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四)

偷眼看了看家伙的脸色,他刻意没有把话说完整。但想表达的意思,却已经清清楚楚。
“韩匡美那厮昨夜跟咱家巡检约的是三日后再战。”李顺嘴快,立刻起身大声补充。“据我观察,那厮又极要面子。应该是豁出去手下多死些人,也会先跟咱们打上一场!”
“敌将初来乍到,前两场战斗他们输得又实在有些凄惨。所以,姓韩的应该会在山外停留三到五天,以便收拢败军,顺便从马延煦等人嘴里,了解我军的虚实!”在座当中,潘美读过的兵书战策最多,心思也转得最快。从床板上支撑起自己的脑袋,低声剖析。
待回到李家寨之后,东边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筋疲力竭的乡勇们顾不上洗漱,钻进各自的营房内,倒头便睡。郑子明自己,却只是用冷雪擦了把脸,就迅速把麾下的几个核心骨干召集到中军之内,开始谋划下一场战事。
“碧血染旗画,赤心耀边城。谈笑扫北虏,笙管奏太平!”李顺和陶大春扯开嗓子,高声唱出战歌的下半阙。
潘美心细,见状赶紧接过话头,笑着总结道:“这个倒没有必要争执。反正无论咱们这边怎么说,敌将都不会听。先按照三日后双方交手做准备就是。三日后如果敌军不来,咱们这边也没啥损失!弟兄们还乐不得多休整几天!”
“如果只是要拖延时间的话,也许,郑某还真能想到一些办法!”就在他几乎感到绝望之际,一直没有说话的郑子明,忽然笑着开口。刚刚长出几根胡子茬儿的脸上http://www•hetushu•com,带着明显的促狭。
承认事实会令他感觉很痛苦,但是他更不想让弟兄们白白的送命。如果坚持不到朝廷的兵马赶至前线,弟兄们的牺牲,将没有任何意义。而一个半月,对于只有区区六百乡勇的巡检司来说,实在过于漫长。
“朝廷肯定会派兵,史、郭两位枢密大人,从来就没怕过契丹人!”事关朝廷的动向,郭信立刻就又有了发言的勇气,想都不想,大声说道。“前提是,韩匡美昨夜所言属实。毕竟小规模军队越境打草谷和大军正式南侵,是完全两回事情。”
“关键是,咱们能不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坚持到朝廷不得不发兵!”潘美趴伏在床板上,再度迅速抢过话头。
“大人说得是,不做上一场,谁知道谁几斤几两?”
下一个瞬间,郑子明的眼神突然发亮,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
“碧血染旗画,赤心耀边城。谈笑扫北虏,笙管奏太平!”郑子明迅速被大伙的情绪所感染,也扯开嗓子加入了合唱大军。
但是,上次原本没有任何获胜指望的战斗,大家伙儿却打赢了,并且赢得极为干脆利索。这令他在内心深处,无形中就增添了不少底气。所以,在没有到非走不可的时候,就不愿意考虑撤退问题。
韩匡美的地位远高于马延煦,手中兵力是后者的数倍,作战经验也远比后者丰富。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他没必要像马延煦那样急于求成。而立春一过,天气很快就会变http://www.hetushu•com暖。原本给辽军造成很大困扰的积雪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巡检司这边所依仗的冰墙,也会随着气温的升高,不战而破。
“男儿拔剑起,蔚为万夫雄……”陶大春,李顺、陶勇,还有周围众乡勇们,再度齐声高歌。或敲打盾牌,或者刀剑相击,奏出一曲男儿铿锵。
有股湿热的暖流,在郑子明的心底缓缓涌起,缓缓涌遍他的全身。
“退进太行山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还是想先跟对手打上一场,再考虑是坚守还是主动撤退!”郑子明笑了笑,丝毫不为陶大春的提议而感到失望。上一场战斗结束之前,他也提出过大伙退入太行山,暂避敌军锋芒的想法。并且抢先一步把寨子里的老弱妇孺都送了过去。
“速战速决,咱们手头兵力严重不足!”思前想后,都找不到一个好办法,陶大春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长期坚守,冰墙很快便会自己塌掉。子明,反正咱们已经连赢两场了,没有必要死撑到底。实在不行的话,就跟呼延家说一下,咱们……”
“烽烟绕两京,万里鼓角鸣,男儿拔剑起,蔚为万夫雄……”四下里,弟兄们吼起了凯歌。曲调简单,文词也算不上有多华丽,听在人耳朵里,却是热血沸腾。
他们二人,如今都对自家实力信心爆棚。总觉得幽州军不过如此,即便双方兵力相差再悬殊,都未必不可一战。
“他可以来了之后,不立刻发起进攻。只要把队伍拉到冰墙之下摆开,就算没有失言!和-图-书”李顺丝毫没有注意郭信的脸色变化,或者说现在已经不太在乎,想了想,大声补充。
李兴和陶勇两个都头,挥舞着胳膊,低声嚷嚷。
“怎么可能,那他岂不是又成了第二个马延煦?”郭信闻听,立刻皱着眉头出言反驳。然而,话说出了口,他却又猛然想起了自己还是待罪之身。脸色瞬间就是一黯,咧了咧嘴,讪讪地补充,“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他会汲取马延煦的教训。没有绝对把握,不会轻易跟咱们动手。以免又失了锐气,进退两难!”
