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九章 萍末(四)

“胡——”马延煦大怒,本能地开口喝斥。然而在抬起头的瞬间,恰巧看到韩倬诡异的眼神儿,顿了顿,迅速改口,“胡闹!你我尚未考虑清楚的事情,怎么能现在就急着公之于众?!”
他的目光如刀,每扫过一个人,对方就本能地侧身躲闪。眼看着从队伍的前端就要扫到了末尾,猛然间,耶律赤犬向前跨了一步,大声说道:“不用找了,末将不才,愿与吾弟德馨一道坚守营寨,迷惑敌军!请军主尽管带领大伙从容退兵,只要我们两兄弟还活着,就绝不让我军战旗在此地落下!”
仗打到如此地步,实在太憋屈了。麾下的弟兄分明还没伤筋动骨,为将者分明还有一身的本事没来得及施展,败局却已经无法更改。早知如此,还不如四天前就全力一搏,即便不能如愿将那李家寨荡平,至少也能拼个两败俱伤。
“信使赶到大帅那,再领着援军过来,怎么着也得小半和-图-书个月吧。说不定,咱们刚好能够在半路遇见呢!”
然而不屑归不屑,此时在中军帐内,他们却不敢直接挑战马延煦的权威。只能用目光互相商量,约定退下之后,先各自掌控了手下兵马,然后再想办法“从长计议”。
记室参军韩倬将众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大急。赶紧上前半步,大声提议:“军主,你还是把话直接说明白了吧,休要让大家再猜来猜去。咱们两个昨天夜里谋划了小半夜,不就是为了把大家伙都平安带离险地么?”
“天气不转暖,谁也拿冰墙没办法。不如让大伙都先忍一忍,等开春之后,再图谋报复!”
谁都知道,以幽州苍狼军目前的战斗力和士气,留下来断后,就等同于割肉喂鹰。救得救不了别人很难说,自己必死无疑。
“可不是么,军主,咱们打不下李家寨,其他人来了一样没办法!这天寒地冻的……”http://m•hetushu•com
“必须走了,再不走,恐怕大伙谁也走不了!”
三天前刚刚向南枢密院请求派遣援军,结果援军未到,他自己却先落荒而逃。此番回去之后,即便逃得过一死,恐怕马某人也是前途尽毁。所以,在被拿下之前,马某人一定要那个把自己害到如此地步的罪魁祸首给揪出来,杀之而后快。
然而,马延煦被逼着做了如此大的让步,心中怎么可能没有疙瘩?只见他用手臂将帅案向前猛地一推,跌坐在胡床上,冷笑着补充道:“诸君,此战失利,皆因马某轻敌大意所至。然我军若退,郑贼必引兵来追。万一弟兄们不战自乱,则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尔。是以,必有一个人怀着必死之心,率部留在营地内阻挡敌军。生死攸关,马某不想点将,却不知道哪位将军愿冒险担此重任?”
这句话,瞬间令众将领和幕僚们豁然开朗。于是,又纷纷开口说和图书道:“军主不必担心,咱们可以一边撤,一边派遣斥候去与临近的其他营头联络,告诉他们天气过于寒冷,没有必要再带兵过来!”
“军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话音落下,临时充当中军的屋子内,瞬间一片死寂。所有将领全都把头低了下去,不愿让自己的目光与马延煦的目光想接。
“嗯,也罢!”马延煦身子微微一僵,随即迅速做出决断。“那就依你的,退兵!”
他先前一直在推算,在不主动撤退的情况下,是否有机会坚持到援军赶至的那一刻。所以,才迟迟没有答应众将的提议。然而,韩倬却用眼神及时提醒了他,此刻将士们已经离心,如果再固执己见下去,极有可能面临兵变的风险。所以,反复权衡过后,他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住口!”马延煦勃然大怒,抬手朝桌案上狠狠一拍,“是战是退,本军主自有打算,用不着你们来指手画脚!谁要hetushu•com是敢再乱我军心,休怪马某翻脸不认人!”
“这,是!”众将佐和幕僚们被吓了一跳,苦着脸,纷纷退到了一旁。内心深处,却对马延煦的做法很是不屑。
“莫非军主担心援兵到来之后,因为情况不明也遭到这群乡巴佬的算计?”韩德馨现在对复仇一点都不报希望,巴不得越早脱身越好。见马延煦始终不肯做出撤军的决断,忍不住上前低声询问。
“咳咳,咳咳,咳咳咳……”
“嗯!刚才诸君不是还劝马某早做决断么?”见众人谁都不肯接茬,马延煦冷哼了一声,目光从众武将脸上缓缓扫过。
“军主,军令状的事情,我等会全力替你分说。此战,乃是天气不作美,非军主之过!”
最初契丹军主萧拔剌对是否出兵讨伐李家寨就非常犹豫,这姓马的偏偏坚持要前来报复,并且还大言不惭地立下了军令状。四天前初战失利,也有人提议知难而退,这姓马的却通过杀鸡儆猴的hetushu.com方式,堵住了大伙的嘴巴。如今明摆着再坚持下去,就死路一条了。姓马为了跟上头有个交代,居然还想拖着大伙一起去死。呸,他想得美!大伙又不是什么九命猫妖,怎么能陪着他继续拿性命当儿戏?
“军主,属下以为,此刻,还是稳定军心为上!”韩倬又快速给马延煦使了个眼色,笑着拱手,“你我昨夜所担心的,不过是谁来领兵断后而已。既然眼下大伙都在,军主何必不跟大伙一起商量,推出个恰当的人选?”
都是战场上滚打多年的老行伍,幽州军中,大多数将佐迅速意识到情况不妙。然而,当他们纷纷凑到副都指挥使马延煦面前,提议撤军的时候。副都指挥使马延煦却像一座雕像般僵坐于帅案后,迟迟不肯做出任何回应。
“呼——”临时充当中军的屋子内,顿时响起一片低低的吐气声。所有将佐和幕僚们心中的恼怒顿时随着吐气声快速衰减,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