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五章 草谷(三)

“不敢,不敢!”县令孙山,原本就没拿郑子明当小孩子看过,此刻见对方的姿态稳重里透着自信,愈发不敢轻视。又深深弯了下腰,拱着手补充道:“年关将至,下官本该登门求教,不料最近诸事缠身,所以才始终未能成行。下官知罪,愿领任何责罚!”
屋子内再度陷入了沉寂,一对难兄难弟相对无话。正活得了无生趣之时,忽然间,外边传来了一连串脚步声响,紧跟着,户房主事李英横着滚了进来,“大人,大人,好消息,好消息!郑巡检,郑巡检亲自来拜访了!郑巡检亲自登门拜访您来了!”
“孙兄不要为难,郑某也没想过让你重操旧业!”宁子明再度猜到了对方的想法,抢先一步笑着打断,“况且周围几个县也是孙节度治下,咱们俩假扮强盗去抢劫,不是故意往节度使大人脸上泼墨汁么?”
“啊——?”先前还因为自己拍半大小子马屁而心中略感惭愧的众小吏和差役们,一个个在心中默默惊呼。“到底是大人,这身段,这态度,啧啧,没的比!就冲这儿,县令就该由人家来做!”
想当年,节度使孙方谏,曾经当着所有弟兄的面儿,把试图取代他的四当家季士廉连同其余三十多名同党活着给丢进了火堆中烤成了熟肉。朝廷虽然表面上不会像绿林一般残暴,可对犯有“谋逆”重罪的人,从千刀万剐到绞死暴尸,诸多的刑罚也是一样不缺。
县令孙山自己,心里头终于也看到一丝希望。大幅度迈动双腿,身轻如燕。郑子明肯主动登门,说明此人并未对数日前郭允明的私兵来袭时,义武军袖手旁观的举动耿耿于怀。还hetushu•com说明了其背后的势力,至今尚未把义武军上下当作敌人。如此,双方之间就仍有互相合作,或者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能,而不是随着朝堂上局势的变化,寇仇般斗个你死我活。
“那,那倒也是!”被人一句话就戳破了心中算盘,孙山脸色微红,拱起手,讪讪地回应,“可,可除了这样,愚兄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去弄钱。若是,若是脱下这身官袍,却,却又怕……”
“县尊大人客气了!是郑某未曾派人先下书,就冒昧登门,还请县尊大人不怪某莽撞才是!”郑子明微微一笑,轻轻摆手。
“废话!”孙山手一松,将李英丢在了地上。一边大步流星往外走,一边高声吩咐,“来人,跟我去迎接郑巡检。师爷,你赶紧派人去附近的酒楼订两桌头等席面儿,告诉他们,捡好的上!不准糊弄,否则,我封了他的门!”
“算了!不用多想了,想也没用!老大人把自己押哪头,你我根本干涉不到!就希望他这次和以往一样运气好吧!”县令孙山走上前,揽着师爷的肩膀,宣布了自己的对策,听天由命!
谁料郑子明却丝毫不领情,不待他话音落下,就又大笑着摆手,“孙兄,孙兄误会了。郑某今日也不是为了向你化缘而来。你又不是富豪,多少钱粮,最后还不得再摊派到当地百姓头上?这样做一次两次没关系,次数多了,郑某和孙兄,难免就成了众矢之的!”
“如此,郑某就先谢过孙兄了!”郑子明当然不是为了喝酒而来,听孙山此言,也将酒盏轻轻放稳,于矮几后坐直了身体,笑着拱手,“不瞒孙兄,http://m.hetushu.com小弟我那李家寨,数月前侥幸被朝廷升格成了军寨,编制是有了,但钱粮甲杖,至今却没见到任何踪影。而偏偏最近又老有不开眼的蟊贼前来袭扰,每次恶战之后,需要治疗抚恤的伤患,又得一大堆。因此,最近小弟手头上就有些吃紧!”
“东翁,东翁——!”好好的嫁女冷不丁就变成了托孤,师爷猝不及防,摆着手连连后退,“东翁何出此言,何出此言那!节度,节度大人手握重兵,谁人轻易敢动他?况且这次又是神仙打架,你我躲得远一些,明哲保身就是了,总不至于坐在家里祸从天降!”
“别,别,别!大人,郑兄,郑老弟教训的是,下官,为兄着相了!”县令孙山微微一愣,赶紧摆着手就坡下驴。话说得虽然结结巴巴,脸上的热情,却比火焰还要炽烈。“请,老弟你这边请,为兄派人去订了席面儿,咱们哥俩今日一醉方休!”
“我说今天一大早就听见喜鹊叫个没完呢,原来是巡检大人莅临!”早就知道自己手底下都是些什么货色,孙山对眼前的情景也不觉得如何失望,将脚步又加快了数分,拱起手大声招呼。“下官迎接来迟,还请大人勿怪,勿怪!”
“孙兄……”
“啊!”师爷低声尖叫,抬起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孙山,豆子大的汗珠一滴滴从额头往下滚。
“贤弟……”
“贤弟请!”
“是,是我想多了,想多了!”县令孙山是何等玲珑人物,立刻顺着对方口风表态,“咱们同地为官,原本就该亲如一家。老弟请,咱们进去说话!”
