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四章 饕餮(八)

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做些什么?将来要去做什么?而不是每天浑浑噩噩,随波逐流。
他不认为潘美会成长得比自己还快,经历的磨难比自己还多。那根本没必要,也没丝毫快乐可言!只是,只是他一直没有选择。
他再度瞪圆了眼睛,双手握紧,一动不动。
“攻击!”“攻击!”“攻击!”“攻击!”……
那种恐惧和绝望交织在一起,能将彼此的效果都成倍放大,纵使强壮如呼延琮,瞬间也会失去求生的勇气。
埋伏在山谷两侧制高点处的庄丁们,悄无声息地站起身,举起角弓,瞄准谷底偷袭者,箭如雨下。
今夜的作战方略,大部分都出自他的手。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紧张。白净秀气的面孔上,丝毫看不到他自己平素所幻想过的那种镇定自若。
“杀?这世道,除了杀人,就是被杀,何时是个尽头?”汴梁城,老太师冯道仰起头,大口狂饮。血一般的酒浆顺着白色的胡须,沥沥而下。
令旗快速举起,快速挥落!
他在阴谋与背叛中快速长大,清楚地知道猎物在落入陷阱之后那一瞬间的恐惧,也清楚地知道发现自己遭受背叛的那一瞬间,人的内心会何等绝望。
“不要急,再等等!”
百人将、都头、伙长们按照平素的训练标准,快速地重复,将总攻的命令,转眼传入每一名“猎人”的耳朵。
“啊——!”“什么东西?”“好大!”“宝贝,宝贝!这回赚到了!”“赚……”
所有结局早已经写好。
他看到,有个全身包裹得铁甲的壮汉,在数名侍卫的簇拥下,来到了白色巨石前。借着灯笼和火把的光亮,开始辨认上面的文字。
他知道对方是为自己好,否则,再拖延几个呼吸时间,自己即便能控制住越俎代庖的念头,心脏也无法再承受这最后时刻的紧张。
“郭全,原名李泉,本为衮州县尉。贪图韩家女美色求娶不得,恼羞成怒,趁夜带爪牙潜入韩府,杀韩氏满门,掠韩家女而走。韩家女愤而投河,衮州士绅物伤其类http://m.hetushu.com,鼓噪入县衙鸣冤。李泉自知众怒难犯,弃官潜逃,不知所踪……”
周围的数座山顶,一团团烈焰陆续跳起来,与宁子明身边的烈焰遥相呼应。
不是在今晚,而是在小半月之前。
他们当中,所有人的日子最近都过得太顺了,顺得令他们已经失去了对危险的本能感应。而如果换了自己与他们易位而处,宁子明相信,自己即便看不出来山谷里的那些乱石和枯树,是别人有意安置,也会本能地意识到,危险正在悄然临近。
数日前,郭全刚出汴梁,他的名字和履历,就已经被送到了李家寨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在距离李家寨不远的西南方某处的无名山坡,猛然响起了一阵低沉的画角。
而现在,几乎狂跳出嗓子眼的心脏,艰难地重新落回了肚子内。让他终于可以稍稍冷静一些,可以冷眼旁观猎物自己跳进陷阱的最后历程。
几名倒霉的兵卒被郭全从身后追上,一一砍到。
箭雨稍歇,郭全顶着“长满”箭杆荷叶甲,站起来,继续满山谷追着人乱砍。鲜血顺着甲叶,淅淅沥沥流得到处都是。
那是长时间在生死边缘打滚儿的人,才会养成的直觉。安逸日子过久了,便会一点点失去。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宁子明不知道踩过了多少陷阱,避开了多少杀招。很多时候,它就像一只刚刚破土而出的知了,拍打着稚嫩的翅膀,躲开鸟雀的目光,顽童的追逐,螳螂的伏击,还有树林中那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蜘蛛网。直为了最后有一天,能堂堂正正地在烈日下,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杀!”“杀!”“杀!”千里之外的汴梁,三司副使郭允明带着几分酒意,在纸上挥毫泼墨,每一个杀字,都写得面目狰狞。
那是他们今夜要伏击的敌人。自从离开定县城之后,这伙敌军就打起了太行山葫芦寨的旗号,沿途还洗劫了好几个村子,把土匪的常见举动,模仿得惟妙惟肖。然而,这伙和-图-书人此刻南腔北调的交谈声,却暴露了他们不可能来自太行山这一事实。
“快,快到了。他们快到那块白色的石头了!”经历了看似漫长,实际上非常短暂的沉默之后,潘美又追到宁子明身边,用颤抖的声音提醒。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一阵箭雨落下,将郭全射成了刺猬。
周围没有人回应,早已不是第一次面对恶战的乡勇们,嘴里含着衔枚,手中握着刚刚下发没几天的标准军中制式角弓,一个接一个波浪般点头。
“跑不了,他们插翅难飞!”宁子明笑了笑,也悄悄挪动脚步,顺着山坡下移,让自己别显得比潘美高出太多。
