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九章 萍末(十一)

说罢,他又忍不住,扭头望向东北。
“已经烂到骨头里了,谁都改变不了!”郭荣心有戚戚,苦笑着回应。“除非,除非想办法另起炉灶!”
“这……”
“信物,你说的是这个么?”郭荣微微一笑,随手从亲兵怀里拿出一把短剑,再度高高地举起。
要下雨了,东北方,有一团彤云,飞得正急。
“多谢!”郭荣客客气气地做了个罗圈揖,然后继续笑着补充,“尔等都是白招讨的心腹,郭某断然不会逼着尔等去跟贼人拼命!这点,大伙尽管放心。等会叛军杀到土垒之下时,尔等只管坚守不出,用弓弩来给敌军制造伤亡。郭某带着自家嫡系堵正面,随时准备发起反击!”
说罢,将白文珂的短剑朝白进手里一塞,转身走到土垒边缘,手按栅栏,微笑着观察敌情。无论白进如何分说,都不肯再改变主意。
刘良、方正、许明举、张文斌,数个白家军大将,各自带着嫡系,沿土垒一拥而下。谁都不想落在别人后边,错过了建功立业的良机。
然而,短短几个月之后,白家军却已经“脱胎换骨”。居然不需要友军的半点儿支援,就将一万多名叛军打得落花流水。
这样的阵形和队伍,怎么可能用于两军作战?就是流氓打群架,恐怕也比这认真得多吧!
“就像子明在定州那边那样?”赵匡胤眼神微微一亮,压低了声音道。
不看和*图*书则已,一看之下,他立刻对郭荣佩服得五体投地。后者哪里是在托大?分明是早就将敌军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然后才针对性地制订出来一整套破敌之策。不信,你且看那叛军的模样,可不正如郭荣先前所说,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并且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这个决断,不可谓不机灵。既讨好了权势如日中天的郭家,又能给他自己捞到一大票战功。谁料强中更有强中手,没等李芳的话语落地,土垒左侧,忽然有人高高地跃起,“弟兄们,跟我冲,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
正对河中城西门的土垒上,只剩下了郭荣和他的嫡系部曲。一个个愣愣地望着越战越勇的白家军,满脸错愕。
谁也没想到,前一刻还咄咄逼人的郭荣,转眼会变得如此仗义,如此知冷知热。白进等人大为感动,纷纷表示,愿意与郭将军共同进退。郭荣却不肯接受他们的好意,摇摇头,笑着说道:“诸位不必为郭某担心,郭某若是无破敌的把握,绝对不会装腔作势。就这样吧,白世兄,他们还是都交给你。按照平素守城时的战术安排即可。反击的事情,由郭某独自承担!”
这么大的动作,如何能瞒得过郭荣的眼睛?只是后者发现之后,也没表示拒绝。先朝白进所在位置拱了下手,随即笑呵呵地对李芳说道:“白世兄可真是细心www.hetushu.com,唯恐郭某大意轻敌,损了我军威名。也罢!他既然安排了,你就站到郭某身边来吧!咱们两个,一起商量该如何破敌!”
“郭将军勿怪,弟兄们都被家叔惯坏了,不太懂规矩!”白进被逼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朝郭荣拱手,“但枢密大人既然派遣将军来约束我等,想必不会不通知家叔。所以白某斗胆,还请少将军派人去家叔那边取一件信物来。反正贼军走得很慢,一时半会儿杀不到土垒近前!”
“多谢郭将军提携!”李芳闻听,赶紧拱手施礼。然后小跑着来到郭荣身边,举目向下观望。
“遵命!”赵匡胤答应一声,点起两个都的弟兄,呼啸而去,动作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那短剑只有四寸长,却带着股子迫人的寒气。被郭荣举过头顶一晃,蓝汪汪的光芒晃得周围的将士几乎睁不开眼睛。正是白文珂平素从不离身的重宝,白进、李芳、沈义伦和其他将领都曾经见过,却没想到,自家大帅会把宝物交到郭荣手里。
“是,我等愿唯将军马首是瞻!”白家军众将闻听,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齐齐躬身施礼,表示对郭荣的认同。
四千多名叛军兵卒没精打采地举着盾牌和刀枪向前推进,跟在兵卒身后的,则是一到两万名百姓,手里拿着锄头、铁锹和镐头,步履蹒跚。再往后,则又是两千名兵卒,每个人手里都和*图*书拎着明晃晃的钢刀,刀刃所对,却是前面的百姓和同伙。随时准备扑上去,将敢于趁着挖土的机会逃走者斩首示众。
白进等人听得心中一凛,顿时明白今日肯定要动真章了。若是有谁还抱着玩耍的心态随便应付了事,恐怕不死在叛军手里,脑袋也会被姓郭的给砍了祭旗。
“这……”
“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打进河中城,活捉……”呐喊声瞬间响成了一片,两万多白家军将士,如潮水般冲向前来拆土垒的叛军,将后者的队伍砸得四分五裂。
“是啊,郭将军尽管下令,我等死不旋踵!”