陶大春刚刚所提到的,的确是个严峻的问题。李家寨的防御设施当初都是为了防御山贼流寇所建,所选地址也是以方便舒适为第一要务。所以根本不适合作为长期坚守的屏障,更不适合用来抵挡大规模的军事进攻。
众寡如此悬殊,巡检司这边当然还是以防守为主,寻找适当机会再给敌军狠狠来上几下,打击其士气和军心。但光是一味地凭险坚守,却也很难再重复上一场战斗的辉煌。
“嘶——”李兴和陶勇两个,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眉头迅速皱成了一团大疙瘩。
据昨夜韩匡美亲口炫耀,下一波辽军规模高达两万。扣除一部分吓唬人的浮夸,实际规模,恐怕也有七到八千之众。按照幽州军战兵和辅兵对半分的传统,这伙新来的强盗当中,战兵的数量,再往少了算,恐怕也不会低于三千。而巡检司的乡勇已经接连进行了两场恶战,此刻还能拿出来的弟兄,已经不足六百!
当发觉了敌我兵力对比悬殊这http://m.hetushu.com一残酷的事实之后,大家伙的心脏和头脑,迅速就从血战获胜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几分凝重。
他终于朝着梦想又近了一步,尽管,这一步走得分外艰难。
不是幽州军名不副实。而是乡勇的实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得很强。
“咱们人少归人少,可咱们却不能未战而怵!”
“这……”郭信对他的说法很是怀疑,却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反驳。
“你,你说的固然没错。但,但我不信,天气变暖之后,朝廷依旧会装聋作哑!”正在大伙被陶大春说得忧心忡忡之时,潘美忽然又用胳膊将自己的上半身支撑起来,大声反驳。“如果辽军真的是大举南侵的话,边境上的那几位节度使,就没有办法再首鼠两端了。他们要么开城向辽军投降,要么拼死跟辽军一战。而大汉国的朝廷再没出息,总不能任由辽军把河北全都占了。早晚都会派兵过来!”
常思教的那些东西,终究没有白教。自己这小半年来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义兄柴荣通过郭家源源不断送来的粮草辎重,也终于没有白打水漂!在各方的一致努力下,李家寨的乡勇,早已脱胎换骨。只是,自己身在其中,感觉不到变化的巨大而已。
这只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如果将来自己有了更好的机会,得到更充裕的兵源和物资供应,挥兵辽东,必将不再是一个梦想!那时,自己就可以将父亲救出来,再郑重地问一次,自己的身世到底如何?那时,无论自己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都m•hetushu•com必将以自己为荣……
“从消息传到朝堂上,再到朝廷做出决策,再等到大军赶至这边,最短也得一个半月!”郭信的脸色又开始发暗,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顺子说得对,咱们,咱们指望不上朝廷。”
三千对六百。即便韩匡美不拿辅兵当消耗品,巡检司这边依旧要以一敌五。如果姓韩的发了狠心把辅兵也都押上,乡勇们就要以一当十,甚至更多。
“那倒是!”在座众人笑着点头,对潘美的看法表示赞同。随即,又开始探讨与敌军交战的具体方案。
“烽烟绕两京,万里鼓角鸣……”更远处,山风送来回声和其他弟兄们的歌声遥遥唱和。
因为脊背上受了伤的缘故,他只能趴着跟大伙探讨军情。每说到紧张处,胳膊和双腿就会同时支撑,就像一头蓄势待扑的豹子!
“关键是地形!”陶大春性子很沉稳,并不为大伙不支持自己而觉得气馁,摇摇头,继续低声补充,“李家寨算是三面环山。冰墙化了之后,咱们只能退守寨子。而寨子北面的山头落入敌军手里之后,他们就可以居高临下,将咱们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届时,咱们再想全身而退,可就难了!”
“光咱们一个李家寨,就派两万大军来,怎么可能还是打草谷?”李顺闻听,顿时开始撇嘴冷笑。“除非满朝文武全是瞎子。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咱们最好还是别指望朝廷。从我记事时起,前前后后都换了四五个皇帝了,可朝廷从来却没让老百姓能指望过!”
今夜,胜利属于他们,谁也没有资格笑他们年少轻狂。