱眉,大声追问。
最开始,他还打算从利害得失方面,劝刘承佑暂且放弃换掉王章之念。说到后来,却真心觉得刘承佑对自己情深意重,不知不觉间,眼泪就淌了满脸。
“其实,其实微臣现在认为陛下应该提防的,不只是五位顾命,还有另外一个人,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见小皇帝终于不再提让自己取代王章的茬,郭允明稍稍犹豫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
“陛下可曾记得本月曾经封了一位三州巡检么?不过是五品小官,居然要派张永德亲自去传圣旨,哼哼,陛下不觉得此事好生古怪么?”郭允明的脸色迅速转阴,嘴唇上下移动,鲜红色的舌头在牙齿间跳跃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