“这不合规矩。郭将军,虽然你拿着枢密大人的将令,但此刻白帅并不在场……”
刹那间,抗议声就在土垒上响成了一片,众将领一边嚷嚷着,一边偷偷拿眼色朝白进观望。
“嗯!”柴荣四下快速看了看,郑重点头,“就像子明在定州那边那样!咱们这边得快点儿结束。我有一种直觉,子明那边,恐怕战事一开了头,规模,就不受双方所掌控!”
“咱们一直都是占了便宜就走,由着姓李的去拆,为何今日忽然变了章程?”
“这怎么行!”
“这种玩意,也配称做军队?怪不得当初遇到契丹人时一触即溃!”赵匡胤带着执法队走上了土垒,朝着喊杀声震天的战场扫了两眼,撇着嘴摇头。
想到此节hetushu•com,李芳当机立断,“一群土鸡瓦狗尔!杀鸡岂用牛刀?少将军尽管在这里坐镇,等会儿,末将愿替少将军做一回开路先锋!”
“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原本被布置在左翼用弓箭退敌的五个营头,在都指挥使李韬的带领下,跃阵而出。不等郭荣和白进两个的命令,就主动冲向了迤逦而来的敌军。如一群猛虎,扑向了绵羊!
正忐忑间,却又见柴荣微微一笑,换了非常柔和的语气说道:“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尔等没想到咱们会忽然改弦易辙,李守贞那厮更想不到。他若是还抱着先前的习惯前来,肯定会被咱们打个措手不及。另外,仗都打了这么久了,叛军那边哪里还有什么士气可言?只要狠狠给他们当头一棒,他们就立刻会丢盔卸甲。而我等,轻松就能拿到大把的军功。毕竟一战杀伤敌军过万,与一战斩首两三百级,不可同日而语!”
虞侯白进无奈,只好捧了短剑,着手给大伙布置任务。同时悄悄地叫过李芳,命他挑选一千精锐,时刻跟在郭荣身侧。郭荣率部出击,他就跟着率部出击。郭荣引兵后撤,他就跟着后撤,步亦步趋亦趋。哪怕郭荣今日杀起了性子,直接杀进了河中城内,他李芳也得跟着杀进河中城内,绝对不准许落后分毫。
“小子,你,你擅自出战,当,当领军法!”白进又羞又急,红着脸跺脚。没等和-图-书他想明白自己该怎么处理此事,身前身后,又响起了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怒吼,“弟兄们,跟我冲,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打进河中城,活捉……”
“遵命!”李芳心里一阵阵发虚,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随即,点齐了一千精锐,悄悄地爬上土丘,随时准备“东施效颦”。
按照常理,他们都是大汉国的将领,理当无条件地遵从大汉国枢密副使郭威的命令。然而,大汉国自立国以来,就没讲究过常理。作为西南面招讨使白文珂的嫡系,没有白文珂本人的信物,谁也甭想命令他们做任何事情。
“郭将军,我等愿意与你并肩而战!”
“郭将军不必如此客气,我等……”
“郭将军,想要我等奉命,还得再拿一道白帅的将令来!”
这下,众人彻底没话说了,只能分成两列站好,拱起手,表示接受郭荣调遣。那郭荣,却得理不饶人,冷笑着扫了大伙儿几眼,沉声吩咐,“元朗,带两百弟兄退下土垒督战。等会儿有敢不听号令就后退者,杀无赦!”
“全军杀上,打进河中城,活捉李守贞!”刹那之后,白进的全身上下也充满了斗志,高高举起短剑,扯开嗓子大吼。
在几个月前,白家家可不像今天这般“骁勇善战”。只要遇上一点挫折,立刻就掉头后撤。令一道前来征讨李守贞的另外几支队伍七窍生烟,却徒呼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