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九章 萍末(一)

“不能再灌了,是药三分毒。再给他灌,有可能会把他灌成一个傻子!”郑子明摇摇头,低声解释。“你拿一个木棍给他咬着,这才缝了一半儿,别让他疼急了咬断自己的舌头!”
“此战,原本就不是为了谁的颜面!甚至不是为了咱们自己。”记室参军韩倬走到大伙面前,缓缓宣布。声音不算太高,却坚定异常,“天下气运在辽,咱们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子孙们都有一个好前途,就必须向陛下证明,辽国的汉人,和契丹人一样忠诚!而忠诚,从来都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
在城外的混战中,他后背挨了两刀,全凭着重金购买来的青羌镔铁甲,才侥幸逃过了一劫。然而铁甲的防御能力终究有个极限,被刀刃剁裂开的位置,有一段竟然向内翻卷进去,接刺穿了表皮,深深地扎进了肌肉当中。
“打到双方之中有一方坚持不下去了为止!”郑子明笑了笑,给出一个早就考虑成熟的答案。“你放心,真的形势不对,我会放弃李家寨,退入太行山!”
潘美所能看到的,跟她看到的一模一样。但是,潘美得出来的结论,却跟她完全相反。咬着牙忍过一阵刺痛,他抬手擦掉脸上的冷汗,低声说道:“一千四五百被打没了士气的辽兵,肯定攻不下李家寨。但想要把他们当作山贼,打完了就坐下来讨价还价,却绝无可能。山贼吃了败仗,回去后不用跟任何人交代。而他们吃了败仗,回去后却有人要掉脑袋。所以即便把剩下的一千四百多人全填和_图_书到雪里,他们也不会拿了钱粮撤走。那些想跟他们商量花钱买平安的家伙,不是居心叵测,就是脑袋被驴踢了!”
只是临时止血并且用药物吊住性命不难,想要避免这么长的两条伤口感染,进而出现新的症状,却有些麻烦。对此,郑子明能拿出来的最好解决方案就是:先用毛刷沾着盐水,反复冲洗伤口,确保没有任何铁渣和布屑于肌肉中残留。接下来再用眼下能找到的,最烈的烧春反复消毒。然后再用细线仔细缝合,并留出排脓的通道。最后,则于伤处涂满新鲜蜂蜜,才竞全功。
“喊什么喊?这点么点儿疼都受不了,也不嫌丢人!”陶三春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带着如假包换的轻蔑。
“你……”陶三春气得两眼冒火,抬手欲打。胳膊刚刚举起,耳畔却已经传来了郑子明的声音,“他说得没错,花钱买不了平安。仗打到这个份上,除了死撑到底,并且再去别处寻找帮手之外,敌军已经没有了其他出路。至于咱们这边,趁着这两天不下雪,我会将乡老和妇孺们尽快送走。”
“哼,嗯——”潘美又疼得低声轻哼,却不愿在陶三春面前丢了面子,强行将嘴巴闭得死死。
所以,几个乡老们的意见,在她看来并非毫无是处。在双方都还能下得了台情况下,舍掉一部分钱财,换取辽军退兵,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择。毕竟巡检司这边兵力有限,武备也有限,万一惹得辽国再派来更多的兵马,早晚有被压垮得那一天。m.hetushu.com
而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形象也与平素练兵,或者冲锋陷阵时大不相同。宛若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认真、自信、睿智,举手投足间,还会流露出一缕不加掩饰的倜傥。
“他们,他们该死!”话音刚落,潘美立刻将嘴里的木棍吐到了地上,大声反驳。“这个时候说花钱买平安者,都该抓起来直接砍头!抢遍了易、定、沧三州,都没遇到像样的反抗。偏偏在一座小小的军寨,前后折损了一千多人。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他们怎么可能主动撤兵?”
山脚下,被乡民们主动丢弃的陶家庄。
“有再敢提退兵二字者,以此人为例!”马延煦从卢永照的肚子上抽出钢刀,大声断喝。
陶三春却对潘美的动作,视而不见。仰起头又看了郑子明几眼,犹豫着说道:“先前你们跟辽国强盗打仗时,有乡老在寨子里说,这样下去,怕是会引来辽国人大举报复。他们,他们希望见好就收,哪怕花费点儿钱粮,能早点让辽国强盗撤兵就好!”
