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九章 萍末(七)

双方在满是积雪的山坡上近距离肉搏,谁也不肯退让分毫。转眼间,就有一名康氏亲兵和两名乡勇战死,剩下的敌我双方聚集成一个疙瘩,挥舞着兵器朝彼此身上招呼,鲜血不停地飞溅,却谁也分不清哪一滴来自敌人,那一滴来自自己。
“康将军,康将军……”山路上,响起一阵悲怆的哭嚎。十几名亲兵打扮的家伙停止了逃命,放平貂裘将领的尸体,转身爬上山坡。
张琼的做法虽然略显鲁莽,却恰好可以解决眼前的难题。那就是,以狠对狠,以横对横。只有在气势上,把溃兵中还敢于拼命的家伙,给彻底压下去,彻底打趴下。剩下的溃兵,才会乖乖地按照李家寨这边的战术走,乖乖地通过山路上的那一道道“关卡”,乖乖地在每个关卡处留下大量的尸体。
这一次,他的对手是那名发了狂的都头。此人身高有八尺开外,肩膀宽得可以堵住半扇门。见到郑子明居然敢不带亲卫就朝自己冲来,此人喜出望外。咆哮着举起一把大铁锏,迎头便砸。
“啊——”“啊——”“噗通!”“噗通!”惨叫声,人体摔进山谷声,接连不断。很多溃兵因为慌不择路,脚下打滑,一头栽下了山崖。侥幸没有摔倒的,则顶着一波波箭雨,或者继续向前逃走,或者转身向后寻找依靠,眨眼间,山路拐弯处,就为之一空。
“死!”郑子明挥鞭砸向面前的对手,将此人的头盔hetushu.com连同脑袋一道砸扁。有把弯刀贴着他的肩膀劈落,被身边的亲卫们用盾牌挡了个正着。“咚!”蒙着牛皮的盾牌被剁出了战鼓一样的声响,震得他五脏六腑一阵翻滚。张嘴发出一声怒吼,“杀——”,他拧身,挥臂横扫,同右腿向上果断抬起。
还剩下两名康氏亲兵,则被六名郑子明的亲卫团团包围。论武艺和杀人经验,他们远远超过了对方。然而,论对地形的适应能力和相互之间的配合,他们却又远远地不如。很快,双方就分出了胜负,一名郑氏亲卫负伤,两名康氏亲兵每人身上都挨了三四下,当场气绝。
“亲兵跟着我,拦住他们。弓箭手,继续射!”郑子明皱了皱眉头,再度抓起了钢鞭。利用对地形的优势,他预先在山路上的几处险要处,都布置了类似的作战方案。不求一下子把敌军全都消灭光,但每个险要处,都会扒掉敌军一层皮。
“成全他们,一个不留!”郑子明眼前忽然一亮,向前快跑两步,手起鞭落,将一名发了疯的拼命者砸翻在地。
“啊―――嗷!”有名都头打扮的家伙,嘴里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狼嚎。不再试图去“拓宽”道路,而是转身扑向了山坡。
“卢都头,卢都头——”两名冲上前拼命的幽州兵卒嘴里发出哭叫,却不敢继续向前靠近,转过身,撒腿就跑。
一排排破甲锥射下http://www.hetushu.com,每一排,都会制造出三四具尸体。几乎是转眼间,山路拐弯处,就被尸体给堵塞。溃退到附近的幽州将士堵成了一个大疙瘩,你推我搡,哭喊叫骂不绝,却无法将通行速度加快分毫。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奶奶的,老子成全你们!”郑子明身边的亲兵伙长张琼,也杀出了火气,沿着山坡下冲数步,抢先向前来拼命者发起了攻击。
一名幽州兵卒绕着弯挡住他的去路,被他一钢鞭砸飞了兵器,又一鞭砸塌了半边肩膀,倒在山坡上,惨叫连连。郑子明没兴趣再给他补上一鞭,抬头看了看,冲向下一名对手。
“当啷!”“呯!”钢鞭被敌军用弯刀挡住,右腿却正扫中对方没有任何铠甲防护的脚踝。试图偷袭他的那名康氏亲兵惨叫着栽倒,转眼就被郑氏亲卫们乱刃分尸。
“啊——”一名溃兵脚下打滑,跌出山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另外两名溃兵蹲下身体推动同伴的尸骸,企图将尸骸推进山谷,“拓宽”道路。没等他们的图谋得逞,数支破甲锥从天而降,“噗噗噗”,血如喷泉般溅起老高。
“卢都头,卢都头——”山路上的溃兵,也发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哀鸣。双手抱住脑袋,朝前后两个方向争相逃命。他的人数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他们跟郑子明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十尺。然而,连骁勇善战的卢hetushu.com都头都被对方活活给砸成了肉饼,他们当中,有哪个还敢继续捋对方虎须?
