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一)

他今天打着去马延煦的大营里,给自家侄儿撑腰的想法,连夜入山。身边只带了一个营头的弟兄,并且在路上也走散了大半儿。而经过刚才的交手,他又发现郑子明的本事与他不相上下,身边的乡勇也远非他所想象中的寻常农夫。所以,能不马上跟对方拼命,还是不拼为妙。
“哈哈哈哈哈……”郭信手捂肩膀,笑得满脸是泪。众乡勇虽然只听了个似懂非懂,却也知道自家郑将军占了上风,立刻也学着郭信的模样,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是他又付出了手下十几条性命之后,终于彻底认清的现实。不过,无所谓,大辽国的兵马已经正式南下,光是跟在他身后,归他调遣的,就有整整两个军,二十几个营头。今晚忍得一时之气,明日太阳出来,定要让对方加倍偿还。
是韩匡嗣的弟弟,血缘关系极近的弟弟,有可能是一奶同胞。去年,韩匡嗣为了讨好契丹人亲手杀了他自己的女儿韩晶,今年,他的弟弟又为了讨好契丹人,亲自带兵攻入了中和*图*书原!
经历刚才一场短暂的搏杀,他心中的傲慢之意尽去。代之的,则是对敌手的几分惺惺相惜。
正所谓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郑子明身边的乡勇人数比对方多,却都是厮杀了大半夜的疲兵。真要拼起命来,他自己也许能先杀掉韩匡美之后再血战得脱,麾下弟兄们,恐怕至少得葬送掉一大半儿。所以对方既然想先打一场“嘴仗”,他当然乐得奉陪。
双方的兵卒放弃敌我难分的混战,大步朝各自主将身边靠拢。一眨眼功夫,彼此之间就脱离了接触。“咔!”“咔!”两声燧石敲击声响起,不约而同。郑子明一手持鞭,一手高举火折子,举目搜寻,恰看见韩匡美移动过来的双眼。
“你就是郑子明?”韩匡美悚然动容,皱着眉头上下打量对方,仿佛唯恐认错了人一般。
“正是!”郑子明笑着回应。一边趁机调整呼吸,恢复体力,一边仔细端详对面的敌将。只见此人身体挺拔,面孔白净,眉宇间,竟依稀与韩晶有三分相似。再联想到此人先前所通报的名姓,韩匡美,顿时,有股无名业hetushu.com火,就涌上了心头。
想到这儿,韩匡美强压心中怒火,冷笑着道:“郑将军不愧为帝王之后,不但身手了得,嘴上的功夫也甚了得。只希望你麾下的兵马,也跟你一样有本事。”
郑子明打了半宿的仗,又冒着风雪跑了七八里山路来救援郭信,此刻早就成了强弩之末。见对手不立刻重新发起攻击,心中顿时一松。赶紧装出一幅好整以暇模样,将火折子交给身边的乡勇,笑着拱手还礼:“免贵,姓郑,名恩,字子明。蒙父老乡亲们不弃,在此地结寨防贼!”
“我乃大辽推忠契运宣力功臣,尚书左仆射韩知古之子,燕京统军使韩匡美,敢问对面将军尊姓大名!”韩匡美迅速将火折子塞给身边亲信,双手搭在一起,主动向郑子明行礼。
“保护将军!”周围的韩氏亲兵大叫着一拥而上,挡住郑子明,避免他乘胜追击。跟着郑子明一道杀过来的乡勇见状,嘴里也齐齐发出一声大喝,冲上前,与韩氏亲兵战做一团。
“当啷!”郑子明挥鞭上撩,将长枪砸歪到一旁。随即轮臂上步,泰山压顶。“人hetushu.com必先自辱,然后才会被他人所辱!”
“燕赵旧地,自古多慷慨男儿。”郑子明看了他一眼,淡然回应。仿佛身后果真站着千军万马。
“你的身世我知道!”见郑子明看向自己的目光忽然变得极其冰冷,韩匡美被吓了一跳,赶紧将身体朝亲卫背后缩了缩,同时悄悄握紧了手中长枪,“以你的血脉和本事,又何必寄人篱下,做一个五品小吏?”
“弟兄们,向我靠拢!”郑子明挥鞭将一个幽州兵砸倒,双腿大步后退,同时扯开嗓子高声叫喊。他膂力过人,兵器沉重,黑暗环境下最容易造成误伤。所以只能先行退避,以免伤及自家袍泽。
“过奖,过奖。弟兄们的本事都跟我差不多,干别的事情未必是材料,杀几个强盗,却恰恰够用!”郑子明眉头微微上挑,大声回应。
谁料这句包含着毒药的挑拨之词,却根本没收到预期的效果。郑子明好像想都懒得多想,立刻摇摇头,冷笑着回应,“郑某听说,人不是牲口,不需要名种名血。至于做什么官儿,几品几级,郑某却未曾放在心上。倒是你,以你们父子http://www.hetushu.com兄弟的本事,岂不更是可惜?”
“大好男儿,却甘为异族鹰犬?岂不可惜?”郑子明冷笑,缓缓举起了手中钢鞭。
“当啷!”又是一声巨响,韩匡美抢在钢鞭砸中自己之前,撤枪格挡了一下,堪堪挡住了钢鞭下落之势。双臂却被震得又酸又麻,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快速后退,“蹬蹬蹬,蹬蹬蹬,蹬蹬……”
此时蓟州韩氏崛起时间不长,族中子弟刚刚开始跟耶律氏联姻,暂且还无法以纯血的契丹人自居。因此韩匡美听到郑子明的话,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扯开嗓子高喊了一声“贼子竟敢辱我!”,拧枪便刺。
刹那间,哄笑声竟然压住了夜风,在群山之间来回激荡。
不约而同,两边都熄灭了手里的火折子,令对方的羽箭无法瞄准儿。随即,这段山路彻底陷入黑暗。当天空的羽箭慢慢稀落,火折子又被双方相继打燃。郑子明手持钢鞭,横眉怒目。四十几步外,韩匡美的胸脯上下起伏,却再也没有勇气发动进攻。
“弟兄们,听我的命令,后退,跟着我的声音后退!”十步远的夜幕中,韩匡美的声音也紧跟着响http://m•hetushu.com起,仓促之间所做出的选择,与郑子明别无二致。
“我大辽此番南下,尽起四十万大军!据我所知,汉国内乱未平,几支可用之兵,如今都被绊在河中那边。”韩匡美被堵得心中难受,咬了咬呀,干脆直接摆出自家兵力做威胁。
“有什么可惜的?韩某是燕京统军使,家父生前乃是尚书左仆射,家兄已经做到了南院枢密使,其他几个兄弟在辽国也都官居显职!”果然,韩匡美被他冷笑摇头的模样,勾得心头再度火起,瞪圆了眼睛,大声强调。
双方在狭窄湿滑的山路上你来我往,各不相让,转眼间,彼此就又都有七八个人倒地。还没等他们分出高下,周围的景色忽然一黑,却是那几件被点燃的衣服已经烧到了尽头,再也无法提供任何光亮。
“贼子,敢侮辱我家将军!”韩匡美身边的亲信被笑得恼羞成怒,弯弓搭箭,试图射死郑子明灭口。郑子明身边的乡勇们,立刻毫不犹豫地用弓箭还以颜色。双方在极近的距离上引弓互射,转瞬就又都倒下了十几个。其余的人一边努力用兵器护住自家要害,一边不停后退,将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