数日不见,他的个头比上次跟孙山分别时又长高了www.hetushu.com一些,脸色也被太阳稍稍晒黑了点儿,看起来全然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几分为将者的老成。
“郑,郑巡检,他,他登门来拜访您了。就,就在衙门口。大人,大人您……”户房主事不知道由于刚才跑得太急,还是心情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语不成句,“大人您要,要不要去见他!”
“谁?”县令孙山一个箭步蹿到屋门口,拎着李英的脖领子追问。原本灰败憔悴的脸上,同时写满了期盼和警惕两种不同的表情,看起来分外怪异。
“那,那是!”孙山点点头,苦笑不止。刚才他没勇气直接说出来的话,正是扮作强盗去别处打家劫舍。反正只要出了定县地面儿,影响的便是别人的政绩,跟他本人没半点儿干系。
“啊?原来是这事儿,贤弟你怎么不早说!”孙山闻听,先是故作惊诧状,随即大笑着挥手,“此事儿简单,包在为兄身上。不就是一些钱粮么,贤弟你说个数,为兄明早就派人装车给你送过去!”
“郭家军”化妆偷袭李家寨的事情,对一众小吏来说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偷袭者全部有去无回的结果,也早就在县衙之内传得沸沸扬扬。众小吏和衙役们虽然不像县令孙山这么警觉,意识到多日前发生的战斗乃为皇帝陛下和顾命大臣即将发生冲突的先兆。但是,他们却能准确地判断出,眼前这位郑巡检大伙得罪不起。对于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小吏和衙役们自然有一套完整的打交道办法,那就是,像祖宗一样高高地供在上面,宁可奴颜婢膝地讨好,绝不怠慢分毫。
“不胡说了,孙兄,小弟此番前hetushu•com来,是想跟你商量,在县城旁边开一座槯场!”分不清孙山到底是在跟自己装傻,还是真傻,郑子明不想继续绕圈子,干脆选择直来直去。“年关过后就会开春儿,届时会有大批的商贩从定、易两地经过,需要携带和补充的货物,也数以万计。你我与其老是想着从当地百姓身上榨油,倒不如建个存放和交易货物的槯场,饮这源源不绝的活水!”
此际虽然正值乱世,武贵文贱,可一个地方五品巡检,也管不到朝廷正式任命的七品县令头上。所以郑子明自己,起初也被孙山的举止给吓了一大跳。然而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端倪,笑了笑,上前将对方胳膊托起,大声说道:“孙兄这么说,是在赶我走么?那我还是改天于城中摆了席面儿,再派人来请孙兄吧!免得孙兄一口一个大人,把我叫得浑身都不自在!”
他是诚心想巴结对方,顺手给自己也刨一条后路出来。所以只要不是逼他立刻表态站队,其余什么要求都能商量。反正钱和粮食又不用他自己掏,府库里挪用一些,回头再跟地方上的士绅们摊派一些,肯定能凑得出。
二人你推我让,最后终于胳膊挽着胳膊,好像有三辈子交情般同时迈步跨过了门坎儿。然后在小吏和衙役们的前呼后拥下,穿过正堂,来到专门供县令与地方头面人物打交道,或者与亲朋好友往来的二堂,分宾主落座,喝茶叙话。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师爷佝偻着腰,满脸苦涩。
“孙兄先请!”
转眼九过三巡,县令孙山自己喝得有些耳朵热了。就放下了酒盏,壮着胆子问道:“贤弟冒着大风雪前来县城,想必有正hetushu.com经事找我这个当哥哥的。你放心,只要力所能及,愚兄绝不跟你含糊!”
绿林也好,朝堂也罢,最难做的事情,就是站队。一旦站错,无论你有再大的本事,再高的名望,也难逃万劫不复的下场。
混绿林道时,大伙都说当官好,能明着抢,还不用担心官兵前来围剿。可真正当了官,才发现当官的风险和当强盗一样巨大。并且很多时候连袖手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明哲保身,呵呵,明哲保身谈何容易啊!”县令孙山摇了摇头,大声苦笑。“照理,神仙打架,的确关不到我这个区区县令什么事情。可节度大人他,他这次——,唉!应该不至于到了如此地步。可若是真到了,也没办法。你也在绿林里头混过,应该知道,万一站错了队,会是什么下场。”
“这就对了,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老兄你刚才胡乱客气些什么劲儿!”郑子明笑了笑,故意装出一幅抱怨了口吻嗔怪。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县衙门口,就看到郑子明带着郭信、陶大春,还有一个自己以前没见过的英俊少年,正笑呵呵地跟周围人寒暄。而定县的班头、衙役以及各级文职,则如闻到鱼腥味道的苍蝇般,乱哄哄地围在郑子明以及其同伴的身边,脸上堆着媚笑,马屁声滚滚如潮。
郭信、陶大春和美少年潘美,也被众差役请到了与二堂只有一墙相隔的房间内,由师爷和各房主事陪着闲聊。不多时,从城内最好一家酒楼订的两桌头等席面儿送到,宾主之间又客气了几句,两个屋子里头的人便陆续开始推杯换盏。
“是,是东翁!”师爷和李英两个互相看了看,脸上的表情仿佛瞬间放下了一座五行山把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