到目前为止,这个“扒皮”战术执行的相当成功。但敌军中若是老有人跳出来拼命的话,却也是个麻烦。毕竟乡勇们的真实战斗力,并不比存了必死之心的拼命者高多少。而在不得不腾出手来应对拼命者的同时,就会有大量的溃兵趁机从他们眼皮底下逃走。
“当!”“当!”“当!”幽州都头连挡了三次,每次都被砸得接连后退。左膝盖处突然一疼,竟被砸得单腿跪地。“去死!”郑子明再度举起钢鞭,又是一记泰山压顶。幽州都头惨叫着举铁锏格挡,“啊——”
“后撤,回去保护弓箭手!”郑子明愣了愣,旋即果断转身。
郑子明横鞭磕向铁锏,借着地势继续向前急冲。“当啷”一声,火星四射,笨重的大铁锏,居然被钢鞭给崩开了两尺余。幽州都头胳膊发麻,双脚交替着连连后退。郑子明冲他冷冷一笑,再度举起钢鞭,兜头砸下。
山路拐弯处正对着一面溪谷,不算深,但是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谁要是不小心掉下去,肯定没机会再爬出来。而幽州溃兵想要逃命,就必须经过山路上的这个拐点,同时面对乱箭攒射和失足滑下溪谷的风险。
“嗖嗖嗖——”乡勇们射出第三排破甲锥,将前来拼命的家伙又放翻一小半儿。剩下的四、五名康氏亲兵则灵活地在雪地上翻滚,借助山hetushu.com石的掩护,以更快速度朝乡勇们迫近。眼看着双方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了不足十步,乡勇们射出羽箭后便会无力自保。郑子明果断低头从地上抄起钢鞭,“近卫队,跟我上,堵住他们!”
“当啷!”一名幽州拼命者在郑子明左侧被亲卫拦住,气得哇哇怪叫。郑子明毫不犹豫地从背后绕过去,狠狠给了他一钢鞭。将此人砸得筋断骨折。又一名幽州拼命者绕过亲卫的拦截,冲向郑子明的后背,手中的钢刀高高地举起,刀刃处,因为杀人过多泛出粉红色的妖光。
今夜,这片天地属于他,他非常有耐心。
郑子明的亲卫恰恰赶到,从背后追上去,将二人砍死在雪地中。
迎面飞来一排破甲锥,将这伙康氏亲兵瞬间放倒了三分之一。有主帅郑子明在身边坐镇,乡勇们个个都精神抖擞,射出的羽箭又快又准。然而,对于已经存了必死之志的康氏亲兵来说,三分之一的伤亡却远远不够。剩下的七八个人嘴里发出一声咆哮,彼此分开,像疯狗一样,继续逆着山势向上猛扑。
“啊―――嗷!”“啊―――嗷!”“啊―――嗷!”十多名彻底陷入绝望状态的溃兵,有样学样,也嚎叫着冲向了山坡上的乡勇。以命换命,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根本不考虑这场战争是因何而起,他们自己此刻在谁的家门口儿。长时间作为仆从,跟着契丹人四处烧杀抢掠,他们身上很多地方都已经“胡化”,越是到了生和-图-书死关头,蛮性越是暴露无遗。
“杀!”没等他冲得更近,郑子明快速转身,跨步,钢鞭斜扫,正中此人的胸口。“噗!”拼命者的胸口被砸塌进去数寸,肋骨断裂,破碎的内脏顺着嘴把狂喷而出。郑子明毫不犹豫地又给了他一钢鞭,然后沿着满是积雪的山坡直冲而下。
“不要靠近,继续射,继续用破甲锥招呼他们!”郑子明回头看了一眼,挥舞着钢鞭大声命令。“瞄准这个拐弯处,射死一个算一个!”
因为担心郑巡检的安危,乡勇们的队形有些乱。但是,发现巡检大人毫发无伤之后,众乡勇们又瞬间心神大定。按照平素训练中培养出来的习惯,重新分成前后三排。轮番朝山路拐弯处倾泻箭雨。
光凭着身边这几个亲兵和七八十名弓箭手,封不住敌军的去路。既然敌军的气焰已经再度被压下,既然有办法保证“剥皮”战术不受干扰,他就不急在一时。
“近卫队,保护大人!”十名身披柳叶甲的近卫咆哮着冲出人群,在郑子明的左右两侧组成两堵高墙,将前来拼命的康氏亲兵堵了个正着。
按照辽国军律,将领战死,亲兵即便能带着他的尸体逃回,也会被执行军法,除非他们能够砍下一名级别相当的敌将头颅,功罪相抵。所以,此刻除了拼死一搏之外,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当——!”巨响声震耳欲聋。铁锏倒飞,钢鞭继续下落,砸中幽州都头的脑袋,将此人砸得瞬间又矮下去了半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