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四章 饕餮(七)

他们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并且越活越滋润。家资百万,门生三千,还有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以能得到他的几句指点为荣。
“也不知道二,也不知道郑子明能不能撑过这一轮。”见老父今晚谈性颇浓,长子冯平凑上前,一边动手将父亲面前盘子中的鸡胸脯切成肉糜,一边笑呵呵地感慨。
至于瞌睡的原因,却并非为年老体衰,精神不济。而是看得太清楚了,所以失去了说话的欲望。反正前后辅佐过七、八位皇帝,经唐、晋、辽、汉四朝而不倒的履历,已经足以见证他的才华和本事。这年头再多说几句,少说几句,影响已经不大。
儿子们都很有出息,除了已经早夭的老四之外,其他五个皆官居显职。但是儿子们将来,能不能保证冯家继续富贵绵延?他却不敢太放心。
“人终究要先自强,他人才可能助之。”老三冯可笑了笑,丝毫不觉得谈论对象的结果有什么遗憾。
“此话固然不差,但常思的眼光也向来不差!”老二冯吉不喜欢自家三弟的态度,用手指敲了敲桌案,低声提醒,“如果他连m.hetushu.com这一关都过不了,常思和郭荣两个,当初怎么可能看上他?”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可就玄了!”听了自家三弟的话,冯平缓缓放下割肉刀,眉头轻皱,“已经证实的队伍有两支,另外两支虽然属于推测,可只要其中一支肯出手,就足以再给李家寨最后一击。毕竟郑子明手里只有那一支民壮,抗得住第一、第二轮打击已经非常不易,怎么可能会想到后面还有第三轮等着?”
太师冯道见此,心里头对三个年纪稍长的儿子,便分出了才能高下。于是也跟着笑了笑,随即将目光转向埋头吃菜的老五和老六,“你们俩呢,是不是也说上几句?”
而郭威的义子郭荣,虽然年青了些,识人方面也没听说什么特殊。但此子自十四、五岁时便奉郭威之命出门历练,这些年来走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所行的路,何止万里?所接触过的出类拔萃人物,又何止千计?他能跟郑子明一见如故,并且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陪同此人前往辽东。郑子明其人,又怎么可能寻常平庸?
和图书理,向来不在嗓门上。在外边如此,在家中亦是如此。听自家弟弟声音中已经带上了火头,老二冯吉只是淡然笑了笑,没有直接反驳。但无声之笑,却比大声嚷嚷更有力度。登时将老三冯可给打击得气焰全消,低下去,对着面前的小半只羊背开始痛下杀手。
只有关起门,对着自家几个儿子的时候,他的眼睛,才会努力睁开。瞳孔之中,也会重新迸射出智慧的光芒。
葡萄酒的颜色很正,像极了从身体内刚刚喷出来的鲜血。
其他几个兄长,也纷纷将头转向了年纪最小的老六,满脸狐疑。
快了,又要到做抉择的时候了。这次,也许依旧等不到他驾鹤西去。是第九位,还是第十位天子来着?冯道真的没力气再算。
“孩儿觉得,此战胜负,根本不在李家寨!”老六冯正抬手抹了下嘴巴,语出惊人。“只是,此战郭允明若是赢了也罢,已死之人,郭威犯不着替他出头。若是郭允明输了,依孩儿预测,此结果恐非国家之福!”
少年人个性张扬不算错,但老是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http://www.hetushu.com效果,就有些过于孟浪了。特别是在冯家这种事事讲究谋划长远的门第,过分的张扬,等同于违背了祖训家规!
“呼——”冯道将酒盏放下,手捋胡须,长长吐气。
“郭允明是陛下的宠臣,李业、聂文进、后赞等一干新晋,也唯其马首是瞻。他们这伙人的快速崛起,早就引发了许多老臣的不满。所以此战表面上,是郭允明在报私仇,或者陛下出尔反尔,想彻底将前朝血脉彻底斩草除根,实际上,却已经牵扯到了新老两方势力的较量。所以,孩儿以为,史、郭、常等人,绝不会对郭允明的举动不闻不问。”仿佛没看到兄长们的脸色,老六冯义笑了笑,继续侃侃而谈。
“应该能撑得过去吧!他的身手相当不错,军略方面,又得到过常思的言传身教。况且那郭、常两家,在汴梁城内也不是没有自己的耳目。郭允明做得如此明目张胆,他们岂能收不到半点儿风声?”次子冯吉有过跟郑子明近距离接触的经验,对少年人的前途颇为看好,想了想,笑着替父亲回答。
“没看法,我听大哥的!”http://m.hetushu•com老五冯义,喜欢做万人敌,却不太喜欢权谋之道,抬头看了自家老父一眼,瓮声瓮气地回应。
“收到了又怎么样,恐怕也是鞭长莫及!”老三殿中丞冯可,跟李业、后赞等新晋之臣平素多有来往,看问题时,难免就有所倾向,“况且跟他有交情的只是郭荣和常家二小姐,子女和父辈,终究还是隔了一层!”
而他,却已经越来越不喜欢在人多的场合开口说话。哪怕是宾客盈门的时候,也只是让几个儿子出面与客人们谈古论今,自己则在大多数情况下,都眯缝着眼睛于主人位置上瞌睡。
“还可能有第三路或者第四路大军,有趣,有趣。这郭允明,倒也是个难得的人才!年初时才正式进入朝堂,短短数月,居然就能拉拢起如此多的帮手。”同一个夜晚,同在汴梁城内,太师冯道摇晃着一盏从万里之外运来的葡萄酒,笑呵呵地点评。
家族后继有人了,凭几天这几句话,老六冯义,绝对能保证冯家这条大船,在自己死后避过所有激流险滩。这,令冯道感觉自己的肩头顿时就是一松。然而,内心深处,他却一点儿都高www•hetushu•com兴不起来。相反,却有一种冷冰冰的滋味,盖过了酒水带来的暖意,从心脏里溢出,缓缓流遍了他的全身。
“也许看走眼一回呢?”冯可的脸色立刻开始发红,梗着脖子大声强辩。
这辈子,冯道见得最多的颜色,便是血红。从幽州节度使刘守光败亡,到后唐庄宗被弑,再从石敬瑭灭唐建立后晋,到如今大汉驱逐契丹得国。几十年来,无数英雄豪杰死于白刃之下,无数百姓黔首倒在沟壑当中,他们的血,就像这夜光杯中的葡萄酒,绚丽而又炽烈。
“哦?”冯道的眉毛猛地一跳,夜光杯中的葡萄酒瞬间也溅出了些许,将他的白胡子染成了通红一片。
所以在趁着还没听见佛祖召唤之前,冯道能多教导儿子们一点,就多教导一点。哪怕让五个儿子每人掌握自己本事的两成,兄弟只要齐心,将冯氏一门的荣华富贵,再继续向下绵延五十年便不会成为问题。
他的声音虽然高,底气却多少有些不足。常思能在刘知远未发迹前与他结拜,又先后资助过郭威和史弘肇,相人目光,可谓天下无双。即便是他的老父亲冯道,在此方面,也要甘拜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