半夜行军,忽然在一片墨汁般的黑暗里,出现了一块隐隐发光的宝物。没有人,会选择视而不见。
“没必要!”宁子明只用了三个字来呼应,随即,不再理会满脸不服气的潘美,低下头,将目光再度投向了山谷。
“郭信,郭信那边,能不能将口袋扎死?要,要不要我过去跟他一起盯着?大春,大春哥那边呢,到底顶住顶不住?”潘美猫着腰,绕开山坡背面的岩石跑到山顶,低声跟宁子明请示。
“衮州李泉,韩家庄二十二冤魂,在此恭候你多时!”一字一顿,潘美自己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将石块上的文字替壮汉念了出来。
脚下的山谷里,有一哨人马正在缓缓穿行。数量绝对在七、八百之上,也许高达一千!身上的甲叶互相碰撞,不停地发出嘈杂的“叮叮当当”。手中的长枪横刀倒映着天空中的星光,一串串冷得扎眼。
“攻击!”宁子明的声音终于响起,不带丝毫的情绪。
知己知彼到了如此程度,潘美若是还让对手拼了个鱼死网破,那他以后还是别再出来丢人了。老老实实蹲在家里温书,找机会去县衙里头谋个书吏差事才是正经!
“你,你倒是自信得很!”潘美显然没有发现宁子明的脚下动作,也不会领对方的情。见宁子明说得轻松,忍不住撇撇嘴,低声打击。“我建议还是小心为上,以前虽然你也赢过http://www•hetushu•com几仗,但对手都是乌合之众。而这回,来得却是一伙货真价实的精锐!”
夜风中,宛若虎啸龙吟。
然而,下一个瞬间,所有酸涩和痛楚,就迅速从他身体内溜了个精光!
“下令啊,下令啊,还要等到多久!”内心深处,他大声呐喊。如果不是还忌惮着军律,他甚至恨不能把令旗从宁子明亲兵的怀里抢过来,亲手上下摇动。
“怪不得小春姐一眼就看上了他!”忽然间,潘美的鼻子里有些发酸,重新落回胸腔内的心脏,也沉甸甸的,隐隐作痛。
山谷里,前一刻还踌躇满志的偷袭者们,此刻则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东一团,西一簇,举着横刀、长矛、盾牌、扎枪,在箭雨中往来奔逃,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做,才有希望逃出生天。
这是他第一次展示自身所学,万一出了纰漏,对不起谋主宁子明的信任不说,在表姐陶三春面前,也无法交代。况且在布局之前,敌军的所有情报,甚至连伙长一级小头目的姓名和履历,都已经摆在了他的案头上。
只见他,如同被恶鬼俯身了一般,挥着一把横刀,见谁砍谁。身上接连挨了四、五箭,却丝毫感觉不到疼,也丝毫没有兴趣停下来先砍断箭杆。只是不停地挥刀,挥刀,挥刀,仿佛全天下的人,都跟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几名将佐被逼无奈,转身迎战,却技不如人,被郭全挨个杀死。
少年人可以稚嫩,可以轻狂,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本性做事,冲动起来可以不管不顾,而成年人,却要知道权衡轻重。却要知道照顾周围其他人的想法,知道克制自己的情绪,知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定州,李家寨前山,宁子明轻轻摆了下手,低声向周围吩咐。
“腾!”临时用石块堆就的烽火台上,有团烈焰腾空而起。
“点烽烟,通知山那边,可以收网了!”宁子明的声音再度从山坡顶传来,依旧不待任何情绪波动。
也没有人主动站出来,带领他们向前突围。
山谷里传出来一阵嘈杂的惊呼,整个行军队伍立刻崩hetushu.com溃。手持着刀枪的前锋兵卒,迅速围拢过去,将巨石围了个水泄不通。
山谷里,敌军继续迤逦向前推进,一边走,一边高谈阔论,浑然没有发觉,他们已经正在走向一个死亡陷阱。
“放轻松些,大春哥远比你想得厉害。至于郭信,这点儿小事儿若是他都干不了,也不会被郭家派到咱们这边来!”看出潘美的患得患失,宁子明抬起手在此人的肩膀上按了按,笑着开导。
没有人主动站出来,组织他们后撤。
敌军的前锋,马上就要到达预设的攻击发动点了。那是一块从其他山谷里挪来的纯白色石头。为了让它更容易被庄丁们识别,此前连续数日,宁子明都特地命人用耕牛拖着此物,到谷外接受阳光暴晒。
“他,他们,他们围上去了!他们,他们果然举起了火把!”潘美双手握拳,脸色发紫,哑着嗓子陈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事实。
他曾经亲身经历过,所以才明白其威力。
夜色很浓,山风也有些料峭。然而他们却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血液,热得厉害,呼吸也像着了火一般,滚烫滚烫。
幸运的是,今晚,猎物终于换成了别人。而他,只管猎杀!
