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四章 饕餮(四)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他虽然是个文官,手底下倒也不缺鹰犬爪牙。特别是在做了三司副使之后,位高权重,又财运亨通,主动前来投效的鸡鸣狗盗之辈,每天都络绎不绝。因此随便划拉了几下,就已经将兵马全部准备停当。
※※※
“知道了,郭将军,您等着看好便是!”众死士们闻听,齐齐大声回应。
“爱卿尽管放手施为,有了麻烦朕替你担着!”刘承佑点了点头,再度强调,脸上的表情,却多少有些僵硬。
否则,有他存在的地方,郭某人就无处立足。就像阳光与阴影,火焰与寒冰,永远不能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位置并存!
“那就走快点儿,黎明之前,一定要抵达李家寨。然后趁着寨中人熟睡的机会,给老子杀他个鸡犬不留!”曾经做过一任步军指挥的郭全晃了晃手中钢刀,厉声补充,“记住,不留任何活口。咱们是太行山里的好汉,杀人放火乃是老本行!”
“微臣多谢陛下。微臣这就去调集人手,请陛下静候佳音!”郭允明此刻,却和_图_书无暇再顾及小皇帝的内心想法,拱了拱手,低声道别。
脚步踉跄了一下,他蓦然回头,却看到刘承佑早已经回到了书案旁,正捧着一份奏折,全神贯注。
“记住,咱们是来自太行山葫芦寨的好汉,寨主是胡老三,曾经在呼延琮麾下坐第十九把金交椅!”唯恐死士们得意忘形而暴露了身份,即便是在行军途中,郭全也没忘记了反复向大伙灌输家门渊源。“做好了这件差,回去之后,大人自然会论功行赏。可若是谁临阵脚软,或者过后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呵呵,老子肯定会让他后悔来世上一遭!”
时值秋末冬初,天气正适合柑橘之类南方水果北运。因此这几支死士的规模虽然略微庞大了些,在有心人的关照下,倒也没引起沿途地方官府的注意。非常轻而易举地,就抵达了定州城外。并且很快就被重新组织了起来,星夜扑向了李家寨。
最后一句话,却暴露出了明显的底气不足。郭允明听在耳朵里,心中猛地一凉,扭曲的面孔也迅速恢复了正常,“www•hetushu.com有陛下这句话,微臣就放心了。陛下的难处,微臣知晓。陛下刚刚封了他的官,又耐着冯道的颜面,的确不宜立刻就寻找借口,公开将此人剪除。既然如此,微臣先私底下用一些手段好了,趁着他还没长出翅膀来。”
据可靠线报,眼下李家寨内的民壮,顶多也就五百出头。并且是一群刚刚开始接受训练没几天的农夫,连血都没真正见过,更甭提你死我活的战场。而此番前来“出公差”弟兄当中,最差也曾经做过军中都头,无论战斗方面的经验,还是杀人方面的技巧,都超出了对手不止一层两层!
终究是君臣,而不是夫妻,虽然彼此间关系,早已比皇帝和皇后之间还要亲近。妻子在丈夫心事重重时,却不会只顾着去了结她自己的私人恩怨。而臣子对于帝王,就可以选择视而不见。
然而兵马准备停当,却不意味着可以公开杀向定州。毕竟大汉国内部秩序再混乱,好歹也是个国家。文臣武将们如果一言不合就束甲相攻,那国家即便不亡,为时也不远了。和-图-书刘承佑和他郭允明两个,亦会成为全天下最大的笑话。
所以在跟心腹谋士们反复商议之后,郭允明决定借鉴前辈经验。冒充太行山贼,给宁小肥来一个黑吃黑。反正眼下北方绿林前任总瓢把子呼延琮带领一大群心腹投了杨重贵,山中正值群龙无首。偶尔有一两支蟊贼见钱眼开,去砸了李家寨箱柜,也实属正常。过后除非证据确凿,否则,谁都不能把账算到他郭某人头上。
“嗯?”郭允明皱了皱眉,低声沉吟。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或者内心深处,在希望是自己听错了,所以也没立刻掉头返回。而是急匆匆里离开了皇宫,急匆匆地返回了自己的府邸,急匆匆地开始“调兵遣将”。
“微臣告退!”郭允明又认认真真地给对方施了个礼,转身离开了寝宫。在大腿即将迈过门坎儿的霎那,他仿佛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去吧!朕等着你的好消息。”刘承佑笑了笑,轻轻挥手。
“尊命!”众死士再度齐声怒吼,气冲霄汉。
这,才是宁小肥最令郭允明忌惮之处。其余什么前和*图*书朝皇子,什么姓石姓宁,那都是细枝末节,根本无关紧要!据郭某人所知,前朝皇子的身份,给宁小肥带来的,只有负累,没有任何助益。而失去了这个皇子身份,无论是他自己主动放弃,还是被朝廷巧计剥夺,与宁小肥来说,都等同于割断了一道枷锁,都只会令其“飞”得愈发轻松!
这样的敌人,郭允明怎么可能不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样的崛起速度,怎么可能到了五品巡检的位置上之后,就瞬间停滞?同样是经历过无数背叛、欺诈和伤害,郭某人每天都活得沉重无比,又怎能容忍他宁小肥活得轻松惬意,甚至有机会一飞冲霄?
注1:皮影戏,起源于汉代或者更早。皮偶身体上拴线,由艺人操纵,类似于木偶。唐代和宋代在民间都非常流行。
短短一年零几个月时间,就由一个人人无依无靠的失忆孤儿,爬上了五品巡检之位,并且得到了常思、郭威甚至老狐狸冯道的看顾,此等人物,其会一辈子甘居于池中?
必须除掉他,非但为公,亦是为私。
再加上情报方面的优势,和图书还有兵器铠甲方面的领先,即将发生的偷袭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并且还是牛刀杀鸡那种,完全是大材小用,根本不具备任何悬念!
他知道郭允明之所以最后决定私下动手,是不想让自己跟几个顾命大臣起直接冲突。郭允明是个忠臣,总是在小心翼翼地照顾到他这个皇帝的颜面。而越是这样,也越说明了他这个皇帝做得有名无实,连处置一名五品芝麻官儿都不敢明着来,都要顾忌权臣们是否点头,这哪里是什么皇帝,这分明是优伶手中的皮影儿!(注1)
谋定之后,行动立刻付诸实施。由心腹家将郭全掌印,率领七百百余死士,分成数批,装扮作向北方贩运柑橘的商贩,悄然赶往了定州。
“爱卿,爱卿既然如此想致其于死地,爱卿且放手去做便是!”被郭允明扭曲变形的面孔给吓了一大跳,刘承佑愣了愣,好半晌,才满脸无奈地强调。“无论是寻他的谋逆罪证也好,用其他手段也罢,朕都站在你身后。即便史弘肇和冯道等人出面阻挠,朕,朕也不吝跟他们顶上一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