注1:青羌,即后来的青唐羌,属于吐蕃的一个分支。五代时尚未统一,但各个部落已经与中原有了广泛的商业往来。因为部落工匠不懂得使用煤炭,所以另辟蹊径发展出了冷锻工艺。青羌甲,则属于部落重要“出口”产品,以结实美观著称,非劲弩不可穿透。当然,价格也远非寻常人能消费得起。
“啊——”潘美疼得又是一声惨叫,身体如砧板上的活鱼般后仰,咬在牙齿间木棍瞬间掉http://m.hetushu•com落。还没等木棍儿掉在地上,一只手迅速将其拉住。眨眼间,又狠狠塞进了潘美的口中。
抬起手,他快速用刀子割断钢针后边的细线。
麻沸散早给潘美灌下去了,几个能够止痛的穴位上,也让当地的郎中,及时给插上了银针。然而,也许是因为体质比较特殊,加之伤口实在太长的缘故,无论麻沸散还是银针,止痛效果都不太好。结果伤口才清洗到一半儿,潘美就清醒了过来,疼得满头大汗,喊得声嘶力竭!
这种感觉到底因何而起,她不清楚。然而,她却希望,自己能永远跟对方站得如此近,直到一起走完此生。
“那,那留下来的怎么办?仗得打到什么时候?”陶三春闻听,心里顿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抬起眼睛看了看郑子明,着急地追问。
她从来都没觉得厌倦,相反,每当看到郑子明认认真真地,去施展华佗妙手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距离对方特别的近,同时也觉得特别的安全。
就在刚才讨论军情,潘美注意力被分散的时候,他已经替潘美缝完了伤口。年青的面孔上,写满了救人成功的欣慰。
“又不是没看过你,小时候我还替你把过尿呢!”陶三春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然而,她终究是个姑娘家,又是在郑子明跟前,不能表现得太豪迈。将目光迅速从潘美淌满血迹的脊背上挪开,继续说道:“我带着几个姐妹,给旁边那间房子里的伤兵敷过药了。重伤的不多,大部分都是轻伤。但和_图_书其中有几个肚皮别射穿的,咱们请来的郎中不敢治。还得等你这边结束后,亲自过去救他们!”
潘美当时也是杀红了眼,居然没有感觉到多疼。继续带着数名亲信,呼和酣战。待到恶战结束之后,精神头一松,却立刻就昏了过去,将周围的弟兄们吓得魂飞天外!
“嗯,哼——”明显感觉到背上的动作突然一顿,潘美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然而,他又没勇气让陶三春闭嘴,只能苦着脸朝对方直翻白眼儿。
好在当时陶大春站的位置距离潘美不远,发觉情况危险后,立即将其送回了城内施救。而郑子明又是当世难得的国手,才避免了潘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看着这个迷一样的男人,陶三春的眼神迅速开始发亮。高大、英俊、干净、善良,目光当中,总是充满了对生命的慈悲。她喜欢看到对方现在的模样,虽然最近几个月来,她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
这效果,可是比麻沸散和银针都强出十倍。当即,潘美的呼痛声就给憋回了喉咙中,面红耳赤,侧头望着一袭白衣的陶三春不停地眨眼睛。
“知道了!”郑子明没有抬头,手指继续在潘美的后背上缝缝补补。每当变成一个郎中的时候,他就会进入这种物我两忘的状态,仿佛除了自己和正在被救治的病患之外,其他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不存在一般。
“哎,哎!”李顺儿闻听,脸上顿时一片惨绿。答应着抓起一根用沸水煮过的黄杨木棍儿,塞进了潘美张大的嘴巴中。
“轻点儿,疼——”潘美趴在一张http://www.hetushu•com干净的大床上,光溜溜的脊背中央,两道半尺长的伤口分外醒目。
众将领们被吓了一大跳,以目互视,都在彼此的眼底看到了如假包换的恐惧。
她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兵书战策也读过好几大本儿,所以通过对敌军整体实力和伤亡情况的了解,不难得出山下的辽军已经无法取胜的结论。而以巡检司乡勇目前的实力,想转守为攻,将辽军快速驱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勉强能达到目标,自家的伤亡也不会太低。
陶三春的脸上迅速飞起一团红云,目光迅速从郑子明身上收回。盯着自己的脚尖儿,用蚊蚋般的声音补充道:“大哥说,他已经清点过伤亡情况了。刨除还能继续作战的轻伤号之外,咱们总计折损了六十七名弟兄。杀死了大约四百二十多个辽国强盗。眼下弟兄们士气很足,所以让你不用担心。他身上衣服还没来得及换,所以,所以就不亲自进来汇报了。让我,让我帮忙汇报给你听!”
“可,可他们今天又被干掉脸色四百二十多个,带伤逃走的还不算。剩下不过一千四五百人,士气也被打没了,怎么可能攻得破寨墙?”陶三春白了他一眼,皱着眉补充。
“能不能再给他灌一碗麻药汤!”在旁边打下手的李顺儿,仿佛比自己挨了刀子还难受,扬起淌满汗水的面孔,低声央求。
※※※
剧烈的苦涩味道,顿时分散了潘美的注意力。趁着他被苦得直皱眉头的当口,郑子明手指快速移动,如穿花蝴蝶般,将钢针和煮过的细线,穿过了伤口两侧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