潘美的身体僵了僵,脸上瞬间腾起一团猩红色的烟雾。“我不是不相信他们!”挺直腰杆,脚步悄悄向上挪动,他尽量占据相对高的位置,以免总要仰着头,像个孩子般跟宁子明说话,“我,我是觉得,此战如果放跑了一个敌人。就,就,就白费了我和你的一番心血!”
“杀!”蓄势以待的骑兵们从山坡冲下,冲入野鸡岭赵家军中,如沸汤泼雪。
宁子明笑了笑,没有吭声。
虽然冬天的阳光根本没什么温度,但作用在石头上,效果却依旧很明显。此刻狭长的山谷里,其他石块、树木和荆棘等物,都是漆黑一团。这块被太阳反复晒过的石头,却朦朦胧胧,散发出了宝玉一般的光泽。
周围的爪牙们毫无防备,转眼被砍倒了四五个。余者“轰”地一声,四散奔逃。
“腾!”“腾!”“腾!”“腾!”……
宁子明的胳膊很和-图-书强壮,腋窝很暖和,像一棵大树伸展的树枝,可以为人遮挡出一片安宁的天空。
“这厮,也不过如此!”潘美推开宁子明的胳膊,缓步走下山坡。
这个念头,根本没来得及付诸实施,就被干净利落的掐灭。
其中最为绝望的,无疑就是主将郭全。
“杀!”呼延赞长枪前指,双腿快速加紧马腹。
“啊——!”话音刚落,山谷里,狂叫声猛然响起。领军前来偷袭李家寨的主将郭全,像疯子般,抽出腰间横刀,四下乱砍。
潘美终于明白,此战有没有他后来的出谋划策,结果都是一样。
太行山的各家寨主和大头目们,可能来自五湖四海。但山寨中的喽啰兵,却多数来自河北与河东这两个地方。河北人说话声音粗,河东人说话嗓子尖,在太行山附近生活久了的百姓,稍微听一耳朵就能辨识出他们彼此之间的不同。而此刻山谷中行军者的队伍里头,大多数人的说话声,却与这两种特点格格不入。
他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了半点儿紧张,半点儿兴奋,半点儿骄傲。相反,却有些索然无味,有些冷静得出奇。
他花了将近一整年的时间,才让自己成长起来,才参透了人生中的几个关键,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现在每每午夜梦回,还头皮发木,还浑身上下全是冷汗。
宁子明忽然笑了笑,张开一只胳膊,将他揽在了自己的腋下。
几个核心人物,全都被恐惧和绝望给击垮了,短时间内,根本想不起来其他。
这次,潘美没有再故意装大人,也没有过多抗拒。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偃旗息鼓。
随后跟进的队伍里,也快速点起了数支火把。几名头目打扮的家伙大呼小叫地上前,整顿前锋兵卒的秩序,以防有人过于贪心,起了将“宝物”碎而分之的念头。
一个成年人,没必要跟小孩子争谁高谁低。虽然真实年龄只比潘美大了些许,潜意识里,宁子明却把自己归入了成年人行列,而把潘美依旧当作一个少年。
等待最佳出手时机,令对手心中的恐惧和绝望,在刚刚出现的那个瞬间,便达到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