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二)

美玉不能拿来砸石头,梧桐不能当劈柴。韩匡美是恼羞成怒之下,自己断了自己的退路,才不得不试图咬着牙朝前冲。现在既然有人把梯子递到了脚下,岂能继续一条道跑至黑?当即,将长枪往地上猛地一戳,大声说道:“姓郑的,今晚且放过你一次。老子麾下的弟兄马上就会寻过来,你识相,就赶紧滚回去整顿兵卒,咱们来日一决雌雄!”
“正如某所愿!”郑子明微微冷笑,毫不犹豫地举起了钢鞭。
但燕赵旧地,“平头黔首”的数量,却要以百万计。上一次辽军颠覆大晋之后,之所以匆匆撤兵,便是因为遭到了“平头黔首”们的群起反抗。特别是在河北,檀州义军在王琼的带领下,几度切断辽军的退路。令当时的辽国皇帝耶律德光彻底失去了统治中原的信心,以避暑为名,仓惶北退。没等回到幽州,就郁郁而终。(注1)
“那郑某,就却之不恭了!”郑子明将断臂捡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轻重,笑着答应。
既然自己没把握将韩匡美留下,先拿马延煦半条胳膊,倒也合算。自己回去之后,可以用这半条胳膊激励士气。而马延煦回到辽军那边和*图*书,即便不被按照军律处死,这辈子也无法再走上战场了。
其他幕僚和亲兵见状,如何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也纷纷硬着头皮向前涌了数步,将韩匡美紧紧保护在身后。手中的角弓,却始终没有敢再向对面射出一箭!
作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他们不用仔细听,就知道喊杀声至少跟这边隔着一座山梁。可既然对方已经露了怯,自己这边岂能不将机会牢牢把握住?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耳听着追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韩匡美只能停止后撤,整队备战,“姓郑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别逼我拼个鱼死网破!”
黑灯瞎火,他所带领的其余亲信,能不能及时找过来还要两说。而村夫郑子明手下的乡勇,却个个都是地头蛇。即便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路。万一他们抢先一步抵达,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是一群平头黔首,人数再多又能如何?”韩匡美听得心中一紧,却强做镇定地大声冷笑。
“老子麾下的八百男儿,也马上就要打扫完战场。你若再继续虚张声势,小心永远下不了山!”郑子明回头朝着自己的来路上看了看,不动声色http://m.hetushu.com地回应。
正都骑虎难下之际,夜风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呼喊,“杀,杀马延煦。别让他跑了!杀了他,大伙个个官升三级!”
注1:此为史实,非杜撰。耶律德光自己总结没能在中原站稳脚跟的原因,也亲口承认,是自己逼反了百姓,才不得不离开。他总结了三个过失,是第一失;,是第二失;没有早点遣返节度使去治理各镇,是第三失。在北归途中病死于河北栾城。
姓郑的膂力奇大,杀人经验丰富,自身又悍不畏死。无论谁跟他单挑,都很难占到便宜。更何况韩将军乃是统帅着上万大军的名将,而姓郑的,如果不将姓氏改回“石”的话,就是一个村夫!
这下,韩匡美连后退的余地都没有了,只能咆哮着向前猛冲。参军韩倬在旁边,一直偷偷观察着敌我双方的一举一动。发现事情不妙,赶紧追出去,双手死死抱住了韩匡美的后腰。“将军,切莫中了别人的激将法!”
而这三大错所导致的后果,却只有一个。民心尽失,反抗之火烧遍原野。
“你,你,老子跟你拼了!有种出来斗将!”韩匡美再也忍受不和_图_书住,将长枪一摆,就要跟郑子明拼个你死我活。
“啊——”马延煦的右臂齐肘而断,惨叫着栽倒。韩匡美却对他看都不看,弯腰捡起半截血淋淋胳膊,再度转身,奋力抛向郑子明,“他丧师辱国,回去后也难逃一死。但韩某职责所在,却不能由着你把他抓走。且给你留下一只胳膊,其余部分,等他被军法处置了之后再补,如何?”
“今夜天寒地冻,就便宜了你,咱们三日后,再见真章!”韩匡美心里打两个哆嗦,从地上拔出长枪,转身便走。
作为辽国皇帝的鹰犬,韩匡美在上次南侵之战中,也曾在耶律德光鞍前马后效力。对仓惶后撤之时那种丧家之犬般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因此,听郑子明要他到地下去向死去的耶律德光请教,顿时又被刺激得七窍生烟,把手中长枪一摆,大声叫嚣:“你,你休逞口舌之利!令尊可是仍然被囚在营州,他,他当初和你一样,把话说得掷地有声!到头来,却落了个国破家亡的下场!”
临死之前,耶律德国总结自己失败的教训,亲口承认,他犯下了无法挽回的三个大错,第一,放任官员搜刮百姓钱财;第二,纵容m.hetushu.com契丹士兵打草谷;第三,没有早点遣返投降的节度使去治理各镇。
※※※
“你……”韩匡美气得两眼冒火,却终究没勇气跟对方死拼到底。咬了咬牙,忽然从亲兵手里抢过一把钢刀,转过身,手起刀落。
“杀,杀马延煦。别让他跑了……”“杀,杀马延煦……!”回声在群山之间来激荡,黑暗中,也不知道多少乡勇赶了过来?能够将山路上的辽国残兵全歼几轮?
必须将贼打疼了,他们才会在下一次抢劫之前,仔细权衡轻重。贼兵的援军到了,韩匡美宣称有两万之众。郑子明不知道自己能挡住这两万强梁多久,但是,他却坚信,自己可以让强梁们,付出足够的代价!
“站住,你我胜负未分,可以来日再战,但是姓马的必须留下!”郑子明却好像被夜空中的喊杀声,鼓起了全身勇气,摆动钢鞭,紧追不舍。
“不想怎么样。既然敢打上门来,就得付出代价。谁也甭指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见敌军有了准备,郑子明果断停住脚步,也开始在山路上整理队伍,只待阵形调整完毕,就发起最后的进攻。
正所谓,麻秸秆打狼,两头害怕。此时此刻,敌我双方实和-图-书际上心里头都没底儿。但敌我双方却都装出胜券在握的模样,谁也不肯先暴露自家虚实。
四十万大军乃为虚数,任何一场战争如果需要出动四十万大军的话,光是粮草供应,就可以把出兵方活活拖垮。此番南侵,辽军号称四十万,真正出动的,顶多是七、八万人,并且里边还有近一半儿为辅兵和杂兵,战斗力跟正兵不可同日而语。
“这话,等你与耶律德光重逢之时,何不亲自问他?”郑子明耸了耸肩,笑着给出答案。
这就有些不要脸了,与他一直试图维持的偏偏佳公子形象判若两人。郑子明闻听,却依然满脸平静,“家父去年,已经托人带回传位诏书,禅位与刘氏。宁死,也不肯为虎作伥。郑某不管是不是他亲生,都以他为荣。而你,呵呵,千年之后,不知道韩氏子孙,还有没有勇气,提起其祖先此刻所为?”
“将军,将军乃国之干城,岂能将自己等同于一介村夫?且让他口头占些便宜,等大军一至,定将李家寨碾成齑粉!”刚刚缓过一口气来的马延煦,也扑上前,死死扯住了韩匡美的一条胳膊。
“姓马的留下,否则谁都甭想走!”众乡勇跟在郑子明身后,狐假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